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11章死訊!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就回來一趟,我跟你去林家弔唁林公子。」電話中,傳來柳乘風那低沉無比的聲音。 「什麼?」 柳乘文震驚而起,他整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寫滿了吃驚之色。 他忍不住問道:「大哥你說的...

蕭雲龍在後院舒展了一下筋骨,伸伸懶腰之類的,頓感渾身一陣舒暢。

他坐在後院的一張藤椅上,掏出根煙點上,悠然自得的抽著,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說起來他的確是有些享受此刻這種平靜無波的生活,坐看雲捲雲舒,平淡中卻也有著一種生活的樂趣。

「蕭雲龍,吃早餐了……」

這時,關詩琳走了過來,看到蕭雲龍坐在藤椅上吞雲吐霧的,她說道:「一大早起來你就抽煙,這樣的習慣很不好。抽煙本身對身體就不好了,你早上起來還抽,簡直是不懂得愛惜你的身體。」

「男人抽煙就是在品嘗寂寞……難道你不覺得一個獨處抽煙的男人挺有魅力的嗎?顯得特深沉,對不對?」蕭雲龍笑著,他熄滅了手中的煙。

「你意思是你這是在故作深沉呢?」關詩琳沒好氣的說道。

「我不需要故作吧?本來就挺深沉的了,再故作那豈非是讓人看著跟個七老八十的人一樣了?」蕭雲龍煞有介事的說道。

「噗嗤……」

關詩琳禁不住一笑,她白了蕭雲龍一眼,說道:「別跟我貧嘴了,油腔滑調的,小心我去跟明月告狀。」

「我又沒非禮你,你有什麼好告狀的?」蕭雲龍不解的問道。

關詩琳張了張口,一時間為之語噎,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俏麗的玉臉染上了一抹紅暈,她跺了跺腳,懶得再理會蕭雲龍,轉身走進了大廳裡面。

蕭雲龍也走了進去,看到秦明月已經將做好的早餐擺在了餐桌上。

「早餐很豐盛埃」蕭雲龍笑著說道。

「坐下來吃吧,話這麼多。」秦明月白了眼蕭雲龍,看她的神態像是還沒從昨晚蕭雲龍強行吻她的那一幕中緩解過來。

蕭雲龍笑了笑,他坐了下來,與著秦明月、關詩琳兩個美女一起吃早餐。

秦明月也坐了下來,她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看了眼,忽而看到朋友圈上別人轉發的一條消息,她看了眼之後臉色為之怔祝

「明月,怎麼了?」關詩琳注意到了秦明月臉色的變化,她忍不住開口問道。

「林飛宇死了?我在朋友圈看到一條信息,說是林飛宇死了。」秦明月滿臉震驚,她回過神來,忍不住說道。

「林飛宇?林家的那個少爺?」關詩琳臉色也是一怔,她問著。

「對,就是他。」秦明月說著,她看著朋友圈上的消息,這是她朋友圈中關注的一些人轉發過來的消息,冷不防看到這樣的消息她還真的是很驚訝。雖說她對林飛宇素無好感,但突然之間傳出這樣的消息還是很讓人吃驚的。

唯一保持臉色平靜的就是蕭雲龍了,他自然是知道林飛宇死了,看來林家之人已經把林飛宇的屍體接了回去。他心中無波無讕,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他奉行的準則就是弱肉強食,既然你殺不了我,那就接受死亡的事實。

不過秦明月與關詩琳如此的吃驚,他要是老神在在的反而會有點反常,因此他也詫聲的問道:「林家的林飛宇死了?這個消息屬實嗎?」

「應該是屬實的,否則也不會如此的廣為轉發。」秦明月說道。

「他是怎麼死的?」蕭雲龍問道。

「看別人的評論說是縱慾過度,勞累而亡。」秦明月說道。

蕭雲龍臉色一怔,旋即冷笑著說道:「這對林飛宇而言未必不是一個完美的歸宿,至少他在死的時候風流快活了,是在快活中死的,想來他自己也是了無遺憾了吧。」

「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關詩琳說道。

「倒也不是同情,只是這件事發生得太突然了,只能說他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秦明月說道。

「繼續吃早餐吧,可不能因為一個咎由自取的人壞了我們的胃口。」蕭雲龍笑著說道。

秦明月與關詩琳紛紛點頭,林飛宇突然間死亡的消息雖說帶給她們心中一絲震動之感,但也就僅此而已,她們與林飛宇之間並無交集,也沒有什麼好去關注的。

……

江海市,紫香苑小區。

這是一處高檔的住宅小區,柳如煙與她的父母搬出柳家老宅之後就是住進了這裡面。

柳乘文他們一家三口居住的房子有兩百多平米,房子極為的廣闊,足夠他們居祝

只是對於柳乘文而言,被迫的搬出柳家老宅,他心面有些傷感,畢竟柳家老宅是他的根,才是他真正的家。

此刻他們一家三口正在吃著早餐,突然間柳乘文的手機響起,他拿起手機一看,竟是他的大哥柳乘風親自打過來的。

柳乘文臉色有些錯愕,自從上次他前去自首申訴后,他與柳乘風之間的關係降到了冰點,柳乘風都揚言不認他這個弟弟,要跟他劃清界限。

可這會兒柳乘風卻是親自打電話過來,如何不讓柳乘文感到詫異?

柳乘文接了電話,他說道:「喂,大哥……有什麼事嗎?」

「林家主的兒子昨晚死了,你我怎麼說也是柳家之人,你今天有空就回來一趟,我跟你去林家弔唁林公子。」電話中,傳來柳乘風那低沉無比的聲音。

「什麼?」

柳乘文震驚而起,他整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寫滿了吃驚之色。

他忍不住問道:「大哥你說的是真的?林飛宇他、他死了?」

「這等事我豈會跟你開玩笑?反正你今天回來一趟,就這樣了。」柳乘風電話中顯得不耐煩的說著,他掛斷了電話。

坐在餐桌上的楊嵐與柳如煙臉色也是震驚而起,她們眼中的目光紛紛看向了柳乘文,眼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爸,大伯剛才給你打電話說什麼?林、林飛宇他死了?」柳如煙開口問著。

柳乘文回過神來,他深吸口氣,緩緩說道:「你大伯在電話中是這麼說的。但林飛宇到底是怎麼死的,他沒有說。」

「這麼說林飛宇真的死了?」楊嵐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旋即她又說道,「不管他是怎麼死的,我相信這是惡人有惡報。他上次採用如此卑劣無恥的手段來對付如煙,差點釀成大錯,毀了如煙一生的幸福。他死了沒什麼值得同情的,我還要拍手稱快呢。」

「楊嵐,這樣的話你在家裡說說就好。到了外面切不可在人前說起。」柳乘文臉色一沉,他繼續說道,「林飛宇死了,林家往後是不會再針對如煙了。但現在林飛宇怎麼死的還不知道,所以在外面對於此事不可多言。」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就是在家裡面說說罷了。」楊嵐說道。

「行了,你們現吃早餐吧。我趕回去家裡一趟。」柳乘文開口,他走進房間內換了身衣服,便是匆忙的走了出去。

柳如煙臉上滿是驚愕之色,她感到極為的突然與意外,怎麼才過了沒幾天,林飛宇就死了?

她柳眉微顰,眼眸中似乎流露出了絲絲擔憂之色。

林飛宇對她屢屢相逼,更是劫持她的父母,她對於林飛宇之死並沒有絲毫的同情與在意,她心中的擔憂更多的是來自於蕭雲龍。

上次的事件中,蕭雲龍救了她還有她的父母,蕭雲龍也跟那些亡命之徒交手對戰,為此還受了傷,她心想著林飛宇之死與蕭雲龍會不會有關係?倘若真的如此,她覺得自己是連累到蕭雲龍了。

因此她根本就坐不住,站起身後回到她的房間,換上一身衣服,走出來對著楊嵐說道:「媽,我先出去一趟。」

「如煙,你要去哪?早餐你都還沒吃……」楊嵐連忙說道。

「媽,我不餓,就不吃了。我有點事,出去一會兒。」柳如煙說著,她走了出去,準備去找蕭雲龍。

……

秦氏集團。

蕭雲龍已經來到了秦氏集團,正在看著高雲等人的訓練。

經過這段時間高強度的訓練沉澱,高雲他們一個個都已經形如脫胎換骨了一般,他們如今的精神狀貌跟原先相比可謂是翻天覆地,他們紀律分明,勇而無畏,從他們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一支訓練有素的軍人的影子。

是的,如今的他們即便是與那真正的軍人相比也不遑多讓。

經過蕭雲龍這一段時間來各種類型的訓練,他們跟以往還真的是不一樣了,如今的他們已經具備一戰之力,特別是在團隊配合這塊已經相當的嫻熟。

他們個體的戰力不強,要說單打獨鬥他們也許並不出色,可他們一旦團隊配合作戰,現如今即便是吳翔、李漠他們也不敢說能夠輕而易舉的戰勝他們。

「注意防守,團隊配合作戰,是要將你們各自的戰力跟特點給協調發揮出來。絕不能所有人都一味的攻擊,要懂得防守。」

「高雲,你方才的拳腳攻勢再來一遍。還不夠快,還不夠狠…以後面臨的每一次戰鬥,你都要當成是最後一戰來面對,這就需要爆發出你自身全部的實力…訓練也是一樣,動用你最強的實力,才能不斷地超越自己。」

「方侯,注意你力量的運用與控制,方才的出拳你力量運用明顯不對,因此拳勢有著片刻的遲滯。再來一遍。」

蕭雲龍巡視當場,看著高雲他們的訓練,不斷地開口指點,讓他們加以改正,不斷進步。

這時,他的手機驟然響起,他一看是柳如煙打過來的電話,他接了電話,說道:「喂,如煙嗎?什麼事?」

「雲龍你在哪裡?我有事找你。」電話中,柳如煙語氣急促的說道。

「有事找我?什麼事?」

「反正我有事找你就對了。你在蕭家武館嗎?我馬上就到蕭家武館了。」

「我沒在武館,在秦氏集團。這樣吧,你到了武館等一下,我這就過去。」

蕭雲龍開口說道。

電話那頭的柳如煙應了聲,蕭雲龍放下手機,給高雲他們安排了今天的訓練任務,他便是離開了秦氏集團,騎著怪獸前往蕭家武館。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