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08章死亡之花!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最近的運氣很不錯。」曼陀羅說道。 「那隻能說我的運氣不是很好了。」蕭雲龍語氣淡然的說道。 「為什麼呢?」 曼陀羅看著蕭雲龍,妖嬈魅惑的臉上滿是好奇之意。 「你是一個難得...

走進夜色酒吧的這個女人正是曼陀羅,死亡神殿中一個極為特別的存在,即便是死亡神殿之主死神對她也是存著三分敬意。

此刻,這個女人竟然出現在了江海市,出現在了夜色酒吧,這等同於說明,死亡神殿的人只怕已經潛入江海市了。

如此一個絕色性感並且有著濃濃的異域風情的女人走進酒吧內,自然是引起了無數人的目光注視,夜色酒吧中不少男人的目光盯住了曼陀羅,這些目光無一例外的盯著她那張冶麗無邊的天使面孔,但當目光落在她那性感至極的身段特別是胸前那片雪白如玉的高聳之上的時候,他們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體內的荷爾蒙分泌急速上漲。

曼陀羅像是很享受來自於男人的這種肆無忌憚而又充滿了如火慾望般的目光盯視,她臉上帶著微笑之意,冶艷妖嬈的笑意更是為她平添了點點風情,讓人看一眼都要為之熱血賁張。

雖說酒吧內一個個男人眼中目光炙熱,卻也沒有一個人鼓起勇氣都上去跟曼陀羅搭訕。

主要的原因在於曼陀羅是一個西方美女的身份,別的姑且不說,首先語言方面都要成為一種障礙,天知道這個美女會不會說華語。

曼陀羅眼角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朝著夜色酒吧內右側的一個邊角看了過去,順著她眼中的目光視線,能夠看得到獨自坐在邊角的座位上喝酒的蕭雲龍。

蕭雲龍並未察覺到曼陀羅這個女人,他獨自一人喝著酒,回想著往昔之事,讓他臉上染上了一層淡淡地憂傷。

「老大哥,你放心吧,既然讓我遇上了你的女兒,那我一定會護著她,就像當年你護著我一樣。我會讓她好好地活著,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蕭雲龍心中自語著,他眼中閃過一絲堅決之意。

他不去管公子羽到底是什麼身份,也不去管她是不是添香樓的主人,他只認準了公子羽是當年那位老大哥的女兒,那就足夠了。

正想著,蕭雲龍皺了皺眉,他忽而抬起頭,竟是看到一道性感妙曼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他眼中的目光自下而上的往上看著,眼中的目光掠過她那平坦的小腹、高聳的胸,最後定格在了一張冶艷無方的玉臉上。

「一個人喝酒豈非很無趣?不請我喝一杯嗎?」

曼陀羅看著眼前的蕭雲龍,她朱唇微啟,說的卻是法語。

「我沒有請陌生人喝酒的習慣,雖說你是一個美女。」蕭雲龍語氣淡然的用法語回應。

「那我請你好了。」曼陀羅開口,她在蕭雲龍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蕭雲龍看著眼前的曼陀羅,他見識過各色各樣的西方美女,也與不少西方美女有過***緣,可如若要以他曾經歷過的西方美女與眼前的曼陀羅相比較,仍是顯得遜色一籌。

因此,他承認眼前的曼陀羅很美,也極為的性感。

他好奇的是曼陀羅的舉動,夜色酒吧這麼大,她為何偏偏過來找自己?

蕭雲龍從來不否認自己的帥,更不否認自己很有男人的那股陽剛魅力,但他不會自戀到認為眼前這個西方美女會看上自己。

事實上如此一個美女,從她的舉止風度來看,她的身份只怕非比尋常,如此一個女人豈會隨隨便便的看上一個男人?

所謂的一見鍾情不過是痴心妄想的扯淡罷了。

「法國人?」蕭雲龍開口問著。

「對,在塞納河畔長大。你應該去過法國吧?你法語很不錯。」曼陀羅笑著。

蕭雲龍自然是去過法國,對法國這個國家他並不陌生,因此他試探性的問了一些法國中一些風土人情、飲食文化等等,曼陀羅都能夠對答如流,有些方面甚至比蕭雲龍都要熟悉。

「你也去過法國的佩理戈爾地區?哪裡的風景的確很美,可最引人著迷的還是佩理戈爾特產出來的黑松露,不是嗎?那可真是很美味,不瞞你說,松露是我的最愛,因為吃了不會長胖。」曼陀羅笑著,性感的烈焰紅唇輕抿著酒杯,喝了一口酒。

「鵝肝、黑松露、魚子醬被稱之為法國的三大美食。如若能夠喝上一杯拉菲酒庄的紅酒,配上一份鵝肝,還有魚子醬塗抹的黑松露,那的確是一種莫大的味覺盛宴。」蕭雲龍淡然一笑,開口說道。

「看來你對法國真的是很了解呢。不過也覺得華國這個神秘的東方國度也有著許多同樣吸引人的地方。只是我剛剛來到這個國度,很多東西都還不了解,如果你能帶我領略一番那就再好不過了。」曼陀羅笑著說道。

蕭雲龍忽而眯起了眼,他盯著曼陀羅,說道:「你不遠千里來到華國僅僅是為了要領略這裡的風土人情?」

「當然。如果還能夠邂逅一位帥哥,那就更好不過了。」曼陀羅一笑,一雙碧色如海般的美眸輕輕一眨,瞬也不瞬的凝視著蕭雲龍,當中似有絲絲媚意柔情在流轉,足以奪人心神。

蕭雲龍神色不變,說起來法國可是一個浪漫的過度,法國的男人與女人都帶有濃厚的浪漫氣息,他們喜歡追求那種浪漫的邂逅與浪漫的刺激。

因此,曼陀羅這番話倒也沒有讓他感到意外。

「好了,酒也喝了,聊也聊過了。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為何要接近我?」蕭雲龍眼中的目光忽而一沉,恍如利劍出鞘般,緊緊地盯住了曼陀羅。

曼陀羅玉臉一怔,她噗嗤一笑,說道:「整個酒吧我就覺得你是最帥的,這個理由夠充分嗎?」

「可你似乎認定我會說法語。」蕭雲龍冷冷說道。

「其實我並不確定,我只是過來碰碰運氣。好像我最近的運氣很不錯。」曼陀羅說道。

「那隻能說我的運氣不是很好了。」蕭雲龍語氣淡然的說道。

「為什麼呢?」

曼陀羅看著蕭雲龍,妖嬈魅惑的臉上滿是好奇之意。

「你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女,但通常美女的代名詞就是麻煩。我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男人。」蕭雲龍開口說道。

曼陀羅輕盈的笑著,隨著她的笑,她全身上下的風情盡情的渲染而出,她媚眼如絲,眸若深海,能讓人看一眼都要不可自拔,她伸出了右手,纖細白皙的手指美輪美奐,指甲上用黑色的指甲油勾勒出一朵朵曼陀羅花。

蕭雲龍看著這隻手,看著她指甲上勾勒而出的那一朵朵曼陀羅花,他眼中似有一絲精芒閃過,但旋即臉色就變得釋然。

「如果,我說我看上你了,你會有什麼反應?」

曼陀羅伸出來的右手五指輕輕地托住了蕭雲龍的下頜,她開口問道。

「我會當成一個笑話……雖然一點都不好笑。」蕭雲龍臉色平靜的說道。

「我說的可不是笑話。」曼陀羅忽而站起身,她身體稍稍前傾,她冶艷的面孔靠近了蕭雲龍,說話間從她檀口中呵出來的縷縷溫熱芬芳的氣息撲面而來,說不出來的誘惑人心。

隨著她的身體前傾,她那曲線妙曼的性感曲線盡顯無遺,這是一具極具肉/感的性感嬌軀,充滿著西方女人的那種豐腴火辣之感,可以想象得出如此的嬌軀倘若在床上,必然能夠讓人為之流連忘返,迷醉其間。

蕭雲龍卻是淡然一笑,他伸手將曼陀羅托住他下頜的纖纖玉手拿開,站起身說道:「我得要走了,非常感謝你今晚請我喝酒……你坐下來之前說過你要請客的,不是嗎?」

說著,蕭雲龍走了出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夜色酒吧。

曼陀羅臉色一怔,她像是沒有回過神來一般,仍是站在了原地。

半晌過後,曼陀羅回過神來,她莞爾一笑,碧色如海的眼眸中有著點點異樣的波光在流轉,她櫻唇微啟,輕輕地說了聲:

「魔王,你果然很特別…」

曼陀羅自然是已經知道蕭雲龍就是魔王,她方才接近蕭雲龍也是有意的。

但讓她頗感意外的是,蕭雲龍對她像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在她的印象中,這世上能夠做到對她熟視無睹不感興趣的男人並不多,除非對方是太監或者同性戀。

可方才蕭雲龍對她流露而出的那股淡然與隨意之態,很顯然是並未將她放在心上,這讓她突然間有些失落感,更多的卻是激發出了她那股強烈的征服慾望。

「就算你是魔王,我亦要讓你臣服…」

曼陀羅笑著,她坐了下來。

「這位美麗的女士,我可以請你喝一杯嗎?」

曼陀羅剛坐下,鄰桌一個風度翩翩顯得英俊帥氣的男子忽而朝著她走來,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更是說著一口流利的法語。

原來曼陀羅跟蕭雲龍在交談的時候,這個男子早就注意著了,他曾在法國留學,對於法語自然是很熟悉,聽得懂蕭雲龍與曼陀羅之間的對話。

最後曼陀羅直言的說看上了蕭雲龍,可蕭雲龍卻是起身走人不加理會,他當時在心面毫不客氣的罵了蕭雲龍一聲煞筆,如此千載難逢的絕色美女都要錯過。

是以,待到蕭雲龍離開之後他自告奮勇的前來跟曼陀羅搭訕。

曼陀羅看著這名男子那張白皙俊美的臉,她微笑著說道:「看來我遇到了一位紳士呢。難道你不準備來一個吻手禮嗎?」

說著,曼陀羅柔弱無骨般的白皙玉手朝著這名男子伸了出去。

這名男子見獵心喜,他為之激動亢奮,他做出一副紳士的姿態,伸手接住了曼陀羅伸過來的手腕。

就在他準備彎腰下去輕輕一吻曼陀羅那嬌嫩雪白的手背時,曼陀羅忽而開口說道:「你知道我指甲上繪畫而出的是什麼花嗎?」

這名男子聞言后低頭看著曼陀羅的指甲,上面的確是有著一朵朵黑色的紋路勾勒而出的花,花瓣層層疊疊,美麗中卻又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這叫曼陀羅花,也是死亡之花…」

曼陀羅笑著,她輕輕開口,身上卻是有股莫名的氣機瀰漫而出。

那名男子臉色隨之怔住,緊接著他臉色猛地蒼白而起,一股無形的死亡之感籠罩了他的全身,竟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切,讓他眼中露出了絲絲恐懼之意,他渾身顫抖而起,根本站不穩,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礙…」

這名男子再看向曼陀羅的時候恍如看到不是一個絕色性感的美女,而是這世上最為恐懼之物,他失聲驚叫而起,跌跌撞撞的朝著酒吧門外跑去。

「一隻卑微的螻蟻,饒你一命已經是對你最大的恩賜。」

曼陀羅冷冷自語,她站起身,姿態優雅的走了出去,酒桌上留著一疊錢,那是今晚的酒錢,也是她兌現承諾要請蕭雲龍喝酒的酒錢。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