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128章武道宗!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一代弟子的對決上吃了虧,不敵其他各大世家的弟子。不過在家主對戰中,為父還是有些實力的。」蕭萬軍笑著說道。 一旁的吳翔、陳啟明他們臉色有些慚愧,吳翔說道:「都怪我們學藝不精,三年前我們也代表蕭家...

蕭萬軍聽著蕭雲龍的話,他淡然一笑,說道:「姜濤等人此番前來,多少有點為武家出頭的意思。他們過來找我切磋對戰,無非就是想摸清我現在的實力情況。再過些天,武道宗就要在江海市舉辦武道大會。這個武道大會由武道宗主持,江海市以及鄰近的幾個城市的武道世家來參與。不過主要還是江海市與東海市的武道世家參與爭奪,畢竟這兩個地方的武道世家最多,也最為出名。」

「父親,舉辦這個武道大會的用意是什麼?還有,你提到武道宗,這又是什麼?」蕭雲龍問道。

「武道大會是從以前傳承下來的一個武道盛會,各大武道世家切磋比試,其中也包括讓年輕一代弟子進行對戰歷練。至於你說的武道宗,那是一個聯盟,各大武道世家的一個聯盟,形成了一個武道宗。現任武道宗的宗主是京城凌家的家主凌寒,凌寒的實力很強,據說已經將內家氣勁練到了九階的地步,氣勁九階,這是內家氣勁的一個巔峰高度了。」蕭萬軍說道。

蕭雲龍聞言后臉色為之一怔,蕭萬軍現在是氣勁五階,可爆發出來的那股內家氣勁之力已經是極為的強大,都能夠在對戰中將他逼退。

倘若有武者將內家氣勁練到九階的地步,可想而知,那股內家氣勁的威力將會有多麼的強大。

蕭雲龍以此推測,氣勁六階的武者在力量的對抗能夠與他抗衡。而一旦氣勁七階以上的武者,說不定那股七階的氣勁之力能夠稍稍壓制住他自身的力量。

當然,臨敵對戰,講究的不僅僅是力量的強弱,還有對戰的經驗、招式、耐力、身體條件等等因素在內。

蕭雲龍推崇憑藉自身的力量來一力降十會,在他看來絕對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王道。

因此,想到內家氣勁修鍊到七階以上的武者能夠憑著內家氣勁之力可以壓制住他自身的力量,他心頭仍舊是有種不舒服之感。如若真正的對戰,蕭雲龍絕對不懼於跟內家氣勁九階的武道宗師一戰,可要想勝出只怕很難。

武者能夠通過修鍊內家拳來增加自身的內家氣勁,難道人體自身的力量就沒有別的方式來增強?

蕭雲龍決定日後好好地思考這個問題,想著如何通過自身的力量來對抗高階的內家氣勁之力,他認為一定會有辦法,因為內家氣勁仍舊是力量體現的一種方式。

說起來在同樣的力量等級之下,這種內家氣勁之力還沒有自身力量運用起來更為強大。

因為自身力量的每一次增強,需要身體肌肉的進一步淬鍊,這種淬鍊帶來的是身體強度的增強,而非像是內家氣勁那樣通過內家拳修鍊而出的氣逐漸的累積凝聚而成。

「這麼說我們蕭家也屬於武道宗?」蕭雲龍問著。

「二十五年前,蕭家已經退出了武道宗。」蕭萬軍說道。

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有著精芒閃動——二十五年前蕭家歷經了一場大劫,被仇家聯合圍殺,正是那一場劫難過後蕭家才會逐漸的沒落。

蕭家恰好也是在二十五年前退出武道宗,這難免讓蕭雲龍將這兩件事關聯起來。

莫非二十五年蕭家遭遇的劫難與武道宗有關?

「既然我們蕭家已經退出了武道宗,那這個武道大會還需要參加?」蕭雲龍問著。

蕭萬軍點了點頭,他說道:「武道大會自古流傳,並非是武道宗發起的。也就是說,在武道宗還沒有成立的時候,武道大會這個習俗已經存在了。武道大會中勝出的武道世家能夠擔任會長一職,每三年進行一次換屆。」

「那現今江海市武道會長是誰?」蕭雲龍問道。

蕭萬軍一笑,說道:「江海市已經多年來沒有武道會長了,也許今年能夠選得出來吧。」

「這是為何?」蕭雲龍有些不解。

「因為往年的武道大會中,其他武道世家的家主都過不了為父這關。當然,武道大會的對決考核兩個方面,各大武道世家家主的對戰切磋,以及年輕一代弟子的對戰切磋。往年的武道大會中,蕭家在年輕一代弟子的對決上吃了虧,不敵其他各大世家的弟子。不過在家主對戰中,為父還是有些實力的。」蕭萬軍笑著說道。

一旁的吳翔、陳啟明他們臉色有些慚愧,吳翔說道:「都怪我們學藝不精,三年前我們也代表蕭家武館參加了武道大會,但不是其他武道世家弟子的對手。所以才拖了後腿。」

「你們無需自責,這又豈能怪你們。你們進來蕭家武館也就是五年的時間。三年前那一場武道大會,你們才跟我學藝兩年而已。其他武道世家的弟子,特別是嫡系弟子,他們從七八歲開始就接觸家傳的武道傳承,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這是情理之中。」蕭萬軍說道。

「師父,今年的武道大會我們一定會為蕭家武館增光1陳啟明開口說著,語氣堅決萬分。

「現在我也是蕭家武館的弟子了,這個武道大會我也參加。」李漠說著。

「我也是1鐵牛瓮聲瓮氣的說著。

蕭萬軍看著吳翔他們這些弟子,他語重心長的說道:「蕭家參加武道大會,不爭名不圖利。為師的目的是想讓你們同台與其他武道世家的弟子進行切磋對戰,從而能夠讓你們發現出自身的不足,學習到更多的東西。只要你們有所進步,這就是為師最大的安慰。」

吳翔他們聞言后紛紛點頭,心中暗下決心,要好好地修鍊,備戰即將到來的武道大會。

「翔子,你們各自的武道招式已經練得很嫻熟,唯一缺欠的就是臨敵對戰的經驗,這方面李漠有著足夠的經驗能夠與你們分享。而李漠所欠缺的就是招式的運用。所以,你們之間可以互補,李漠交給你們對戰的經驗,你們交給李漠一些招式的運用。這樣能夠讓你們在短時間內,實力有個明顯的進步。」蕭雲龍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練習吧。」吳翔說著。

「好1李漠點頭。

吳翔他們便是走上了擂台,開始相互之間切磋交流,互補互進。

……

蕭雲龍則是與蕭萬軍走到了後院中坐著,蕭雲龍泡了壺茶,與蕭萬軍喝茶閑聊。

「父親,之前那幾個武道世家之人前來,擺明了就是來者不善。武道大會倘若蕭家參加,父親你就別登台了,你的身體需要好好休養。」蕭雲龍說道。

「說起來為父的身體這段時間已經比以前好了很多。為父身體的問題在於當年那一戰落下的內傷所致,當年一戰,為父丹田受損,瘀血內蘊,使得臟腑損害過重。本來通過調理之後已經逐漸恢復過來。可十年前為父病重一場,使得隱疾誘發而出,才會如此。」蕭萬軍開口說著,他這是第一次跟蕭雲龍談自己的身體狀況問題。

蕭雲龍臉色默然,他回來蕭家的第一天,就已經聽劉梅說過十年前蕭萬軍大病一場,幾乎挽救不回來。但最終蕭萬軍還是挺過來了,身體也從此落下了嚴重的病根,有時候情緒激動之下,口中還會咳血。

這病根一來是當年一場大戰導致的嚴重內傷,二來是十年前蕭萬軍一場大病又引發了隱疾的爆發,使得他自身的臟腑以及氣勁丹田發生了不可恢復的損害。

這種內傷,去醫院也無法醫治,只能依靠中醫手段來進行固本培元的療養溫潤。

提起當年蕭家遭遇仇家聯合圍殺之事,蕭雲龍眼中有著寒芒乍現,他開口問道:「父親,當年之事是否跟武道宗有關?」

蕭萬軍臉色一怔,他看了眼蕭雲龍,說道:「雲龍,這些都是上一代的恩怨,為父並不希望你牽連進來。再說,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有些事情已經塵封,為父也不願提起太多。總而言之,為父希望你能繼承蕭家武道,越來越強,類似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即可。至於往昔之事,你可以不必管。」

「父親,你還看不出來嗎?你有這樣的想法,不代表當年那些敵人也抱有這樣的想法。他們豈會看著蕭家日漸強盛起來?不將這些敵人一網打盡,日後他們還是第二次聯手來圍攻我們蕭家1蕭雲龍開口,他冷冷說道,「這些對手不達目的絕不會罷休,因為他們也在擔心著我們蕭家會做出反擊。所以,他們必然會主動圍攻我們。」

蕭萬軍深吸口氣,他緩緩說道:「當年之事,沒有十足的證據表明是武道宗所為。但背後多少也有武道宗的影子,因為那些聯合起來圍攻蕭家的敵人使用的攻殺套路分明帶有幾個世家的武道影子。現在我們蕭家還不宜出擊,最好的策略就是韜光養晦,等著往昔那些敵人一個個按耐不住的浮出水面。」

「日後被查出與武道宗有關,我絕饒不了他們!我要一個個的找他們秋後算賬1蕭雲龍說道。

「雲龍,聽為父的話,當年之事你先不必去深究,為父自有安排。目前最要緊的,你先學會蕭家傳承的武道。這段時間你有空就去家裡,為父開始著手交給你蕭家的武道。」蕭萬軍說道。

「好,我知道了。」蕭雲龍點了點頭。

……

出去喝酒了,差點忘了更新,罪過罪過。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