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74章無恥要求!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雲龍好不臉紅的說道。 「你就臭美吧。」秦明月嗔了眼蕭雲龍。 反正時間充裕,秦明月也不急於回去,她也舒展了一下身體,看著四周的景色,還伸手下去用指尖划動著湖面,隨著她指尖輕划,湖面也泛起...

蕭雲龍已經租來了一艘船,不過他租的是那種需要搖著船槳的小船,按照要求他與秦明月都需要穿上救生衣才能上船。

蕭雲龍與秦明月也照做了,穿上救生衣之後坐上了這艘小船。

「你為什麼不租那種帶有電動馬達的小船啊?這種的還需要自己搖著船槳呢。」秦明月問道。

「這樣才有樂趣嘛。所謂湖水泛輕舟,就是要這樣的樂趣。」蕭雲龍笑著。

做上船后,蕭雲龍搖起了船槳,這艘小船便是泛波而行,劃開了那平靜如鏡般的湖面,緩緩地朝前划動而去。

秦明月也試圖幫著蕭雲龍一起搖著船槳,但她的節奏跟蕭雲龍搭配不上,使得這艘小船在原地打轉著,這惹得她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明月你就別搖了,我來搖吧。」蕭雲龍說道。

秦明月點了點頭,她暗中吐了吐舌頭,為自己剛才幫倒忙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蕭雲龍搖著船槳,這艘小船破浪而行,微風習習,碧綠的湖面映射著金燦的陽光,倒也是讓人倍感愜意,有種超然洒脫之感。

秦明月安靜的坐著,蕭雲龍坐在她前面搖著船槳,她看著蕭雲龍那挺拔的身形,感受著這如詩如畫般的意境美景,倒也是生出了幾許動心之意,她許久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感覺,這能讓她的心變得安詳與平靜。

「古有范蠡與西施泛舟西湖,今有我雲龍與明月泛舟麗水湖面。明月你說我們這是在效仿古人嗎?看來故人也挺浪漫的嘛,值得我們這些後人好好學習。」蕭雲龍回頭看向秦明月,微笑著說道。

「你還知道範蠡與西施的故事呢。那你知不知道那只是一則美好的故事傳說,並無真實史料記載。」秦明月說道。

「無論是真是假,這樣的故事能夠廣為流傳,足以說明了這是一種美好的事情,不是嗎?你看,我們正在做美好的事情。」蕭雲龍笑著,頓了頓,他又說道,「也許過了十年八年的,咱們還可以對孩子們說起當年一起泛舟湖上的故事呢。」

「你……我說你能不能正經一點?你簡直是讓人無語,太厚顏無恥了…誰十年八年後跟你有孩子了?哼…」秦明月臉色羞紅而起,她惱聲說道。

「對對地……我說錯了,哪需要十年八年這麼久啊?只要你樂意,明年咱們孩子就可以出世。」蕭雲龍一本正色的說道。

「混蛋…我、我真是沒法跟你呆了,我要跳湖…」秦明月咬牙切齒的說道。

「明月,你想游泳?」蕭雲龍詫聲問著。

「你才想游泳呢,誰沒事了在這樣的地方游泳啊,跟你說話真是氣人…你快給我划回去岸邊,跟你在一起真是太讓人鬱悶了,氣都不打一處來。」秦明月惱聲說道。

蕭雲龍兩手一攤,他聳了聳肩,說道:「只怕是一時半會回不去了。」

秦明月臉色一怔,她急忙問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都把小船劃到這裡來了,雙臂一陣酸疼發麻,得要好生休息一會兒才能往回划。」蕭雲龍說道。

秦明月急忙的轉眼朝著四周看去,她一看竟是看到這艘小船已經是劃到了湖心位置,距離岸邊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並且也不知道蕭雲龍這是有意無意,他將這艘小船劃到了麗水湖的最深處,尋常租船遊玩的遊客沒有人會劃到這麼遠的距離。

秦明月當下有些著急起來,她說道:「你、你為什麼劃過來這麼遠啊?都沒有人跟你劃到這邊來。這樣萬一出個意外了怎麼辦?」

「我們這叫不與人同流合污。劃到這裡,這片天地就屬於你和我,這是我們的二人世界,豈非很美好?」蕭雲龍笑著,他舒展了一下身體,靠在船頭上躺著,抬眼看著天空,說道,「你看頭頂這藍天白雲的,腳下則是綠水清波,這景色多迷人啊?得要好好地欣賞欣賞。」

秦明月一陣無語,她看著蕭雲龍,問道:「你真的是手臂發麻無力了?」

「當然,沒看我一直在划船的嘛。」蕭雲龍理所當然的說道。

秦明月聽著這話怎麼就那麼的不相信呢?這傢伙跟別人對戰的時候一身力量無窮無盡,划個船就力竭累到了?這有點不科學。

「那你什麼時候恢復過來?」秦明月又問著。

「這得要看你了。」蕭雲龍一笑,看向了秦明月。

「看我?」秦明月怔住了,她說道,「你什麼意思啊?讓我划著回去啊?我、我可掌控不好方向。」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親自幫我按摩揉捏一下我的手臂,我的力氣恢復得都要快一些。現在我雙臂的肌肉僵硬了,得要通過按摩揉捏來緩解。」蕭雲龍振振有詞的說道。

這話讓秦明月聽著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次在醫院她給蕭雲龍按摩的事情,結果證明那都是蕭雲龍胡扯的,眼下這傢伙又故伎重演了。

「你以為我還會上當嗎?我才不信你真的是肌肉僵硬無力了呢。」秦明月說道。

蕭雲龍笑著,他點上根煙,抽了一口,說道:「不信那就算了。你不肯幫我按摩揉捏一番,那我們就在這麗水湖深處獨處,看著四周的風景也不失為一種雅趣。平常的時候我們總是很忙,,忙到沒有時間停下腳步看看身邊的風景,這會讓我們錯失很多東西。眼前風景如畫,是該駐足停留,好好觀賞一番。」

「你這話我怎麼聽出了一股哲學味道?」秦明月說道。

「哈哈,這在於我是個有學問的人。」蕭雲龍好不臉紅的說道。

「你就臭美吧。」秦明月嗔了眼蕭雲龍。

反正時間充裕,秦明月也不急於回去,她也舒展了一下身體,看著四周的景色,還伸手下去用指尖划動著湖面,隨著她指尖輕划,湖面也泛起了陣陣漣漪。

是啊,誠如這傢伙所言,因為太忙,很多風景都忘記了停下腳步來觀賞,很多人也忘了停下腳步來回身陪伴親近之人。

其實很多時候忙都是借口,在於我們有沒有這個心去駐足停留。

「如果往後的生活能夠像現在這樣,平靜而心安,那我也別無所求了。人生苦短,無需大起大落,也無需輝煌一世,只要能夠陪伴著喜歡的人靜靜地獨處,靜下心來凝望一下彼此,這就是一種幸福吧。」

蕭雲龍忽而感慨說道。

秦明月聞言后臉頰一紅,總覺得蕭雲龍這話是對自己說的一般。

「說是這麼說,但功名利祿人人趨之若鶩,又有誰能夠真正的做得到淡泊名利,不為名利所動,從而平平淡淡的生活著?」秦明月輕嘆了聲,開口說道。

「明月,我是一個能夠抗拒名利誘惑的男人。你要不信,只要你願意我立馬可以跟你隱居山林,遠離紅塵。」蕭雲龍笑著說道。

「誰跟你隱居山林了?」秦明月沒好氣的說道。

蕭雲龍嘿嘿笑著,看著秦明月此刻微微羞紅的臉蛋,倒也真的是極為的明艷動人、絕美無瑕,有股難以言喻的嫵媚之態,就像是初起綻放的百合,不勝嬌羞。

「我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頭頂藍天,四面環水,以天地為鑒,碧波為媒,親你一口。」蕭雲龍忽而說著。

他看著秦明月那嬌艷潤紅的櫻唇,還真的是有股強烈的一親芳澤的衝動。

「啊?」

秦明月忍不住驚呼而起,她看著蕭雲龍,說道:「你、你剛才說什麼?」

「我想親你,就在此時,此刻,此地…」蕭雲龍認真的說道。

「你、你……」

秦明月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站起身,左看右看都是水,想要不理會這個混蛋佛袖而去,也沒路可走,這可怎麼辦?

「你快給我划回去。」秦明月跺了跺腳,為之氣惱的說道。

「你再多剁幾下,咱們可要翻船了。」蕭雲龍笑著,他看著秦明月,不緊不慢的說道,「划回去可以,但得要讓我親一口。」

「蕭雲龍,你不覺得你提出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很無理嗎?」秦明月語氣恨恨的說道。

「如果是對象是自己的老婆,這很正常。」

「我、我不是你老婆……」

「這是遲早的事,我們可是有婚約在身。」

「你、你這人真是可惡,心機深沉,你故意約我划船,又把船劃到這裡,你這是在脅迫我…」秦明月氣呼呼的說道。

「反正你要是不答應,咱們就一直在這小船上呆著吧。」

蕭雲龍說著他把一個船槳拿起,噗通一聲,他直接扔進了湖中,木質的船槳很快就浮在湖面上。

「你、你這是在幹什麼?」秦明月臉色一驚,急忙問道。

「你要不答應,我就把船槳一個個扔出去。到時候可真的是划不回去了。」蕭雲龍說道。

「你……」

秦明月銀牙暗咬,心中氣惱得不行,她真沒想到這傢伙也有這麼無賴的一面。

再說他提出的是什麼要求嘛?居然要親自己一下?

親吻不是一件很浪漫美好的事情嗎?為什麼他要採用這樣不講理的方式來破壞這種美好之感?

再說了,親吻大都是男女情感發展到一定程度,在自然而然間懷著一種美好的心情與期待來完成的,哪有像他這樣直接而又霸道不講理的提出來的?這太羞人了…

但眼下的情況秦明月真的是左右為難,前行無路,後退無門,只能轉左,或者向右。

左邊是湖水,右邊也是湖水。

……

今天三更,每多3章月票加更一張,上不封頂。比方今天有30張月票,那在三更基礎上再更10章。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