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99章自首!

作者:梁七少  |  更新時間:2015-04-10 22:57  |  字數:4330字

明月山莊。

蕭雲龍與秦明月返回山莊,秦明月得知蕭雲龍今天從午時時分一直到現在忙得連口飯都還沒吃,回到山莊後她給蕭雲龍煮了了一晚培根雞蛋麵條。

蕭雲龍則是先去洗浴間清洗了一下身子,由於腰側的傷口還未癒合,他不能直接站在花灑下洗澡,只能洗個頭,而後用濕布簡單的擦洗一下身子。

簡單清洗一番後他走了出去,看到秦明月已經煮好了一晚熱氣騰騰的麵食,這讓已經餓了的他看著真是胃口大開。

「過來吃碗面吧。」秦明月說道。

「好。明月,你對我真是太好了。」蕭雲龍笑著說道。

秦明月白了他一眼,說道:「這一碗面夠不夠?要是不夠我再給你弄點別的來吃。」

「夠了夠了,這已經是很大一碗面了。」蕭雲龍說道,他走過去,坐在餐桌上開始『哧溜哧溜』的吃了起來。

秦明月在旁看著,本想勸說蕭雲龍吃慢點,可一看他這副吃相,她忍不住莞爾一笑。

看著蕭雲龍吃得這麼帶勁,也不知怎麼的,她心裏面竟是有種甜絲絲的感覺。

「你今晚去君悅大酒店的時候如煙是不是跟林飛宇正在舉行結婚儀式?你就走過去把如煙給帶走了?那豈非就是搶新娘了?」秦明月饒有興趣的問道。

蕭雲龍一笑,說道:「差不多吧。當時如煙吸入的迷魂散的藥物還沒消除,她渾身無力,只能是任由林飛宇他們擺布威脅。我把她帶出了君悅大酒店,帶著她去跟她的父母會面。」

「我都沒來得及問你呢,你跟如煙是怎麼認識的?我總感覺你跟她應該不是上次你隨我去赴宴的時候在紅梅山莊才認識的吧?」秦明月好奇的問著。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說道:「不瞞你說,我從海外坐飛機回來的時候恰好跟她是同一班的飛機。我跟她的就隔著一條過道坐著。當時我還幫她把行李放上了飛機上的行李架。也算是有了一面之緣吧。不曾想後面又遇上了。」

蕭雲龍說出了跟柳如煙在飛機上認識的經過,至於跟柳如煙在飛機上的旖旎纏綿之事他可不能說出口。

「原來如此,看來你們倒是挺有緣分的呢。」秦明月說了聲。

蕭雲龍嘿嘿一笑,他看著秦明月,說道:「明月,你不會是在吃醋了吧?」

「我、我吃什麼醋啊,才沒有的事……你吃完了早點去休息吧。你看看你,三天兩頭的受傷,真是讓人不省心。」秦明月沒好氣的說道。

「我覺得這也挺好的……受傷了才能看得出來明月對我的一片關心啊。」蕭雲龍笑道。

秦明月俏臉微紅,她瞪了眼蕭雲龍,說道:「你再說……信不信我把你掃地出門。」

「別,別,我去休息還不成嗎。」蕭雲龍連忙說著。

「噗嗤……」

秦明月看著蕭雲龍那反應,她忍不住笑出聲來,當真是一笑百媚生,直讓蕭雲龍看著都醉了。

「看什麼看,快去休息去。」

秦明月意識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態,回過神來後看著蕭雲龍眼中的目光盯著她看著,她臉一紅,惱嗔的說道。

蕭雲龍笑了笑,他等到秦明月收拾好了碗筷,跟她說了聲晚安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休息。

今晚發生之事絕不會就此結束,至少在蕭雲龍這裡還不是結束的時候。

林家居然請來了這些亡命之徒,這股亡命之徒團伙的首領還拿著狙擊步槍妄圖將他狙殺,而這些自然是林家的授意。

既然如此,那在蕭雲龍的眼中林家也沒必要存在江海市了。

他頗為好奇的是林家究竟是通過什麼渠道跟這些亡命之徒取得聯繫?

蕭雲龍眼中精芒閃動,他一下子想到了添香樓,暗想著難不成這一次林飛宇還是通過添香樓這股勢力聯繫到了這些亡命之徒?

添香樓到底又存在著什麼神秘之處?

他覺得要秘密前往添香樓一番,就算添香樓是一個龍潭虎穴,他也要去闖一闖。

再則,林飛宇不是時不時的去添香樓風流快活嗎?

……

柳家老宅,東院三層小樓。

柳如煙起床了,走下樓後看到自己的媽媽楊嵐已經是做好了早餐,她問道:「爸呢?」

「我也納悶呢,你爸就算是去晨練現在也該回來了。你給他打個電話,就說回來吃早餐了。」楊嵐說道。

柳如煙拿出手機給自己的父親打了電話,意外的是電話竟然打不通,已經關機了。

「爸的手機關機了,他去了哪裡?」柳如煙好奇的問著。

「他能去哪兒了?我跟你去他平時喜歡去的地方找找看。」楊嵐開口說著,她有些心慌,總感覺像是出了什麼事。否則以著她對柳乘文的了解,不至於大清早的就失蹤沒了人影。

江海市,檢察院。

檢察院內一間審訊室裡面,一個臉色白皙長相文秀的中年男子正在向檢察機關的人員做著陳述,他赫然正是柳乘文。

「柳先生,依你所言,三年前茂業集團與興業能源公司合作的一個新能源項目上存在著重大的經濟犯罪行為?大額資金去向不明,背後有人操控利用?」一個檢察人員看向柳乘文,開口問道。

柳乘文點頭,他說道:「我最後接管這個項目的時候發現項目的資金上存在著巨大的漏洞,事後才得知這個興業能源公司實際上就是威勝集團控股的一個公司。但興業能源公司在與茂業集團合作的時候對此沒有提及。整個項目總共投入了五億三千萬,可我去接受這個項目的時候,這筆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