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65章兄弟情!(二)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左右,秦明月仍在睡夢中。 蕭雲龍洗手間內洗漱了一番,按照秦明月的作息規律,約莫八點鐘左右她就要醒來了,趁著這個時段正好可以去準備一下早餐。 蕭雲龍也不好意思天天吃著秦明月做的愛心早餐不...

殘陽如血,地面恍如染上了一層血色,空氣中也有一股血腥味道在瀰漫。

穆恩、小武、石頭、刀子一個個魔王傭兵團的弟兄跪在了地上,他們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傷勢,或重或輕,鮮血染紅了他們的身軀,但全場卻又靜默無聲,唯有一股凝重如山般的肅殺氣勢跟悲憤之情在瀰漫。

穆恩跪在地上,眼圈通紅,淚水奪眶而出,順著他那張沾滿鮮血的臉上滑落而下。

場中所有人都是亦然,他們眼中噙著淚花,胸腔內有股悲憤之情。

他們一個個都是歷經過無數次的生死對戰中廝殺出來的鐵血之軍,他們有著堅定的意志,有著不屈的戰魂,有著燃燒如火的鮮血,有著悍不畏死的性情,即便是拿著刀架在他們脖子上也不會讓他們皺一皺眉,更別說流淚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們雙眼通紅眼眶噙淚,那是因為……

他們中有三個弟兄去世了…

雨林中的那一戰他們成功的突圍而出,面對對方上百名精銳強者的圍殺,他們仍舊是能夠強勢的突圍,殺出一條血路,這極為不易,堪稱是一個奇。

因為圍殺他們的都是當今世上極為頂尖的勢力派出來強者,死亡神殿、暗夜響尾蛇傭兵團、獵虎傭兵團,這三股勢力任何一個人都是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精銳強者,他們足足一百多人全副武裝,將穆恩他們圍困在那片雨林中,仍舊是被穆恩他們突圍出來。

但,突圍的過程中,何青、孤狼與強子不幸去世。

何青他們三人在重傷垂死之前,為了不拖累魔王傭兵團的兄弟們,他們還想著拿起軍刀刺入自己的心房,只求讓穆恩他們丟下他們三人,全力突圍而出。

穆恩及時制止,帶著他們突圍而出,但他們傷勢真的是太重,逃回到這個秘密據點的過程中,他們已經沒了呼吸。

回到這個據點,穆恩聽到了電話聲,他心知這肯定是蕭雲龍打過來的電話,除了魔王傭兵團的兄弟,沒有人知道這個電話號碼。此刻電話響起,也唯有是蕭雲龍打過來的。

穆恩跟其餘人說好,關於何青他們三人不幸戰死之事決定先瞞著蕭雲龍,因此方才跟蕭雲龍通電話的時候,他們強裝笑顏,臉上笑著,眼中卻是早已經通紅濕潤。

電話中,穆恩確認了蕭雲龍已經回國,並且回去之後還有了自己的未婚妻,這讓穆恩更加堅定不能將這個悲痛的消息告訴蕭雲龍。

他心知,一旦讓蕭雲龍得知這個消息,蕭雲龍將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

「蕭老大,我穆恩對不起你,我辜負你的期望,沒能保護好弟兄們…」

穆恩跪著,任由眼中淚水滑落,他心中無比沉痛,悲愴萬分,一張滿是血色的臉此刻在那股悲憤之情的渲染下,卻是有股猙獰駭人之意。

「蕭老大,弟兄們瞞著你這個消息,是不願打擾你已經回歸平靜的生活,希望日後你得知了不要怪我們…死亡神殿、暗夜響尾蛇傭兵團、獵虎傭兵團,我穆恩一日不將他們屠盡,一日無顏面對你…魔王的兄弟不會白死,魔王兄弟的血也不會白流,這個血仇我們一定會報…」

穆恩一字一頓的說著,其聲如刀鋒相向,冷冽決然。

「蕭老大,這不怪穆哥,是我們一致決定瞞著你。雖然你離開之前曾說過,若有任何重大事情發生要第一時間告訴你。可我們這一次卻是瞞著你這個消息,也許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沒有聽從蕭老大你的話。我們會為死溶報仇,血仇不報,我們沒有臉面去見你…」小武開口,語氣悲痛卻又堅決。

「何青、孤狼、強子……安息吧,以後你們再也不能跟我們一起並肩作戰,再也不能跟我們一起大口喝酒,但你們仍舊會活在我們心中…每年這個時候,魔王的兄弟們都會給你們祭酒,陪著你們喝個夠…」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兄弟,來世我們還要做兄弟…」

「血仇就要血報…魔王的弟兄不可欺不可辱不可殺,魔王的弟兄不畏戰不懼死不戀生,要戰就戰個血流成河,這個仇一定要報…」

跪著的一道道身影紛紛開口,他們沒有嘶吼,也沒有竭斯底里,只是很平靜的說這話,可平靜的語氣中那股堅決之意宛如鋼鐵鑄成般不可撼動。

「蕭老大,老穆我不知道日後還能否活著去見到你,也不知道日後還能否有跟你再一次並肩作戰的機會,更不知道我們是否還能在一起對酒當歌一醉方休……不管如何,在我們心中,你永遠都是我們的老大,無人能替代的老大…」

穆恩開口,他緩緩的站起身,他伸手朝著臉上一抹,將那淚痕抹掉,他轉身看向面前的一幫兄弟,他沉聲說道:「挖墳,厚葬我們的三個兄弟,為他們守喪七日…七日之後,養好傷勢,把我們的敵人殺個片甲不留…」

「殺…」

空曠的小島上,回蕩著一股決然而又沉凝的齊喝聲。

什麼是兄弟情?

這就是兄弟情,讓人熱血激蕩…

穆恩他們瞞著蕭雲龍這個消息,是不願打破蕭雲龍回國之後平靜的生活,再則他們也相信他們有這個能力去給死去的弟兄復仇。

兄弟,就是互不牽挂,卻又銘刻在心。

……

華國,江海市,明月山莊。

蕭雲龍結束了與穆恩這些魔王傭兵團的弟兄們的通話,不知怎麼的,掛斷電話的瞬間,他心面隱約有些不安之感。

但想起他與穆恩這些弟兄們相互之間本身就是極為的信任,既然穆恩、小武、石頭他們一個個都沒事,想來也不會有什麼事吧?他覺得可能是自己多慮了。

對於魔王的弟兄們,他一直都放在心上,雖說有時候會整整一年甚至是幾年沒去聯繫,但那份情感卻是永恆不變。

蕭雲龍豈會知道,他電話中最後提到的那三個弟兄已經不幸戰死。

如果他知道這個消息,憑著他的性格他將會第一時間趕往機場,乘坐最快的班機過去跟穆恩他們匯合。

他雖說離開了魔王傭兵團,但他永遠都是魔王傭兵團的老大,倘若他得知魔王傭兵團有危險,甚至已經有兄弟戰死,他必然會一路怒殺過去,血債血還。

魔王弟兄不可欺不可辱不可殺,魔王弟兄不畏戰不懼死不戀生…

這是他定下的規矩,倘若有人欺辱擊殺魔王傭兵團的兄弟,他豈會坐視不管,必然殺伐而上,血殺千里…

但在穆恩他們有意隱瞞之下,蕭雲龍並不知情,總有一天他會知道這個消息,到那時候或許整個世界都會因為他的怒火而顫抖。

蕭雲龍醒來之後就沒再入睡,此刻已經到了早上七點鐘左右,秦明月仍在睡夢中。

蕭雲龍洗手間內洗漱了一番,按照秦明月的作息規律,約莫八點鐘左右她就要醒來了,趁著這個時段正好可以去準備一下早餐。

蕭雲龍也不好意思天天吃著秦明月做的愛心早餐不是?

這玩意得要講究互動,自己也該給明月做一份愛心早餐才是。

因此蕭雲龍洗漱過後朝著廚房裡面走了進去。

……

秦明月八點鐘剛過就醒來了,她已經養成了生物鐘。

如果不是這個周末她要回家一趟,她興許還會在床上繼續躺一會,睡個奢侈的懶覺。

但今天她要回去麗水鎮的秦家老宅一趟,因此她醒來之後就沒有繼續在床上躺著,她走下床,換上了衣服後去洗手間洗臉刷牙。

「也不知道那個傢伙昨天晚上回來了沒有。」

秦明月取過來毛巾擦了擦臉,心中暗自想著。

昨晚她與蕭雲龍回去蕭家吃飯,吃過飯後蕭雲龍讓她先回山莊,他聲稱要去蕭家武館看望吳翔他們的傷勢,她本以為蕭雲龍應該很快就回來明月山莊,豈料她看了會電視劇又看了看書,直至十一點半也沒看到蕭雲龍回來的身影。

最後她實在是困得不行了,就先睡了。

「哼,這傢伙真是有些不靠譜…」

秦明月忍不住沒好氣的哼了聲。

那略顯嗔怒的模樣夾雜著剛睡起來的那股嬌慵之感,看上去更是顯得嬌美萬分,那股優雅迷人的風情極為濃郁,讓人看一眼都要挪不開眼睛。

秦明月朝著樓下走去,她想著蕭雲龍即便是昨晚回來了,這會兒肯定還在呼呼大睡。

她有些餓了,準備下樓去做點早餐。

豈料,她剛走下樓,鼻端冷不防的竟是聞到了一股飄過來的香味,那是一股清淡卻又極為誘人的肉粥香味,這對於已經餓了的她無疑極為的挑動她的食慾。

「誰在廚房裡做早餐?」

秦明月詫異了聲,其實她知道這句話是多餘的,整個明月山莊除了她就是蕭雲龍。

要說有人在廚房內準備早餐,除了蕭雲龍之外還能有誰?

只是她有些難以置信罷了。

秦明月快步朝著廚房方向走去,走到了廚房門口,她凝眸一看,果真是看到蕭雲龍正在廚房熬粥。

蕭雲龍聽到了腳步聲,他轉過頭來,看著正站在門口邊上的秦明月,他一笑,說道:「明月你醒了……你已經洗過臉了?」

秦明月聞言后臉色一怔,她有些奇怪蕭雲龍為何要這樣問,難道自己的臉沒洗乾淨?

她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說道:「洗過了啊,怎麼了?」

「哦,沒什麼,只是你臉上殘留著的水珠在這光線的折射下有種絢麗的美感,更加映襯得你的肌膚雪白如玉,光滑嬌嫩,真是美極了。」蕭雲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秦明月聞言后差點無語得一頭栽倒在地。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