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98章最珍貴的禮物!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名帶隊的警察帶著警察圍了上來,開口問著。 「她是我的妹妹,這夥人劫持住了我的妹妹,我追了上來,跟他們發生了打鬥。」蕭雲龍開口說道。 「哥哥,我、我有些害怕……」蕭靈兒開口說著。 ...

蕭靈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她剛才真的是聽到了蕭雲龍的聲音,如果這是真的,她不知道蕭雲龍怎麼能夠瞬間出現在她的面前,猶如天神降臨一般。

如果這是在做夢,她希望這是一場不會醒過來的夢。

蕭雲龍看著眼前的靈兒,他有些心痛,他抱住了蕭靈兒,說道:「靈兒,是我,哥哥來救你了。」

說著,蕭雲龍將靈兒抱出了後備廂。

「哥哥,真的是你……靈兒不是在做夢,你真的來救靈兒了。」

蕭靈兒說著,她語氣哽咽,忍不住輕輕地出哭聲來,要想此前的種種害怕與恐懼之情隨著她的哭聲而宣洩出口。

「靈兒不哭,沒事了。哥哥就在你身邊,沒有人能夠傷害到你。」蕭雲龍安慰說著。

蕭雲龍說著正想給蕭靈兒的手腳解綁,冷不防的,一陣陣警笛之聲傳來。

便是看到四輛警車呼嘯而至,來到了現場后警車車門打開,一個個警車蜂擁而下。

這些警察是西豐鎮派出所的警員,他們接到江海市警局的電話,說有劫匪劫持一名十五歲的女孩可能逃往西線高速方向,因此命令西線高速各個出口相關的派出所都派來警力盤查。

西豐鎮派出所立即出動,前來這個高速出口,不料趕過來之後卻是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

「這是什麼情況?」

一名帶隊的警察帶著警察圍了上來,開口問著。

「她是我的妹妹,這夥人劫持住了我的妹妹,我追了上來,跟他們發生了打鬥。」蕭雲龍開口說道。

「哥哥,我、我有些害怕……」蕭靈兒開口說著。

「靈兒別怕,哥哥在你身邊,已經沒事了。」蕭雲龍柔聲說著。

那些警察聽著蕭雲龍與蕭靈兒的對話,確認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否則他們也不會憑著蕭雲龍一面之詞就相信他是被劫持綁架的蕭靈兒的哥哥,也有可能是劫匪冒充的。

那名帶隊的警察立即給江海市警方撥打了電話,告知這邊的發生的情況。

轉眼間,卻是看到從江海市趕來的一隊警察驅車而至,來到了現常

這一隊江海市警局的警察也正在西線高速上追蹤著,聽到這些劫匪就在西豐鎮落網,恰好他們車子也開到了這附近,便是直接下了匝道,一路來了過來。

江海市警局的警察都認識蕭雲龍,他們看到蕭雲龍后都紛紛打了聲招呼,語氣很是敬重。

「你們先處理現場,我妹妹受到一些驚嚇,我先去安撫她的情緒。」蕭雲龍對著現場的警察說著。

這些警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只因從蕭雲龍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淡淡地威壓氣息帶有不容置疑的氣勢,讓他們下意識的臣服。

……

蕭雲龍抱著蕭靈兒走到了前面停著的怪獸車座上,他解開了捆住蕭靈兒手腳的繩索,解開了蒙住她雙眼的黑布。

蕭靈兒只感覺到眼前的那片黑暗之感消失了,她雙眸一亮,淚眼迷糊中看到了蕭雲龍那張微笑著帶著無盡溫暖的臉龐。

「哥哥——」

蕭靈兒欣喜交加,顯得無比激動。

「沒事了。」蕭雲龍笑著,伸手將蕭靈兒臉頰上的淚痕擦拭掉。

蕭靈兒笑著,她不可置信的說道:「哥哥,一開始我還以為我是在做夢呢,沒想到真的是哥哥。」

「那些劫持你的人沒有傷害到你什麼吧?」蕭雲龍問著。

蕭靈兒搖了搖頭,說道:「他們就是把我劫持上了車,一下子就開車走了。還把我的手腳捆著,給我蒙上了眼。其他的就沒有了。一開始我真的好害怕,我一直想著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就不是那麼害怕了。」

「沒事了就好。」蕭雲龍說著,他一看蕭靈兒的右手拳頭一直握著,他臉色一怔,當即說道,「靈兒你的右手怎麼了?怎麼一直握著啊?來,放鬆一點。」

蕭靈兒聽到這話,她猛地想起了什麼般,眼圈一紅,原本止住的淚水再度盈滿了眼眶。

接著,蕭靈兒輕輕地抽泣了起來,她緊咬著嘴唇,看上刃囊埠屈。

「靈兒,你怎麼了?」蕭雲龍心中一緊,以為蕭靈兒的右手是不是受傷了,他拿起靈兒的右手,說道,「你的手傷到了嗎?給哥哥看看。」

「哥哥,對、對不起……」蕭靈兒說著,她低下頭,就像是個無助的小女孩般忍不住哭出聲來。

「靈兒,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說對不起?」蕭雲龍問著。

「它、它碎了……」

蕭靈兒開口,她那一直緊握著的右手拳頭終於緩緩地鬆開了,竟是看到她的手心上緊緊地握著一個玉墜,但這個玉墜已經裂開成為了兩半。

這塊玉墜被雕琢成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的形狀,男孩牽著女孩的手,雕工顯得很細膩,看上去也倍顯溫馨。

玉墜的後面,則是雕刻著一行字——哥哥,我們永遠在一起!

毫無疑問,這塊玉墜上雕刻著的男孩代表著的就是蕭雲龍,而那個小女孩則是蕭靈兒,只不過後面雕刻著的那行字透出一股稚氣之感,但一筆一劃之間卻又顯得極為的認真。

「這是我要送給哥哥的禮物,但現在卻已經碎了……嗚嗚嗚1

蕭靈兒開口,她很傷心,因為玉墜正是從中間裂開了,等於將玉墜上雕刻著的男孩跟女孩給分開成為了兩半,這跟玉墜後面雕刻著的那行字代表著的意義不相符合。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連忙的將蕭靈兒的右手拿起來一看,果然,一如他猜測的那樣,蕭靈兒右手的五指上,特別是拇指跟食指兩側結上了一層老繭,有些地方還磨出了皮,露出嬌嫩泛紅的肌膚。

他能夠想象得到,蕭靈兒拿著刻刀,親自在這塊玉墜的背面上一筆一劃的刻下了『哥哥,我們永遠在一起』這行字時的情景。

在她雕刻之前,她肯定練習過很多次;在她雕刻的時候,她肯定是極為的認真與專註。

所以,她那原本柔嫩的手指頭上磨損了皮,然後結成了繭。

手指間的皮磨損掉的時候,會很疼,但她沒有放棄,仍是依靠自己的認真與專註雕刻上了那一行字,因為這是她要送給自己哥哥的第一件禮物。這件玉墜並不值錢,可在她看來卻是她對自己哥哥的那份兄妹之情的體現,所以很珍貴。

「靈兒,手指上還疼嗎?」蕭雲龍輕聲問著。

蕭靈兒搖了搖頭,她說:「不疼了。」

「這是你要送給哥哥的禮物嗎?可真是夠漂亮的。」蕭雲龍拿著玉墜,笑著說道。

「哥哥你騙人,它已經碎了,怎麼還會漂亮……我是要送給哥哥的,但我被他們劫持上車的時候掉下來就裂開了……哥哥,對不起,我真的很難過。」

蕭靈兒開口,語氣哽咽,她出哭聲來。

即便是被那伙人劫持,她心中很害怕很惶恐都沒有哭出聲,可對於這個墜毀的玉墜她卻是忍不住失聲痛哭,因為隨著這塊玉墜破裂她注入的情感與努力都白費一空,原本想要送給自己哥哥一件禮物的那種歡喜之感也隨之落空了。

從蕭雲龍剛回到蕭家送給她那塊帝王翠的時候,她就已經著手在準備要給蕭雲龍送一件禮物,她拿出自己積蓄下來的壓歲錢,買了這塊玉墜,又請金玉首飾店的雕刻雕刻,這些天她更是一筆一劃極為認真的在玉墜的後面刻下了那一行字。

那一行字也傾注了她最真摯與樸實的情感願望,她希望一直與自己的哥哥在一起,她希望自己與蕭雲龍之間的這份兄妹親情能夠永駐,無論日後發生什麼事什麼狀況都不會改變。

這是她一個小女孩的心愿,真誠而又樸質,沒有雜質。

今天放學的時候,她飛快的衝出了校園,去那家金玉首飾店挑了一條墜鏈將這顆玉墜串起來,她沒想到的是剛走出店門就被黑老三那伙人給劫持住了。

蕭雲龍心間被觸動到了,他握著手中的那塊玉墜,就像是握住這世上最為珍貴的東西,他認真的看著蕭靈兒,說道:「靈兒,哥哥沒有騙你,對哥哥而言,這是我收到的最為珍貴的禮物。」

「可是,它已經碎了,不完美了。」蕭靈兒大大的眼睛中滿是淚花。

「傻孩子,這個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水滿則溢,月盈則虧,說的就是這個道理。這顆玉墜是裂開了,但靈兒你在這裡注入的情感並沒有碎掉不是?」蕭雲龍說著,他笑了笑,又說道,「哥哥會好好地保存好這份禮物。它雖然裂開了,但還能粘上,它之所以珍貴,不是因為它的材質,而是靈兒你對哥哥的情感,這才是最珍貴的。就如同你刻在上面的這行字,哥哥跟你會永遠在一起,哥哥會看著你長大,看著你學有所成,看著你一步一個腳印的去追求自己的夢想。我們不會分開。」

蕭靈兒一怔,她淚眼婆娑的看著蕭雲龍,問道:「哥哥,你、你說的是真心話嗎?」

「當然是真的,哥哥騙誰也不能騙自己的妹妹不是?」

蕭雲龍一笑,伸手颳了刮靈兒的鼻端。

「噗嗤——」

蕭靈兒禁不住一笑,又變得歡喜與高興起來。

「哥哥現在帶你回家,好嗎?」蕭雲龍問著。

蕭靈兒乖巧的點了點頭,她心間滿是喜悅之情,本以為這件玉墜裂開了會是一個不好的兆頭,卻沒想到蕭雲龍仍是如此的珍視,所說的那一番話更是讓她重拾歡欣之意。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