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93章天若有情!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全場一片寂靜,落針可聞般的寂靜。 在蕭雲龍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恐怖氣息的碾壓之下,當真是讓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滿堂賓客的感覺就像是一塊沉甸甸的巨石壓在了他們的心頭上,本能的感覺到害怕與恐懼。

……她不願意…

這聲沉穩有鏗鏘有力的聲音回蕩在了整個宴會大廳內,語氣中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勢,當眾人紛紛回頭循聲看來的時候,卻是看到蕭雲龍大步流星的朝著宴會廳內走了進來。

他穿著顯得很隨意,穿在身上的一條白襯衫有些地方都撕破了,甚至沾染上了一些血跡。

一張剛硬而又俊朗的臉上滿是汗水,深邃的目光恍如星空深處那兩顆最為閃亮的星,閃動著恆定冷靜的目光,他口中甚至還叼著根煙,走進這樣的場合無疑顯得極為的不倫不類。

「這位先生,請問你有邀請函嗎?」

宴會廳會場入口已經有工作人員在攔截蕭雲龍。

「給我滾…沒你們的事,滾一邊去…」

蕭雲龍冷冷說著,他右臂橫推而出,一股巨力席捲而至,將入口處那幾名妄圖阻攔的工作人員給橫推而飛。

蕭雲龍踩著紅地毯,一步步的朝前走,從他的身上有股極為濃烈的血腥味道瀰漫而出,恍如實質般,讓人恍然間像是能夠聞嗅得到那股從他身上散發而出的粘稠血腥味。這股氣勢極為的駭人,就像是一個歷經屍山血海的魔王從地獄中行走而出,所過之處萬物臣服,無人能擋。

擋者,殺無赦…

靜…

全場一片寂靜,落針可聞般的寂靜。

在蕭雲龍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恐怖氣息的碾壓之下,當真是讓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滿堂賓客的感覺就像是一塊沉甸甸的巨石壓在了他們的心頭上,本能的感覺到害怕與恐懼。

林飛宇自然是看到了蕭雲龍,他臉色陡然鐵青,眼中滿是憤恨之意,他努了努嘴,想要說什麼,冷不防的蕭雲龍眼中的目光朝著他看了一眼。

僅僅是一眼,卻是讓林飛宇渾身冰涼,如墜冰窖,他打了個寒戰,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蕭雲龍那兩道目光恍如殺人般,那是殺人的目光,震懾到了林飛宇。

「雲、雲龍……」

柳如煙輕喃出口,她眼圈濕潤了,淚眼模糊了她的雙眸,迷濛的淚眼中她看到了蕭雲龍一步步的朝著她走來,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之情蔓延了她的全身。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聖衣、駕著七彩祥雲來娶我。

此情此景,讓柳如煙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大話西遊》裡面的這句經典台詞。

這時,蕭雲龍已經走到了柳如煙的面前,他抽了最後一口煙,將煙頭仍在了地上,他朝著柳如煙伸出了右手。

柳如煙淚眼迷濛,她定定的看著蕭雲龍,看著看著她忍不住破涕為笑,她輕咬著嘴角,卻是將她的右手伸出,放在了蕭雲龍的手心上。

蕭雲龍拉著柳如煙走了下來,他說道:「讓你等久了,我這就帶你離開。」

「雲龍,我、我父母他們……」柳如煙輕聲說著,語氣又緊張又害怕。

「放心吧,他們沒事。」蕭雲龍笑著,他握緊了柳如煙的手,拉著她就要離開此地。

柳如煙臉色一怔,旋即一股溫暖之感涌遍全身。

是的,那是一種溫暖,而不是狂喜。

狂喜往往是驚喜,來自於意想不到。

溫暖,更加平和,更加深遠,更加悠長,那是一種所想所願與現實完美重合的欣慰。

柳如煙一直擔心著自己父母的安危,為了自己的父母,她只能被迫的接受林飛宇的脅迫,被迫的穿上這一身雪白的婚紗,被林飛宇拉著她走上了紅地毯。

但現在,她親耳聽到蕭雲龍說她的父母沒事,那肯定就是沒事。

她相信蕭雲龍,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值得讓她信賴的男人,那就唯有蕭雲龍。

柳如煙感動之下眼眸中的淚水忍不住再度湧現而出,她被蕭雲龍拉著走兩步後身體卻是一軟,倒在了蕭雲龍的懷中,這在於她吸入的那些迷魂散一類的藥物藥性還沒有發揮完,所以她現在仍舊是軟綿無力。

蕭雲龍見狀后猛地攔腰將柳如煙抱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滿堂賓客回過神來,頓時發出了陣陣嘩然之聲,顯得不可思議,更是難以置信……

唯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得到的搶新娘的片段居然在他們眼前活生生的上演了。

「蕭雲龍,你給我站篆」

林威猛地一聲怒喝,他憤怒無比,臉色陣青陣白,蕭雲龍此舉跟扇打林家的臉面有什麼區別?

蕭雲龍猛地頓住腳步,他轉頭看向了林威,一字一頓的說道:「林家主,好自為之…」

說罷,蕭雲龍抱著柳如煙一路走了出去,無人敢攔,也根本攔不祝

如此一來,林家公子的婚宴變成了一場兒戲。

「闖進來的人是誰?怎麼把林家的準兒媳給擄走了?」

「蕭雲龍?…好像是蕭家家主的兒子,據說此人回歸江海市之後攪動了不少風雲…」

「林家這一次的婚事本身就顯得很蹊蹺,準備得太倉促了,如若柳家小姐是情願嫁給林公子的,又豈會跟著蕭雲龍離開?」

「說得也是,看來此事透著種種蹊蹺跟疑點礙」

「看來林家今晚的婚宴是舉辦不成了。」

會場中,一個個賓客忍不住議論紛紛起來。

這些議論聲傳入林威、林飛宇父子的耳中,直讓他們的臉面一陣火辣辣的生疼,有種恥辱之感。

林家這一次可謂是顏面盡失,臉面被扇得啪啪作響。

並且,此事還沒完,還沒結束…

……

蕭雲龍抱著柳如煙離開了君悅大酒店,走出去后他將柳如煙放在怪獸的車後座上,他也騎上了怪獸。

「抱著我。」

蕭雲龍開口說著。

柳如煙本能的伸手摟住了蕭雲龍的腰身。

轟…

蕭雲龍啟動怪獸,怪獸的引擎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響。

這時,一輛黑色的賓士轎車飛馳而來,賓士車後車座的車窗搖下,竟是看到唐果一張俏臉伸了出來,她看到的蕭雲龍與柳如煙,她急忙喊了聲:「雲龍哥,如煙姐……」

呼…

然而,蕭雲龍已經啟動了怪獸,載著柳如煙呼嘯而飛,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停車,停車,快停車。」

唐果對著開車的司機說著,這輛賓士轎車緩緩停下,但已經晚了,蕭雲龍已經騎著怪獸不見了蹤影。

「雲龍哥趕來把如煙姐救出去了?真的是太好了…雲龍哥也真是的,怎麼就不等等我。」唐果嘟著嘴說著,臉上卻滿是欣喜高興之意。

她心知柳如煙絕不會無緣無故的要嫁給林飛宇,這當中肯定是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因此她隨著自己的父親趕來,她也打算要阻止一番,絕不能讓柳如煙嫁給林飛宇。

沒想到她剛過來,卻是看到蕭雲龍帶著柳如煙離開了,她心中自然是高興。

「那個人就是蕭萬軍的兒子蕭雲龍?」

車內還坐著唐果的父親唐振東,他開口問著。

「對啊,就是他。」唐果說道。

唐振東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一縷精芒閃現,他說道:「這個蕭雲龍看著比起蕭萬軍年輕的時候更加威勢磅,蕭家之子果真不簡單。」

……

「雲龍,我的父母真的是沒事嗎?林飛宇用我的父母安危來劫持我,逼迫我嫁給他……」

柳如煙抱著蕭雲龍的腰身,她的臉面貼在了蕭雲龍寬大的後背上,她輕聲說道。

「我知道。你的父母被人劫持了,機緣巧合被我撞到。我已經救下他們,他們現在沒事。救出他們之後我想著你肯定遇到危險,所以我一直在找你。但怎麼也聯繫不上,找了你幾個小時。幸虧小果給我打電話,說你要在君悅大酒店跟林飛宇結婚,我才趕了過來。」蕭雲龍說道。

「我也是被林家的人劫持了,我的手機也不在我身邊,根本無法跟外界取得聯繫。」柳如煙說道。

「現在沒事了,我帶你去見你的父母。」蕭雲龍說著。

柳如煙點了點頭,她心中充斥著一股感動之情,縱使有著千言萬語卻也無從說起,她抱著蕭雲龍,就如同抱著這個世上唯一的依靠。

夜色蒼茫,蕭雲龍騎著怪獸載著一身白色婚紗的柳如煙呼嘯飛馳。

突然間,蕭雲龍臉色一緊,他恍如意識到了什麼般,他猛地踩住了剎車,怪獸巨大的車輪緊抓著地面,發出了「吱吱」的聲響。

那一刻,蕭雲龍車頭一擰,怪獸朝著左側方向飛竄而出,與此同時……

咻…

一聲銳利無比的破空聲傳來,蕭雲龍的身體猛地一震,他眼角的目光一低,看向了自己右側的腰肢。

右側腰肢上,一枚子彈穿過了他的腰側,那枚帶血的子彈擊射在了前面的路面上,濺起了點點火星。

蕭雲龍驀地回頭,看向了遠處的某棟大廈的頂樓,雖說蒼茫的夜色下他根本看不清人影,但他心知他所鎖定住的那棟大廈頂樓上潛伏著一個殺手,方才他的反應要是慢了半拍,只怕那枚子彈將會穿過他的胸膛。

呼…

蕭雲龍猛地一擰油門,車子呼嘯如飛,他改變了一個方位,從一個小巷子中穿過去,也就徹底的隔絕了那名手持狙擊槍躲在暗中妄圖擊殺他的殺手的視線。

與此同時,某棟大廈的頂樓上,一道原本趴在地面上的黑乎乎身影站起身來,他手中拿著一把狙擊槍,他眼中一片森寒之意,遠遠地看向蕭雲龍身影消失的方向,他沉默不語。

如若柳如煙看到這個男子,那她只怕會有幾分印象,因為當時他正是被這個男子劫持,用染著迷魂散的手帕將她暈倒。

……

「雲龍,你怎麼了?」

柳如煙看著蕭雲龍方才那驟然間做出的反應,她心中一急,開口問道。

「沒什麼,換條路線會更快一些。」蕭雲龍語氣淡然的開口,並未說出實情。

然而,他腰側部位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片,柳如煙並沒有察覺到。

蕭雲龍騎著怪獸,路過一家音像店的時候,裡面傳來一首粵語歌,這首歌正是九十年代香港一部非常有名的電影《天若有情》的主題曲……

「原諒話也不講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過去你曾尋過

某段失去了的聲音

落日遠去人祈望

留住青春的一剎

風雨思念置身夢裡總會有唏噓……」

如泣如訴般的歌聲恍如將人帶回到了那往昔的歲月,而蕭雲龍騎著怪獸載著一身婚紗的柳如煙這一幕,豈非像極了電影《天若有情》裡面那一幕最為經典的鏡頭嗎?

電影《天若有情》中劉德華扮演的男主角滿身是傷一邊留著鼻血一邊騎著摩托車,載著穿白色婚紗由吳倩蓮扮演的女主角,伴著這首經典的歌曲,在夜色中飛馳,而這也成為了華語電影史上最浪漫的鏡頭。

怪獸的咆哮聲,蕭雲龍冷靜沉著的臉,還有他腰側不斷流淌而出的鮮血,柳如煙那隨風飛揚而起的雪白婚紗……這一幕恍如定格成為了永久。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

求月票、鮮花,望支持訂閱。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