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96章如煙心痛!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蕭雲龍右側腰部那被鮮血染紅的衣服,她檀口一張,一下子花容失色,更是驚呼出口:「你還說沒事,你、你真的受傷了……是不是被子彈打到的?不行,你立馬要去醫院。」 吳翔、上官天鵬、李漠、高雲等人也圍...

蕭雲龍鬆開手,這條漏網之魚身軀一軟,倒在了地上,徹底死絕。

這名男子能夠使用狙擊槍,對於潛行之術更是掌握得無比精湛,他當然不會是一個尋常之輩,是一個精通於殺人之道的人。那七名服毒自盡之人跟他必然是一夥的,隸屬於一個團隊。

他們性情殘忍,卻又極為的果斷堅決,他們悍不畏死,未達目的不擇手段,一旦行動失敗了,也絕不會苟且偷生。

所以,蕭雲龍心知剛才即便是將這個男子給擒住也沒有任何意思,只要對方被擒獲,他必然會咬破毒丸自荊

啪…

蕭雲龍點上了根煙,深深地抽了一口,他眼中精芒閃動,臉色卻是冷若堅冰。

他真是沒有想到林家會暗中動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對付柳如煙,同時也是在對付他。

如果他猜得沒錯,倘若今晚林飛宇順利的脅迫柳如煙跟他成親,那轉眼間林家也會派出這股亡命之徒的團伙對他進行暗殺。

「林家公子?既然你已經活膩了,那就下地獄吧…」

蕭雲龍口中呼出最後一口煙氣,他冷冷說著。

他掏出手機,給葉曼語撥打了電話,告知了這邊的情況,讓她派人來處理。

「什麼?北莽山那邊還有這股劫匪的一個同夥?已經死了?我現在就派人過去。」

電話中,葉曼語詫聲說著。

蕭雲龍掛斷了電話,方才通話中他已經得知,葉曼語已經率領警察趕到了北郊外的那個廢棄工廠,正在處理那邊的情況。

蕭雲龍走了出去,騎上怪獸朝著北郊外的廢棄工廠趕去。

沒一會兒,蕭雲龍騎車趕至,一眼看到大批的警察將此地包圍了起來,葉曼語也正在其中,她正在對被劫持至此的柳乘風、柳乘文、楊嵐等人做口供記錄,同時也在詢問著上官天鵬、李漠、高雲等人。

轟…

怪獸那特有的宛如野獸咆哮般的機車引擎聲吸引住了場中之人,一個個人轉頭朝著蕭雲龍看了過來。

「雲龍……」

柳如煙看到了蕭雲龍,她立即喊了聲,飛快的朝著蕭雲龍跑了過來。

「怎麼了?」

蕭雲龍沉聲問著,看著柳如煙這副著急的模樣,他還以為出了什麼事了呢。

「雲龍你是不是受傷了?你傷口在哪兒?讓我看看。」柳如煙跑過來后伸手抓住了蕭雲龍的手臂,語氣急切萬分的問道。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腰側的確是被一枚彈頭穿過,傷口都還未癒合,腰側的衣服更是一片血紅。

「我沒什麼事。」蕭雲龍隨口說道。

柳如煙那肯信蕭雲龍的話,她藉助車燈看著蕭雲龍,一眼就看到了蕭雲龍右側腰部那被鮮血染紅的衣服,她檀口一張,一下子花容失色,更是驚呼出口:「你還說沒事,你、你真的受傷了……是不是被子彈打到的?不行,你立馬要去醫院。」

吳翔、上官天鵬、李漠、高雲等人也圍了上來,他們心知蕭雲龍有傷,又聽到柳如煙那句話,他們更是緊張萬分,圍住蕭雲龍查看著他腰側部位上的傷口。

「你受傷了?還是彈傷?」葉曼語也走了過來,眼眸中閃過一絲關切之色。

葉曼語雖說平時跟蕭雲龍顯得八字不合,但看著蕭雲龍那受傷的部位,她仍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絲絲關心之意。

「我說了我沒事。葉警官,這邊的情況你處理得如何了?」蕭雲龍開口問著。

「已經確認過了,那七名劫匪的確是服毒自荊他們的身份來歷還需要進一步查明。事情的原委我已經詢問清楚,此事警方會立案調查。」葉曼語說著,而後她看向柳如煙,說道,「至於柳小姐所說的林家以此逼迫她要嫁給林家公子,並且這些劫匪與林家有關之事,目前而言還沒有確鑿的證據。我已經讓人去傳訊林家的公子,此事會調查清楚。」

「行吧。」蕭雲龍點了點頭。他心知警方辦案講究證據,但只怕隨著這些劫匪一個個死去,此事早就死無對證。林家那邊也清除了一切跟他們有關的罪證,要想以此定罪只怕是極為困難。

也就是說,要想通過司法手段治理林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林家的林飛宇劫持柳如煙,並且親口以柳如煙父母的安危來逼迫柳如煙,這是確鑿的事情。林家之人劫持一個女人,並且威脅柳如煙加入林家,這也是犯罪行為吧?」蕭雲龍說道。

「果真如此自然是犯法的。我已經派人傳訊林飛宇。柳小姐跟我們回去警局一趟,跟林飛宇當面對質,查清此事。」葉曼語說道。

「我會去跟林飛宇對質。」柳如煙說著,她眼眸看向蕭雲龍,說道,「雲龍你受傷了,你快去醫院一趟吧。否則這傷口要是感染了,可就麻煩了。」

「如煙,你先隨著葉警官去一趟警局。你將事情的經過,以及林飛宇如此威脅你的舉動話語全都如實說出來就行。至於我的傷勢,我先去武館處理一番就行。」蕭雲龍說道。

「蕭大哥,那我們趕緊回去武館吧。武館有現成的外傷葯,絕對不比去醫院的治療效果差。」吳翔急忙說道。

蕭雲龍點了點頭,他說道:「葉警官,那後面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這些劫匪肯定與林家有關,並且這一次柳如煙的父母他們被劫持疑點重重。柳家家主是否參與到此事事件中,還望葉警官你極力查明。」

「蕭雲龍,你、你休要血口噴人。」一旁的柳乘風氣急敗壞的說道。

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他朝著柳乘風看了眼,說道:「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打爛你的嘴?如果你坦白從寬,或許還能有條生路可走。繼續跟林家勾結,到頭來怎麼死你都不知道。」

柳乘風還想說什麼,可一接觸到蕭雲龍那森冷的目光,他哪敢開口?

他可是看到了蕭雲龍的身手,這些亡命之徒都抵擋不住蕭雲龍半分,更別說他了。

「雲龍,你要去武館那我也跟著你去。我要看著你傷口沒事了我才放心。」柳如煙語氣堅決的說道。

蕭雲龍皺了皺眉,他沉吟了聲,說道:「行吧,那你坐上怪獸。葉警官,你先處理這裡的事情。一個小時內我陪著柳如煙去警局找你。」

「好。」葉曼語點了點頭。

「天鵬、翔子,我們走吧。」蕭雲龍說道。

上官天鵬他們紛紛點頭,與著蕭雲龍先驅車離開了此地,朝著蕭家武館方向飛馳而去。

「雲龍,你的傷口還疼不疼?」

柳如煙坐在車后,她抱著蕭雲龍,仍舊是一襲白色的婚紗,她柔聲問著。

「你說呢?疼了你要安慰一些?呃,你再抱我近一點,胸……哦,不不,再貼近一些,我好像真不疼了。」蕭雲龍笑著。

柳如煙臉色一怔,她旋即聽明白了蕭雲龍話中之意,她臉色立即羞紅了起來,她沒好氣的啐了聲,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這真不是開玩笑。」蕭雲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柳如煙忍不住捏著粉拳捶了蕭雲龍後背一下,而後她語氣滿是自責的說道:「我真是笨,你載著我中途剎車改變方向那時候,肯定是出事了。但我卻傻乎乎的沒有意識到,我、我真的挺難過的。」

「好了,別自責了。這點傷對我而言早已經是家常便飯,沒什麼的。回頭去敷上一些葯也就沒事了。」蕭雲龍寬慰說道。

柳如煙點了點頭,她沒再說什麼,不過卻是抱得蕭雲龍更緊了,胸前那片高聳自然也就緊貼在了蕭雲龍後背上。

……

蕭家武館。

蕭雲龍剛騎著怪獸來到蕭家武館,他的手機響起,一看是秦明月打過來的電話,他臉色一怔,還是接了電話:

「喂,明月嗎?」

「雲龍你在哪裡?剛小果給我打電話,如煙是不是出事了?你現在跟她在一起嗎?」

「我剛回來蕭家武館,如煙的確是跟我在一起,現在已經沒什麼事。」

「你等著,我現在就過去武館一趟。」

「等等,明月你要是過來那就帶上你的一套衣服過來吧,拿過來給如煙穿上。她現在還是穿著一身白色的婚紗呢。」

「啊?行,那我找一套衣服過去。」

電話中,秦明月開口說道。

蕭雲龍放下手機,將怪獸停在了蕭家武館的門前。

「雲龍,明月她也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了?」柳如煙開口問道。

蕭雲龍點了點頭,他說道:「她知道了,小果跟她說的。想必一會兒明月會跟小果一起過來吧。我已經讓明月那套衣服過來給你換上,否則你一直穿著這件婚紗也太不方便了。」

柳如煙嗯了聲,心想著這傢伙倒也是挺細心的。

蕭雲龍走進了蕭家武館,吳翔跟陳啟明他們已經是取來了武館中的外傷膏藥,有止血散、生肌膏等等,這些都是蕭萬軍根據蕭家傳承下來的外傷藥方方子來煉製而成,對於外傷的治療的確是有著莫大的功效。

蕭雲龍將身上穿著的襯衣脫下,槍傷的傷口血水凝固之下都與他身上穿著的衣服黏合在了一起,蕭雲龍將衣服脫下來,牽扯到了傷口,使得傷口中又有著血水滲出。

柳如煙在旁看著,一顆心也隨著刺疼起來,她想著蕭雲龍肯定會很疼吧?

因為她自己看著都感同身受般覺得很疼了。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