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78章平靜前的暴風雨!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這整個死亡神殿中膽敢用這樣的語氣跟態度來面對他,唯有曼陀羅這個女人。 嚴格說起來,她不受死神的掌控,這不僅是她自身血脈的特殊性,還在於她那一身高深莫測的恐怖實力。 如果要評選出當今世上...

死神眼中的目光盯住了曼陀羅,他說道:「曼陀羅,你可是我的女人…」

「你想要我嗎?你有自信抵抗得住我體內的曼陀羅毒素?其實我的身體也挺想的……」曼陀羅咯咯笑著,豐腴性感的身段隨著她那恣意蕩漾的笑意而波瀾起伏,她笑靨如花,冶艷逼人,有股誘惑人心的媚意,極為的撩動人心。

「總有一天,我能免疫你體內的曼陀羅毒素,那時候你可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死神開口,他說話間伸手將曼陀羅那張雪白嬌嫩的玉臉託了起來,而後他冷冷說道,「那幾個來自華國的男子既然拿著魔王的畫像前來詢問各大勢力,說明他們跟魔王有仇,想要查清魔王的身份。派人去盯住他們,可以跟他們達成一定的合作關係,從他們的口中徹底的了解清楚魔王在華國內的情況。」

「然後呢?你要派出黑袍武士還是八大死亡神使去華國擒拿魔王?」曼陀羅問道。

「不…華國並非我的主戰場,我又豈能將戰場放在華國?再說了,就算是在華國擒拿魔王,要想把他帶到這裡也不是容易的事。我的目的是要激怒魔王,讓他主動來尋我。南美洲一帶才是我的主戰抄只要魔王前來,我會讓他有來無回…」死神說道。

「好吧,一切按照你說的去辦。只是,倘若魔王如同傳說般的強大,只怕派去的人不夠強將會有去無回。所以,你確定不讓我親自前往?」曼陀羅嬌笑了聲,碧色的眼眸盯著死神看著。

搖曳的燭火將死神投影在地面上的身影不斷地拉長,給人一種無可名狀的森然之感,他黑斗篷下的右邊側臉微微顯露而出,一張臉看上去極為的慘白,慘白中隱隱帶著一抹青色,看著不像是正常人的皮膚,反倒多了幾分陰森之意。

「你真想去一趟華國?」死神問著。

「怎麼?怕我被這個魔王給迷住了?還是說,怕我把魔王給迷住了?真要如此,那你倒也是省事了。我體內的曼陀羅毒素足以把他毒死……如果他對我感興趣並且還打算上了我的話。」曼陀羅笑著,風情無限。

「我要的是魔王活著的人,而不是一具屍體…」死神冷冷說道。

「放心,我自有分寸。我得走了,否則只怕找不到那幾個華國過來的人了。」曼陀羅笑著,她朝著死神揮了揮手,便是優雅的轉身,朝著殿堂外面走去。

死神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有著兩道寒芒迸發而出,他盯著曼陀羅離開的身影,並未說什麼。

這整個死亡神殿中膽敢用這樣的語氣跟態度來面對他,唯有曼陀羅這個女人。

嚴格說起來,她不受死神的掌控,這不僅是她自身血脈的特殊性,還在於她那一身高深莫測的恐怖實力。

如果要評選出當今世上最可怕的女人,那曼陀羅絕對是其中之一。

「魔王,總算是找到你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死神自語,口中發出了一陣低沉而又森冷如刀般的笑意。

……

遠在華國江海市的蕭雲龍對於這一切還並不知情,他還不知道他已經被死亡神殿盯上。

蕭雲龍此刻正在秦家老宅,剛與秦老爺子他們一起吃過了晚飯。

蕭雲龍與秦明月已經是打算留下來過夜,明天再返回江海市。

秦老爺子心情顯得極為的舒暢,因為難得有蕭雲龍跟秦明月陪伴在側,他將蕭雲龍視為自己的孫女婿,對蕭雲龍也極為喜愛,眼下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蕭雲龍跟秦明月早日結成連理,早日有自己的孩子。

只要他有生之年能夠抱上一抱重外孫,那他真的是別無遺憾了。

「雲龍,我沒有時常在江海市,很多消息也不得而知。如煙這個孩子現在如何了?」秦老爺子忽而問著,提到了柳如煙。

當日在君悅大酒店的事件中,秦老爺子就站出來要為柳如煙出頭,他還記得此事。說起來他跟柳家已經去世的柳老爺子也是相交多年的老友,眼下看著柳老爺子的親孫女居然被柳家家主利用為聯姻的工具,他心中的確是很氣憤,他看不慣這樣的事情,是以一直牽挂在心。

蕭雲龍聞言后臉色倒是一怔,他說道:「如煙啊,最近也沒有跟她聯繫。前些天聽她說她可能有意要自己開創一個公司,只要能夠走上自主獨立創業的道路,她也就無需在仰望柳家,也無需再受到柳家的逼迫。」

「哦?她還有這樣的想法?那挺好的,以前她在國外不也是自己開公司的嘛。如果她有這方面的想法,那明月回頭你能幫得上的就幫忙一些。秦氏集團產業眾多,涉及各大領域。倘若如煙這孩子開創的公司跟秦氏集團的業務掛上鉤,能出力就盡量出力。我這也算是幫一下已故的老友。」秦老爺子說道。

秦明月點了點頭,她說道:「爺爺你放心,等回去了江海市,我找如煙出來聊聊,看看她有什麼想法,開的是那種類型的公司。如果能幫得上,我一定會幫的。」

「那我就放心了。當時我承諾要為她做主,說過的話就要負責。林家這幾年倒是發展起來了,可倘若要以此來逼迫一個好端端的女人不情願的嫁入他們家門,這跟把如煙往火坑裡推有什麼區別?此事,我不僅不同意,還要幫如煙這孩子一把。」秦老爺子說道。

蕭雲龍笑了笑,他看得出來秦老爺子是個性情中人,更是極為的重情重義,雖說他年少時的故友一個個都離世了,但他仍舊是守住那份情義,對於這些故友的後人他能幫的絕不會說不字。

漸漸地,夜深了。

「老爺子,已經十點半鐘了,您老該去休息了。」陳雅涵看著夜色已深,便是開口說道。

「是哦,光顧著說話都忘記時間了,不知不覺都這麼晚了。爺爺您快去休息吧。」秦明月也連忙說著。

秦老爺子呵呵一笑,他說道:「不礙事不礙事,今晚我這是高興。人老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膝畔兒孫滿堂,今晚我們這算是一家子都聚在了一起,所以我高興之下也不覺得困。」

秦明月臉色微紅,秦老爺子這話可算是鐵板釘釘的認定了蕭雲龍就是秦家女婿的事實了。

「老爺子,既然這麼晚了那就休息吧。明天咱們繼續嘮嗑。」蕭雲龍笑著說道。

秦老爺子點頭,他說道:「好,好,那就去休息吧。雲龍你跟明月也早點休息。養好精神了明天才能開車趕路。」

「好,我也打算去休息了。」蕭雲龍點頭。

當即陳雅涵與秦遠博先將秦老爺子扶著去他的房間休息。

蕭雲龍看著四下沒人,他嘿嘿一笑,對著秦明月低聲說道:「明月,該不會把我安排跟你一個房間吧?」

「你說什麼?」秦明月輕呼了聲,她眼眸瞪著蕭雲龍,沒好氣的說道,「你想得美…這是不可能的事,家裡面空著的客房多著呢。福伯已經把一間客房整理乾淨了,今晚你就在客房休息。」

「別這麼大反應,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真要給我安排了,我還不好意思呢。」蕭雲龍訕訕一笑,他開口說道。

「你少來了。就你那比城牆都還厚的臉皮,我真是看不出來你會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呢。」秦明月沒好氣的啐了聲,而後她喊來老管家福伯,讓福伯送蕭雲龍去整理出來的客房中休息。

蕭雲龍笑了笑,唯有跟著福伯走了。

福伯領著蕭雲龍走到南院的一間乾淨整潔的房間,他笑著說道:「姑爺,今晚你就在這裡休息吧。你看看房間的情況,要是覺得不習慣,還可以再換房間。」

「福伯,沒這麼麻煩。我這個人別說有一間房,就算是拿張席子去後院往地上一鋪我都可以睡得著。」蕭雲龍笑著說道。

「呵呵,姑爺那你早點休息吧。」福伯笑著。

蕭雲龍點了點頭,福伯也就退了出去。

離去時福伯覺得秦老爺子的眼光真的是很不錯,認定的這個姑爺不拘小節,隨性洒脫,不做作不矯揉,的確是很好。

夜華如水,皎潔的月光輕輕地灑落而下,籠罩在了這夜幕下的大地上,如同一層輕紗披在地面上。

蕭雲龍還沒有睡意,他點上根煙抽著,不知怎麼的,自從今天早上跟穆恩他們通過電話之後,只要他靜下來時心中總會有種說不出來的不夠安定的感覺,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般。

可他跟穆恩他們通電話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好端端的,能有什麼事?

「什麼時候自己也變得疑神疑鬼的了?」

蕭雲龍自嘲的笑了笑。

一根煙抽完,他熄滅了煙頭,深吸口氣,讓自己的心境變得平靜下來,而後關了燈躺在床上開始休息。

其實他那有些不安的感覺是正確的,隨著華國這邊有著幾名男子拿著他的畫像訪問黑暗世界中的各大勢力,此事已經在黑暗世界掀起了一股風暴,他更是因此而被死亡神殿盯上。

不僅如此,隨著他魔王教官的身份暴露,只怕遠在西伯利亞的地獄訓練營也即將迎來一場狂風暴雨。

……

求月票…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