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205章公子羽!(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這豈非要遭人懷疑? 蕭雲龍走出來后並不急於離開,他算著牡丹亭內那個牡丹發覺林飛宇之死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他還有一些時間來活動。他四處走動之下發現添香樓內最深處有著一棟黑色的三層小樓,他注意...

蕭雲龍離開了牡丹亭,無聲無息,無人發覺。

蕭雲龍今晚潛入添香樓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要擊殺林飛宇,林家如此的針對柳如煙,還請來一股亡命之徒妄圖狙殺他,這已經觸犯到了他的底線,從那一刻起林飛宇在他心中已經是個死人。

要殺林飛宇對他來說輕而易舉,若想做到不留痕則是需要一定的手段跟時機。

今晚林飛宇要前來添香樓,這對蕭雲龍來說就是他所要等待的時機。

因為他不僅是想要除掉林飛宇,也想藉助這個機會潛入添香樓了解這裡的情況,他還想會一會那個吳總管,看看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林飛宇、陳臨風來對付他。

不過蕭雲龍潛入添香樓至今,也沒有看到吳總管這個人,他也不能詢問添香樓內的人員。

他此刻的身份是添香樓內的一名金領護衛,身為金領護衛卻是不知道吳總管在何處,這豈非要遭人懷疑?

蕭雲龍走出來后並不急於離開,他算著牡丹亭內那個牡丹發覺林飛宇之死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他還有一些時間來活動。他四處走動之下發現添香樓內最深處有著一棟黑色的三層小樓,他注意到添香樓內的所有人員都有意識的繞開那棟黑色小樓,根本不敢接近半分。

這讓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暗想著莫非吳總管就在這棟黑色小樓內?

蕭雲龍心思一動,他朝著這棟黑色的三層小樓走了過去。

更讓蕭雲龍大感意外的是,這棟黑色小樓四周並沒有人員看守。

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棟黑色小樓在添香樓內已經成為了一個至高權力的象徵,沒有人膽敢靠近,更不會有人膽敢走上這棟小樓。

蕭雲龍不急於走進這棟小樓內,待到四周無人經過的時候,他藉助添香樓內各種建築樓閣作為掩體,身形幾個跳躍閃動之間逼近了這棟小樓,而後他身形一閃,進入了這棟黑色的三層小樓內。

小樓的一層內只開著一盞朦朧的燈,橘色朦朧的燈光灑落而下,小樓一層的布置看上去極為簡單,與外面那各大樓亭內金碧輝煌的設計完全就是截然相反,不過這一層樓卻是空無一人。

蕭雲龍暗自深吸口氣,他完全的收斂住了自身的氣息,順著樓梯朝著第二層樓走去。

走上了第二層樓,結果亦然,這一層樓內也是僅僅開著一盞燈,也是空無一人。

蕭雲龍不由得皺了皺眉,暗想著莫非這棟樓內並沒有人?

看著種種跡象也表面這棟黑色的三層小樓內並沒有人在內,倘若有人,一樓跟二樓怎麼會僅僅是開著一盞燈?

蕭雲龍正想離去,可看著通往三樓的樓梯,他心念一動,還是潛行而上。

走上了三樓,看到這裡有著一間間房間,但這些房間都沒有任何的標記,蕭雲龍一眼看去的時候眼中的瞳孔驟然冷縮,赫然看到中間的一間房間居然亮著燈。

房間裡面亮著燈,說明有人才對。

蕭雲龍邁開腳步,輕緩卻又迅速的朝前走去,臨近了這間房間,他正要準備站在這間房間側邊聆聽裡面動靜的時候,冷不防的……

「誰?不是說別來打擾我的嗎?」

一聲清冷的聲音從這間亮著燈光的房間內傳來,語氣顯得極為的冰冷,恍如一座萬年不化的冰山驟然間呈現在你眼前。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自信他一路潛行而上已經是極為的謹慎,就算這房間內有著一尊實力超群的強者,也不應該發現他的氣息才對,怎麼對方卻是察覺到了?

「有什麼事進來說。」

蕭雲龍遲疑間,裡面再度傳來了聲音,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蕭雲龍腦海中一瞬間閃過千百個念頭,倘若他就此退出去,只怕會引起房間內之人的懷疑,從而拉響整個添香樓的警鐘,到時候他要突圍而出只怕要破費一番功夫。

再則他現在喬裝成為添香樓內的一名金領護衛,有著這層身份掩護,想來不會有什麼問題。

如果這房間內之人就是他要尋找的吳總管,那就更好不過。

心想著蕭雲龍打開了房間門口的把手,緩緩地推開了門口。

門口推開的一瞬間,蕭雲龍眼中目光陡然一沉,一支黑黝黝的槍洞口指著他的額頭…

「走進來…」

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那支手槍卻是紋絲不動,一隻纖細的手指已經扣住了扳機。

蕭雲龍臉色瞬間恢復如常,他抬眼看去,眼前站著的是一個女人,準確的說是一個女扮男裝的女人,她穿著一套黑色的西裝,身段修長,胸口處高高聳立而起的飽滿出賣了她的這番喬裝打扮。

她一張臉極為的冷艷,也極為的冰冷,精緻的面容恍如一塊晶瑩如玉的冰塊精雕細琢而成,眉毛細長,往下一雙鳳眸內如同鑲嵌著兩顆黑寶石的眼珠瞬也不瞬的盯著蕭雲龍,眼中儘是冷漠之意。

「小,小姐,我可能是走錯地方了,抱歉。」蕭雲龍開口。

「走進來,我不想再說第二遍。」

蕭雲龍唯有朝著房間裡面走了進去。

「把門口關上。」女人開口。

蕭雲龍反手將門口關上,他仍舊是正面的面對這個女人,眼中的目光更是不離那支指向他的槍洞口。

「你是誰?」女人問著。

「我、我是新來的。」蕭雲龍說道。

女人那雙美麗卻又冰冷的鳳眸轉眼看向蕭雲龍領口處的金色領結,說道:「金領護衛?」

「對,我、我剛來,很多東西還不了解,因此誤入此地,還望見諒。我這就離開。」蕭雲龍語氣顯得有些敬畏的說著,他準備退出這間房間。

「站著別動…」女人開口,她眼中目光冷冽,一字一頓的問道,「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是誰,為何潛入添香樓?」

蕭雲龍臉色一怔,看來眼前這個女人並不相信他方才所說的話。

「你的這層身份掩護,如果不是在這棟樓內,我興許會相信你。但從你走進這棟樓的那一刻開始,包括你剛才所說的話,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漏洞。」女人說著,她盯著蕭雲龍,繼續說道,「就算是一個新來的人,第一堂課就是不得進入這棟樓,這裡唯有我一人才能進來。此外,添香樓內金領級別的護衛看到我,只會稱呼我為公子,而你卻是叫我小姐。」

蕭雲龍一顆心猛地往下一沉,看來他的身份已經被這個女人識破。

「怎麼?還不肯說你到底是什麼人嗎?為什麼要潛入添香樓?」女人眼中的目光陡然一寒,扣著扳機的食指已經是稍稍用力。

「既然你不肯說,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女人開口,一縷森冷的殺機從她的身上瀰漫而出。

嗤…

那一瞬間,蕭雲龍的身體猛地朝著地面一跪,藉助一股沖勢朝著這個女人跪著滑行而去,幾乎同一時刻……

砰…

槍聲響起,一發子彈射殺而出,卻是擊中了前面的門口。

女人臉色一怔,未曾想這一槍竟然落空了,她的槍口正欲一轉的時候,滑行而至的蕭雲龍右手伸出,扣住了她持槍的右手手腕。

呼…

女人臨危不亂,她右腿膝蓋衝撞而出,頂向了蕭雲龍的胸口。

蕭雲龍左臂橫檔而去,砰的一聲,那股力道竟是震得蕭雲龍的左臂都輕輕地震動了一下。

女人一擊未成,她左手一拳瞬息間轟殺向了蕭雲龍的臉面,拳勢迅猛,內蘊著一股強勁的力道。

轟…

蕭雲龍左手一拳也迎擊而上,內蘊著他自身那股爆發力量。

砰…

這一拳之下,這個女人身形微微晃動了一下,於這一瞬間,蕭雲龍右手擒拿反扣,一連串空手入白刃的手法之下將女人右手握著的那支手槍奪在了手中。

女人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黑黝黝的槍口已經抵在了她的額頭上。

情況竟是跟原先截然相反了過來。

「現在輪到我問你了,你是誰?」蕭雲龍開口,他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看到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杯水,他順手拿過來喝了一口。

女人眼中的瞳孔冷縮,點點銳利的鋒芒閃現……那是她喝水的杯子。

「我就是這裡的主人……公子羽…」

女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咕嚕……」

幸虧蕭雲龍剛才已經將喝入口中的水給咽下去,否則聽到這話非要一口噴出水來不可,他驚訝無比的張了張口,認真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女人……她就是公子羽?公子羽居然是個女的?這個淫/亂到了極致的風月場所就是她開的?

蕭雲龍突然間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要顛倒了。

「怎麼?覺得很驚訝?」公子羽問著。

「有一點。」蕭雲龍坦誠的說著,他繼續說道,「我本以為這樣暗藏無限春色的場所應該是一個變態好色的男人開的才對,不曾想竟是你這樣一個女人。」

「這有何不好?男人都好色,男人都管不住自己褲襠里的那臭玩意。那我就把天下各色各樣的女人齊聚在這裡,供給男人們玩樂,豈非是滿足了他們的慾望?」公子羽說著,她看向蕭雲龍,說道,「你潛入添香樓,不也是為了此事而來的嗎?添香樓美女如雲,只要你願意,我可以讓這裡面任何一個女人來服侍你。」

「你這是在開始跟我講條件嗎?」

蕭雲龍眼中的目光微微眯起,好整以暇的看向了公子羽,發覺眼前這個女人雖說刻意打扮成男人的模樣,但她那精緻絕美的面孔卻是最大的破綻……對了,還有她的胸,被緊勒之下仍是如此的突出,也不知道完全沒有了束縛之下會是何等震撼人心的景觀。

……

書的封面換了,我很喜歡。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