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67章突圍之戰!(二)

作者:梁七少  |  更新時間:2015-05-12 03:40  |  字數:3705字

河川太郎環首四顧,卻是看到身邊已經再無一人,他所帶過來的刺殺組的成員全都被倒在了地上,大部分已經死亡,有些重傷暈迷,跟死了也沒什麼兩樣。

河川太郎的心臟在抽蓄,他總算是明白了『魔王』這兩個字的真正含義…

只是,這樣的醒悟代價也太大了,付出的是整整三十名刺殺組刺殺忍者的性命作為代價…

「魔王,我要殺了你…」

河川太郎嘶吼出口,他狂怒了,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在他的面前,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而他卻是未能奈何蕭雲龍半分。

饒是如此,河川太郎戰意不減,他手中的武士刀舉起,當頭朝著蕭雲龍劈殺而下。

嗤…

卻是看到,河川太郎手中的武士刀化作一道鋒芒,自上而下,形如一條筆直的直線般劈殺而下,簡單卻又內蘊著恐怖的殺機,其刀速之快讓人為之心驚膽戰,像是一道白色的閃電般劃破夜空,朝著蕭雲龍的頭頂斬殺了下來。

「一刀流派?」

蕭雲龍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他沒有閃避,手中的夜鷹平刃迎擊而上,橫檔向了河川太郎當頭劈殺而下的這一刀。

當的一聲,河川太郎這勢大力沉迅猛如電般的一刀被夜鷹平刃的鋒刃抵擋了下來。

嗤…

河川太郎迅速變招,手中的武士刀轉而橫斬向了蕭雲龍的腰側。

一刀流的精髓在於劈殺而出的刀式,一式一刀,看似簡單,卻是內蘊著至強的刀術奧義,已然將刀術中那凌厲的殺人之法化繁為簡,每一刀劈殺而出都會伴隨著驚人萬分的濃烈殺機。

蕭雲龍反手握住夜鷹平刃的刀柄,橫斜著揮劈而出,抵擋向了對方橫斬而至的刀口。

「喝…」

接著,蕭雲龍暴喝一聲,他迸發出他自身那股澎湃絕倫的極限力量,握著夜鷹平刃對著河川太郎當頭一刀劈殺而下。

河川太郎迎刀而上,以刀背抵擋住蕭雲龍這一擊。

當…

然而,在蕭雲龍夜鷹平刃內蘊著的那股強大力量的鎮壓之下,河川太郎口中悶哼了聲,他握刀的右手虎口陣陣生疼,那股震蕩而至的力量太強,讓他險些握不住手中的武士刀。

呼…

這一刻,蕭雲龍左手一拳轟殺向了河川太郎的臉面,簡單而又粗暴的一拳,內蘊著極致的殺人之道的奧義。

河川太郎臉色大驚,他身形朝後急掠,避開蕭雲龍這一拳。

蕭雲龍沖了上來,窮追不捨。

河川太郎眼中殺機盛烈,手中的武士刀自下而上斜斜的挑殺而至。

蕭雲龍手中的夜鷹平刃橫劈而出,這一刀勢大力沉,內蘊著他自身狂暴的爆發力量。

兩人手中的刀鋒在半空中相遇,蕭雲龍爆發而出的那股力量席捲而至,竟是將河川太郎手中的武士刀震到了一邊,更是讓他持刀的右臂開始有些發麻之感。

呼…

腿風響徹而起,蕭雲龍右腿橫掃而出,朝著河川太郎的臉面部位橫掃而去,那股腿勢威力堪稱是摧枯拉朽,強橫到了極致。

河川太郎臉色大變,他手中的武士刀已經是被震蕩到了一邊,來不及出擊,慌忙中他唯有抬起左臂橫檔向蕭雲龍這一腿的攻殺。

砰…

蕭雲龍動用了極限力量的這一腿橫掃之下,河川太郎根本無法完全的抵擋下來,他的左臂被這一腿腿勢橫掃,整隻左臂傳來陣陣刺疼之感,像是要折斷了般的刺疼。

呼…呼…

然而,蕭雲龍一腿剛落,第二腿跟第三腿卻又接連橫掃而出,沒有絲毫的停頓,也不需要重新蓄力,朝著河川太郎的腰側與下盤部位橫掃而去。

這一次,河川太郎臉色徹底驚變,他眼中的目光驚駭欲絕,怎麼也想不到蕭雲龍居然能夠在同一瞬間接連橫掃出三腿的攻勢,並且每一腿的腿勢都是同樣的強勁絕倫,內蘊著一股磅礴的極限力量。

河川太郎想退,但他的身形遠沒有蕭雲龍橫掃而出的腿勢快。

他的左臂揮擊而出,格擋向了蕭雲龍的第二腿,這第二腿的橫掃像是將他的左臂徹底的打折,他口中發出了慘叫聲,接著第三腿的腿勢席捲而至。

砰…

這一腿,河川太郎再也無法招架,被橫掃而中,噗通一聲,河川太郎下盤被橫掃而中,倒在了地上。

嗤…

一道銳利的鋒芒襲殺而至,就在河川太郎倒地之時,蕭雲龍手中的夜鷹平刃已經斬殺而至,劃破了河川太郎的咽喉。

河川太郎喉結蠕動,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咽喉處汩汩鮮血流淌而出,被切斷咽喉的他瞬間斃命。

砰…砰…砰…

不遠處有著槍聲傳來,雨夜中仍可聽到那密集而又迅速的腳步踩踏在坑窪積水地面上的聲音,更是有著一股股濃烈的殺機瀰漫而至,上空中轟隆作響的直升機螺旋聲不絕於耳。

其他勢力的敵人趕過來了,很顯然這邊發生的戰鬥已經被他們得知。

蕭雲龍不慌不忙,他身形閃動,回到原處潛藏的位置,將放在地上的M99狙擊步槍背在身後,右手拎起加特林機槍,槍口朝著那股濃烈的殺機傳遞而來的方位,他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噠…

機槍掃射的聲音回蕩在了這片雨夜當中,密集的火力網覆蓋而上,一發發機槍子彈瘋狂的掃射而出,形成了一條條的火舌。

蕭雲龍一邊奔行一邊開槍,這時候的他只能是盲射,只能依靠重型機槍覆蓋範圍極大的火力來射殺對手,這不需要任何的瞄準,只要火力覆蓋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