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86章氣急敗壞!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飛宇坐在副駕駛座上。 「爸,我知道我擅自行動錯了,但我也是想著把蕭雲龍給除掉,畢竟他欺人太甚了。」林飛宇說道。 「所謂謀而後動,看看你……簡直是一點都不爭氣,還跪在蕭雲龍面前,林家臉面...

林威、陳國峰他們狼狽倉皇的離開了蕭家大宅,他們余怒未消,臉上滿是一股備受恥辱之感,他們身份尊貴,都是各自世家的家主,可卻是被蕭雲龍鉗住他們的咽喉直接扔飛倒地。

這樣的恥辱他們真的是沒有遭受過。

林家與陳家在江海市都享受一定的威望,他們家產龐大,勢力無邊,出門在外都受人敬仰,什麼時候被人當成條狗般甩飛而出?

這堪稱是無法容忍的奇恥大辱礙

蕭雲龍不僅是當著他們的面踢飛他們的兒子,也連同他們都不放過,這擺明了直接欺壓到了他們的頭上來,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更是不曾解釋半分。

「狂妄,簡直是狂妄至極…不就是一個武道世家嗎,有什麼了不起的?真是一群野蠻的武夫,蕭萬軍如此,他的兒子也同樣如此…特別是這個蕭雲龍,比起蕭萬軍年輕時候都要張狂倨傲,連同我們都不給絲毫情面,真是氣死我了…」陳國峰竭斯底里的怒吼,他臉色陣青陣白,額頭青筋畢露,都是被氣出來的。

「這就是一群武夫,根本不講道理,跟他們沒什麼可說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他們。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干涉此事。」林威怒聲說道。

林威說著就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報警。

一旁林飛宇見狀后連忙說道:「爸,還、還是不要報警了……」

林威臉色一怔,他皺了皺眉,看向了林飛宇,說道:「飛宇,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我……」

林飛宇囁嚅了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所謂知子莫若父,林威看著林飛宇臉上這副表情,他隱約猜測到了什麼,當即開口問道:「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真是你們先去招惹了蕭雲龍?」

事已至此,林飛宇心知隱瞞不住了,唯有全盤托出,他說道:「爸,幾天前我、我跟臨風請來一個黑拳高手去挑戰蕭雲龍。這個黑拳高手名氣很大,實力很強,我們本以為請他過來完全可以把蕭雲龍打殘打死。誰知道這個黑拳高手也不是蕭雲龍的對手。蕭雲龍知道是我跟陳臨風請來這個黑拳高手,就對我們出手了。」

林威跟陳國峰臉色均是一怔,他們沒想到此事的原委竟是如此。

「為什麼之前你們兩人沒有把事情說清楚?」林威鐵青著臉問道。

「爸,我、我這不是怕你罵我嗎。」林飛宇說道。

「你……你真是要把我氣死了…」林威怒聲說著,他語氣一沉,說道,「那你們請來的那個黑拳高手呢?」

「他當場被蕭雲龍擊殺了。」林飛宇說道。

「什麼?當場被殺?」陳國峰臉色一怔,他眼中有著絲絲寒芒在閃動。

蕭雲龍格殺了一個黑拳高手,那可是一條人命,加上有人證物證,如果在這一點上大做文章能不能讓蕭雲龍鋃鐺入獄?

「殺人可是死罪…你們有足夠的證據去指明蕭雲龍殺人嗎?」陳國峰問道。

一旁的陳臨風連忙說道:「爸,那是一個地下擂台賽場,可以說是江海市私密的地下擂台賽,擂台賽場上決鬥經常有傷亡情況。一旦有人傷亡幕後的老闆將會出面處理,這已經形成了地下擂台賽場的一個潛移默化的規則。要是從這點上做文章,只怕會牽扯到地下擂台賽場的那些幕後勢力。再則,這個黑拳高手是我們出面請來的,所以……」

林威與陳國峰立即聽出了其中的利害關係。

陳臨風與林飛宇僱用這個黑拳高手來對付蕭雲龍,這跟雇兇殺人有什麼區別?再則就算是揪著此事不放,公開的讓警方介入調查,要坐實蕭雲龍殺人之實只怕也是不容易。地下擂台賽場那邊的幕後勢力早就把一切痕都毀掉了。

到頭來非但不能拿蕭雲龍怎樣,反而還得罪到了地下擂台賽場這股龐大的幕後勢力,這些勢力一個個可都是狠角色,當中還有亡命之徒存在。得罪到這樣的勢力,只怕日後林家、陳家在江海市都不得安生。

最後弄得非但無法給蕭雲龍定罪,還給他們自己惹了一身騷。

林威與陳國峰也總算明白了為何蕭雲龍回來之後都未曾跟他們解釋分毫,而是強勢而後霸道的把他們趕出了蕭家大宅。

「你、你真是要氣死我了。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上車走人。留在這裡繼續丟人現眼嗎?看我回去了不收拾你…」林威怒聲說著,他心中有股怒氣,卻又無從發泄。

不僅是他,陳國峰也是同樣的感覺。

原本他們氣勢洶洶而來要找蕭家討個公道,不曾想公道沒討到,反而是自個弄得灰頭土臉的,都成了一個笑話。

呼…呼…

很快,林威陳國峰他們坐上各自的轎車,驅車離開。

車內,林威一張臉顯得極為陰沉,他開著車,林飛宇坐在副駕駛座上。

「爸,我知道我擅自行動錯了,但我也是想著把蕭雲龍給除掉,畢竟他欺人太甚了。」林飛宇說道。

「所謂謀而後動,看看你……簡直是一點都不爭氣,還跪在蕭雲龍面前,林家臉面都被你丟盡了。」林威寒著臉說道。

林飛宇臉上也是陣青陣白,他又一次的在蕭雲龍面前受辱,這對他的打擊是何等之大,簡直是讓他羞愧萬分,今晚的恥辱等同於在他的傷口上撒鹽,難以忍耐。

「爸,我也是想著要一心除掉蕭雲龍才會如此。誰知道他自身的實力這麼強。看來對付他真的是不能用武力了。不過他再強也好,終究還是一個凡人,我就不信他比子彈還厲害。」林飛宇眼中目光一沉,有著一縷殺機在閃動。

林威驀地轉頭盯住了林飛宇,他說道:「飛宇,你剛才說什麼?」

「爸,對付蕭雲龍之事可以緩一緩。但我跟柳如煙之間的婚期必須儘快落實。我要在這一個禮拜之內把她給搞定。」林飛宇眼中閃現出了一股瘋狂之色,他開口說道。

「飛宇,你與柳如煙之間的婚約我會給你操辦。但現在柳家之人都未能說服柳如煙,又如何讓她同意嫁給你?加上秦家那個老不死的上次出面攪和,這讓柳如煙更有底氣了。所以此時不能操之過急。」林威說道。

「爸你看不出來嗎?柳如煙並不想嫁入我林家,倘若繼續拖延下去,只會節外生枝,倒不如快刀斬亂麻。」林飛宇說道。

林威皺了皺眉,他說道:「飛宇,你當真想要柳如煙嫁給你?她若不願意嫁給你,就算是強迫而來,只怕你也得不到幸福。」

「我只要她就行。」林飛宇語氣很堅決,因為他已經懷疑柳如煙跟蕭雲龍之間有暗中往來的關係,他在蕭雲龍面前屢屢受辱,這一次他決心要把柳如煙搞到手,他倒蕭雲龍如何阻止。

這也算是他要打擊報復蕭雲龍的一個舉措,另一方面他也是在垂涎柳如煙的美色。

「爸,我想過了,柳如煙遲遲不肯答應,那我們就動強。聯合柳家家主柳乘風,暗中把柳如煙控制祝在這之前,最好把柳如煙的父母給軟禁了。反正柳如煙的父親不是有把柄在我們手中嗎?軟禁了她的父母,她不敢不從…只要我跟她成婚,一切都塵埃落定了,那也就生米煮成熟飯了,任誰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林飛宇一字一頓的冷冷說道。

林威點了點頭,他說道:「此事我再找柳乘風商議。這些天你就別出去外面了,把你的傷勢養好。否則你這樣怎麼跟柳如煙成親?」

「爸你答應了?好,我會聽你之言,這些天就在家裡好好養傷。」林飛宇語氣激動的說道。

林飛宇拳頭暗中一握,他心潮澎湃,激動無比,暗想著:

「柳如煙,既然我看上了你,豈會容你逃出我的手掌心?蕭雲龍,我看得出來你對柳如煙也是暗中有情愫,等我把柳如煙迎娶到手,讓她成為我的女人,我倒你能奈我何,哈哈哈…」

……

蕭家大宅。

隨著林威、陳國峰他們倉皇而逃,蕭家大宅也恢復了平靜。

「哥哥……」

蕭靈兒從房間內跑了出來,精緻的小臉上帶著笑意。

「靈兒,多虧你給我打了電話,否則我都不知道有人來咱們家裡鬧事。」蕭雲龍笑著,伸手揉了揉蕭靈兒的腦袋。

蕭萬軍看向蕭雲龍,他問道:「雲龍,林威跟陳國峰的兒子是你打傷的?」

「也就是踩了他們臉而已,這已經是留了情面。他們若非主動招惹我,我也懶得理會他們。」蕭雲龍輕描淡寫的說著,他頓了頓,又說道,「用不著去在意陳家跟林家,他們翻不起什麼浪。倘若他們真以為我們蕭家好欺負,那他們一定會後悔。」

蕭萬軍伸手拍了拍蕭雲龍的肩頭,說道:「既然是他們挑釁在先,那你出手是應該的,為父支持你。為人者,不犯人,人若犯之,必不可忍,該出手就出手…天塌下來還有為父站在這裡頂著。」

「哈哈,我們這算是父子同心了。」蕭雲龍笑著。

劉梅也走了過來,她笑著說道:「雲龍,你回來了正好,天氣炎熱我煮了綠豆糖水,一會兒喝一碗解解暑。」

「好的。」蕭雲龍點頭。

「哥哥,哥哥……」蕭靈兒拉著蕭雲龍的手一陣搖晃著。

「嗯,怎麼了?」蕭雲龍低頭看向靈兒。

「哥哥你以前一直在國外,那英語是不是特別好啊?我現在正在努力的練習英語口語,可是在家裡找不到人跟我對話練習。哥哥你要是會英語口語,能不能跟我對話練習啊?能教教我那就更好了。」蕭靈兒說道。

蕭雲龍一怔,旋即他哈哈笑著說道:「靈兒,別的功課哥哥我還真的是教不了你。但要說這英語口語,哥哥教你完全沒問題。甚至只要你願意,什麼法語、德語、俄語、西班牙語等等哥哥都可以教你。」

「真的啊?哇,哥哥你好厲害…」蕭靈兒欣喜而起,她眼眸晶亮,閃動著驚喜又高興的光芒。

「走吧,我們進去裡面坐著。」

蕭雲龍笑著,拉著蕭靈兒的手隨著蕭萬軍、劉梅一起走進了大廳內,一家人其樂融融。

……

今天爆發五更,這是第一章。弱弱的問一句,有月票嗎?沒月票也可以投鮮花啊,鮮花是免費的…能訂閱的,懇請訂閱,這是支持七少最後的方式,謝謝。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