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84章興師問罪!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 「沒你的事,滾去一邊。」陳國峰冷冷說著。 「你們真是太不講理了,就這樣公然闖了進來。」王伯斥聲說道。 林威與陳國峰不加理會,徑直朝著蕭家大宅的正廳走去。 蕭萬軍正準備端...

蕭家大宅。

蕭萬軍、劉梅跟靈兒他們剛吃飯完,蕭靈兒一如往常般正準備去複習功課,劉梅給蕭萬軍泡了壺茶,正要給蕭萬軍拿去書房。

蕭萬軍習慣於晚飯過後在書房中看會書,這也是他修身養性的一種方式。

呼…呼…

就在這時,一輛賓士S600跟一輛寶馬7系的豪華轎車飛馳而至,停在了蕭家大宅的門前。

砰…砰…

當前那輛賓士S600豪華轎車的車門打開,卻是看到林家家主林威滿臉怒氣的走下車來,隨同他走下車的還有他的兒子林飛宇。

與此同時,那輛寶馬車的車門也打開了,一道年輕身影先走下車,正是林飛宇的死黨陳臨風,陳臨風打開了後車座的車門,裡面一個中年男子走下車來,他年紀約莫五十歲上下,西裝革履,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面容沉穩,看著與陳臨風有著幾分相似,眼中的目光看向蕭家大宅時卻是露出一股掩飾不住的怒意。

「爸。」陳臨風叫了聲。

走下車的這個中年男子正是陳臨風的父親陳國峰。

「陳兄,蕭萬軍的這個兒子當真是太過於狂妄無邊,他將你我兒子打傷成這樣,已經是形同欺壓到我們的頭頂上。這口氣不出不行。」林威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何止狂妄,簡直是目中無人…我倒是這個蕭雲龍是何方人物,有沒有三頭六臂。」陳國峰怒聲說道。

且看一旁站著的林飛宇跟陳臨風,他們當真是一對難兄難弟。

那一晚在天體工廠的地下擂台賽場,鐵牛、李漠等人按住他們直接跪倒在了蕭雲龍的面前,蕭雲龍更是毫不客氣的伸出腳在他們的臉面上狠狠地碾壓踩著,可謂是讓他們受盡了恥辱。

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踩臉,當真比殺了他們還要讓他們難受。

如今他們臉部的傷勢還沒痊癒,他們各自的臉有些地方仍舊是顯得紅腫不已,看著就像是豬頭臉一般,哪還有往昔的翩翩世家公子的形象?

原本林飛宇與陳臨風打算隱瞞家裡面自身的傷勢,畢竟當時是他們請動了黑拳高手石天過來妄圖除掉蕭雲龍,他們理虧在先。但他們傷勢在臉上,這根本無法隱瞞。在他們各自家人的追問之下,他們唯有說出實情,說是被蕭雲龍打傷的。

自從上次的君悅大酒店事件后,林威對蕭雲龍就有股怒氣,聽聞蕭雲龍又打傷自己的兒子,他當真是怒不可遏。陳國峰也是同樣的感覺,陳臨風曾被蕭雲龍擰斷手指大吐血,為此他還特地安排陳臨風去麗水別墅區那邊養傷。

不曾想上次的傷勢剛養好,轉眼間陳臨風又被蕭雲龍打傷了。

陳國峰忍無可忍,今晚聯合林威一起前來蕭家大宅,要為他們的兒子討個公道。

「走,我們去好好的拜訪拜訪這個蕭家家主蕭萬軍。」林威說著朝前走去。

砰…砰…砰…

林威走到門口前,直接伸手用力的拍打著大宅門口。

陳國峰也走了過來,他眼中目光極為陰沉,正憋著一肚子氣。

「當……」

蕭家大宅的門口打開了,老管家王伯打開了門,他說道:「誰啊?」

「蕭萬軍呢?我們找他有事…」

林威開口,他伸手將王伯推開,徑直朝著蕭家大宅裡面走去。

陳國峰也隨著走了進去,後面則是跟著進來的林飛宇與陳臨風。

「你們是誰啊?找老爺有什麼事?你們就算是來找老爺,也要容我前去稟告,怎麼能硬闖呢?」王伯說道。

「沒你的事,滾去一邊。」陳國峰冷冷說著。

「你們真是太不講理了,就這樣公然闖了進來。」王伯斥聲說道。

林威與陳國峰不加理會,徑直朝著蕭家大宅的正廳走去。

蕭萬軍正準備端茶去書房裡面看書,冷不防的聽到了外面的叱喝聲音的動靜,他皺了皺眉,站起身後朝著廳外走了出來,他沉聲一喝:「出了什麼事?」

走出來的他一抬眼就看到了氣勢洶洶而來的林威與陳國峰。

蕭萬軍臉色微微一怔,他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鼠雀之輩前來滋事,不曾想竟是林家主與陳家主駕到,真是有失遠迎。不知這麼晚了,兩位家主前來有什麼事?」

「蕭萬軍,你倒是很處之若泰埃你的那個好兒子蕭雲龍呢?讓他出來見我…」林威怒聲說道。

「蕭萬軍,我陳家素來與你蕭家井水不犯河水,涇渭分明,但你蕭家真的是欺人太甚了…」陳國峰也說道。

蕭萬軍臉色不變,他朝著王伯揮了揮手,說道:「王伯,你先退下吧。」

「兩位家主這是來找我兒子興師問罪來了?」蕭萬軍接著問道。

「你兒子蕭雲龍欺人太甚,將我兒子跟陳兄兒子打傷成這樣。這還有沒有王法?蕭雲龍真以為他會幾手貓腳功夫就無法無天了嗎?如此為所欲為的出手傷人,簡直是不將我們兩家放在眼裡。他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打我兒子…」林威怒氣沖沖的說道。

蕭萬軍眼中的目光一沉,他說道:「林家主,注意你的口氣。雲龍是我的兒子,你護著你的兒子,我也會護著我兒子,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容不得你口頭上侮辱我兒子。」

「事情還沒搞清楚?你沒看到我兒子林飛宇跟陳兄的兒子陳臨風臉上的傷勢嗎?他們親口證實,就是被蕭雲龍所傷。」林威冷冷說道。

蕭萬軍眼中的目光朝著林飛宇與陳臨風看了眼,他說道:「雲龍性格沉穩,做事三思而後行。憑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是一個持強凌弱的人。他不欺人,也容不得別人欺上頭來。莫不是你們這兩位公子對雲龍滋事挑釁在先?」

蕭萬軍這話說得讓林威與陳國峰氣得都要七竅生煙了。

蕭萬軍說蕭雲龍不是一個持強凌弱的人,這分明是在暗指他們各自的兒子林飛宇與陳臨風在蕭雲龍面前就是一個弱者,這如何不讓他們為之氣憤?

但事實也正是如此,林飛宇與陳臨風倘若不是弱者又豈會被蕭雲龍踩壓?

「哼…蕭萬軍你真是會顛倒黑白。分明就是你的兒子蕭雲龍無故打傷人在先,從你口中說出來反倒是飛宇跟臨風他們主動挑釁了?」林威冷冷說著,他雙眉一揚,說道,「把你的兒子蕭雲龍給叫出來,今晚我非要跟他討個公道。」

「雲龍不在家裡。我是雲龍的父親,你們想要討什麼公道,可以沖著我來。我還是那句話,雲龍不是一個隨意出手的人,此事必有內因。」蕭萬軍說道。

「你這是在打算包庇你的兒子嗎?還是說你們蕭家已經狂妄至此了?絲毫不將我兩家放在眼裡?不就是一個沒落的武道世家嘛,都什麼年代了還要尚武,除了武道你們蕭家能有什麼?簡直是就是一無所有,不過是武夫蠻子罷了。」陳國峰冷聲說著。

「放肆…」蕭萬軍猛地張口大喝,他眼中目光一沉,有股強勢無匹的威壓在瀰漫而出,他冷冷說道,「這裡是在蕭家,我尊敬你們就叫你們一聲林家主陳家主,我要是不客氣,在我眼中你們又算什麼東西?夜裡闖入我蕭家,還敢大放厥詞,到底是誰目中無人?如若膽敢再放肆出言,我蕭某人必將你們扔飛出去…」

蕭萬軍一怒之下,身上有股威勢在瀰漫,這讓人想起了當年蕭萬軍在江海市那股勇猛無匹的威勢。雖說他已經年輕不再,但蕭家男兒的那股血性與剛烈卻未曾消失過。

南院的一間房間內,蕭靈兒正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外面的情況,她心中有些緊張,她看著自己的父親跟林威、陳國峰他們爭吵,當中涉及到了自己的哥哥蕭雲龍。

她想了想,便是拿起手機給蕭雲龍打了電話:

「喂,哥哥,是我……」

「靈兒,吃過飯了沒有?想哥哥了?哥哥明天就回家看你。」

「哥哥,我跟爸爸媽媽都已經吃過飯了。我正準備複習功課呢,然後有人闖入我們家正在跟爸爸吵架。好像還說到了你,他們說你打傷了他們的兒子。」

「什麼?竟有此事?」

「是啊,爸爸正在跟他們吵呢,靈兒有些害怕,就給你打電話了。」

「靈兒別怕,大人的事情你先別管,好好地待在你的房間里別出去。我現在就騎車回家。」

「嗯嗯,靈兒知道了。」

蕭靈兒開口說了聲,她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

明月山莊。

蕭雲龍已經吃過飯,不過秦明月、柳如煙她們仍是坐在餐桌上興緻極高的聊著天。

蕭雲龍剛到大廳沙發上坐下就接到了蕭靈兒打來的這個電話,他眼中目光陰沉而起,他站起身,對著秦明月說道:「明月,你先陪著如煙、小果她們。我騎車回家一趟。」

「怎麼了這是?」秦明月詫聲問道。

「沒什麼事,剛才靈兒給我打電話,說家裡面有些狀況。我回去看看。」蕭雲龍開口,他走了出去。

轟…

很快,蕭雲龍那輛怪獸轟鳴咆哮的引擎聲傳遞而來,他已經是騎著怪獸呼嘯著離開了明月山莊。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