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30章有血也有淚!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活下去,肩負起自己的責任…你來這裡的職責是什麼?是要化解這裡的危機,解救這裡的人質…而現在,你的工作都完成了嗎?你的本職工作還沒完成,跪在這裡哭哭啼啼,對得起死去的老李?對得起你...

左側的扶梯口也有著三名死亡神殿的人手,而葉曼語正率領著刑警隊的人從這一側的扶梯口衝上來。

戰鬥發生之際,左側這個扶梯口上的三名死亡神殿的人手也被驚動了,他們驟然回過身來,手中持有的槍械也隨著他們轉過身而朝前一指。

嗖…

蕭雲龍已然瞬息間沖了過來,當先那名死亡神殿的男子剛轉過身來,蕭雲龍的左手伸出,鉗住了他的咽喉,接著這名死亡神殿男子的持槍的右手手腕傳來一陣刺疼之感,他手中握著的一支手槍立即落入到了蕭雲龍的手中。

砰…砰…

兩記槍聲響起,另外兩名死亡神殿男子都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射殺身亡。

至於被蕭雲龍扣住咽喉的那名死亡神殿的男子,早就被蕭雲龍左臂迸發而出的那股力量給擰斷了咽喉。

嗖嗖嗖…

這時,葉曼語率人沖了上來,跟在她身後的有著八名刑警隊的隊員。

葉曼語看到了被蕭雲龍擊殺倒地的三名死亡神殿分子,她目光朝前一看,猛地看到前面的一間行政辦公室內有著死亡神殿分子的身影閃過,她開口說了聲:「那裡有敵人,跟我來。」

說話間,葉曼語率隊朝著那間行政辦公室衝過去。

蕭雲龍口一張,都還沒來得及說話,突然間跟在葉曼語身後的一名老刑警猛地大喝一聲……

「小心…」

這名老刑警喊了一聲,猛地伸手將前方的葉曼語用力狠狠地推了一把。

砰…

那一刻,有著槍聲響起。

嗖…

槍聲響起的剎那間,蕭雲龍身形一動,朝前沖了過去,前面那間行政辦公室的門口上有著一道身影探頭而出。

砰…

蕭雲龍抬手一槍,射殺而出的一發子彈準確無誤的擊中了那名剛探頭出來的死亡神殿男子的額頭,對方身體直挺挺的倒地。

這間行政辦公室內還有一個死亡神殿的人手,他們兩人聽到外面的槍聲之後立即朝著門口處衝過來,一個人正好看到葉曼語率人包圍而來,他便是朝著葉曼語果斷開槍。

幾乎同一時刻,閃身而至的蕭雲龍一槍爆頭,將這名死亡神殿分子射殺。

另一名死亡神殿男子心中驚駭之下藏在了這間辦公室的門口背後,然而這時……

砰…

突然間,這間行政辦公室那扇好端端的門口驟然間四分五裂,一道魔威滔天的身影破門而入,竟是將這扇門口給撞得四分五裂。

這一幕太過於駭人了,直讓這間行政辦公室內的那些被劫持的人質一個個全都目瞪口呆,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非人類…

藏在門口後面的那名死亡神殿男子也被撞飛而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當他想要掙扎著要站起身來的時候,死亡的陰影驟然降臨,一隻手鉗住了他的咽喉,接著用力的一怒

嚓…

這名男子的咽喉立即被擰斷,就此氣絕身亡。

蕭雲龍站起身來,他看著場中的人質,沉聲說道:「留在原地別動…」

說著,蕭雲龍走了出去,走出去后看到右側扶梯口的那三名死亡神殿的人手在吳翔、上官天鵬、陳啟明、鐵牛以及葉曼語率領著的刑警隊聯手之下全都被制服。

蕭雲龍朝著那名黑袍武士巴克走了過去,巴克被蕭雲龍方才那一腿橫掃之下陷入到了半昏迷狀態,他全身多處骨折,整個人已經無法動彈,口中不斷地冒出了鮮血。

若非如此,蕭雲龍也不會最後時刻才來找巴克。

蕭雲龍走過去蹲下身來,眼中的目光淡漠無比的盯著他。

「魔、魔王……是、是你……偉大的死神閣下一定、一定會為我們報仇…」

巴克開口,他眼中的目光兇殘而又猙獰的盯著蕭雲龍,說話間他的口中有著鮮血流淌而出,可見他被蕭雲龍那一腿橫掃之下受傷不輕。

「再說吧,反正你是見不到那一天了…」

蕭雲龍語氣淡漠的說著,說話間他手中那握著的那把手槍槍口抵在了巴克的咽喉之上。

砰…

血花四濺,巴克的咽喉上多了一個血洞口。

「葉隊,葉隊……老李、老李他快不行了…」

這時,一個刑警隊的隊員忽而大聲喊了起來,在右側的角落邊上,兩名刑警隊員扶著一名受傷的刑警,這名刑警正是那名在危急時刻將葉曼語推開的老刑警。

「老李……」

葉曼語臉色慌張的跑了過來,看到老李右側腰部的位置上不斷地冒出了汩汩鮮血。

老李臉色蒼白,更是出現了呼吸困難的特徵。

「老李,你不會有事的,你絕不會有事……你給我撐住,我這就送你去醫院。」葉曼語跑過來,看著此刻的老李,她眼中淚水奪眶而出。

方才那名死亡神殿男子持槍朝著葉曼語射殺,千鈞一髮間正是老李推開了葉曼語,而他自己卻是未能避開那一槍。

蕭雲龍也走了過來,他查看著老李的傷勢,忍不住輕嘆了聲,說道:「子彈貫穿了老李的肺部,來不及搶救了。」

「你混蛋…你胡說…我才不相信,老李絕不會有事的…你們快給我去叫救護車,老李,我背你下去,你絕不會有事的,絕不會有事的……」葉曼語怒吼了起來,她臉頰滿是淚水,她扶著老李就要把他背下去。

「孝小葉……」老李伸手拉住了葉曼語,他口中斷斷續續的說道,「蕭、蕭兄弟說的沒錯,我、我對自己的情況很了解……不要白費力氣了……我、我並不怕死,只是以後不能再跟你們一起行、行動了……跟、跟韓局說一聲,老李我已經勁盡責……我、我的妻兒以、以後就托給你們了。」

「老李,你必要說話了,你絕不會有事的,我要送你去醫院。」葉曼語哭出聲來。

然而,老李的臉色越加蒼白,呼吸也越來越困難,他那顫抖的手朝著他的褲兜伸了過去,像是要拿出什麼東西。

蕭雲龍見狀后幫忙從他褲兜里將裡面之物掏了出來,那是一個錢包,蕭雲龍打開錢包,裡面有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影,老李還有他的妻兒。

老李看著這張照片,他伸手在照片上輕輕地撫摸著,眼中漸漸地有著淚水浮現,而後,他的呼吸漸漸微弱,直至停止。

老李犧牲了…

這是一個眾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但卻又不得不接受。

「老李……嗚嗚嗚…」

葉曼語跪在了地上,她哭出聲來,任由淚水奪眶而出。

老李將近四十歲,是一名老刑警了,葉曼語初來刑警隊的時候沒少得到老李的幫忙,老李待她如同自己的親妹妹一般,帶著她逐漸的熟悉刑警隊的工作,幫助她逐漸的成長,直至能夠獨當一面。

如此恩情葉曼語一直銘記在心,而方才若非老李關鍵時刻推了她一把,那此刻倒在血泊中的人就是她。

場中所有的刑警都走了過來,他們脫下警帽,站在一旁靜默不語,這是對老李最好的哀悼。

「葉警官,人死不能復生。先把老李帶下去吧。」最終,蕭雲龍開口說了聲。

「不,我不走…我不相信老李死了,我不相信…他是這麼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葉曼語嘶吼著。

「你他媽的給我醒醒…任何一次行動會有不可預測的傷亡情況,我們不是上帝,我們無法控制未知的狀況。老子在戰場上見過的死人海了去了,我也沒少親手埋下我身邊的一個個弟兄。我也曾傷心,也曾落淚,但這些都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死了就是死了…你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活下去,肩負起自己的責任…你來這裡的職責是什麼?是要化解這裡的危機,解救這裡的人質…而現在,你的工作都完成了嗎?你的本職工作還沒完成,跪在這裡哭哭啼啼,對得起死去的老李?對得起你身上這身警服?」蕭雲龍怒吼而起,伸手一把將葉曼語從地面上拉了起來。

葉曼語雙群緊握,她用力的咬著下唇,淚水迷濛的雙眼看著蕭雲龍,漸漸地,她的唇間有著血絲呈現,那是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那會很痛吧?

大痛才能大悟,唯有痛才能清醒吧?

漸漸地,葉曼語緊握著的拳頭緩緩鬆開,她伸手抹去了臉上的淚痕,她轉向其他的刑警隊員,以著冷靜的聲音說道:「將制服的那三名恐怖分子押回警局。小王你們兩人帶著老李的屍體離開。其餘人隨我清理現場,並且護送人質離開。」

蕭雲龍見狀后輕吁口氣,他最怕的是葉曼語經受不住老李犧牲的打擊,從而一蹶不振。

蕭雲龍立即給韓鋒打了電話,他說道:「韓局,東方大廈的危機已經解除。我們正在疏散這裡的人員。你即可讓拆彈專家進場,排查這裡面藏著的那顆炸彈。」

「好…拆彈專家已經在場,我即刻通知他們進入東方大廈找出那名炸彈,並且安全拆除。」韓鋒語氣激動的說道。

「韓局,行動中有一名刑警犧牲了。」蕭雲龍沉聲說道。

「誰?」韓鋒立即問著。

「老李…」

蕭雲龍說道。

電話中,韓鋒那頭陷入到了長時間的沉默中。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