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62章再遭恥辱!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后的爛攤子由他來收拾了,當真是讓他叫苦不迭。 「蕭哥,剛才為何不一了百了的除掉那兩個公子哥?免得日後多事。」 走出去后,李漠不解的問道。 蕭雲龍點上根煙,抽了一口,他語氣淡然的...

陳臨風與林飛宇隨從的四名保鏢站了出來,與正走上來的李漠他們對峙著,他們的臉色顯得有些發白,緊張不已,手心都出了把汗。

他們四人同樣也親眼見證了蕭雲龍在擂台場上對戰石天的那一幕,當中蕭雲龍展現出來的那股實力讓他們心頭恐懼,他們心知如若他們與蕭雲龍對戰,只怕連蕭雲龍的一招都接不下。

但他們此刻卻又不得不站出來,因為他們是陳臨風與林飛宇身邊的保鏢,他們拿人錢財,在這種時候當然要站出來。

「憑你們也敢擋住我們?真以為你們能保得住身後那兩個王八蛋嗎?一律鎮壓1

李漠開口,語氣顯得極為冷漠,話剛落音他身形一動,朝著這四名保鏢沖了上去。

「吼1

鐵牛也出擊了,他那魁梧龐大的身形猶如一座山般,朝著這四個人衝殺了上去。

吳翔、陳啟明也紛紛出手,他們如今的實力較之此前已經有了極大提升,蕭雲龍回來之後給他們傳授了不少實戰的經驗,再加上他們也隨著蕭雲龍征伐過青龍會的高手,一次次的戰鬥中已經讓他們的武道不僅僅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是能夠運用到實戰中。

饒是這四個保鏢自身也有著不俗的實力,可吳翔、李漠、陳啟明、鐵牛四人圍殺而上,他們根本不是對手,他們奮力抵抗著,最終仍舊是被徹底的壓制。

砰!

鐵牛顯得無比的野蠻粗暴,他那魁梧的身體將面前一個對手撞飛,衝過去后他接連出拳,一拳轟在了這名對手的胸腹之上,將這個對手打趴在地。

呼!

李漠一腿橫掃,也將跟他對戰的一名對手直接橫掃而飛,倒在地上。

吳翔拳勢如潮,厚重如山,與他自身的性格極為吻合,拳勢攻殺而出后將對手完全壓制,最終一拳將與他對戰的那名對手轟飛而出。

轟!

陳啟明自身的炮拳猛烈無匹,剛猛狂暴,如同炸響而起的炮彈般,拳勢轟殺而出,狂暴無匹,一拳將他眼前那名對手的拳勢破殺,而後這一擊炮拳重重地轟在了這名對手的胸腹之上。

如此一來,陳臨風與林飛宇身邊的四名隨從保鏢全都被擊倒在地。

這四名保鏢倒在地上后索性趴著不起了,實際上他們的傷勢遠沒有那麼嚴重,還可以站起來再戰。但他們顯然沒有這麼傻,這僅僅是李漠他們對出手,倘若他們站起來,蕭雲龍一旦出手之下那他們很有可能就此斷胳膊斷腿了。

倒不如就這樣趴在地上裝死得了,反正他們方才已經站了出來,已經對得起陳臨風與林飛宇給他們的薪水酬勞。

這四個護衛保鏢倒下之後,陳臨風與林飛宇就傻眼了,他們臉色蒼白而起,腳底下不由自主的有股寒氣冒起。

「給我到蕭哥面前跪下1

李漠滿臉煞氣,朝著陳臨風與林飛宇走了過去,他寒聲說道。

「蕭雲龍,你、你要膽敢動我們分毫,你會死無葬身之地1林飛宇禁不住怒聲說著,不過那語氣顯得有些外厲內荏,整個人心面都在發虛。

「蕭雲龍,無緣無故你膽敢對我們下手?真以為我們是好欺負的嗎?還是你太過於無法無天了?」陳臨風也怒聲說道。

「真他媽多廢話,蕭哥是你能大呼小叫的嗎?」李漠冷笑著,走到了林飛宇跟陳臨風的面前。

「你算什麼東西?你敢動我試試——」

林飛宇看著李漠,他怒聲說道。

砰!

林飛宇話剛落音,李漠一拳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林飛宇的胸腹之上,這一拳將林飛宇轟得苦膽都要吐出來了,他身體彎了下來,弓著身,一張臉變成了豬肝色。

呼!

李漠接著右腿橫掃而出,掃中了一旁的陳臨風,陳臨風口中悶聲一聲,他無法站立,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膽敢對蕭大哥不敬,你們給我跪下1

鐵牛也沖了上來,他左右雙手將陳臨風與林飛宇拎了起來,就像是隨手拎起兩條死狗一般,林飛宇與陳臨風根本無法抗拒,被鐵牛拎著走到了蕭雲龍的面前。

砰!砰!

鐵牛將陳臨風與林飛宇擊倒,雙手按著他們的身體,讓他們跪在了蕭雲龍面前。

「~~」

陳臨風與林飛宇嘶吼出口,他們嘴角溢血,一張臉又青又白,有種無盡的羞辱之感遍布他們全身。

任憑他們再怎麼掙扎也好,都無法掙脫鐵牛那勢大力沉的雙手,鐵牛死死地按著他們的身體,讓他們無法動彈,就這麼跪在了蕭雲龍的面前。

可以說,這是陳臨風與林飛宇的畢生恥辱,他們出身高貴,身後有著世家作為底蘊,什麼時候淪落到這樣的境地?竟然被逼得跪在蕭雲龍的面前。這讓他們無法忍耐,這是奇恥大辱,讓他們為之恨欲狂。

「你們真以為找個所謂的黑拳高手過來就能夠對付我?我真不明白,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後耍陰謀詭計想要把我除掉,意欲何為。是不是我太過於寬容大度,這才放縱了你們的為所欲為?」蕭雲龍看著跪在眼下的這兩個公子哥,語氣淡漠的說道。

「蕭雲龍,你沒有任何證據,就如此誣陷我們,還敢對我們出手。你、你真以為我們是好欺負的嗎?你這是在自尋死路1陳臨風額頭上青筋畢露,一張臉變得鐵青,他怒聲說道。

「蕭雲龍,我父親不會放過你1林飛宇也憤恨萬分的說道。

「還他媽的敢嘴硬?」

蕭雲龍臉色一怒,眼中有股森寒冷意閃過,他猛地抬起右腳朝著陳臨風的臉面踩了過去。

砰!

蕭雲龍一腳踩著陳臨風的臉面,將他整個人踩倒在了地上,蕭雲龍腳下一用力,碾壓著陳臨風那張臉,使得陳臨風一張臉的肉皮被磨破,變得血肉模糊起來,看上去倍顯猙獰。

砰!

接著,蕭雲龍如法炮製,也一腳踩向了林飛宇那張臉。

「藹—」

林飛宇口中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凄厲萬分的慘嚎聲,蕭雲龍鞋子堅硬的膠底用力的碾壓之下,林飛宇一張臉也變得血肉模糊起來。

什麼叫踩人的樂趣?

這就是貨真價實的踩人的樂趣!

蕭雲龍冷冷盯著陳臨風與林飛宇,他開口說道:「你們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你們啊?」

說著,蕭雲龍蹲下身,左右雙手分別鉗住了林飛宇與陳臨風的咽喉,從他的身上有著一股凌厲萬分的血腥殺機瀰漫著,銳利的殺機猶如一根尖銳的冷刺,狠狠地刺入了林飛宇與陳臨風的心臟內,讓他們的心臟為之冷縮,一股死亡陰影也籠罩上了他們自身。

說話間,蕭雲龍鉗住他們咽喉的手指開始用力。

陳臨風與林飛宇驚駭欲絕,從蕭雲龍五指間傳遞而來的那股澎湃兇猛的力量,讓他們絲毫不懷疑這隻手能夠在一念間將他們的咽喉給掐斷。

他們是世家子弟,享受著榮華富貴,當然不會想死。

因此當那股恐怖萬分的死亡陰影籠罩上他們心頭的時候,他們真的是害怕了,有種為之驚恐之感,而在這股極度的恐懼感覺之下,他們的心理防線也隨之崩潰。

「如果你們想死,我成全你們1

蕭雲龍開口說著,他聲音很淡,可聽在這兩個公子哥的耳中無異於那死神的吹命符一般,讓他們渾身膽顫。

「不、不不要殺我……我還不想死,不要殺我……」

林飛宇驚恐而起,他頓感呼吸有種窒息之感,說話都是斷斷續續,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似乎親眼看得到那死神的腳步正朝著他走來。

突然間,一股尿騷味瀰漫開來,竟是看到林飛宇被嚇得又一次的尿失禁,而後在極度的驚駭下,他整個人暈厥了過去。

「真他媽的沒骨氣,殺你還嫌我手臟1

蕭雲龍冷冷說著,將暈厥過去的林飛宇直接丟到了一邊。

陳臨風還沒暈死過去,他臉色紫青不已,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他看著蕭雲龍,眼中那股懼意越加的濃烈。

「你只有一次機會,給我如實交代,你們是怎麼找來這個黑拳高手的。」蕭雲龍盯著陳臨風,一字一頓的問著。

「我、我……我說,我說,我、我們是找了添香樓的吳總管,才知道石天的聯繫方式……」

陳臨風驚駭欲絕,他絲毫不懷疑只要他不肯招供,蕭雲龍將會一手掐斷他的咽喉,因此他把一切都說出來了。

「看來你還算是識趣,你說的話我可全都錄下了。」蕭雲龍冷笑著,猛地一甩手,將陳臨風甩飛而出,砰的一聲撞在了旁側的牆壁之上,陳臨風也就此暈死了過去。

蕭雲龍站起身,他拍了拍手,對著身邊的人說道:「我們走吧,還不算太晚,可以去喝一杯。」

「正有此意。」

喬四爺笑著,帶著金剛隨同蕭雲龍他們離開了這個地下擂台賽常

如此一來,可真是苦了劉義,他看著蕭雲龍他們離去的身影,他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

陳臨風與林飛宇可是陳家與林家的大少,這兩個人此刻暈死在他的擂台賽場上,這可讓他怎麼辦?等同於最後的爛攤子由他來收拾了,當真是讓他叫苦不迭。

「蕭哥,剛才為何不一了百了的除掉那兩個公子哥?免得日後多事。」

走出去后,李漠不解的問道。

蕭雲龍點上根煙,抽了一口,他語氣淡然的說道:「殺了他們我還嫌手臟。再說了,今晚不是一個合適的機會。暫時留著他們一條小命吧,他們翻不起什麼浪花,要想除掉他們輕而易舉。」

蕭雲龍說的的確是實話,地下擂台賽場中有劉義跟他團隊的人在場,蕭雲龍又豈能當著劉義他們的面前殺了林飛宇跟陳臨風這兩個身份顯赫的公子哥?

劉義跟蕭雲龍他們還不是一路人,當著他們的面殺了這兩個公子哥,日後將會留下證據把柄在劉義手中。

除非蕭雲龍要大開殺戒,將場中的劉義他們一併除掉,可這又沒有任何必要。

誠如他所言,陳臨風與林飛宇不過是兩條小魚,在他的手掌心中翻不起什麼浪花,要想除掉日後機會多得是,犯不著為了他們兩條小命而大開殺戒。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