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69章一較高下!(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那可就不好了。畢竟南老與南宮公子前來拜訪秦老爺子,遠來是客,出點什麼意外可不好。」 南宮望渾濁的老眼中似有一絲慍色閃過,他開口說道:「有老夫坐鎮,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再說切磋交流,又豈能有什麼...

「擅長打架?」

場中之人聽到蕭雲龍這話,他們一個個臉色為之怔住,這話聽上去多少有點流氓無賴的感覺。

除了一些流氓無賴之外,誰會沒事了把打架掛在嘴邊?

秦明月臉色也怔住了,聽著蕭雲龍這話感覺有些啼笑皆非,這傢伙也真是的,說什麼不好,非要說自己擅長打架。

南宮世家底蘊深厚,有著嚴格的禮節氣度,是以南宮望聽到蕭雲龍這樣的話,他笑了笑,笑意中多少有些意味深長之意……到底還是市井粗俗之輩,最擅長的竟然是打架,這話讓人聽著真是笑掉大牙。

秦老爺子呵呵一笑,他說道:「南老,忘了跟你說,雲龍就是江海市武道世家蕭家的男兒,當年的蕭縱橫正是他的親爺爺。可惜蕭兄過早離世,未能看到他的孫子一眼。雲龍既然是武道世家弟子,他所說的擅長打架也就是擅長於武道的意思。」

「什麼?他就是蕭縱橫之孫?」南宮望臉色出現了一絲動容,語氣也為之詫異。

顯然,南宮望認識蕭雲龍的爺爺蕭縱橫,畢竟他與蕭縱橫、秦老爺子都是那個時代的人,蕭縱橫當年乃是當世人傑,說不定還跟南宮望之間有過一些爭雄之斗也說不定。

「想當年,蕭縱橫憑藉蕭家的武道縱橫江海,被人稱之為武道宗師,一身武道修為高深莫測,便連老夫也是極為賞識。可惜,斯人已逝,如今蕭家的武道已經逐漸沒落,不復當年之威。」南宮望開口,他那雙老眼看向蕭雲龍,說道,「你既然是蕭家嫡系弟子,理應傳承蕭家武道,既然如此不若就在武道上與流風切磋交流一番。我南宮世家的武道可謂是源遠流長,比起蕭家武道的傳承歷史更為久遠與深厚。切磋一番,未嘗不可。」

南宮流風旋即微微一笑,他對著蕭雲龍說道:「蕭兄,我也自幼習武,算是一個武道中人。既然蕭兄擅長於武道,那我們就切磋交流一番?你放心,既然是切磋交流,只會點到為止。」

蕭雲龍嘴角微微上翹,揚起一抹笑意,他何嘗聽不出南宮流風的話中之意,無非就是一旦切磋對戰了,他會手下留情點到為止,不會傷害到蕭雲龍。

意思是就是南宮流風有著強大的自信認為他在武道方面比蕭雲龍更強大。

南宮流風看著蕭雲龍不語,他笑著問道:「蕭兄,你不願意?還是說……不敢?」

蕭雲龍喝了口茶,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拳腳無眼,又豈能真正的做到點到為止?我是擔心一旦比試了,不小心讓南宮公子出點什麼小意外,那可就不好了。畢竟南老與南宮公子前來拜訪秦老爺子,遠來是客,出點什麼意外可不好。」

南宮望渾濁的老眼中似有一絲慍色閃過,他開口說道:「有老夫坐鎮,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再說切磋交流,又豈能有什麼意外?你不用擔心流風,我對我的孫子有信心。」

「蕭兄,在下雖說不才,可還是自持有些實力的。你儘管出手,不必擔心我會受到所謂的意外情況。」南宮流風說道。

「雲龍,那你就跟流風切磋一番,讓我們開開眼界。」秦老爺子笑著說道。

蕭雲龍淡然一笑,他說道:「好,既然南宮公子如此盛情邀約,我就奉陪一番。」

「那就去東院吧,哪兒有一塊空地。」秦老爺子說道。

秦老爺子說著站起身,帶領著南宮望他們朝著秦家老宅的東院走去。

蕭雲龍也唯有站了起來,秦明月陪同在他的身側,秦明月一雙美眸看了眼蕭雲龍,她輕聲說道:「好端端的你怎麼就說你擅長打架要跟流風公子切磋對戰呢?」

「明月,你也看到了,這分明是對方先提出來的條件,我恕難從命都不行。」蕭雲龍說道。

「你、你可要小心一些……當然,也不要真的傷到了流風公子,畢竟來者是客,鬧出什麼不愉快也不好。」秦明月說道。

「聽你的意思是似乎是關心我多一點?怕我吃醋啊?」蕭雲龍笑著。

「你這什麼話啊,我跟流風公子只有同窗之誼,可是沒有什麼關係。」秦明月臉色微紅,禁不住嗔聲說道。

蕭雲龍笑了笑,心知秦明月是擔心他會誤會她與南宮流風之間的關係,因此特地跟他聲明。

其實蕭雲龍就從未懷疑過秦明月與南宮流風之間會有什麼關係,他多少也了解了一些秦明月的性格,心知她不是那種攀華富貴的女人。她有著自己的本性,心知她要追求的是什麼,豈會因為南宮流風的身份而對他存在什麼攀交愛慕之情?

但蕭雲龍聽著秦明月說的這句話,心面還是泛起了陣陣暖意,他看著秦明月那張絕美無瑕的玉臉,他忽而壓低了聲音,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婆,我突然間好想親你一口。」

「你……」

秦明月一張俏臉上立即染上了點點緋紅之態,她眼眸中蘊含著一層嬌羞之態,她沒好氣的瞪了眼蕭雲龍,看著蕭雲龍臉上那副笑著的樣子,她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傢伙真是不把臉皮當回事呢。

秦明月跺了跺腳,先走了一步,方才蕭雲龍那句話真是讓她心中又惱又羞。

一行人走到了東院,這裡的確是有著一個空著的場地,秦老爺子雖說不習武,但他每天都會打一遍太極拳用來健身。因此每天清晨他都會在這個場地上打上幾遍太極拳,出出汗,長久下來倒也是讓他的身體變得極為健朗。

來到此地,南宮流風眼中的目光看向了蕭雲龍,他器宇軒昂,如人中之龍,臉上的笑容溫潤如風,也不知道曾迷倒了多少女人。

他率先走進了這個場地中,微笑著說道:「蕭兄,就等著你來討教一番了。」

蕭雲龍淡然一笑,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朝著場地內走了過去,與南宮流風對立而站。

「蕭兄,請…」

南宮流風開口,他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蕭雲龍站定如松,巋然不動,他說道:「你出手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南宮流風開口,猛然間,從他的身上有著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瀰漫而出,前一刻還是一個風度翩翩氣質優雅的世家公子,轉眼間身上卻是有股凌厲剛猛的氣勢爆發而出,可見他對於自身氣息的掌控已經是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地。

嗖…

南宮流風身形一動,朝著蕭雲龍疾沖而至,那速度當真是迅速無比,身形也顯得極為的飄逸,便連與人對戰都能保持如此的優雅風度,倒也不愧是一個隱世世家的世家子弟。

「游身流影拳…」

南宮流風一聲輕喝,他疾沖而至,拳勢也隨之攻殺而出。

南宮流風身法飄逸靈動,他的拳勢也是同樣的飄逸玄妙,如風如影,虛幻縹緲,真假難辨,拳勢的速度更是極速萬分,瞬息間就攻殺到了蕭雲龍的面前。

蕭雲龍身形仍舊是巋然不動,他雙眼的瞳孔凝聚而起,眼中的目光銳利如刀,他緊緊地盯著南宮流風攻殺而來的拳勢,那亦真亦假、虛幻縹緲的拳影給人一種目眩神迷之感,可當中卻是內蘊著極為凌厲的殺招。

突然間,蕭雲龍眼中的目光熾盛而起,南宮流風右側部位一個空門一閃而逝,但豈能逃得過蕭雲龍的目光?

轟…

那一刻,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他的右拳隨之攻殺而出,這一拳內蘊著他自身那股澎湃絕倫的力量,朝著南宮流風右側一閃而過的那個空門攻殺了過去。

簡簡單單的拳勢,比起南宮流風那如風如影般飄逸玄乎的拳勢自然是顯得太簡單不過了,根本沒有絲毫招式可言,要論觀賞性更是比不上南宮流風施展而出的拳勢。

但這簡簡單單的拳勢卻是內蘊著最為凌厲的殺機,一拳而出,直取南宮流風的空門,簡單而又奏效,他全然不去管南宮流風攻殺而至的拳影。

因為他看得出來,南宮流風那飄忽不定的拳影大部分都是佯攻,他只需要找到南宮流風身上的破綻,一拳轟殺而出就完事。

至於南宮流風想要由佯攻轉為真正的攻勢,那也晚了他一步。

蕭雲龍那厚重如山般的拳勢恐怖萬分,將眼前的虛空直接碾壓破碎,使得南宮流風拳勢中掠起的那一道道拳影也被碾壓而散,一股強勁無比的拳勢勁風排山倒海般的籠罩向了南宮流風的全身。

南宮流風俊美的臉上神色微微一變,他猛地止住了他朝前疾沖而去的身形,他驟然間停下身來,接著他的雙手猶如輪轉而起的太極輪般的旋轉而出,一股逆向的勁風氣流在他旋轉而起的雙手手掌間凝聚而成。

砰…

南宮流風旋轉而起的雙掌抵擋向了蕭雲龍攻殺而至的那一拳,蕭雲龍拳勢中內蘊著的那股力量與南宮流風宛如輪動著的太極輪生成的逆向氣流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砰然之聲。

之後,氣勁逐漸的激蕩消散,竟是看到南宮流風身形仍舊是紋絲不動,更是顯得飄逸洒脫萬分。

蕭雲龍臉色微微詫異,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接下他一拳的對手可不多,看來眼前這個南宮流風還真的是一個強大無比的對手。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