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75章心中的王!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還有,也無需叫我吾王吾王的,我聽不習慣。叫我名字吧。」 夜姬站起身來,她那雙露出來的宛若寒潭般的目光固執得近乎執拗的看著蕭雲龍,她說道:「在我心中,你就是王。所以,你是我的王,沒有你,...

吾王…

短短兩個字,卻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倘若讓黑暗世界的各方強者看到這一幕,只怕下巴都要驚得掉下來。

夜姬身為黑暗世界排名第二的頂級殺手,一身實力之強難以想象,可她卻是在蕭雲龍面前單膝跪地,以虔誠且敬畏的語氣說出『吾王』兩個字。

吾王,吾之王…

這不僅是臣服,更是一種極度的推崇。

蕭雲龍皺了皺眉,他看不到夜姬的臉,不過夜姬那雙宛若寒潭般的眼眸卻是讓他有種熟悉之感,冷不防的,他心頭閃過一道驚雷,他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多年前的那個小女孩,他脫口而出的問道:「夜姬?是你?」

「吾王,正是夜姬。」夜姬開口,她仍是單膝跪地,並未起來。

「有五年還是六年了?時間過得真快,你長大了,也變強了,這讓我很欣慰。」蕭雲龍開口,他說道,「起來吧,別跪著,犯不著對我這樣。你並不欠我什麼,還有,也無需叫我吾王吾王的,我聽不習慣。叫我名字吧。」

夜姬站起身來,她那雙露出來的宛若寒潭般的目光固執得近乎執拗的看著蕭雲龍,她說道:「在我心中,你就是王。所以,你是我的王,沒有你,就沒有我。」

蕭雲龍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著眼前的夜姬,他能夠感應得到夜姬這副看似柔弱的身軀內蘊含著的那股驚人的力量與凌厲的氣息,他終於是心知夜姬已經徹底的成長起來了,從當年的那個慘遭滅門孤獨無助的小女孩成為了一個黑暗世界中的強者。

「我當年說過,你我並不想欠,你要想做一個真正的殺手,心中就不能留有任何情感,對我亦是如此。看來你還不夠純粹,還不能做到真正的冰冷無情。」蕭雲龍說道。

夜姬沒有說話,她本身就是一個不善於說話的女人,她只是看著蕭雲龍,那目光一如當年般的純凈與執著。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多年前的那個夜晚,她的父母被黑暗世界中一股勢力追殺,父母慘死,家裡的房子燃起了衝天大火,年幼的她被困在裡面,無助的啼哭著。

恰好路過的蕭雲龍衝進了那片火海,將她抱了出來。

當時已經無家可歸孤獨無助的她亦步亦趨的跟著蕭雲龍,她不會忘記當時蕭雲龍牽著她的小手往前走的感覺,那手心的溫暖至今仍是她在這冰冷無情的黑暗世界殺伐中唯一感到的一絲溫情。

她還記得,當時蕭雲龍準備把她送到一戶溫厚善良的人家中收養,她並不肯,哭喊著追了出來,她一路追著快步離開的蕭雲龍,她不記得她跑了多久,追跑到最後雙腳都磨出了血泡,追跑到最後她暈死了過去。

當她醒來的時候,看到蕭雲龍就在她身邊,為她包紮著滿是血泡的雙足。

她當時眼眸一眨不眨的看著蕭雲龍,覺得這個世界上她唯獨剩下眼前這個可以親近的人了,他不僅是她的恩人,更是她心中的王…

她說她要變強,要成為一名殺手,要為自己的父母報仇。

蕭雲龍就教給她殺人之道,教給她如何使用各種類型的槍械,如何潛行殺敵,甚至有些時候蕭雲龍在單獨行動的時候也會帶上她,讓她在觀摩中不斷的學習。

也許是她的天賦使然,又或者是她心面懷著深仇恨意,她在學習殺人之道的技巧方面展現出來的天賦便連蕭雲龍都要驚訝,無論教給她什麼,她都能夠立即掌握,還能融會貫通。

到了最後,蕭雲龍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可教給她的了,就讓她離開,讓自己去磨礪,自己去成長。

蕭雲龍不可能庇護她一輩子,若是這樣她只是一朵在溫室里長大的花朵,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唯有她自己去歷練,去經歷各種危險,才能真正的學以致用,才能真正的成為一名強大的殺手。

夜姬記得當初她是被蕭雲龍強行驅逐離開的,她哭紅了雙眼,也仍還記得蕭雲龍當時曾對她說過的一句話:

「當有一天,你因為某種立場或者原因,能夠對我出手,並且將我擊殺的時候,證明你已經成為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殺手…」

從離開蕭雲龍的那一刻起,夜姬經歷了各種危險重重的歷練,特別是在蕭雲龍離開魔王傭兵團的這三年多來,她更是以著驚人的速度成長,直至現在成為了黑暗世界中排名第二的殺手。

她可以對任何人冷漠,唯獨在看到蕭雲龍的時候眼眸中才會有著一絲溫情與暖意。

她不會忘記蕭雲龍當年牽著她的手時手心傳來的溫度,要說當今世上她還有一個親人,那就是蕭雲龍,她視他為王…

「先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吧,正好這場暴雨要停下來了。」

蕭雲龍開口說著。

穆恩、小武、石頭他們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事實上他們心中震駭萬分,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夜姬?黑暗世界排名第二的頂尖殺手?與屠夫並列的存在?

穆恩他們當然知道夜姬的鼎鼎大名,她以火箭般的速度竄起,被譽為黑暗世界中最強大也是最神秘的女人之一。

可他們萬分沒有想到,夜姬居然稱蕭雲龍為吾王,這有種顛覆他們三觀的感覺。

「果不愧是蕭老大,就連黑暗世界排名第二的頂級殺手都要單膝下跪,甘願臣服,放眼整個黑暗世界有誰能夠有這份殊榮?無論是死亡神殿的死神,還是黑十字聖殿的聖殿之主,或者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夜之女王,也沒有這樣的殊榮吧?」

小武、石頭、小刀他們彼此間對視了眼,心中不約而同的想著。

「呵呵,原來是鼎鼎有名的夜姬,既然你跟蕭老大認識,那以後就是我們魔王傭兵團的朋友,對於朋友我們魔王傭兵團可都是赴湯蹈火,熱血相助。」穆恩笑著對夜姬說道。

豈料夜姬目光都未曾轉去看穆恩一眼,她走到蕭雲龍的身旁,靜靜地站著。

穆恩碰了一鼻子灰,臉色略顯尷尬,不過他從夜姬那冰冷的氣質也知道這個女人屬於不善於交談的類型。

事實上,身為一個頂尖殺手,豈非都是獨來獨往,久而久之與他人之間也就有了一種冷漠的隔閡。

「去上面的山頭,還記得以前我們也曾佔據在這座山頭上熱血殺敵,這時光彷彿輪迴了般,又像是回到了當年的情景。」蕭雲龍笑著,帶領著穆恩他們走上了南面的這座山頭。

暴雨已經停下,天際邊隱隱露出了一絲魚肚白。

也就是說,這一戰持續了一天一夜,從蕭雲龍初臨血戰之島,就一直在戰鬥著。

來到了這個山頭,蕭雲龍他們坐在一些裸露出來的岩石上面,穆恩開口喊了聲:「熊子,王戰,把你們的戰術背包拿過來,裡面的干肉烈酒什麼的擺上。如今與蕭老大相聚,先喝上一杯。」

很快,魔王兄弟都為了過來,他們一個個臉色亢奮而又激動,時隔三年多又與蕭雲龍相聚在了一起,彼此間那份兄弟熱血情義也激蕩而起。

熊子是個個頭魁梧的大漢,憨厚老實,他走過來,將戰術背包解開,嘿笑著說道:「蕭老大,兄弟們好久沒跟你喝酒了,這裡有當年你最喜歡的人頭馬。不過是小瓶裝的。」

「熊子,這些年過去了,破處了沒?」蕭雲龍一笑,忽而問道。

「哈哈哈……」

蕭雲龍這話一出,場中眾人禁不住紛紛大笑起來。

熊子黝黑的臉一紅,他撓了撓頭,顯得不好意思的說道:「蕭老大,我第一次是要留給我媳婦的。」

「滾犢子,就你這熊樣見到個女人就臉紅急促,屁都不敢放一個。還想找媳婦呢?」王戰走了過來,他個頭不高,體格厚實,就像是那墩柱般的沉穩厚重,他笑著說道,「蕭老大,不瞞你說,好幾次我們趁著熊子大醉了,給他的床邊上安排個美女,結果一整晚過去,他跟安排的美女涇渭分明,那個美女要是靠近他半分,都被他給扔飛了,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王戰,感情那些餿主意都是你出的。看來你是想打架了,先干一架再說。」熊子咕噥說道。

「哈哈,我才不跟你比蠻力,你一身蠻力要是無處可發,可以找蕭老大。」王戰笑著。

魔王兄弟的戰術背包中都帶著食物,干肉、烈酒應有盡有,有時候他們在深山野嶺或者是戈壁沙漠中行軍,自然需要備著足夠吃的東西。

蕭雲龍打開一瓶酒,他稍稍沉默,深吸口氣,說道:「先祭奠我們逝溶,何青、強子、孤狼,我的好兄弟們,一路走好…」

穆恩、小刀、石頭、小武他們一個個臉色默然,紛紛拿起酒,朝著地面上輕輕地灑落。

「老蕭,我老穆對不起你,未能保護好兄弟們。」穆恩沉聲說著,語氣中帶著一絲悲痛之意。

蕭雲龍拍了拍穆恩的肩頭,他說道:「老穆,不要再自責了。事情的經過我了解得已經差不多,在那樣的情況下,就算是我帶隊,也不能做到每個兄弟都毫髮無損。你做的已經足夠好,戰爭總會有傷亡,這些我們要去面對。」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