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99章兄弟,走好!(二)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喜歡靜靜的抽著煙,大哥陪你抽上一根。大哥沒想到,與你們再次相見的時候已經是天人永別,你們地下有知會不會怪我?在你們歷經生死戰鬥的時候,我這個當大哥的卻是未能跟你們一起並肩而戰。」 「阿青我還記...

小島上綠樹成蔭,景色宜人,這裡的氣候接近亞熱帶,因此四季如春,保持著的是一種原始狀貌,有種遠離紅塵俗世的感覺。

蕭雲龍對於這裡並不陌生,以往他還沒離開魔王傭兵團的時候,只要沒有出使任務,魔王傭兵團的兄弟都會在這個小島上歇息,每天規定一部分時間用來進行搏鬥、射擊方面的訓練,剩下的時間都是在喝酒聊天。

可以說這裡留下了他很多珍貴的回憶,他與魔王兄弟們曾在這裡日復一日不言疲累的訓練,也曾在這裡對酒當歌指點江山,那時候的歲月是如此的美好與熱血,那時候那些兄弟都還在。

蕭雲龍他們一行人踏上這個小島時候,天際邊已經亮了,東邊的海平線上有著一縷金芒綻放而出,那是即將升起的旭陽。

小島上劃分成為好幾個區域,有居住區,有訓練區等等。

居住區有著連成一排的平房,平房頂上則是安裝著一個個太陽能發電器,這座小島陽光充沛,依照太陽能發電就能夠滿足用電需求。至於淡水水源,一方面來源於降雨收集,更多的是從外面運水回來。

居住在這裡,比起在外面一些發達國家的大城市中,肯定要顯得單調乏味許多,不過對於魔王兄弟而言,他們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

這座小島是他們的根據地,每一次回來都能夠得到全身的放鬆,另一方面這裡也建立起了完善的訓練設施,沒有戰鬥的時候魔王兄弟不會有任何的懈怠,他們會日復一日的訓練著,不斷提高自山能力。

唯有如此,他們才能保持著強盛的戰鬥力,才能捍衛著魔王傭兵團的榮譽。

蕭雲龍登上這座小島,立即有種親切之感,這種親切是發自內心的,也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何青、孤狼、強子他們三人葬在哪裡?」蕭雲龍問著。

穆恩臉色一怔,他深吸口氣,說道:「葬在南面一處背山靠水的地方。」

說著,穆恩帶頭朝前走去。

蕭雲龍舉步跟隨,其他的魔王兄弟也紛紛跟著前方。

走了約莫二十分鐘左右,來到了這座小島南面的一處空地上,這處空地有著三個剛立起來的墳頭,墳頭上的泥土仍是殘留著剛翻新過的痕,墳頭前立著墳碑,墳碑上的碑文也很簡單,寫著魔王傭兵團何青之墓這些字樣。

蕭雲龍走過去,伸手撫摸著這些冰冷的墳碑,眼角瞬間濕潤了起來。

他的指尖劃過碑文,撫摸著何青、孤狼、強子他們的名字,腦海中浮現出了他們往昔的音容笑貌,浮現出了往昔與他們一起並肩作戰的熱血場景,憶起了曾一起大口喝酒時的豪言壯語。

往昔的一幕幕是如此的清晰,可如今卻已經是物是人非,曾經的三個兄弟歸為塵土了。

蕭雲龍深吸口氣,他繞到後面的墳頭,雙手扒著地面的泥土,一手一手的捧著地面的泥土蓋在了墳頭上面。

當初,他未能親手埋葬自己的兄弟,今日他要為自己的兄弟墳頭上再添新土。

逝者已逝,生者自強。

蕭雲龍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的兄弟在九泉之下能夠安息、瞑目。

蕭雲龍走到墳頭前坐下,他拆開一包煙,一根根的點上,點了九根煙,三根三根的分別插在何青、孤狼、強子的墳頭前,他靜默無語,良久這才聲音沙啞而又低沉的說道:「阿青,孤狼,強子,大哥來看你們了。你們在下面還好嗎?孤狼你以前的性格就是沉默寡言,喜歡靜靜的抽著煙,大哥陪你抽上一根。大哥沒想到,與你們再次相見的時候已經是天人永別,你們地下有知會不會怪我?在你們歷經生死戰鬥的時候,我這個當大哥的卻是未能跟你們一起並肩而戰。」

「阿青我還記得你的理想,是先要開一個海外孤兒的收容中心,收容那些在海外流失的孤兒,讓他們有個家。咱們魔王兄弟,大部分都是孤兒,你也是。所以,這不僅是你的理想,也會是我們的理想。你未能完成的理想,有我們替你來完成1

「強子,你性子好強,為人仗義,敢打敢沖,就你這性格我以往也沒少說你,讓你能夠收斂得住自己的脾氣,從而能夠收放自如。現在,我再也無法跟你說這些了。好強如你,即便是在九泉之下也應當是鬼雄1

蕭雲龍坐在墳頭前,他在自言自語,這些話是說給自己聽,也是在說給九泉之下的兄弟聽,也許他們永遠都聽不到了,可他們生前的願望與理想,蕭雲龍會替他們完成。

穆恩,小刀、熊子、徐超他們也圍了過來,石頭已經返回居住區那邊拿過來一大壇酒跟大碗,一個個大碗擺在了地面上,全都倒上了酒。

「敬我們的兄弟一杯1

穆恩開口,端起了酒碗。

蕭雲龍拿起擺放在何青他們墳頭上的酒碗,酒碗裡面的酒水緩緩地倒在了他們的墳前。

蕭雲龍、穆恩等魔王兄弟端起酒碗一飲而盡,烈酒下肚,整個咽喉小腹都有種灼燒之感,但卻是掩飾不了他們心中的那股悲憤之情。

「何青、強子、孤狼,我的兄弟們,安息吧!大哥在這裡向你們承諾,你們的血不會白流,你們的命也不會白丟,我跟老穆他們會為你們報仇,用仇家的鮮血來祭奠你們的在天之靈!獵虎傭兵團跟暗夜響尾蛇傭兵團已經被全殲,唯獨剩下死亡神殿。我會將死神的人頭割下來,拿到你們的墳前來祭拜1蕭雲龍一字一頓的說著。

末了,蕭雲龍站在墳頭中間,他雙膝跪地。

身後,穆恩、石頭、老莫等一眾魔王兄弟也紛紛跪了下來。

蕭雲龍跟眾多的魔王兄弟在墳頭前磕了三個響頭。

「兄弟,走好,安息吧1

穆恩他們開口,聲音肅穆,他們的臉色閃動著堅決之意,誠如蕭雲龍所說,這個血仇他們一定要報,一定要將死亡神殿的人全都擊殺,以此來血祭逝溶。

蕭雲龍他們在墳頭前逗留陪伴了半天,這才起身離開,前方這座小島上的居住地。

蕭雲龍這些天都處在征戰當中,都沒有好好地坐下來喝杯酒,因此回到居住地后,老莫、石頭他們已經去開始準備吃的,這裡存放著熏肉,還有放在冰箱中冷凍的整隻山羊、乳豬這些。

一個燒烤的圍爐上,已經架上了整隻山羊跟乳豬,放在炭火上銬著。

這些山羊跟乳豬都是真正的野味,經過解凍之後放在炭火上燒烤,很快,那股肉香味遠遠地飄散開來,挑動人的食慾。

「許久沒有跟你們喝上一杯了,今天喝個痛快,看看誰最先倒下。最先倒下的傢伙,明天給老子完成一整天的訓練任務。」蕭雲龍朗聲笑著說道。

「不是吧,蕭老大,你這是要把我往火坑上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酒量可不行。」徐超連忙說道。

「蕭老大回來了,不行也得行。」小武笑著。

待到圍爐上的山羊乳豬都烤好了,蕭雲龍、穆恩、小刀、小武、石頭、老莫等一個個魔王兄弟席地而坐,蕭雲龍也將夜姬招呼了過來,坐在他的身邊。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把軍刀,用軍刀在烤好的肉上一切,切下一大塊就吃著。

「按照慣例,先干三碗1

蕭雲龍笑著說道。

「喝1

穆恩他們紛紛開口,端起酒碗,開始一碗一碗的喝著,彷彿他們喝的不是烈酒,而是白開水一樣。

三碗酒下肚,眾人心中立即有種說不出來的愉快感,而後再切下一塊烤得外焦里嫩的肉大口的吃著,那簡直是最美妙的享受了。

「許久沒有這樣暢爽的感覺了。跟老蕭喝酒就是讓人覺得來勁。」穆恩笑著說道。

「兄弟們,難道你們沒發現嗎,好像蕭老大以往跟我們喝酒都沒見他醉過。」小刀忽而開口說道。

蕭雲龍一怔,對著小刀笑罵說道:「你這小子,抬起屁股老子就知道你想拉什麼屎。故意這麼說讓大夥們都來灌我?以前我醉的時候你們看不到而已,老子也不知道多少次偷偷一個人跑到山林裡面吐了。」

「反正我們可看不到。小刀說得很對,還真是沒看到蕭老大醉過。」石頭也點頭說道。

「看來是咱們兄弟以前跟蕭老大喝酒,都沒讓蕭老大喝夠過埃」小武也不失時宜的說道。

「那今天得要讓蕭老大喝夠了,否則顯得我們太不仗義了。」熊子嘿嘿笑著說道。

「哈哈,老蕭,看來你今天是逃不掉了。」穆恩大笑著。

蕭雲龍點上根煙,笑著說道:「他娘的,感情你們是想要聯手起來整我啊?行,誰怕誰!你們一個個來,今天我跟你們喝個夠。」

「蕭老大都發話了,咱們還等什麼?誰先來。」徐超說著。

「嘿嘿,蕭老大,我先跟你喝。」熊子笑著說道。

「媽-的,你這頭笨熊,每次南壤礎D切校來吧1蕭雲龍笑著,端起面前的一大碗酒,與熊子碰了一下后一飲而荊

一時間,場上的氣氛也開始熱烈起來,一個個魔王兄弟開始跟蕭雲龍喝著,如此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場面,真是讓人看著豪氣頓生,有股氣吞山河的豪邁氣勢。

蕭雲龍來者不拒,他也放開的喝,在這世上再也沒有跟自己的生死兄弟坐在一起大口喝酒更讓人感覺到暢快的事情了。

這種機會,他向來都極為珍惜。

因為,像他們這樣常年征戰的鐵血之軍,也許下一次聚在一起喝酒的時候,或許某個兄弟再也坐不在原來的位置上跟著一起大口喝酒了。

……

三更,求鮮花,求貴賓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