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92章她不願意!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有伸手扶著前方的桌面,她伸手指著林飛宇,急聲問道:「你、你把我的父母怎麼樣了?你快告訴我,我的父母在哪裡?他們到底怎麼了?」 「你問我我問誰?我也不知道岳父岳母怎麼了。我唯一知道的是,今天你本...

柳如煙再次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身處在一個豪華的總統套房內,整個總統套房奢華名貴,卻是裝飾成了一派新婚喜慶的樣式。

套房中那張柔軟大床鋪上了大紅色的被單,鋪展在上面的被子也是大紅色,中間更是有著一朵朵玫瑰擺成的一個心形的造型,一縷縷的玫瑰花香飄散在了房間中,極為的沁人心脾。

床頭兩側更是貼上了「新婚快樂」的字樣,四周中也貼上了唯有結婚的時候才會貼上的一些喜慶字畫。

這種種一切都在表明著,這個總統套房已經被布置成為了一個新房。

柳如煙整個人都懵了……這是哪裡?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她連忙的檢查自身,發覺自己衣衫完整,並未遭遇到什麼侵害,這讓她稍稍安心下來。但也就是稍微放心而已,她仍舊是顯得惶恐萬分,身處在一個自己未知並且被布置成為婚房的房間內,可想而知那種惶恐是如何的可怕。

柳如煙怎麼說也是一個成熟女人了,她讓自己變得冷靜了下來,她想要站起身,竟是感覺到渾身軟綿無力,她頓時想起她陷入暈迷之前鼻端聞嗅到的那一縷縷奇異的香味,應該就是那塊手帕有問題。

接著,一個個疑問在她的腦海中浮現……

自己的父母去了哪裡?會不會出事了?為何柳家老宅中一個人都沒有?連同管家、傭人都不在?潛伏在自己與父母居住的那三層小樓中的那名男子是誰?為何要劫持自己?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這個總統套房被布置成為了婚房,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柳如煙現在可謂是千頭萬緒,怎麼理也理不清。

她意識到自己的父母肯定是出事了,她之前接到自己父親的手機打過來的電話,響了一下就掛斷了。現在想來那分明就是一個誘餌,讓她心中牽挂之下趕回家裡,一回家就落入到了對方布置下的陷阱。

「手機,我的手機……」

柳如煙立即翻找自己的手機,準備給她此刻唯一能夠信賴依靠的蕭雲龍打電話。

但她翻遍了全身,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手機。

她目光朝著床頭櫃的座機看去,竟是看到這個座機的電話線已經被切斷。

頓時間,柳如煙陷入到了一種無助與絕望的心情當中。

就在這時,突然間……

「當…」

總統套房的門口忽而被人推開,那一刻,柳如煙內心緊張而起,她一雙粉拳悄然間握住,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門口看著。

卻是看到一個穿著名貴的阿瑪尼西裝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一眼朝著正坐在椅子上的柳如煙看去。

「是你?…」

柳如煙看清楚了走進來的人是誰,她雙眉豎立,臉上籠上了一層寒冰,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看到這個人,她恍惚間已經想通了一切。

「是我…」

林飛宇笑著,他穿著名貴的西裝,這套西裝他早就買了下來,準備作為自己結婚時穿的禮服。他臉上的傷痕差不多都消掉了,即便是還有一些細微的傷痕以及紅腫,但經過化妝之後已經完美遮掩。

林飛宇臉上帶著笑意,看向柳如煙的目光中充滿了一股炙熱貪婪之意,他絲毫不掩飾他眼中的那股慾望,因為在他看來,今晚過後柳如煙將會是他的女人。

「如煙,這是我們今晚的婚房,你喜歡嗎?」林飛宇笑著問道。

「我們的婚房?你做夢去吧…我就算是死了也絕不會嫁給你…」柳如煙語氣憤恨的說道。

林飛宇仍舊是笑著,他慢條斯理的說道:「你要一心求死,任誰也攔不祝但是,你總不能不顧及他人的命運不是?你是一個孝順的女人,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柳如煙臉色陡然一變,她立即意識到了什麼,她忍不住站起身來,但渾身軟綿無力的她站起來后都要站不穩,唯有伸手扶著前方的桌面,她伸手指著林飛宇,急聲問道:「你、你把我的父母怎麼樣了?你快告訴我,我的父母在哪裡?他們到底怎麼了?」

「你問我我問誰?我也不知道岳父岳母怎麼了。我唯一知道的是,今天你本本分分的跟我完婚,那岳父岳母兩位老人家絕不會有事,更不會少一根頭髮。如若不然……那我真的就不知道了。」林飛宇笑著,他接著說道,「這裡是君悅大酒店的總統套房。現在君悅大酒店三樓的宴會大廳已經布置完畢,接到邀約前來參加我們婚禮的客人已經陸陸續續的到常很抱歉沒有提前告訴你這個消息,所以會場的布置都是按照我的要求而來。」

「此外,一會兒會有化妝師過來給你化妝。你的婚紗也準備好了,是我親自挑選的,一共有七套。鑽戒我已經準備好,是一枚9.99克拉的純色鑽戒,寓意天長地久。」林飛宇不緊不慢的說道。

柳如煙臉色一怔,她立即明白,自己父母無緣無故失蹤肯定跟林飛宇有關。

並且林飛宇擺明了就是以此作為要挾,逼她跟他晚婚,並且就在近日。

「我絕不會答應你…我要報警…肯定是你們林家劫持了我的父母,以此來要挾我。我就不信你們林家還能無法無天了。」柳如煙怒聲說道。

「你有證據指明是林家所為嗎?同樣的,警方也沒有任何的證據。更重要的在於,只要你報警了,一旦出現什麼滅口的情況,那可真的是死無對證了。」林飛宇笑著說道,他看了柳如煙一眼,說道,「其實你嫁給我有什麼不好?榮華富貴任由你享受,並且還能換來父母的健全,豈非是皆大歡喜?」

「你也不要指望能有什麼人來救你,包括蕭雲龍。該怎麼抉擇在於你,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林飛宇說著,他看了眼時間,說道,「馬上六點鐘了,化妝師該來了。好好打扮,你穿上婚紗的樣子一定會很美。我先去招呼到來的賓客。之後我再來迎接你出去,我要娶你,也是風風光光的迎娶,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

說著,林飛宇走出了這間總統套房。

「爸,媽……」

柳如煙整個人一下子癱倒在了椅子上,眼圈一紅,一滴滴豆大的淚水順著她的眼眶滑落而下。

她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哭得很傷心,也很無助。

林飛宇雖說沒有明說,但她心知自己的父母肯定是落在了林家的手中,被林家軟禁起來了。只要她不答應跟林飛宇之間的婚事,她的父母將會死。而林家請來劫持自己父母之人肯定是只認錢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即便是她的父母被殺了,只怕也不會追查到林家的頭上。

因為從始至終,林家都沒有出面,又有什麼證據指明是林家所為?再則林家在江海市勢力龐大,有著通天手段,早就提前將一些不利於他們的線索都給抹掉了。

所以,擺在柳如煙面前的唯有兩條路,第一就是保住自己的清白,但卻會因此失去自己的父母;第二被迫嫁給林飛宇,讓自己的父母平安歸來。

她很無助,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蕭雲龍在旁還能給她一些建議跟幫助,但現在的她又如何能聯繫得上蕭雲龍?

她是一個孝順的女人,又豈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母就此跟自己永不相見?

就在柳如煙無助哭泣的時候,已經有數位女性化妝師走了進來,後面跟著幾個人抱著婚紗禮服。

……

君悅大酒店三樓宴會大廳。

此時的宴會大廳賓客滿門,來的都是江海市上流社會的人,與林家有著密切的關係來往,其中不乏官場新貴、商界大腕,甚至也有演藝圈的一些明星出席。

前來的這些賓客是突然間接到了林家的邀請函,而且還是林家公子大婚的邀請函,這顯得太突然太倉促。

饒是如此,憑著林家的影響力,這些被邀約的賓客還是如約前來。

林威、林飛宇父子正在宴會廳中接待前來的賓客,一個中年男子正在跟林威笑談,他好奇的問道:「怎麼未見柳家之人出席?我記得林兄你這位準兒媳的父親是柳乘文吧?」

「呵呵,王兄,不瞞你說,親家公親家母雙雙感染風寒,我方才打電話過去,還正在發燒輸液呢。他們身體抱恙,而今天是喜慶的日子。他們覺得要是出席了也不太方便。不過柳家已經說了,他們回頭還會再辦一次宴席,到時候可要麻煩王兄你再次出席喝一杯薄酒了。」林威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這個中年男子點了點頭。

「飛宇,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去帶如煙出來吧,滿座的賓客都在等待著了。」林威轉頭對著林飛宇說道。

「好,我這就去。」林飛宇點頭說道。

林飛宇返回了那間被他用來當做婚房的總統套房,看到柳如煙已經化妝完畢,也穿上了一身雪白的婚紗,眼前的柳如煙當真是絕美無邊,冶麗而又嫵媚,萬千的風情都凝聚在了她的身上。

柳如煙根本無法反抗,她渾身軟綿綿的毫無力氣,顯然是吸入的迷魂藥一類的藥性還沒消除。

所以,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化妝師給她化妝,眼睜睜的看著化妝師給她把婚紗穿上。

林飛宇走過來,他挽起柳如煙的手臂,將她托起來,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一會兒記住你的言行,你更要記住你父母的命運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說著,林飛宇挽著柳如煙的手臂朝外走,旁邊跟著幾個伴娘,她們也在扶著柳如煙的身體。

柳如煙眼中的淚水已經幹了,她已經決定,無論如何她都要讓自己的父母平安,現今也唯有走一步算一步,這算是緩兵之計吧。

她內心掙扎許久,她真的不敢拿自己父母的命運去作為賭注,那可是生育撫養自己長大成人的父母礙

……

唐家別墅。

「爸,你、你說什麼?你要去君悅大酒店參加婚禮?林家的林飛宇要迎娶如煙姐?不可能,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如煙姐不會嫁給林飛宇這個混蛋…」

唐果驚呼而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唐家別墅,在她面前站著一個相貌威嚴,氣勢剛正的男子。

「這是我收到的請柬,上面已經寫得很清楚。我剛忙完事情,因此現在才有時間趕過去。林家給我發來請柬,這件事只怕不會有錯。」這個男子開口,聲音帶著穩重男人的那股磁性。

而他正是唐果的親生父親唐振東。

唐果立即把請柬拿過來看著,請柬上面的確寫得很清楚,正是林飛宇要跟柳如煙結婚,婚宴就在君悅大酒店。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我下午一直聯繫不上如煙姐,難道就是因為此事?不行,我要給雲龍哥打個電話…」唐果開口,她立即掏出手機,給蕭雲龍撥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了,唐果迫不及待的說道:「雲龍哥,不好了,如煙姐要跟林飛宇這個混蛋結婚……」

「什麼?小果,你知道如煙的下落?她在哪裡?我已經找了她將近三個小時了。」

「就在君悅大酒店,你快去埃」

「君悅大酒店?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趕過去…」

電話中,蕭雲龍那低沉的聲音傳來。

「爸,我也要跟你去君悅大酒店。」唐果放下電話,對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

君悅大酒店,三樓宴會廳。

伴隨著一聲聲《婚禮進行時》的樂曲,林飛宇挽著一身雪白婚紗的柳如煙款款步入會場,全場賓客起立鼓掌,他們看著林飛宇,看著柳如煙,有著議論聲響起:

「這位就是柳家小姐?果真是美麗無方,顯得華貴大氣,與林公子倒是很般配…」

「沒錯,這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哈哈,也難怪林家公子的婚事舉辦得如此的突然急促,柳家小姐如此之美,林公子這是迫切的早日抱得美人歸埃」

柳如煙眼圈通紅,她緊咬著牙,臉色顯得無比的蒼白,那一聲聲議論聲傳如她耳中,卻是猶如萬箭穿心般,讓她的心都在滴血。

新人舉辦婚禮,按照傳統應該由父母作證,不過今晚柳如煙的父母不在場,因此林家特地起來了一個牧師代為作證。

林飛宇挽著柳如煙走上了檯面,轉身面對著滿堂賓客,那名牧師雙手分別拉住林飛宇與柳如煙的手掌,準備宣讀證詞。

轟…

與此同時,一輛造型彪悍的巨型機車呼嘯飛馳而來,『吱』的一聲停在了君悅大酒店的門前,機車上一道偉岸如山,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嗜血魔王般滔天威勢的男子走下車,徑直朝著君悅大酒店沖了進去。

「林飛宇先生,你是否願意迎娶你身邊這位美麗溫柔賢惠體貼的柳如煙女士做你的妻子,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像你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不論她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於她,相親相愛,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牧師對著林飛宇說道。

「我願意…」林飛宇大聲說著。

牧師繼而看向柳如煙,開口說道:「柳如煙女士,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英俊不凡才華橫溢的林飛宇先生做你的丈夫,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不論他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貞於他,相親相愛,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柳如煙抬起眼眸,她看向林飛宇,並未說話。

就在此時,突然間……

「她不願意…」

一聲沉穩中帶著不容置疑的聲音如驚雷炸響,回蕩在了整個宴會廳之中,卻是看到一道挺拔如山的身影邁著沉穩有力的步伐朝著宴會廳內一步步的走了進來,身上帶著一股磅無比的威壓,如魔王降臨,魔威滾滾,氣勢滔天,席捲全常

他正是蕭雲龍,當世大魔王…

……

這一章很長,將近五千字。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