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66章突圍之戰!(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右腿瞬間出動,猶如一枚出膛炮彈般的橫掃而上,迎上了對方的腿勢。 嚓… 一聲刺耳的骨折聲響起,這名刺殺忍者腿部折斷,連同整個人也被蕭雲龍這一腿橫掃著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咳血不斷。 ...

亞德里恩沉吟說道:「由於晚上,沒有燈光,再加上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我們很難看得到魔王的身影。所以我們各自的人手選擇一個方位包抄進去,形成合圍之勢,必然能夠將魔王給圍殺祝這座山腳後面就是懸崖,魔王已經沒有退路,他只能往前沖。只要將他圍住,我們有十足的把握將其擊殺。」

「那就行動吧,我就不信憑著我們這麼多人還奈何不了一個魔王…」河川太郎冷冷說道。

「這一次希望我們能夠團結一致的合作,魔王之強諸位心面很清楚,一旦我們不能團結在一起,那這一次的行動將會功虧一簣。」亞德里恩說道。

「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殺魔王,所以當然要團結在一起。」獄王說著。

獨眼沙加冷笑了聲,他說道:「我的目的也是要擊殺魔王,但我不會跟你們一起行動,魔王必然會被我擊殺…」

說著,獨眼沙加眼中目光一沉,泛起了道道陰森冰冷的寒芒,他帶領著骷髏傭兵團的戰士從一側方位朝著山腳裡面的密林內突進,同時那兩架直升機也啟動了,從直升機上有著明亮刺眼的燈光照射而下,很大程度上提供了一定的亮光。

「我們也開始行動…」

亞德里恩開口,他帶領著獵人公會的獵人也沖入了裡面。

緊接著,河川太郎、獄王、血煞、托尼他們也帶領著各自的人手沖了進去,他們全神戒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因為他們的對手是魔王,一個在黑暗世界中的傳奇強者。

……

蕭雲龍已經開始行動,當頭頂上方轟鳴飛旋的直升機聲音響起,當直升機的強光燈照射進入密林內的時候,他心知對方要開始強攻了。

事實上,蕭雲龍正在等待著對方的強攻,在這片密林中,又是漆黑的夜晚,加上磅的暴雨,他無懼跟任何對手一戰,即便他所要面對的對手人數達到了上百號人。

蕭雲龍在密林中奔行著,有著狂風暴雨的聲音,他不需要刻意的去控制每一步踏下的聲音,這讓他的速度更快,他朝著密林的右邊邊側奔行而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倘若繼續留在這片密林的中心區域,那對方的人將會逐漸的收攏圍殺的範圍,最終將會把他鎖定在中心區域,這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蕭雲龍要從邊側開始突圍擊殺。

奔行之中,蕭雲龍聽得到有著密集的腳步聲不斷地逼近,伴隨而至的是一股股凌厲無比的殺機,顯然對方的人手已經是沖了進來,正朝著他逼近。

在這個過程中,蕭雲龍有著很好的狙殺機會,但他並沒有衝動,而是繼續朝前奔行。

蕭雲龍奔行了一段距離,他估算著已經是抵達了這片山腳的最邊側,他放慢了腳步,猶如閑庭漫步般在這片密林行走著,嘩啦而下的雨水打濕了他全身,他已經進入到了全面備戰的狀態之下,就像是一尊魔王,要開始殺伐人世間。

雨夜中,不遠處有著悉悉索索的腳步聲正在逼近,磅的大雨也遮掩不住對方的腳步聲,只因對方的人數並非是只有一兩人,再則蕭雲龍也感應到了那股瀰漫而至的殺機。

「戰鬥吧,我倒是第一個撞上槍口的是那一股勢力…」

蕭雲龍心中冷笑著,他拿著M99狙擊槍,悄無聲息的朝著腳步傳來的方位潛行而上。

四周漆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蕭雲龍根本看不到對方的身影,他只能聽,只能憑著感知能力去感應。

在蕭雲龍的感知中,對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判斷對方距離他已經很近,在數十米之內。

蕭雲龍靠著一顆大樹蹲了下來,他端起了狙擊步槍,開啟了紅外線瞄準器。

……

前方,河川太郎正帶領著山口組成員圍殺而至,他們顯得極為的謹慎,經過與蕭雲龍的一番交鋒,河川太郎帶來的人已經被擊殺大半。

在河川太郎看來,無論犧牲多少人,只要最後能夠將蕭雲龍擊殺那都是值得的。

河川太郎負責這一側的圍殺,距離他不遠處是地獄組織的人手。

河川太郎眼中的目光警惕的看著四周,可惜在如此漆黑的雨夜,他眼中的視線範圍有限,一切只能憑藉經驗跟感知能力。

有數名刺殺忍者正在前方不斷地潛行而上,他們穿著黑色的忍者服,行動之間顯得極為的矯健敏捷,恍如與四周漆黑的夜色融為了一體。

就在這時,一名刺殺忍者剛從掩體中閃現而出,正準備朝前繼續前進,冷不防的,他竟是看到一個紅色的小點定格在了他的胸口上。

這名刺殺忍者臉色大驚,他意識到這是紅外線瞄準器,他張了張口,準備大喊而出,然而……

咻…

一發致命的狙擊彈頭襲殺而至,他胸口部位立即炸裂開來,整個身體恍如四分五裂了般。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了所有人,旁側一個刺殺忍者立即大喊出口,發出了警告聲。

一個紅色的小點立即定格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咻…

這個刺殺忍者剛喊出口,他的腦袋立即被打爆。

「八嘎…」

河川太郎怒吼出口,他指揮著身邊的人朝著前面的方位持槍掃射,密集的火力宣洩開來,一發發子彈瘋狂的朝前射殺。

一輪槍聲過後,四周一切又恢復了憑藉,唯有那狂風暴雨的聲音在四周回蕩著。

不管是河川太郎還是其他的刺殺忍者都沒有看到一條人影,他們心知方才的火力掃射肯定是落空了,也就是說,他們的對手潛藏在一個他們不知道的方位之上。甚至,對方已經接近了他們,這讓他們心底忍不住冒起了一股寒氣,彷彿眼睜睜的看著死神降臨了般,而他們卻是不知所措。

「不要單獨行動,三個人一組,負責前後左右方位,魔王就在附近,其他人員很快就前來支援,他逃不了…」河川太郎開口,將身邊的人員組合起來,他們不再朝前行動,而是藉助掩體守在原地,要等待著其他勢力的人員支援過來。

狂風大起,暴雨如注,雨水打濕了這些刺殺忍者,他們早已經被訓練成為了不畏生死的刺客,不知怎麼的,此刻的他們卻是感覺到一股無法抵抗的恐懼與森寒之感,那些打濕全身的雨水像是化為的冰雨般,讓他們感覺到一種刺骨的冰寒之感。

這種恐懼實則就是人類對未知的一種恐懼…

是的,那就是一種未知迷茫的懼怕,倘若他們的對手現身而出與他們廝殺,他們會悍勇無畏,但此刻他們連自己的對手在哪裡都不知道,那種恐懼之感就無形中蔓延開來,籠罩著他們全身。

河川太郎他們據守的右邊方位,三名刺殺忍者正在半蹲著,他們三人背靠背,手中持槍,臉上的神色全神貫注,神經緊繃著。

突然間,這三個刺殺忍者臉色一動,他們像是感覺到一道風聲襲來,像是颳起的狂風,但有透出一種異樣之感。

嗖…

就在他們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身影猛地閃身而出,一隻手鉗住了一名刺殺忍者的咽喉,瞬間一擰,傳來嚓聲響。

另外兩名刺殺忍者立即持槍指過來,猛然間一道寒芒在夜色中熾盛而起,一截冰冷的刀鋒劃破了第二名刺殺忍者的咽喉。刀鋒之勢並未停止下來,順勢刺入了第三名刺殺忍者的心房內。

嗖…

緊接著,這道身影猶如餓虎撲食般朝前一衝,竟是殺入了這些殘餘的山口組成員之中。

「魔王…」

河川太郎怒吼出口,已經有人開啟了微型手電筒,他手中的槍指過來,但根本無法瞄準,場中已經陷入到了混亂的近身廝殺之中。

轟…

這道驟然間殺出來的身影正是蕭雲龍,他一拳而出,將身邊的一名對手轟飛,右側一名刺殺忍者腿勢橫掃而來,他右腿瞬間出動,猶如一枚出膛炮彈般的橫掃而上,迎上了對方的腿勢。

嚓…

一聲刺耳的骨折聲響起,這名刺殺忍者腿部折斷,連同整個人也被蕭雲龍這一腿橫掃著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咳血不斷。

嗖…

蕭雲龍繼續朝前突進,前方一名刺殺忍者正欲持槍指過來,蕭雲龍一腳踢在了對方持槍手臂之上,接著他手中的夜鷹平刃刺入到了對方的胸膛內,隨手拔出,一蓬鮮血激射當空。

蕭雲龍身形驟然間朝著左側橫移閃避,那一刻一道鋒銳的刀芒從他的身後劈殺而下,正是手持武士刀的河川太郎。

左側兩名刺殺忍者衝上來,一名刺殺忍者右腿側踢,直取向蕭雲龍的咽喉。

蕭雲龍眼中殺機一閃,他迎身而上,左臂橫檔,將對方的腿勢震開,手中的夜鷹平刃直直的刺入對方的咽喉內。

另一名刺殺忍者的右拳攻殺而至,蕭雲龍竟是沒有絲毫閃避,他左手一拳也攻殺而出,他動用了自身的極限力量,朝著對方的臉面轟了過去。

砰…砰…

對方這一拳轟在了蕭雲龍身上,竟是未能撼動蕭雲龍半分,與此同時,蕭雲龍左手一拳已經轟爆了他的臉面,在那股極限力量的鎮殺之下,對方一張臉血肉模糊,瞬間斃命。

當…

蕭雲龍手中的夜鷹平刃猛地朝著右側橫檔而出,恰好擋住了河川太郎追殺而來的一刀。

蕭雲龍手中的夜鷹平刃輕輕一挑,將河川太郎的武士刀給挑開,他身形化作一道閃電般,朝著右前方方位撲殺而去。

嗤…嗤…

在蕭雲龍的強攻之下,又有兩名刺殺忍者死於他手中的夜鷹平刃,一股股鮮血飆射當空,灑落在地面上瞬間被那暴雨給沖刷走,可這四周中卻已經是瀰漫起了一股股濃郁的血腥味道。

到最後,河川太郎猛地發覺他身邊已經沒有一個還能站著的刺殺忍者,唯獨剩下他一個人。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