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15章悲傷的事實!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重起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是命運在跟我開玩笑嗎?為什麼如此的殘忍?」公子羽欲哭無淚,她雙眼紅腫,她斷斷續續的說道,「我建立添香樓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尋找我父親,通過添香樓我能夠極...

蕭雲龍久久不語,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從公子羽的哭訴中,他發覺他的經歷與公子羽有些相似。

當年在海外,在他十五歲那年的時候,他的母親因病去世,唯獨留下他一個人。那個時候他知道他在江海市還有個家,但他沒有回來,而是留在海外拼殺著。那時的他沒有了母親,父親也不在身邊,豈非也是一樣的無依無靠?

他年少時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累,多少次的九死一生,這些他從未跟人提起,唯有親身經歷過才會知道其中的艱辛。

雖說公子羽是身處都市,沒有那種廝殺的危險,但她小小年紀卻是不得不依靠自己來生存求活,豈非也是一樣的艱辛嗎?再說她還是一個女孩,承受能力本身就比不上男人,因此從某種意義而言,公子羽以往的經歷只怕是比自己還要艱辛困苦。

「小羽,不要怪你的父親,他對你的愛是毋庸置疑的。」蕭雲龍深吸口氣,緩緩說道。

「真是可笑,你是說他這就是愛我的方式嗎?那他為什麼不回來?為何至今仍是杳無音信?」公子羽問著。

「因為,他已經回不來了…」

蕭雲龍沉著聲,一字一頓的說道。

公子羽臉色怔住,表情於一瞬間為之凝固,她猛地站起身,她看著蕭雲龍,語氣顫抖而又不可置信的問道:「你、你說什麼?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回不來了?什麼回不來了?」

「八年前你的父親已經不幸去世,所以他回不來了。」蕭雲龍看著公子羽,沉聲說著,他繼而說道,「你父親臨終之前最牽挂的就是你,最放不下的也就是你。他跟我們說他還有一個女兒,很乖巧,很可愛,還說他的女兒左側的脖子上有著一塊形如羽毛般的胎記,因此給她取名為羽。他囑咐我們,如若以後遇到他的女兒,一定要好好地照顧。他還託付我們,如果遇見了他的女兒代為說一聲對不起。因為他覺得他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

撲通…

公子羽剛站起身的身體一下子恍如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了般,她身軀一軟,坐回到了沙發上。

她雙目失神,目光空洞,整個人的精氣神恍如在一瞬間被抽空了般,她坐在沙發上,怔怔出神,眼中的目光空洞之極,只因一直以來支撐著她的那個信念在這一刻轟然倒塌。

「小羽,小羽……」蕭雲龍叫喊了幾聲,看著公子羽這副反應,他有些擔憂。

「你、你是說我父親早已經不在了?八年前就不在了?」公子羽呢喃問著。

蕭雲龍沉重的點了點頭,他說道:「八年前他就不在了。他是我的老大哥,我很敬重他,沒有他就沒有我現在。若非他當年對我的保護,也許我也逃不過那一劫。很抱歉,我們沒能把你的父親帶回來。」

「我父親是怎麼去世的?你告訴我,他為什麼會突然間去世?」公子羽失控般的叫了起來。

「八年前,在非洲的蘇索斯維利沙漠,你父親率領我們突圍,眼看著就要找到出路,那時候你的父親倒下了,就沒能再站起來。」蕭雲龍沉聲說道。

「非洲?什麼沙漠?我父親為何會去那種地方?」公子羽問著。

「非洲的蘇索斯維利沙漠,這個沙漠也稱之為死亡沙漠。你的父親是一名雇傭兵,他帶著我們執行任務。最後為了避開後面敵人的追殺,逃入了這個死亡沙漠。他以老大哥的身份帶領著我們不屈不撓,堅定我們求生的信念,要在那片茫茫的沙漠中尋找出一條出路。

當時我們斷糧絕水,一個個都要堅持不住了。是你的父親依舊堅定信念,最終成功的帶著我們尋找到了一片綠洲……可他卻倒下了。」

蕭雲龍緩緩開口,語氣中帶著一股無法釋懷的悲痛,雖說已經事隔多年,但每一次想起此事他心面仍舊是如同壓著一塊沉甸甸的石頭般,讓他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是命運在跟我開玩笑嗎?為什麼如此的殘忍?」公子羽欲哭無淚,她雙眼紅腫,她斷斷續續的說道,「我建立添香樓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尋找我父親,通過添香樓我能夠極大的擴展我的人脈,通過各種不同層次的人脈千方百計的打聽我父親的消息。然而現在,你卻是跟我說我的父親已經死了?那我所做的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我所堅持的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小羽你別這樣,你冷靜下來。人死不能復生,我的悲痛不亞於你。我明白你現在的感受,但人要學會往前走,往前看。無論歷經多少滄桑,只要活著那就好好地活下去。這是對你的父親還有你的母親最好的回報。」蕭雲龍說道。

「不,你根本不理解。如果能夠重來,我寧願那天晚上沒有去添香樓,寧願沒有遇見過你。這八年前,我將尋找我的父親作為支撐我活下去的一個信念,一個夢想。可你的出現,卻是將我這個夢想擊碎得支離破碎。這些年我找不到我的父親,但我至少還有一個念想,還有一個盼頭,還抱著一份希望。可現在呢?什麼都沒有了,都沒有了……」

公子羽呢喃說著,她目光空洞,臉色無神,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魄一般,那是一種哀莫大於心死,對人生已經毫無留戀徹底絕望般的神色。

「小羽…」

蕭雲龍猛地暴喝了聲,他站起身,雙手扶住了公子羽羸弱的雙肩,他喝聲說道:「你給我醒醒,給我醒過來…你父親是去世了,但你身體內豈非流淌著你父親一半的血液?為了他,還有你的媽媽,難道你應該好好地活下去嗎?你是他們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脈,你唯有好好地活著,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回報,才會讓他們在九泉之下安息…」

「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我會遭遇到這樣的命運?當我還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的時候,我看著別人有著父母相伴,而我只能羨慕的看著,那時候我就會在心面喊著……爸爸,你在哪裡?你不要小羽了嗎?你知不知道,那時候我最害怕的就是開家長會,因為……因為永遠只有我一個人,我的父母永遠都不會到抄…嗚嗚嗚。」說到這,公子羽再也控不住自身的情緒,她趴在蕭雲龍的肩頭上失聲痛哭了起來。

蕭雲龍心中默然,不知如何安慰,只能任由公子羽趴在他肩頭上哭著。

也許痛哭一場過後,才能重拾心中那份堅定的信念。

也許痛哭過後,才能看得見生命中那道靚麗的彩虹。

公子羽也不知哭了多久,她的情緒才漸漸地平靜了下來,而她眼眸中流出來的淚水已經浸濕了蕭雲龍肩頭上的衣服。

「命運就是一個無恥的婊/子,你要是選擇屈服,將會被她狠狠地蹂躪。你唯有奮起反抗,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才能將命運這個婊/子壓在身下…我也是年少時候就失去了最愛的母親。當時的我人生一片黑暗。後來我認識了你的父親,他把我帶進了一個雇傭軍兵團。他就像是一個老大哥般的照顧我,給予我成長的空間。那時候他跟我們說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女兒。」蕭雲龍緩緩地說著。

公子羽擦拭臉上的淚痕,她翻開放在沙發上的一個挎包,從裡面拿出一個相框,相框內是一家三口的合影,相片里的男人抱著一個小女孩,旁邊一個容貌溫婉的女人依偎在旁,露出恬靜幸福的微笑。

蕭雲龍看了一眼就能夠認得出來,相片中的那個男人就是當年那位老大哥。

「這是我十歲那年我父母跟我的合照。當時我父親抱著我,我多想他還能再抱我一次,但這個願望註定無法實現了。」公子羽輕輕地開口,她神情逐漸恢復平靜,已經接受了她父親早就離世的事實。

蕭雲龍輕嘆了聲,他說道:「對我而言,你的父親是我最為敬重的老大哥。往後無論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我都會儘力出手。」

公子羽猛地抬眼看向了蕭雲龍,她說道:「你說的可當真?」

「自然是真的。」蕭雲龍點頭說道。

「那好。我要去找我的父親,他就算是不在了,我也要尋到他的屍骨…你說我的父親是在那片死亡沙漠中去世的對嗎?那他是不是埋在了那片沙漠中?」公子羽問道。

「是,當時我們將你的父親埋在了那片綠洲前的沙漠里。」蕭雲龍說道。

「那我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帶我去尋找我的父親,我要找到他的屍骨,讓他魂歸故里,跟我的媽媽安葬在一起。」公子羽看著蕭雲龍,語氣誠懇的說道。

蕭雲龍臉色一怔,在那片危險而又蒼茫的死亡沙漠中,要想尋找到當年那片埋骨之地,談何容易?

時間已經過去了八年,蕭雲龍都忘記當年穿越那片沙漠時的方位,要在茫茫沙漠中尋找到當年的那片綠洲,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可他看著公子羽那希冀的眼神,又如何能夠拒絕?

蕭雲龍深吸口氣,他緩緩說道:「那你也答應我一件事,好好地活著,別做傻事。」

公子羽點頭,她說道:「我答應你,就算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也會為我的父母而好好地活下去。」

「好…」蕭雲龍點頭,語氣堅定的說道。

公子羽忽而破涕為笑,她看著蕭雲龍,說道:「突然間覺得你不是那麼的討厭了。」

蕭雲龍臉色一怔,有種錯愕不解之感。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