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09章調查死因!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可謂是被林家主玩弄於股掌之間。此外,林家的威勝集團在兩年前吞併宏華實業有限公司的時候採取了見不得的手段。這些事情我可是了解得一清二楚。」吳總管不緊不慢的說著,他接著說道,「倘若這些都曝光出來,林家主覺...

蕭雲龍騎著怪獸返回明月山莊。

在夜色酒吧遇到曼陀羅他僅僅是當做一個插曲,或許曼陀羅絕非她表面上所說的僅僅是來華國遊玩而已,抑或曼陀羅所說的是真的,她想要邂逅一個她心儀的男人,來一段浪漫的激情。

這些都與蕭雲龍無關,他心中並無多大的興趣。

所謂美人有刺,他可不會相信曼陀羅是真的看上他了,那未免太過於天方夜譚了。

不過,能夠免費的喝幾杯威士忌倒也不錯,有人買單不是?

他心中更多的想著公子羽,她是他年少時最為敬重的老大哥之女,既然讓他遇到了,那他會遵從老大哥臨死前留下的遺言,幫忙照看一下他的女兒。

至於今晚被他除掉的林飛宇,他並不放在心上,他更多的是擔心林飛宇死在添香樓,會不會對公子羽產生一定的影響?

呼…

蕭雲龍騎著怪獸駛入了明月山莊的前院,他停好車,徑直走進了大廳內。

「你回來了……」

蕭雲龍剛走進去,耳邊響起了一聲悅耳的聲音,抬眼一看,秦明月走了過來,穿著一襲睡裙,她顯然剛洗過澡,身上帶著一股清香的味道,沁人心脾。

「明月……」

蕭雲龍喊了聲,也不知怎麼的,也許是今晚的他想到往昔之事後心情顯得有些沉重,又或者是在酒吧遇到的曼陀羅讓他心底一絲慾望蠢蠢欲動。

因此走過去猛地一手抱住了秦明月。

「礙…你、你快放手……你身上怎麼這麼大的酒味?」秦明月驚呼而起,顯得慌亂而又失措。

豈料蕭雲龍並未鬆開手,他反而是用嘴直接堵住了秦明月的檀口。

「唔……」

秦明月口中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後面的話被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礙…」

一聲驚呼聲響起,緊接著「砰」的一聲響起,像是什麼東西砸落了。

蕭雲龍怔住了……明月山莊內還有第三個人?

蕭雲龍鬆開了抱著秦明月的手,他轉眼一看,整個人還真的目瞪口呆,他竟是看到前面俏生生的站著一道倩影,對方一張若芙蓉出水般的美麗玉臉上寫滿了驚愕與嬌羞之感,不是美女老師關詩琳又是誰?

「咳咳……關、關老師在埃」蕭雲龍老臉顯得有些尷尬,乾笑著說道。

「你、你這個混蛋……」秦明月更是不好意思,一張臉宛如火燒般的滾燙不已,她惱嗔了聲,暗中伸手狠狠地掐了蕭雲龍一把。

「我、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們正在……」關詩琳漲紅著臉,她語無倫次,不知道說什麼的她唯有蹲下身開始撿著散落在地的水果。

剛才她在廚房中清洗水果,洗好後端著果盤走出來,不曾想竟是看到了剛才那一幕,她為之驚愕之下手中的果盤都掉地上了,幸好那果盤是塑料的,沒有摔碎,只是果盤內的水果灑落一地。

關詩琳將水果撿回到果盤中,她說道:「我、我再去洗一遍……你們繼續。」

「詩琳,你胡說什麼啊,誰說我要跟他繼續了?」秦明月臉紅而起,她惱羞萬分,話說完后她轉頭狠狠地瞪了眼蕭雲龍,說道,「你今晚是不是去喝酒了?一身酒味,還不快去洗澡。」

「是,是,老婆的話得要聽。」蕭雲龍笑著,也順便藉機走開,去洗個澡再說。

他真的是沒想到關詩琳今晚會在明月山莊,好不容易逮到一個非禮自己未婚妻的機會,怎麼會有第三者在場呢?白白浪費了剛才的大好時機,他還打算抱著秦明月吻上個個把小時呢。

這世上有人笑,也有人哭。

歡樂與悲傷同時上演。

蕭雲龍與秦明月發生了方才的小插曲后心情很愉悅,正在浴室內沖澡。

與此同時,林家上下卻是籠罩在一層深沉的悲痛之中。

……

添香樓,牡丹亭。

林威已經被添香樓之人請到了現場,當時林威得知自己的兒子出事了,他急忙趕來。

當然,他到來添香樓的時候,添香樓內的眾多美女都已經被轉移走,裡面的客人也被遣散了,他們隱約聽說有人在添香樓內縱慾過度而亡,看來還真的是印證了那句話……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一些常來添香樓的常客悄悄給自己既定一個計劃……添香樓美女眾多,但往後還是節制一點吧,一日三四次改成一日一次好了。

林威看著已經沒有了呼吸的林飛宇,他臉色瞬間蒼白如紙,渾身手腳冰涼,他走到林飛宇面前,口中不斷地喊著:「飛宇,飛宇,你醒醒,你不要嚇唬我……飛宇你醒醒埃」

可任憑他無論怎麼搖晃叫喊也罷,林飛宇已經永遠都不能醒來。

「是誰?是誰殺了我的兒子?我絕不相信我的兒子是無緣無故的暴斃身亡,肯定是有人加害於他…」林威怒聲而起,臉色盡顯猙獰,他眼中閃動著一股悲痛無比的憤怒之意,他盯住了吳總管,說道,「你就是這裡的總管?如果你不能給我好好地交代我兒子的死因,我絕不會輕饒你們…」

「林家主,貴公子不幸去世我深表遺憾。但貴公子之死與我等無關。他是縱慾過度而亡。這一點林家主要是不信,可以讓人前來檢查林公子的身體。林公子身上並沒有任何致命傷口,他前來此地尋歡作樂,之後就沒再醒來。」吳總管說道。

「真是一派胡言,鬼話連篇…我現在就報警,讓警方的人來調查此事。」林威怒聲說道。

吳總管眼中目光一沉,他冷冷說道:「林家主,添香樓是做生意的地方,你要是讓警方過來調查此事,那還讓不讓我添香樓做生意了?這跟斷人財路有何分別?倘若林公子真的是屬於他殺,那我添香樓必然會配合林家主徹底的調查清楚此事。可真實的情況是,林公子就是縱慾過度而亡,是他沒有節制,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如若林家主對令郎之死心存疑慮,那不妨就請來一名法醫做出鑒定結果,如何?」

「如果你們添香樓沒有鬼,為何不敢報警?」林威冷冷說道。

「我說了,添香樓是一個做生意的地方,一旦報警那添香樓往後還怎麼做生意?林家主可以請一個信得過的法醫前來鑒定林公子的死因,倘若真的屬於他殺,添香樓會同意林家主的決定,讓警方前來調查。」吳總管說道。

「我兒子都死了,我還管你添香樓能不能做生意?總之,我絕不能讓我兒子不明不白的死去,我要為他討回一個公道…」林威怒聲而起。

「林家主,你真要如此相逼,斷絕添香樓生意,那隻怕林家也不會好過。」吳總管語氣忽而一冷,他開口說道。

林威怒目而起,他盯著吳總管,冷冷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三年前林家控股的興業能源公司與茂業集團的新能源合作中,林家主豈非是通過欺詐的手段騙取了茂業集團投入的三億資金?若非如此,這個項目怎麼會失敗?可憐的柳家家主柳乘風至今還被蒙在鼓裡,可謂是被林家主玩弄於股掌之間。此外,林家的威勝集團在兩年前吞併宏華實業有限公司的時候採取了見不得的手段。這些事情我可是了解得一清二楚。」吳總管不緊不慢的說著,他接著說道,「倘若這些都曝光出來,林家主覺得你的威勝集團還能好端端的存在嗎?聽聞最近柳家的柳乘文去自首申訴,要查清楚三年前的新能源項目之事,在這個節骨眼上林家主不想節外生枝吧?」

「你、你……」林威伸手指著吳總管,他臉色震驚無比,這些事情都是極為私密之事,吳總管如何得知?

林威有所不知,這些私密之事都是林飛宇泄露出來的。

林威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他盯著吳總管,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林家主,並非是威脅,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說起來林公子可是添香樓的貴客,我們款待都還來不及,豈會加害於他?林公子這些年在添香樓消費了上千萬元,是我們這裡的鑽石級別的會員。對於他的不幸去世,我的心中的悲痛不亞於林家主。」吳總管開口,他接著說道,「因此,我建議林家主可以請來一個法醫進行鑒定,倘若林公子真的是在添香樓內被他人謀殺,那添香樓絕對配合林家主尋找出兇手。」

林威臉色陰沉,他深吸口氣,權衡再三后說道:「好,我正好認識一個做法醫的朋友。我讓他來鑒定我兒子的死因。如若我兒子屬於被人謀殺,那添香樓就脫不了干係。到時候即便是我林家傾家蕩產,我也要給我兒子討回一個公道…」

「林家主放心,林公子要是真的死於他殺,我添香樓也會為還給林公子一個公道。」吳總管說道。

「行,那我讓我這位法醫朋友過來。」

林威說著,他走過去撥打了一個電話。

他不相信自己的兒子真的是死於所謂的縱慾過度,他堅信自己的兒子是被人謀殺至死,這讓他為之悲慟之餘更是無比的憤怒,他要徹底的查清此事,要還給自己的兒子一個公道。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