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89章敬佩之情!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餚,只需要薄酒一杯,花生米數粒,這就是最好喝的酒,最好的下酒菜1 「四爺之名我也是聽聞的。當年四爺一己之力逼退血龍會,這件事江海市只怕沒有幾個人不知道。」吳翔開口說道。 喬四爺聞言后眼...

——我敗了!

這三個字從金剛的口中說出來,擂台下的眾人都能夠聽得出來當中內蘊著的那股沉重如山般的意味,顯得鄭重而又誠懇。

上官天鵬、李漠以及吳翔、陳啟明他們都很清楚,憑著他們的實力絕不是金剛的對手,金剛八極拳的造詣極高,已經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更為恐怖的是金剛體型魁梧如山,其身體內蘊著的那股爆發力量堪稱是舉世無匹。

因此,金剛能夠心悅誠服的說出『我敗了』這三個字,足以說明他對蕭雲龍是真心折服。

喬四爺心中也是極為震撼,他很清楚金剛一向來在武道方面鮮有敬佩其他人,憑著金剛的實力,能夠讓他敬佩折服的人並不多,眼前的蕭雲龍卻是其中一個。

「蕭哥你還未使出全力,我卻已經敗了,不佩服不行。說起來除了四爺之外,我金剛並未敬佩過第二個人,蕭哥你的實力值得讓我佩服1擂台上的金剛接著開口說道。

蕭雲龍一笑,他說道:「兄弟之間的切磋不論勝敗,只為尋找不足。說起來,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唯一的缺陷就是不夠全面。」

金剛聞言后眼前一亮,他迫不及待的問道:「還望蕭哥指點一二。」

金剛可是一個武痴,他畢生的追求就是武道方面的變強,通過與蕭雲龍方才的切磋對戰,他意識到自己在蕭雲龍這樣的強者面前的確是存在著一定的缺陷,倘若能夠被蕭雲龍指點迷津一二,從而增強他的實力,這是他最為期待的。

方才他爆發出八極拳中威力最為剛猛暴烈的貼山靠,竟是被蕭雲龍擋住了!

他貼山靠爆發出來的力量,加上他自身那魁梧身體的體重碾壓之下,竟然都未能撼動蕭雲龍半分,這讓他心中極為震撼,難以置信。

蕭雲龍擋下他的貼山靠後,他的咽喉旋即被蕭雲龍的手指彈過。

如若是生死對戰,那一刻只怕他的咽喉已經被蕭雲龍鉗住,那意味著的往往就是死亡!

「哈哈,指點不敢,只能說是交流吧。」蕭雲龍笑著說道。

喬四爺忽而一笑,他也走上了擂台,說道:「蕭老弟你就別謙虛了,放眼整個江海市,能夠值得金剛敬佩之人沒有一個。金剛甘願認輸,對你極為折服,說明蕭老弟你的實力絕對是深不可測。事實上也是如此,我從未看到有人能夠在對抗金剛自身力量中都能紋絲不動的,從這點而言,我也敬佩你。」

「要論拳勢的剛猛與精妙,我是不如金剛的。金剛太過於專註拳道的修鍊,其他方面的攻殺技能不夠全面,比方說腿勢方面。」蕭雲龍開口,他看著金剛,又說道,「你最後一擊,以著排山倒海的氣勢貼靠撞擊向我。憑著你的力量跟那一招的剛猛,的確是沒有多少人能夠抵擋下來。但你想過嗎,如果有人擋下了你那一擊呢?」

「我剛才擋下了你那一擊,你並沒有後續攻擊以及相應的防守,我隨手一探就能夠鉗住你的咽喉。這就是你的缺陷所在。專註攻,卻忽略了自身的防;專註拳,卻忽略了殺傷力最大的腿勢1蕭雲龍說著,又繼續說道,「你剛才那一擊貼靠上來,對手唯一能做的就是雙臂橫檔,那時候對手的下盤是空的,是最大的破綻所在。倘若你連貫的出腿橫掃對手下盤,那你剛才那一招可就完美了。」

「蕭老弟的意思是出手攻擊就不要給別人反擊的機會,專註於攻那就以攻為守。一式貼山靠衝撞過去,如若能夠把對手撞飛最好,如若對手抵擋下來,那就瞬間出腿,保持自身招式攻殺的連貫性。」喬四爺說著,他一笑,問道,「蕭老弟,我說的沒有錯吧?」

「四爺說得對。大體就是這個意思。當然,憑著金剛的實力,能夠勝過他的人並不多。當你能做到攻防兼備,同時有效利用腿部的殺傷力來配合你那套剛猛無匹的八極拳時候,你的實力將會更上一層樓。」蕭雲龍說道。

金剛點了點頭,他誠聲說道:「多謝蕭哥的指點。日後我還會繼續跟蕭哥討教,還望蕭哥可不要嫌我太煩埃」

「哈哈,當然不會。其實跟你們切磋交流,也對我大有裨益。」蕭雲龍笑著說道。

喬四爺看著蕭雲龍,他問道:「蕭老弟你似乎並沒有修鍊內家拳的氣勁之力,是吧?」

蕭雲龍搖了搖頭,他說道:「我從未接觸過內家拳,因此並沒有練內家氣勁。」

「那就是走的單純的體修之路了。也就是不斷地激發出身體內的潛力,化為自身的爆發力量。說到底,內家氣勁也是力量的一種體現,所以內家氣勁與單純的力量談不上孰勝孰弱,只看合不合適。」喬四爺說著,他指著金剛,說道,「金剛也沒有練內家氣勁,他更專註在於對自身力量的激發與強化。」

「內家氣勁我見識過,的確是有著過人之處。不過誠如四爺你所說的,這兩種不同力量的體現,只看合適不合適。總之殊途同歸,都是力量層次的體現罷了。」蕭雲龍說道。

「蕭老弟你的身手簡單幹脆,但殺傷力極大,往往一擊斃命。看來蕭老弟你在海外期間的經歷絕對不尋常埃」喬四爺笑著說道。

「哈哈,以往在海外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生存下去,往往在殘酷的環境中,對缸詈玫姆絞驕褪且換鞅厴薄K以養成了我現在的打鬥風格。」蕭雲龍笑著說道。

「若要論起來,這才是真正的至強之道埃」喬四爺說道。

「那啥……蕭哥,四爺,酒菜都擺好了,要不邊喝邊聊?」這時,擂台下的上官天鵬開口說道。

「也好,咱們喝一杯去。」蕭雲龍笑著說道。

「走!酒逢知己千杯少,看來今晚得要放開的喝著大醉一場了。」喬四爺也笑著,朗聲說道。

後院的小庭院中,一張庭外擺放著的桌子上,蕭雲龍他們坐在了一起。

鐵牛已經熬好了一方治療內傷的中藥,端出來給李漠吞服而下。在這裡養傷的吳小寶已經休息入睡,蕭雲龍也沒有讓人特意去打擾他。

一輪皎月懸挂在半空中,清冷柔和的月輝灑落而下,蕭雲龍、喬四爺、金剛、上官天鵬、吳翔他們舉杯喝酒,頗有對月暢飲,對酒當歌的豪邁之氣。

所喝的酒是自釀的陳年老酒,酒香濃郁,入口綿長,別有一番風味。

「來,蕭老弟,我跟你喝一杯。」喬四爺笑著,端起酒杯,與蕭雲龍喝著。

「雖說我喬四跟你今晚剛認識,但一見如故,也許前生我們就是兄弟,所以這一世才會如此的一見如故。如若不嫌棄,日後我喬四就是你的兄弟。」喬四爺開口說著,語氣鄭重而又誠懇。

蕭雲龍一笑,說道:「我蕭雲龍就喜歡跟鐵骨錚錚的豪爽之人結交,既然是兄弟,何來嫌棄之說。來,這杯我敬你。」

「哈哈,果然爽快1喬四爺笑著。

隨著一杯杯酒下肚,蕭雲龍他們也聊開來,他們無所不談,推心置腹,毫無隔閡,就像是彼此認識了幾十年的老朋友一樣。

兄弟,這是一個讓人嚮往而又熱血沸騰的詞語。

有的人相識數十年,卻仍是泛泛之交;有的人剛相識卻已經成為莫逆之交。

兄弟就是熱血與熱血之間的撞擊;兄弟就是在戰場上能夠放心的把後背交託給對方的人;兄弟就是在你過得很好他在遠方微笑祝福不會刻意錦上添花,可你一旦處境不妙他將會第一個赴湯蹈火為你雪中送炭之人!

所以,兄弟這個字眼很溫暖人心,一個真正的男人從來不缺少真正的兄弟!

正如喬四爺說的,他與蕭雲龍一見如故,他們都屬於那種豪邁爽朗為了兄弟能夠兩肋插刀之人,自然也會激起心中那股熱血之間的撞擊。

人海茫茫,能夠結交到這樣一個兄弟那是人生之幸,當浮一大白!

「四爺,我也敬你一杯。」上官天鵬笑著,舉杯對飲。

喬四爺喝了杯酒,他感嘆了聲,說道:「我在江海市雖說有些名氣,但身邊能夠結交之人並不多,我每天接到的酒場邀約也不少,可要說喝得最暢快的莫過於今晚了。跟兄弟在一起,無需珍稀美酒,也不需要美味佳肴,只需要薄酒一杯,花生米數粒,這就是最好喝的酒,最好的下酒菜1

「四爺之名我也是聽聞的。當年四爺一己之力逼退血龍會,這件事江海市只怕沒有幾個人不知道。」吳翔開口說道。

喬四爺聞言后眼中目光一沉,他說道:「當年之事並沒有這麼簡單,血龍會只是退走,但他們還會捲土重來。」

上官天鵬臉色一怔,不由問道:「四爺你說血龍會不死心,還會捲土重來?」

喬四爺點了點頭,他說道:「血龍會勢力龐大,高手如雲。想要通過江海市來撬開整個南方諸省的地下勢力。我雖說已經不問道上之事,不過仍是不希望北方的血龍會前來江海市攪起一場血雨腥風。」

「這麼說往後這道上風雲又起了。」上官天鵬說道。

「不說這些,今晚喬某認識你們,特別是結識了蕭老弟,的確是一件美事。今晚只管喝酒。來,繼續喝。」喬四爺笑著說道。

「喝吧,一醉方休,至於這道上之事,不牽連我等無需去理會太多,一旦牽連到,那就直接鎮殺就是。」蕭雲龍說道。

「蕭老弟霸氣十足啊1喬四爺笑著,端起酒杯,一陣暢飲。

長夜漫漫,酒味飄香,蕭雲龍與喬四爺他們憑著男兒那滿腔的熱血大口喝酒,暢所欲言,這也是人生一大爽快事。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