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97章林家反應!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笑著說道:「明月你來了,你一聲驚叫當真是差點讓我的手抖了一下。沒什麼的,受了點輕傷,我正在處理傷口。」 「輕傷?這還是輕傷嗎?你為什麼不去醫院?」秦明月走過來,看著蕭雲龍的槍傷部位,她立即有...

「拿把刀過來。」

蕭雲龍對著吳翔他們說道。

陳啟明立即將一把鋒利的軍刀遞給了蕭雲龍,蕭雲龍接過這柄鋒利的軍刀,他以刀鋒來將傷口處那些與身上的衣服黏合在一起的傷疤爛肉剜了下來,這一幕讓人看著當真是為之揪心。

上官天鵬、李漠、鐵牛他們這些男的倒是還好一些,一旁的柳如煙看著忍不住伸手捂住了檀口,她都要忍不住驚呼出口了,但卻生怕會影響到蕭雲龍,唯有忍著。

她臉上流露出一絲絲的痛惜之色,看著蕭雲龍一刀刀的清理著創傷部位的肉,她真的是很心痛。

「礙…雲龍,你、你在幹什麼?」

這時,一聲驚呼聲傳來,卻是看到秦明月臉色匆忙的走過來了,旁邊還跟著唐果。

走進蕭家武館後院的秦明月冷不防的看到蕭雲龍拿著刀剜著槍傷部位的肉,她真的是驚詫無比,更是忍不住驚呼出口。

蕭雲龍持刀的右手頓了頓,他回頭看向了秦明月,笑著說道:「明月你來了,你一聲驚叫當真是差點讓我的手抖了一下。沒什麼的,受了點輕傷,我正在處理傷口。」

「輕傷?這還是輕傷嗎?你為什麼不去醫院?」秦明月走過來,看著蕭雲龍的槍傷部位,她立即有種心痛之感,語氣滿是責備的說道。

「沒事的,蕭家武館有更好的外傷葯,沒必要去醫院。」蕭雲龍說著。

柳如煙看向秦明月,她語氣歉然的說道:「明月,真的很抱歉,蕭雲龍他、他是為了救我跟我的父母才會受傷的……」

秦明月看著柳如煙穿著一身白色的婚紗,她粗略的聽了唐果對今晚之事的描述,但具體的情況她跟唐果還是不知情,比方林飛宇用什麼手段來讓柳如煙穿上婚紗跟他結婚等等。

「如煙,今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飛宇他逼著你嫁給他?」秦明月問著。

柳如煙點了點頭,她眼中露出一絲憤恨之色,她說道:「林飛宇這個畜生不如的東西,他派人劫持住了我的父母,並且也將我劫持住了,當時吸入了類似迷魂散之類的藥物,整個人失去了意識。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就在君悅大酒店的一間總統套房內,林飛宇走進了說要跟我結婚,如若我不從那將會再也看不到我的父母……當時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幸虧最後時刻蕭雲龍趕來,他把我帶出了君悅大酒店,也救出了我的父母,否則今晚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敢想象。」

柳如煙緩緩開口,將今晚所發生之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這個林飛宇果真不是個東西,太卑鄙無恥了。」唐果語氣氣惱的說著,她繼續說道,「我父親接到林家遞給的請柬,要去參加如煙姐跟林飛宇的婚禮,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覺得如煙姐不可能無緣無故要嫁給林飛宇,這裡面果然是有內情。」

「林家竟然派人去劫持柳叔叔他們?這可是犯法的事情,警方介入調查了嗎?」秦明月問著。

「警方已經介入此事調查了。」柳如煙說著,她繼而說道,「蕭雲龍就是在跟那些劫持我父母的劫匪作戰的時候受了傷,這讓我很愧疚。」

蕭雲龍淡然一笑,他說道:「這隻能說是機緣巧合吧。我正好帶著天鵬、翔子他們在北莽山訓練。卻是巧合的看到了你父母被劫持的經過。因此我才出手相救。誰知後面扯出來這麼多事情。林家的確是太狂妄了,所做之事已經逾越出了道德理法的底線。」

蕭雲龍說完后對著鐵牛說道:「鐵牛,去拿一瓶高濃度的白酒過來。」

鐵牛應了聲,他找來一瓶酒精濃度較高的二鍋頭。

蕭雲龍將二鍋頭的瓶蓋打開,將裡面的酒水淋在了他的傷口之上,他這是用白酒內的酒精來消毒傷口。

而後,蕭雲龍用一塊乾淨的棉布擦拭傷口周邊的血痕,陳啟明將備好的止血散拿過來,均勻的塗抹在了蕭雲龍的創傷口上,接著又將生肌膏也抹了一層,之後才用紗布包紮蕭雲龍的這個傷口。

「好了,沒什麼事了。明月你帶一套衣服過來了吧?要是帶過來了那如煙你去房間裡面換一下吧。一會兒你還要去警局跟林飛宇對質,穿著一身白婚紗過去可不方便。」蕭雲龍笑著說道。

「不說我都忘了,我已經帶了衣服過來。我也不知道如煙穿衣服的尺寸,只好帶一件裙子過來。」秦明月說道。

「明月太謝謝你了。」柳如煙說道。

蕭雲龍指著裡面的一間房間,他說道:「如煙你進裡面去換衣服吧。」

柳如煙點了點頭,秦明月與唐果索性也跟著柳如煙走入了房間內。

「蕭哥,你的傷勢確定沒什麼問題?」上官天鵬問道。

蕭雲龍抽上根煙,說道:「能有啥問題?死不了就是。對我而言,只要沒死,那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林飛宇這玩的是釜底抽薪埃不過林家膽敢派人來劫持柳姐的父母,並且以此來逼迫柳姐嫁給他。我想林家也已經做好了善後應對之策。加上那些劫匪都已經死了,死無對證。要說是林家暗中指使了,又有什麼證據?加上林家在江海市的人脈勢力,此事就算是走上司法程序,光是這個司法程序只怕都要無限期的延長。到最後此事還是不了了之。除非能夠拿得出確鑿證據指明就是林家策劃了這起劫持案件。」上官天鵬沉聲說道。

蕭雲龍口中徐徐吐出口煙霧,他說道:「你說的我也想到了。林家肯定不會承認劫持如煙父母之事是他們所為,他們只怕早就把屁股給擦乾淨了。加上這些亡命之徒都死了,更是死無對證。我只是想林家到底有什麼反應。」

說話間,秦明月、柳如煙跟唐果她們三人走出來了,柳如煙換上了一件淺色印花的弔帶裙,倒也是極為適合她的身段,清新卻又不失性感,完全的將她那成熟誘人的身姿給淋漓盡致的展現而出。

「換好了?那我們就去警局吧。」蕭雲龍說道。

「嗯。」柳如煙點了點頭。

「我也跟你們一起過去。」秦明月說著。

唐果自然也會跟著去,遇到這樣的事情她可不會錯過。

蕭雲龍讓吳翔、李漠他們留在武館,唯有上官天鵬隨著他也一塊前往警局中看看情況。

……

江海市,警局。

林飛宇已經是被傳訊到了警局,林飛宇請來的一名律師也在常

葉曼語正在對林飛宇進行審問,林飛宇顯然是有備而來,他回答得滴水不漏,否認林家通過劫持柳如煙的父母等人來逼迫柳如煙嫁給他,並且聲稱林家並不之情柳家之人遭到劫持之事。

林飛宇矢口否認,葉曼語也是毫無對策,因為現在警方這邊也沒有查找到確鑿的證據表明林家與柳家之人被劫持的事件有關。

葉曼語本身脾氣就很火爆,看著林飛宇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她真是忍不住想要動粗了。

可惜林飛宇帶著他的律師在場,她還真的是不好發作。

「葉警官,如果還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就先離開了。」林飛宇看向葉曼語,開口說道。

葉曼語正想說什麼,旁邊一個警察走過來,說道:「葉隊長,柳如煙來到警局了,要跟林飛宇對質。」

「柳小姐來了?把她請進來。」葉曼語說道。

林飛宇得知柳如煙到來的消息,他眼中的目光微微一沉,但很快就恢復神色,他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之意,整個人看上去顯得胸有成竹。

這時,蕭雲龍、秦明月等人陪同柳如煙走了過來,不過蕭雲龍他們也不方便走進審訊室內,只有柳如煙一個人走了進去。

「林飛宇,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東西…」柳如煙走進審訊室,她看著林飛宇,忍不住怒罵出口。

「柳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林飛宇身旁坐著的律師開口,他名為劉敬,在江海市的律師界中名聲很大。

「柳小姐,你說過你是被林家劫持住逼迫你跟林飛宇結婚?」葉曼語問著。

柳如煙點了點頭,她說道:「不錯,我的確是被林家所劫持,威逼利誘,讓我嫁給林飛宇。」

「柳小姐,你有何證據證明你是被林家所劫持?」林飛宇請來的律師劉敬問道。

「這還需要證據嗎?我被人劫持暈迷,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卻是在君悅大酒店的一間總統套房內。接著林飛宇就走了進來,說要跟我結婚,如若我不從,那我的父母將會有生命危險。」柳如煙義憤填膺的說著,她接著說道,「從林飛宇的話中可以得知,他知道我父母被人劫持之事,並以此來威脅我。並且,我醒來之後出現在君悅大酒店,這也是林飛宇派人將我劫持過去的。」

劉敬忽而一笑,他說道:「柳小姐,據我所知,林公子從未說過要以你父母安危作為要挾的話。倘若柳小姐你所言是真的,能否有第二個人給你作證?如若沒有人給你作證,那你所說的話只是你的一面之詞,警方不會採納。」

頓了頓,劉敬說道:「柳小姐你說你是被人劫持到君悅大酒店,那請問你是在哪裡被劫持的?」

「在我家中,我剛趕回家,就被一個男子劫持住了,後面我就暈迷了過去。」柳如煙說道。

「這就更奇怪了,你是在家中被劫持,這跟林家有何關係?如果你真的是被劫持,那可有目擊證人?劫持你的人是誰?如果找不到劫持你的人,也沒有目擊證人,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柳小姐所說的都是編織而出的謊言?只為栽贓陷害林公子與林家?」劉敬說著,他接著說道,「綜上所述,我有充分的理由質疑柳小姐你所說的都是謊言。是你自願前往君悅大酒店,自願要與林公子結婚。後面突然反悔,這才編織謊言抹黑林家。」

「你……」

柳如煙頓時被氣得都要喘不過氣來了,她發覺自己的確是掉入到了一個堪稱完美的陰謀陷阱中。

她趕回柳家大宅的時候,柳家大宅內空無一人,她被人劫持也就沒有目擊證人,而劫持她的那名男子已經被蕭雲龍擊殺,早就死無對證。

因此,她不知如何反駁劉敬的話。

林飛宇沒有說話,臉上卻是閃過一縷自得之意,看得出來他對於請來的這個律師做出的反駁辯解極為滿意。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