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90章一日為師!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剛回來,對於往後的規劃也還沒想好。」 「如果你不嫌棄,那你就去蕭家武館吧,跟著吳翔他們一起管理蕭家武館。你曾是蕭家武館的弟子,如今回來了,也還是蕭家武館弟子。當然,如若你還有更好的發展,那就去...

這一頓酒喝到了後半夜,喝到最後上官天鵬、吳翔、陳啟明他們都醉倒了,還沒倒下的唯有蕭雲龍、喬四爺、金剛跟鐵牛。

「蕭老弟,喝得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休息。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改天再聚。」喬四爺說道。

「好。金剛還能開車吧?」蕭雲龍問著。

「沒問題,能開1金剛說道。

蕭雲龍站起身,送著喬四爺跟金剛走出了蕭家武館,金剛坐上車,喬四爺告別蕭雲龍后也坐上車離開了。

「鐵牛,武館裡面還有多餘的房間來休息嗎?」蕭雲龍問著。看著已經後半夜了,他也懶得回家或者去明月山莊了,索性在武館內休息一晚。

「蕭大哥,有房間的。」鐵牛說道。

蕭雲龍點了點頭,他跟鐵牛一起將喝醉的上官天鵬等人都扶進房間內讓他們躺下休息。

鐵牛領著蕭雲龍來到了後院內一間乾淨的房間內,說道:「蕭大哥,今晚你在這間房間休息吧。」

「好的,那你呢?」蕭雲龍問著。

「我去跟師哥房間,他房間比較寬敞,有沙發。我去躺一會兒就行。」鐵牛說道。

鐵牛說著便是退了出去。

蕭雲龍今晚也是喝了不少酒,腦海顯得有些暈暈沉沉,他一躺下就立馬睡著了。

……

翌日清晨,蕭雲龍醒了過來,他沒有睡懶覺的習慣,無論多晚睡第二天七八點左右都會醒來,這是他多年養成的一個習慣。

蕭雲龍走下床,昨晚雖說喝了不少酒,不過一覺睡醒並沒有頭疼之感,反而是神清氣爽。

蕭雲龍走出了房間,看到吳翔他們也醒過來了,正在洗漱。

「蕭大哥,你起來了……不好意思啊,昨晚到最後我都喝醉了,後面的事都不記得。四爺他們已經走了?」吳翔看到蕭雲龍,開口問道。

「他們昨晚喝完就走了。」蕭雲龍說道。

這時,陳啟明將吳小寶推了出來,經過這些天的調養,吳小寶的傷勢明顯好轉很多了,他的手腳已經能夠開始活動,但為了穩妥起見,仍是不能下來走路。

「蕭教官,我聽吳哥他們跟我說了,昨晚你們過來這裡喝酒是吧?可惜我早早就睡了。」吳小寶說道。

「哈哈,你帶傷在身,就算你沒睡也不能喝不是。你看上去很不錯,看來傷勢好轉得很快。」蕭雲龍笑著說道。

吳小寶點了點頭,他說道:「還要多虧了吳哥他們的精心照料。不過蕭家武館裡面的葯的確是效果很好,我手腳已經消腫了,也感覺手腳有力很多。斷的骨頭已經接上開始癒合。我看過不了幾天就能下來走路了。」

「那就好。期待著你儘快好起來,然後歸隊跟高雲他們一起訓練。」蕭雲龍拍著吳小寶的肩頭說道。

「蕭教官,我一定會儘快好起來。」吳小寶語氣激動的說道。

隨後,上官天鵬與李漠也走了出來,上官天鵬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說道:「靠,看來昨晚真的是喝多了,今天起來有些頭疼。」

「你這小子酒量一般,昨晚非要一個個敬著喝,不醉倒才怪。」蕭雲龍笑著,又說道,「一會吃點東西,多喝點水,頭疼之感很快就消掉了。」

說著,蕭雲龍看向李漠,問道:「李漠,今天起來感覺如何?」

「剛才吐出了一口瘀血,已經感覺到好多了。這種內傷我慢慢調理就行。」李漠說道,他頓了頓,又說道,「蕭哥,我今天想去拜見蕭師父一趟。」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點了點頭,說道:「那行吧,一會兒吃點早餐墊墊肚子,我帶你回去蕭家。」

「好的。」李漠點了點頭,眼中泛起了絲絲感激與期待之意。

吳翔去武館外面買來了早餐,蕭雲龍他們坐在一起吃著,宿醉過後吃著這些熱乎乎的早點,的確是讓人胃口大開。

「翔子,你們留在武館吧。我回去一趟,順便帶李漠去見我父親。」吃過早餐后,蕭雲龍說道。

吳翔他們應了聲,將蕭雲龍他們送出了蕭家武館。

「蕭哥,我送著李漠過去,也去你家裡面坐坐。」上官天鵬嘿嘿笑著說道。

「走吧。」

蕭雲龍笑著,他騎著怪獸。

李漠則是坐上了上官天鵬開著的邁凱倫,途中李漠買了點禮品表示下心意,隨著蕭雲龍一起朝著蕭家大宅飛馳而去。

早點十點鐘左右,蕭雲龍他們驅車來到了蕭家大宅,蕭雲龍打開門口。

「父親。」

蕭雲龍走近蕭家大宅,開口喊了聲。

蕭萬軍正在書房看書,聽到蕭雲龍的喊聲后他走了出來,說道:「雲龍,你回來了。你吃過早餐沒?沒吃我讓王伯給你去備一份。」

「我吃過了,父親你看誰來了。」蕭雲龍說道。

上官天鵬陪同李漠走了進來,蕭萬軍眼中目光一抬,他認識上官世家家主上官泓的兒子上官天鵬,不過他看到一旁的李漠時他臉色猛地一怔,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之色。

李漠看著蕭萬軍,相比在他年少時候印象中的蕭萬軍,這會兒所看到的蕭萬軍已經顯得蒼老許多,兩鬢都蒼白了,臉上也出現了皺紋。

看到蕭萬軍,李漠心中湧起一股暖流,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闊別已久的親人長輩一般。

「蕭師父——」

李漠開口,他快步走上前來,撲通一聲,雙膝跪在了地上,他眼圈有著濕潤,說道:「蕭師父,我是李漠,是你曾經的不孝子弟……我、我回來了,特來拜見蕭師父。」

「李漠,是你,果然是你,你長大了1蕭萬軍回過神來,他連忙走上前將李漠扶了起來,說道,「這些年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你回來了就好。快起來,男兒膝下有黃金,你跪著幹什麼?」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弟子當年性子頑劣,不聽教誨,懇請蕭師父原諒。」李漠沒有站起身,他開口說道。

「當年之事並非你之錯。你既然還喊我一聲師父,那就永遠是我蕭萬軍的弟子。起來吧,你能平平安安,我很欣慰。」蕭萬軍說著,用力的將李漠扶起身來。

李漠聞言后心頭為之感動,他眼圈泛紅,他小時候雙親逝去,是蕭萬軍收容他進入蕭家武館,在心面蕭萬軍就如同是他的再生父母一般,這份恩情他畢生難忘。

「進來,快進來坐坐。跟我說說你這些年都去哪兒了?我怎麼四處打聽都打聽不到你的消息?」蕭萬軍說著,拉著李漠走進了蕭家大廳內。

管家王伯已經沏好了茶水放在茶桌上,蕭雲龍端起茶壺倒了幾杯茶。

「當年我被蕭師父從警局保釋出來之後,我就擅自離開武館了。然後就去了國外,由於沒有什麼一技之長,就跟人學打黑拳。之後就在海外成為了一個職業黑拳手。」李漠沒有向蕭萬軍隱瞞他的事情,他如實說道。

「打黑拳?黑拳這個行業我雖說了解不多,卻也知道這是一份極為危險的行業。你現在回來之後,也就脫離了黑拳這個行業了吧?」蕭萬軍問道。

李漠點了點頭,他說道:「是的,弟子回來江海市,也是想著脫離打黑拳的生涯,畢竟這個行業淘汰率太高,也不是長久的行業。再說我的根是在江海市,遲早要回來的。」

蕭萬軍點了點頭,他說道:「你有這個想法很好,你也不小了,如今長大成人,回來之後也該成家立業安安分分的生活著了。你回來江海市可曾有什麼工作做?」

李漠搖了搖頭,他說道:「目前還沒有,昨天我剛回來,對於往後的規劃也還沒想好。」

「如果你不嫌棄,那你就去蕭家武館吧,跟著吳翔他們一起管理蕭家武館。你曾是蕭家武館的弟子,如今回來了,也還是蕭家武館弟子。當然,如若你還有更好的發展,那就去發展更好的前景。」蕭萬軍說道。

李漠臉色一怔,他看著蕭萬軍,語氣微微顫抖的說道:「蕭師父,我、我還能進入蕭家武館?」

「為何不能?我說了,你永遠都是蕭家武館的弟子。」蕭萬軍語氣肯定的說道。

「多謝蕭師父,能夠進入蕭家武館,那是最好不過。弟子願意跟翔子他們***理武館事務。」李漠臉色激動,他開口說道。

「那就好。」蕭萬軍笑著,他看向了蕭雲龍,說道,「雲龍,莫非你早就跟李漠認識?」

「蕭叔叔,李漠跟我自小就是朋友兄弟,他回來之後我就帶著蕭哥去接李漠。然後就這麼認識了。」上官天鵬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哈哈,那挺好,這說明了李漠跟我蕭家是有緣分。」蕭萬軍一笑,而後他看著上官天鵬問道,「天鵬,你父親最近如何?說起來我也許久沒跟你父親見面了。」

「我爸挺好的。上次記得他說過跟蕭叔叔你切磋武道,好像輸了一招半招還是,估計我爸現在正在勤學苦練發誓要扳回面子呢。」上官天鵬笑著說道。

「哈哈,你父親還記著這事兒。我也就是招式上勝過你父親半招,可要論氣勁你父親可就強得多了。」蕭萬軍笑著說道。

說到武道這個問題,蕭萬軍想起了什麼般,他看向蕭雲龍,問道:「雲龍,你今天沒什麼事吧?」

蕭雲龍想了想,今天該去秦氏集團上班,不過他的工作就是訓練高雲他們。高雲他們現在已經很自律,不需要他監督也能夠自發的訓練,他早去晚去都沒什麼問題。

當即,蕭雲龍說道:「沒什麼事。」

「那好,趁著今天你有空,你我父子在武道上切磋一番,同時我給你講解我們蕭家祖上傳承下來的武道。」蕭萬軍開口說道,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