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51章一個故事!(二)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了? 接著,秦明月猛地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傳來陣陣異樣感,她低頭一看,正看到蕭雲龍握著她的雙手不斷地撫摸著,這更是讓她為之惱羞,她嬌叱了聲,說道:「你、你怎麼能這樣?就不能老實一點嗎?」 ...

說到這裡的時候,蕭雲龍的聲音跟語氣明顯的變了,變得蒼涼且又悲壯。

秦明月一顆芳心都忍不住為之緊揪而起,因為她已經聽得出來這個故事中最為關鍵的地方,她像是感同身受一般,體會得到在當時那種斷絕水源的情況下,又是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中,那將會是何等的煎熬與痛苦。

就像是只能無助而又絕望的等待著死神一步步的走過來,而自己卻又無能為力,那種痛苦之感只怕是難以想象,唯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得到是何等的殘酷無情。

蕭雲龍接著繼續說道:

「有的人開始絕望了,因為沒有了水源,根本無法走出這片沙漠。這時,老大哥又拿出一個水壺,他用力的搖晃了兩下,說著還有水,還有滿滿的一壺水。他給我們打氣,讓我們重拾堅定的信念跟求生的意志,堅信一定能夠走出這片沙漠。」

「那些堅持不下去的人看到還有一壺滿滿的水,他們眼中重燃希望,他們走上前,想要喝上一小口水。老大哥卻是厲聲喝止,他說這僅剩下的一壺水不能隨便喝,否則喝完了那我們的希望就徹底的滅絕了。他告誡我們,讓我們繼續堅持下去,直到真的走不動無法再堅持的時候再喝上一口水。」

「沒有人反對老大哥的話,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那僅剩下的一壺水就是唯一的希望所在。因此所有人繼續上路,相互打氣,就算是乾渴到口舌已經無法生出津液了,也沒有人說要喝上一口水。大家都彼此鼓勵打氣,要堅持到最後,要拼到最後,直到拼不動了再去喝上一口水來補充身體機能。」

「就這樣,我們又朝前走了兩天一夜,這兩天一夜裡,沒有人說要去主動的喝一口水,包括老大哥。」

說到這,蕭雲龍頓了頓,他接著說道:「當黑夜散去,黎明降臨的時候,我們在前方發現了一個綠洲,一個沙漠中的綠洲。所有人欣喜若狂,全都撲了上去,對著那片綠洲中的水源大口大口的喝著。當我們懷著激動與亢奮的心情喝著綠洲的水源一個夠的時候,轉身一看,卻看到老大哥倒下了。」

「我們沖了上去,把老大哥扶起,卻是看到老大哥已經氣若遊絲。由於嚴重缺水,他上下嘴唇潰爛粘合在了一起,他仍是用力的張開了口,斷斷續續的說著:發現了綠洲,那往前走就能夠走出這片沙漠。他讓我們務必要走出去,因為活路就近在眼前。老大哥說完這些的時候,他倒下了,再也沒能睜開眼。」

「老大哥是因為嚴重缺水而亡,我們不理解,不是還有一壺水嗎?老大哥堅持不住了為何不喝上一口?我們將老大哥手中緊緊握著的那個水壺取出,扭開壺蓋一倒——倒出來的都是黃沙,滿滿的一壺黃沙!一滴水也沒有,只有一壺滿滿的黃沙1

說到這,蕭雲龍眼圈一紅,隱有淚花閃動。

「老大哥對我們撒一個善意的謊言,我們寄予希望的那一壺水實際上裝滿的都是黃沙。但也正是這一壺裝滿了黃沙的水壺,帶給我們無盡的希望跟求生的意志,才支撐著我們尋找到了綠洲,尋找到了活著走出去的生機。」蕭雲龍開口,語氣顯得極為的沉重,他又說道,「老大哥最後堅持不住倒下,那是在於前面他幾乎都沒有怎麼喝過一口水,我們自帶的水源都喝完的時候,他省下了半壺水全都給我們喝。喝完了他對我們撒一個善意的謊言,讓我們誤以為還剩下滿滿的一壺水,這樣我們才堅持了下來。可是,尋找到綠洲的時候,老大哥卻是倒下了,永遠的倒下了1

「那時我們所有人都極為的悲痛,一個個七尺男兒全都跪在老大哥的屍體前哭著喊著,他是一個讓人敬重的老大哥1

蕭雲龍眼圈微紅,眼中有著淚花閃動,他雙手十指像是在輕輕地顫動著,彷彿正在極力的剋制住內心的一股難以抑制的情緒一般。

當今世上能夠讓蕭雲龍為之動容的事情不多了,可見當年此事對他內心的觸動有多大。

秦明月聽完之後頓感一顆芳心面堵得慌,她忍不住伸過手去,輕輕地握住了蕭雲龍的手,卻是發覺蕭雲龍手心裡都是汗水。

「若非有老大哥這種無私的奉獻與鼓舞,我當年早就葬身在那片死亡沙漠中了。老大哥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人無論遇到多少艱險困難的情況,都理應堅持到最後一刻,直到死去也不要輕言放棄;老大哥也讓我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有種情義千金難買,他一個很好的帶頭大哥,他用他的生命跟那份堅定的信念挽救了我們,而他卻是犧牲了。」蕭雲龍深吸口氣,有種難言的悲痛之情在臉上呈現而出。

「類似這樣的故事寓言我曾在書上看到過,沒想到現實中卻是活生生的上演了。雲龍,人死不能復生,你們能活下來,就是對那位老大哥最好的回報。」秦明月輕聲說道。

「從那時候起,無論遇到什麼事,我都不會輕言放棄。無論遇到什麼危險,只要還沒死去,我都有著一股堅定的信念。這些都是老大哥親身教導給我的人生理念。所以,我很感激他,也很懷念他。」蕭雲龍說道。

秦明月一雙美眸看著蕭雲龍,眼中的目光顯得很複雜,又有些為之疼惜之感。從蕭雲龍陳述的這個故事中,她能夠想象得到蕭雲龍在海外長大的這些年肯定是極為的不易,充滿了艱辛,充滿了危險。

秦明月是第一次看到蕭雲龍臉上流露而出的這種為之傷感的臉色,她唯有寬慰著說道:「雲龍,你也別太傷心了,老大哥是個很好的領袖,只要你們存活下來的人好好活下去就無愧於他的付出。」

蕭雲龍深吸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他笑了笑,說道:「明月,謝謝你能夠認真的聆聽我說的這個故事。這些我鮮有跟人提起過,也不知怎麼的就跟你說起來了。你放心吧,我會好好活下去的,不僅僅是為了當年老大哥如此無私的付出,更是為了我們的將來——」

「你、你什麼意思?」秦明月臉一紅,忍不住問道。

「將來我們得要結婚生子不是嗎?不好好活著那怎麼能行。秦老爺子可是一直盼著我們的孩子早點出世埃」蕭雲龍煞有介事的說道。

秦明月呼吸差點為之停滯,這傢伙剛才還顯得蠻深沉的,怎麼轉眼間又是這副德行起來了?

接著,秦明月猛地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傳來陣陣異樣感,她低頭一看,正看到蕭雲龍握著她的雙手不斷地撫摸著,這更是讓她為之惱羞,她嬌叱了聲,說道:「你、你怎麼能這樣?就不能老實一點嗎?」

「明月,這可是你主動握住我的手啊,我這不過是禮尚往來罷了。」蕭雲龍說道。

「你、你……我跟你簡直是無話可說了1秦明月紅著臉,她將自己的雙手抽了出來,猛地站起身,說道,「很晚了,你也該休息了……我、我上樓去了。」

說著,秦明月急忙的朝著樓上走去。

不過方才那種雙手被蕭雲龍那寬大卻又溫暖的手掌輕輕撫摸著的感覺卻是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頭,這讓她的一顆芳心禁不住一陣砰然跳動起來。

通過剛才蕭雲龍說的那段往事中,她看到了蕭雲龍身上的另一面,顯得深沉而又滄桑,就像是歷經過了無數的風風雨雨,卻又將過往的一切深藏於心,不斷地發酵之下卻又產生一種獨特的男人魅力。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或許他以往表現出來的隨意懶散亦或是霸道強勢,這都跟他過往的經歷有關吧。

秦明月未免有些好奇,當自己一點一滴慢慢地將蕭雲龍內心的那一層面紗給掀開的時候,會看到的將是一個怎樣真實的蕭雲龍呢?

想到這,秦明月有些期待之餘卻又禁不住的一陣臉紅羞赧起來——

難道,自己真的是對他感興趣了嗎?

……

蕭雲龍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躺在床上,按理說他的確是很累了,可躺在床上一時半會卻又睡不著。

跟秦明月說起一段以往的故事,這讓他塵封的記憶打開了般,他想起了過往的許多事,還有許多人。

「記得老大哥當時曾說過他在華國內還有一個女兒,當時才十幾歲,如今八年過去了,老大哥的女兒已經長大了吧?看看這次回來能否尋找得到老大哥的女兒,如果她過得好那最好不過,如果她過得不好,自己就儘力的幫一把。」

蕭雲龍開口自語。

「當初的兄弟許多已經失散,有的隱姓埋名過著平靜的生活,有的也許已經隕落,有的或許還在征戰。穆恩應該還在魔王傭兵團吧?有他在,魔王傭兵團不會沒落。只可惜,我已經退出了。」

蕭雲龍輕嘆了聲,想起以往的事情,他有感慨,但更多的是那種並肩而戰的兄弟情,這讓他為之懷念。

而後,蕭雲龍深吸口氣,不再去想以往的事情,他閉上眼睛,開始沉沉入睡。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