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76章死神!(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 蕭雲龍一笑,他說道:「好,我沒問題。」 「那就明天再回去江海市吧。」秦明月說著。 「呵呵,如此甚好,我這個老頭子就是希望你們多陪在身邊,這我就開心了。」秦老爺子笑著。...

秦家老宅。

蕭雲龍與秦明月驅車回來了,他們渾身已經濕透,划船上岸之後,他們立即離開了麗水雲山風景區。

畢竟他們跌落湖中,早已經成為了焦點人物,再不趕緊離開,只怕都要被景區內的遊人圍著觀看不已了。

蕭雲龍一路拉著秦明月迅速的離開現場,坐上車子后飛快的驅車回到了秦家老宅。

這一路上他與秦明月哈哈大笑個不停,回想起他們一同跌落湖水的那一幕,他們忍俊不禁,為之捧腹。

驅車回到了秦家老宅,蕭雲龍停下車后對著秦明月說道:「明月你去洗個澡吧,換上一身衣服。雖然這是在夏季,但這濕漉漉的衣服一直穿在身上也要小心著涼感冒。」

秦明月點了點頭,她看著蕭雲龍的樣子,又忍不住淹嘴一笑,說道:「你也去洗個澡吧。」

蕭雲龍笑了笑,與著秦明月一塊走下車。

走進秦家老宅內,陳雅涵迎了出來,看著蕭雲龍與秦明月渾身都濕漉漉的,她臉色為之怔住,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陳姨,沒什麼事,就是玩了會水,弄濕全身了。」蕭雲龍笑道。

「趕緊去洗個澡換上一身衣服。」陳雅涵催促說道。

「媽,你找一套爸爸的衣服給雲龍換上吧,爸爸的他應該也能穿。找顯得年輕一點的,別找太老套的。」秦明月說道。

「這不用你操心,家裡面有衣服,你跟雲龍的衣服我都備好了。我是想著有時候你跟雲龍回來了說不定還會過夜在家裡,就備上了。不過雲龍的衣服我是按照個大概的身高體型買的,尺寸也不會差到哪去。」陳雅涵笑著說道。

「那真是謝謝陳姨了。」蕭雲龍笑道。

「你這孩子,還說這些客氣話。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陳雅涵說道。

蕭雲龍與秦明月應了聲,這老宅內有好幾間洗浴間,陳雅涵給蕭雲龍拿過來一套嶄新的衣服,帶著他去一個洗浴間內,讓他進去洗澡。

他們洗完澡走出來后已經是下午時分。

蕭雲龍穿著陳雅涵給他準備的衣服,倒也是很合身。至於秦明月,她本來就有自己的衣服留在家裡面。

「雲龍,明月,要不今天你們別回去江海市了,就留在這裡過夜吧。難得回來一次,就呆久一些。明天再返回江海市。」大廳內,秦老爺子對著蕭雲龍與秦明月說道。

秦明月一雙眼眸看向了蕭雲龍,多少帶有一些詢問之意。

蕭雲龍一笑,他說道:「好,我沒問題。」

「那就明天再回去江海市吧。」秦明月說著。

「呵呵,如此甚好,我這個老頭子就是希望你們多陪在身邊,這我就開心了。」秦老爺子笑著。

大廳內的陳雅涵一笑,說道:「那我就去張羅著準備晚飯了。」

「媽,我跟你去。」秦明月說著,她站起身,隨著陳雅涵走出了大廳。

蕭雲龍四處看了眼,問道:「老爺子,秦叔叔呢?」

「遠博他出去了,去見個朋友。一會兒就回來了。」秦老爺子說道,他笑著又說道,「來,雲龍你跟我喝茶聊聊天。」

「好。」蕭雲龍笑著。

他倒也是很享受眼下這種時光,平靜卻又充實,能夠陪伴著秦明月,跟秦老爺子這些老一輩的人在一起,顯得其樂融融,卻又充滿了一種溫馨感。

只是,他不知道這種平靜的日子能夠持續多久,會不會被人打破。

……

加勒比海域,一個偏僻而又神秘的小島上。

這是一個極為偏僻的島嶼,人跡罕至,飛鳥盡絕……這僅僅是在外人眼裡是這樣,實際上並非如此。

血色的殘陽映射在這個島嶼上,染上了一層血色的光彩,島嶼中古木參天,有著一片天然的雨林,這片茂密的雨林看似平靜,可一旦有人潛入,那將會在瞬息間不知不覺的死掉。

林子中時不時的傳來三聲長短不一宛如鳥啼般的尖銳嘯聲,每每響起,都會從四面八方上傳來相應的回應,這是一種暗號,只要任何一個方位沒有傳來相應的回應聲,那說明有突發的情況發生。

倘若仔細感應,也能隱隱感覺得到這片林子中有著一道道時隱時現的駭人氣息在瀰漫,充滿了一股黑暗血腥之感,恍如那死神降臨了般。

事實上,這裡就是一個死神的國度。

外圍這茂密的森林遮掩住了這個小島裡面的情況,倘若有人能夠突圍這片雨林,穿越往前,那將會看到一座極為高聳磅的城堡聳立在這個小島的中間位置上。

這座城堡通體黑色,由一塊塊黑色的巨石堆砌而成,顯得高大而又宏偉,聳立在這小島之上,無形中卻又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讓人看一眼都要心膽俱裂,有種忍不住跪倒在地為之膜拜的恐懼感。

黑色的城堡並沒有任何的裝飾,唯有城堡正面之上有著一個極為顯眼的標誌圖案,這個圖案是一柄鐮刀,一柄血色的鐮刀。

血色鐮刀繪畫得惟妙惟肖,看著就像是一柄真正的兀自還在滴血的鐮刀懸挂在這城堡之上,無端中帶給人一種森然的死亡之感,事實上整個城堡帶給人的就是一種死氣沉沉瀰漫著濃厚死亡氣息的感覺。

西方神話中,死神的武器就是一柄滴血的鐮刀,這柄鐮刀專門用來收割別人的生命。

因此,一柄嗜血的鐮刀代表著的往往就是死神…

黑色城堡內仍舊是以暗色調為主,但那高大的牆壁上卻是多了許多繪畫,便連那高大十丈的城堡穹頂之上也是浮雕著各式各樣的繪畫,這些繪畫浮雕以血腥殺戮為主,繪畫的主要人物就是西方神話中死神達納特斯行走人世間的殺伐血腥之事。

整個城堡沒有電,因此自然也就沒有電燈,但卻有十幾個磨盤大小的燈架從高高屋頂垂下,上面用來照明的居然是臂粗的牛油蠟燭,拉出滿室光怪離奇的影子。

城堡殿堂的最上方,一個挺拔如山的男人背對著門站在殿堂正中,他身軀挺拔,身上卻是披著一件黑斗篷,從頭到頭都包裹在了這件黑斗篷之下,借著熊熊燭火,竟是看到這名身披斗篷的魁梧男子正在伸手擦拭著一柄銳利的鐮刀。鐮刀的鋒芒上竟有一抹紅光,色殷如血。

在其身後兩邊,整整齊齊的站立著兩列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他們肅穆而立,宛如雕塑般的動也不動,身上卻是有股極為駭人的死亡氣息在瀰漫著。

殿堂正中,鋪著的宛如血色浸染而成的地毯上,跪著三名男子,他們將腰身彎到了最大限度,額頭也接觸到了地面,一動不動。

「約瑟夫,你們回來了。我希望聽到的是一個好消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前方那名身上披著黑斗篷的男子開口,他的語氣平靜卻尖銳,一如他手中那柄血色鐮刀的鋒芒一般,寒氣逼人。

三名跪倒在地的人影中,中間那名男子的身形微微一顫,他仍舊是彎腰跪著,並未抬起頭,他說道:「偉大的死神,約瑟夫辜負了您的期望,我們的行動失敗了。」

「失敗?…」

黑斗篷男子語氣微微一沉,隨著他這句話說出口,整個殿堂內的溫度陡然間急劇下降,恍如那寒冬降臨,一股驚駭人心的森然冷意瀰漫在了整個宏偉的殿堂當中。

「你率領整整五十名神殿強者,聯合暗夜響尾蛇傭兵團、獵虎傭兵團都沒能將魔王傭兵團的人擊殺?據我所知,魔王傭兵團不過才十幾人吧?」黑斗篷男子再度開口。

「我們原本已經將魔王傭兵團圍剿在東歐南部的一片雨林中,打算不斷地縮小範圍,徹底的將魔王傭兵團之人擊殺一空。誰曾想魔王傭兵團的人卻是從右側硬生生的突圍而出。我率人圍上去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跪在地上中間那名男子約瑟夫開口說道。

「真沒想到已經沒有了魔王的魔王傭兵團仍舊是如此之強。也難怪他們能夠成為傭兵界的一個傳奇。」黑斗篷男子開口,他接著說道,「沒有魔王的魔王傭兵團戰鬥力仍是如此的強大,倘若魔王回歸再度率領他們,那你們豈非更是沒有一擊之力?難道是我神殿強者太弱了嗎?還是你能力有限,未能很好的完成這一次的圍殺行動?」

「死神大人,是我能力不夠,並未我偉大的神殿不強,一切在於我之錯。」約瑟夫開口,聲音中已經有了一絲的顫抖。

「死亡神殿不需要弱者,既然你認錯,那就瞑目吧。」

黑斗篷男子開口,話剛落音,也沒看到他怎麼動,唯有看到一道黑影一閃而過,一道血色鋒芒劃破虛空。

嗤…嗤…嗤…

三道血箭激射當空,赫然看到原本跪在血色地毯上的那三名男子已經屍首分離,殷紅的鮮血不斷地從他們那被切斷的脖頸上飆射而出。

再定眼一看,黑斗篷男子已經站回原位,彷彿他從始至終從未曾動過一般。

但他手中那柄血色鐮刀的鋒芒上,赫然有著一滴滴鮮血不斷地流淌而下。

神殿中站著的黑袍男子中有六個人出動,他們托起地面上的屍體、人頭轉眼間就退了出去,地面上的血跡無人清理,漸漸地滲入到了那塊地毯當中,成為了那血色染料。

或許,這塊地毯顏色如此的血腥艷紅,就是這麼來的。

至此,殿堂之上這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這才緩緩轉身過來,他一轉身,兩列站著的黑袍武士紛紛屈膝跪下。

只因這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正是死亡神殿之主……死神…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