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79章蛻變!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 秦明月看著時間,也差不多返回江海市,她便是對著秦老爺子說道:「爺爺,我也差不多該回去江海市了。等周末了再回來。」 「行吧,那你跟雲龍先回去江海市。沒什麼事也...

翌日清晨。

蕭雲龍還在睡夢中,門外卻是傳來敲門聲,秦明月的聲音隨之響起:「懶豬,起床了…」

蕭雲龍睜開了惺忪的睡眼,聽到是秦明月的聲音,他開口說道:「明月啊,門口沒有上鎖,你可以進來。」

「我才不進去呢,你肯定沒穿衣服……」

門外的秦明月沒好氣的說了聲。

蕭雲龍一怔,暗忖……什麼時候自己這個未來的老婆變得如此警覺了?

「你快起來吧,爺爺他們都起來了,都等著你一起吃早餐呢。」秦明月又說道。

「這就起來。」蕭雲龍應了聲,他從床上爬了起來,穿上衣服後走過去打開了門口,正看到秦明月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外,絕美的玉臉無暇無垢,妙曼的身姿盡展婀娜曲線,有股絕代的風華氣質在散發而出。

「今天註定要有個好心情了,一大早起來就能夠看到一個絕代美人,真是養眼埃」蕭雲龍忍不住贊聲說道。

秦明月臉頰上爬上一抹嫣紅之態,她惱嗔般的瞪了眼蕭雲龍,說道:「少在我面前嬉皮笑臉的了,我帶你去洗手間洗漱。」

「非要刷牙嗎?不刷可以嗎?」蕭雲龍認真問道。

秦明月臉色一怔,她詫異的看著蕭雲龍,說道:「你刷牙怎麼吃早餐?」

「我這是捨不得啊,嘴唇隱隱還殘留著昨天跟你傾情一吻的味道,這要是去刷牙了,豈非就沒了?」蕭雲龍一本正色的說道。

秦明月怔住了,她為之愕然,反應過來后她又羞又惱,禁不住跺了跺腳,大聲嬌斥了聲:「蕭雲龍,你這個混蛋……」

秦明月情急之下這一聲嬌叱聲還很大,都傳入到正廳裡面了。

秦老爺子、秦遠博跟陳雅涵正坐在正廳內,冷不防的聽到了秦明月的這聲嬌叱聲,這讓他們臉色均都為之怔祝

「雲龍跟明月怎麼了?我去看看。」陳雅涵說著正欲站起身。

秦老爺子呵呵一笑,他開口說道:「小兩口的事,我們就別去參合了,沒什麼事,打情罵俏而已。雲龍已經起來了,我們去餐廳等著吧。」

「父親說得對,兩口子時不時小打小鬧才能增加感情。」秦遠博也笑著。

……

秦明月滿臉羞赧之情,這該死的混蛋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就因為昨天在麗水湖與蕭雲龍一吻之事,害得她昨晚臨睡前反覆想起,攪得她一顆芳心亂糟糟的,直至很晚才能入睡。

誰曾想這傢伙一大早的卻又提起此事,簡直是讓她羞愧得無地自容了。

「我警告你啊,以後不許再提這事,否則我、我趕你出家門,不讓你住在明月山莊。」秦明月氣呼呼的說著,她瞪了眼蕭雲龍,又說道,「快跟我去洗漱,你想讓爺爺他們一直等著我們啊?」

「好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不把昨天殘留下的吻印洗漱掉,怎麼迎接新的?明月,你說是吧?」蕭雲龍舉步跟上,笑著說道。

「……」

秦明月腳步一陣趔趄,她惱羞得臉色漲紅,真是覺得這個混蛋的臉皮真是無懈可擊了,太不要臉了,也太無恥了一些。

她還能說什麼?說什麼都是淚埃

蕭雲龍隨著秦明月走到洗漱間,一番刷牙洗臉之後走了出去,來到了餐廳,看到秦老爺子他們已經在坐著等候,他不好意思的說道:「起晚了,讓老爺子你們等久了。」

「哪有哪有,坐下來一塊吃早餐吧。」秦老爺子笑著。

蕭雲龍點了點頭,坐在了秦明月的身邊,一同吃早餐。

席間秦老爺子他們時不時的看著蕭雲龍與秦明月,特別是看向秦明月的目光,多少帶點別樣的意味,那目光恍如就像是在看著兩口子一般。

這讓秦明月臉頰一陣滾燙,一顆芳心都急促跳動起來。

她偷偷瞥了眼蕭雲龍,竟是看到這個傢伙老神在在,正跟秦老爺子他們談笑風生,顯得從容萬分,沒有絲毫的不適之感。

秦明月唯有繼續埋頭吃早餐,她心知方才她嬌叱的聲音被秦老爺子他們聽到了,這讓她心面極為的不好意思,不知情的還以為她跟蕭雲龍之間發生了些什麼呢……事實上,也發生了點什麼不是?昨天在麗水湖上都親過了。

吃過了早餐,蕭雲龍與秦明月陪著秦老爺子出外走走散散心,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

秦明月看著時間,也差不多返回江海市,她便是對著秦老爺子說道:「爺爺,我也差不多該回去江海市了。等周末了再回來。」

「行吧,那你跟雲龍先回去江海市。沒什麼事也不需要回家來。老頭子我想你們了自然會去江海市的,反正路程也不遠。」秦老爺子說著。

秦明月應了聲,她又跟自己的父母說了聲。

陳雅涵將秦明月平時喜歡吃的一些糕點什麼的打包好,放在了秦明月的車子上,她囑咐說道:「明月,工作不要太累了,要懂得勞逸結合,身體要緊,明白了嗎?」

「媽,我知道了。」秦明月說道。

「陳姨你放心,我會監督好明月的,絕不會讓她累到。」蕭雲龍在旁說道。

「好好,明月這孩子工作起來就是不分晝夜,我就是擔心她會累壞了。」陳雅涵笑著說道。

「那你們回去江海市吧。過些天我也會上去的。」秦遠博說道。

蕭雲龍與秦明月當即告別了秦老爺子他們,坐上車后飛馳著離開了秦家老宅,朝著江海市方向呼嘯而去。

「我突然間發覺有時間了回家陪陪老人,讓自己的心也靜下來,這樣的生活倒也是挺好的。」蕭雲龍開著車,他笑著說道。

「哼…」

秦明月哼了聲,並未說話。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看了眼秦明月,說道:「明月你咋了?」

「沒什麼。」秦明月說著,她一口銀牙輕咬著唇角,絕美的玉臉上隱有惱羞之態彰顯而出。

與蕭雲龍獨處在一起,她總會想起麗水湖發生的那一切。

雖說最後兩人跌落湖中的那一幕讓她覺得很有趣,但只消想起跟蕭雲龍發生的那一吻,她就有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顯得又羞又惱。不過說起來那一吻倒也是讓她難以忘懷,再怎麼說那也是她的初吻啊,居然就這麼被這個無恥混蛋又是挾持又是哄騙的奪走了。

「還在想昨天在麗水湖的事?」蕭雲龍笑了笑,他猜出了秦明月的心思。

「你……你能不能別再說了?」秦明月沒好氣的說道。

「那是我的初吻……」蕭雲龍一本正經的說著,說完后心面迅速的補充了句……那是我跟你之間的初次親吻,簡稱初吻。

秦明月玉臉立即漲紅,她為之咬牙切齒,她盯著蕭雲龍,說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呢?才不信你的鬼話…那才是我的初吻…」

「明月你怎麼就不信呢?我的一顆真心天地可鑒礙」蕭雲龍叫著說道。

秦明月若非是看著這個傢伙在高速上開車,真是恨不得伸手把他給掐死得了。

「打住,這個話題給我打篆除非你想被我掃地出門離開明月山莊。」秦明月氣呼呼的說道。

蕭雲龍嘿嘿一笑,他沒再說什麼,真要被自己未來的老婆掃地出門,那真的是太丟人了。

……

下午兩點左右,蕭雲龍驅車返回了明月山莊。

車子在前院停下,蕭雲龍問道:「明月,一會兒你不出去吧?你要是累就上樓先休息吧。」

「我不出去。晚一點我聯繫如煙,找她出來聚聚。」秦明月說道。

蕭雲龍點了點頭,他說道:「我去一趟公司。」

「你去公司幹嘛?今天不是周末嗎?」秦明月詫異的問道。

「高雲他們今天也在公司的健身房內訓練著。我過去看看情況。」蕭雲龍說著便是騎上了怪獸,他啟動怪獸之後看了眼秦明月,說道,「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我先走了。」

說著,蕭雲龍騎著怪獸離開了明月山莊,朝著秦氏集團趕去。

蕭雲龍一路極速飛馳,很快就來到了秦氏集團,停好車后他朝著秦氏集團的三樓走去。

三樓的訓練室內,時不時的傳來一聲聲充滿了陽剛氣勢的喝聲,蕭雲龍走進去一看,正看到高雲他們一個個都在認真刻苦的訓練著。

他們仍舊是在訓練著自身的下盤力量,主要就是負重深蹲跟負重扎馬步,他們一個個相互給彼此鼓氣加油,一個個揮汗如雨,完全投入到了裡面,渾然不覺得疲累。

蕭雲龍走進來看到這一幕,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集合…」

蕭雲龍走近訓練室后猛地開口喊了聲。

高雲他們一看蕭雲龍進來了,喊著讓他們集合,他們立即行動,幾個眨眼的功夫就站成了整齊的一排。

「不知不覺,你們的力量訓練已經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今天,我校檢一下你們的訓練成果。一個個都給我站好了。」蕭雲龍說道。

高雲他們聞言后立即站穩了身體,目光堅毅的看向蕭雲龍。

蕭雲龍走到他們面前,從最右側的方侯開始,就跟一開始蕭雲龍訓練他們起初那樣,伸手看似輕輕地拍向他們的肩頭。

啪…

蕭雲龍一巴掌拍在方侯肩頭上,方侯身形微微搖晃了一下,但仍舊是站穩了身子。

接著,蕭雲龍順著陳德勝、龍飛、張偉、王博等保安的肩頭一個個拍了過去。

結果他們都跟方侯一樣,身形雖有輕微的搖晃,但雙腿仍舊是佔得很穩,顯得紋絲不動。

蕭雲龍最後手掌拍向了高雲,高雲那顯得挺拔的身軀卻是一動不動。

至此,蕭雲龍眼中露出了一絲滿意之色,他大聲的說道:「你們都看到了,剛開始我要訓練你們之前,也用同樣的力度這樣輕輕一拍你們的肩頭。當時除了高雲之外,你們全都跌倒在地。可是現在呢?現在你們一個個都他-媽-的紋絲不動的站著。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你們這一個多月來府沒有白費,你們的付出有了實實在在的回報。你們的力量增長了接近一倍,你們的下盤變得沉穩無比。換言之,你們已經開始蛻變了,你們已經開始變強了…」

訓練室內,傳來蕭雲龍那高亢的聲音,高雲他們一個個臉色更是有股激動亢奮的神色,一個個拳頭握緊,體內流淌著的熱血隨著蕭雲龍那高亢的話語而變得沸騰起來。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