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65章老大,我們來了!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p> 又是一聲聲的雷聲響徹而起,緊接著…… 嘩啦啦… 下雨了,暴雨如注,不期而至,狂風暴雨開始肆虐這個小島,眼前所看到的唯有那白茫茫一片的雨簾,耳邊聽到的也唯有那持續不斷的嘩啦雨聲。...

「蕭、蕭老大正在血戰之島?」

良久,小武語氣激動得顫抖的說道。

「這是黑暗世界最近幾天最為重大的一個消息,絕不會有假,蕭老大真的就在血戰之島…」小刀也開口,他語氣亢奮激動得難以自控。

「蕭老大不是已經回國了嗎?怎麼突然間出現在了血戰之島?」一個名為肖楓的魔王傭兵團隊員詫異的問道。

穆恩托著筆記本電腦的手也有些顫抖,他深吸口氣,一字一頓的說道:「蕭老大這是在替我們解圍…我想,蕭老大已經知道了魔王傭兵團出事的消息,也知道了何青強子他們的死訊。但我們關閉了所有的通訊電話,蕭老大聯繫不上我們,他唯有出此下策,宣告他正在血戰之島,目的就是為了將所有敵人吸引過來,從而為我們解圍。」

所有人立即安靜了下來,事實上他們也大體猜出來蕭雲龍突然現身血戰之島的原因,他們一個個拳頭緊握而起,眼角微微有些濕潤。

對於這支鐵血之軍而言,即便他們流再多的血,即便是被槍頂在腦門上,他們也不會眨一眨眼,更不會流淚。

可現在,他們的眼圈都紅了,有著淚花在呈現。

蕭雲龍雖說離開了魔王傭兵團,但在他們的心中,他們的老大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蕭雲龍。

在他們心中,蕭雲龍不曾離開,仍舊是他們心面所折服與認同的那個老大。

事實上,蕭雲龍也從未離開,蕭雲龍此刻現身血戰之島就是最好的證明。

得知他們有難,蕭雲龍立即出動,再聯繫不到他們的情況下,他宣告黑暗世界他就在血戰之島,他要迎戰八方強敵,用這種極端而又危險的方式來替他們解圍。

什麼是兄弟?這就是兄弟…

兄弟,一個永不褪色的字眼,一個讓人熱血沸騰的字眼,唯有在危難時刻,才能真正的體現出這個字眼的真正含義。

「蕭老大…」

小武拳頭緊握,仰天大吼。

「蕭老大……」

其他人全都大吼出聲來,他們緊握著拳頭,眼中卻已經是熱淚盈眶。

直至此刻,他們才知道,蕭老大永遠都是那個蕭老大,永遠是那個為兄弟兩肋插刀赴湯蹈火的蕭老大…

「小超,立即查看路線,我們這裡距離血戰之島有多遠?」穆恩深吸口氣,他沉聲問著。

「對,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去血戰之島。蕭老大在血戰之島的消息傳遞出來之後肯定有著多方勢力前往圍殺,我們需要趕過去支援蕭老大…」石頭開口說道。

「蕭老大正在為了我們而孤軍奮戰,危險重重,我們絕不會讓蕭雲龍獨自一人作戰,我們魔王傭兵團永遠都是一個整體…」小武語氣堅定而又亢奮的說著。

「蕭老大,我們來了…」

小刀他們一個個握緊拳頭,眼中燃起了那股無比炙熱的戰火。

徐超這時也查找出了路線,他說道:「穆哥,目前我們有兩條路線趕往血戰之島,一條就是即刻前方距離這片雨林最近的哥倫比亞,乘坐飛機抵達厄瓜多的基多,再從加拉帕戈斯群島港口乘船前往血戰之島;第二條就是從附近的海域尋找一艘船直接前往血戰之島。第二條路線要快得多,第一天路線乘坐飛機之下總會有各種耽誤從而浪費時間。」

「好,那就選擇第二條路線…全隊撤離,前往血戰之島…兄弟們,蕭老大已經回歸,我們即將跟蕭老大一起並肩作戰,殺他個天翻地覆…」穆恩大聲說道。

「戰…」

「戰個血流成河…」

「殺個暗無天日…」

魔王傭兵團的弟兄全都怒吼出口,種種亢奮而又喜悅之情呈現於表。

……

血戰之島。

夜幕已經降臨,今晚的夜色格外的陰沉,只因天穹上方烏雲壓頂,黑壓壓一片的雲層翻湧著,狂風大起,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事實上,血戰之島內也有著一場暴風雨在醞釀著,這場暴風雨是由鮮血與白骨堆積而成的,那無盡的殺氣席捲當空,不亞於那呼嘯刮來的狂風。

東南方位的一處山腳下,五大勢力上百號人手將這一帶團團圍住,此外還有著骷髏傭兵團的人正在虎視眈眈,半空中兩架直升機來回盤旋的聲音轟鳴作響,一道道凌厲森然的殺氣衝天而起,凝聚在一起后所形成的那股殺氣當真是厚重如山,恐怖無比,如潮水般的朝前席捲籠罩而去。

獄王、血煞、托尼、亞德里恩、河川太郎跟獨眼沙加他們全都在場,他們代表著各自勢力的領頭人物,佔據了六個方位,將這個山腳團團圍祝

「魔王,你已經無路可逃,出來受死吧…倘若你出來像個戰士一樣的戰鬥,我們可以留你全屍…」

獄王開口,大聲的說道。

「魔王,你已經山窮水盡,到了最後難道你就不敢像是個男人一樣戰鬥嗎?我印象中的魔王可不是這樣膽小畏懼,躲著不敢出來的人物。」血煞也大聲說著。

「魔王,你給我滾出來。你格殺我手底下這麼多人,我要斬下你頭顱…有種你就出來,我跟你決戰…」河川太郎握著手中的武士刀,怒聲說著。

原來蕭雲龍與這些勢力不斷地纏戰之下被逼著退到了這個山腳下,不過由於是黑夜,烏雲壓頂,這裡又沒有任何的燈光,這些勢力的人手也不確定蕭雲龍的具體方位,只能是暫時這樣包圍著。

在這個過程中,各大勢力均有人手傷亡,地獄組織、幽靈組織分別有著四五人被擊殺,獵人公會中有兩名白銀級獵人戰死,骷髏傭兵團也有兩人被狙殺,義大利黑手黨死傷人數達到了七八人。

要說傷亡最為慘重的莫過於山口組,山口組中已經有一半多人被擊殺。

因此,現場中河川太郎是最為憤怒的一個,他恨不得親自手刃蕭雲龍以解心頭之怒。

這處山腳裡面,叢林茂盛,甚至還有著一小片沼澤地,背靠著的是一座山崖,從地形來看是易守難攻。

山腳叢林內,蕭雲龍正靠在一處凹坑的背面,夜色中看不到他的臉,唯有看到他那雙平靜無波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恆定與沉著,他似乎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危險,什麼是險境,什麼是走投出路。

對他來說,就算是被逼入絕境,他也會殺出重圍;就算是被逼得沒有退路了,他也會殺出一條血路…

此刻的他正在檢查著槍支的情況,確認加特林機槍跟M99狙擊步槍的每一個零件都沒有鬆動,他雙手仍舊是穩定,沒有絲毫的慌亂顫抖之感,這樣的自信與從容絕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夠養成的。

藉助那風聲,蕭雲龍聽到前方傳來的那些喊話聲,他不以為然,他心知對方不敢冒然的衝進來,特別是在這漆黑深沉的夜色下。因此對方只能通過這種笨拙的激將法把他給引出來。

轟隆顱

這時,一道驚雷響起,伴隨著一道道劃破蒼穹的閃電,短暫的映亮了這方天地。

「要下雨了嗎?挺好…」

蕭雲龍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天氣越加惡劣,對他而言就越有優勢,無論在何等惡劣的環境之下,他自山能力也不會有半點折扣,反之對方那些人手可就不一定了,此消彼長之下對他當然是有利的。

轟隆顱

又是一聲聲的雷聲響徹而起,緊接著……

嘩啦啦…

下雨了,暴雨如注,不期而至,狂風暴雨開始肆虐這個小島,眼前所看到的唯有那白茫茫一片的雨簾,耳邊聽到的也唯有那持續不斷的嘩啦雨聲。

雨水打濕了蕭雲龍全身,他舔了舔嘴角的雨水,眼中卻是在悄然間燃起了一團濃烈的戰火。

是該戰鬥了…

「這該死的天氣…」托尼忍不住開口咒罵了聲,他伸手一抹臉上的雨水,說道,「難道我們要一直傻站在這裡嗎?」

「我認為我們應該主動進攻,強行殺入裡面去。」亞德里恩沉聲說道。

「主動進攻?那你帶著手底下的人打先鋒嗎?」血煞冷笑了聲,他說道,「我們到來血戰之島之前,黑十字式獅劍虎兩人率領著三十名黑十字軍前來,如今他們已經全軍覆沒。」

此話一出,眾人默不作聲。

蕭雲龍殲滅黑十字軍之事已經傳到了黑暗世界,他們也得知了這個消息,這讓他們重新認識到魔王之恐怖簡直是難以預測。

亞德里恩說道:「但不要忘了,魔王也受傷了。這一支黑十字軍肯定也給魔王造成了一定的傷勢。我們如果繼續守在這裡,我敢肯定魔王必然會對我們發起攻擊。今夜還很漫長,後面發生點什麼事難以預測。如果我們撤退,那也給魔王追殺我們的機會。那還不如我們聯手主動進攻。」

「亞德里恩?黃金獵人是吧。我同意你這個說法。」獨眼沙加說道。

亞德里恩看了眼沙加,他並未說什麼。

獵人公會的獵人雖說是為了懸賞而活,卻也絕不會接下一些過於慘無人性的任務。從這點上,亞德里恩是看不起沙加的。不過眼下他們都是站在同一條陣線上,也犯不著為此而跟沙加鬧不愉快。

「那就殺進去吧。我已經巴不得將魔王碎屍萬段…」河川太郎怒聲說道。

「你們呢?」亞德里恩看向獄王、血煞、托尼三人。

「我同意…」托尼說道。

「我也同意。」獄王沉聲說著。

「好吧,既然大家都決定了,那就殺進去吧。這一次我們全力合圍,希望能夠擊殺魔王…」血煞說道。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