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085以血還血!(二)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看好李漠。」 說著,蕭雲龍身形一動,宛如猛龍出擊般,朝著對方十幾號鐵狼幫幫眾沖了上去。 既然對方已經擺明了態度不讓他們離開,那多說無益,唯有靠著一雙鐵拳殺出一條血路。 那名光頭...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蕭雲龍這句話自然是對李漠說的,旁人聽得莫名其妙,便連上官天鵬也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但擂台上的李漠卻是瞬間明白了蕭雲龍的話中之意。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這是黑拳搏鬥中一種搏命的打法。

當兩人的實力大體相當的時候,就唯有勇於搏命,狹路相逢勇者勝,比誰更狠,誰更凶,誰更加的抗打,那麼誰就能夠笑到最後!

打黑拳的往往都會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體能!

方才李漠在擂台上那一番狂風暴雨的攻擊,大都被採取迂迴戰術的鄭武給避開或者格擋,並沒有對鄭武造成實際性的傷害。可李漠卻因此而損耗了大量的體能,倘若李漠這樣的打法不變,他的體力一旦不支,那就是鄭武瘋狂反擊的時候。

那時,李漠只怕都要戰敗!

蕭雲龍這句話一出口,李漠果斷的改變了他的戰術,他眼中的目光一沉,稍稍放緩了攻勢,身形也出現了片刻的停滯。

鄭武眼前的目光一亮,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也是他伺機已久的一個機會。

呼!

鄭武主動攻擊了,趁著李漠拳勢出現片刻遲緩的那一刻,他一拳朝著李漠的胸膛轟殺而至。

拳勢呼嘯,內蘊著雄渾的力道。

李漠眼中寒芒一閃,他沒有閃避與格擋,竟是迎身而上,原本顯得遲緩的拳勢剎那間奔騰如雷,內蘊著一股狂暴絕倫的力勁,赫然也直接朝著鄭武的胸膛攻擊而去。

砰!砰!

兩聲砰然之聲響徹而起,鄭武這一拳轟在了李漠身上,同樣的他也吃到了李漠一拳。

鄭武臉色微微一變,他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他不退反進,改拳為掌,一掌自下而上朝著李漠的下頜狠狠地沖頂了上去。

呼!

李漠同樣沒有閃避,他一擊掃腿橫掃而出,呼嘯生風,橫踢向了鄭武的腰側。

「嗤——」

鄭武那一掌頂向了李漠的下頜,險些將李漠的牙齒打得脫落,一口鮮血也從他的口中噴吐而出,他眼前一黑,差點沒有直接暈死過去。

砰!

與此同時,一聲砰然之聲響起,鄭武被李漠這一腿橫掃而出,他口中悶哼一聲,身體也倒退而出,他能夠感覺得到腰側上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疼之感,似乎是腰側有肋骨折斷了。

轟!

鄭武的身形還未站穩,赫然看到前面的李漠一個箭步沖了上來,一式騰空飛起的膝撞朝著他頂了過來。

李漠騰空而起,全然不顧自身要害,這完全就是在跟鄭武搏命,比比誰更凶,誰更狠,誰更加的冷血無情!

打斷牙齒和血吞,這就是狠;以傷換傷滿身血,這就是凶;悍然無懼迎拳上,這就是勇!

鄭武看著李漠騰空一擊膝撞不顧一切的朝著他轟擊而來,他忍不住怪叫了聲:「瘋子!你這個瘋子1

怪叫聲中,鄭武唯有抬手格擋,抵擋下李漠這勢大力沉的一記膝撞衝擊。

砰的一聲,鄭武被震得渾身氣血翻湧,心口一甜,一股鮮血噴了出來,但他眼中凶光一閃,雙拳在瞬息間已經是接連轟在了李漠的身上。

李漠的身體抗擊打能力不錯,但在鄭武如此重拳攻殺之下,他口中也有鮮血溢流而出。

那一刻,李漠眼中有著狠厲之色閃過,他雙手猛地纏住了鄭武的右臂,接著他身形一倒,雙腿死死地夾住了鄭武的這隻右臂。接著,李漠口中爆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怒吼之聲,他腰身一擰,雙手與雙腿齊齊發力,揪著鄭武的右臂直接反方向的旋轉擰著。

嚓!

一聲極為刺耳的骨折聲響起,竟是看到鄭武右臂的肩關節在李漠如此反方向的旋轉擰動之下硬生生的折斷了。

反關節技!

這是黑拳貼身纏鬥中殺傷力最強大的反關節技。

「藹—」

鄭武忍不住張口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嚎之聲,右臂肩關節被擰斷,等同於他的整隻右臂已經徹底的被廢掉了。

蕭雲龍看到這一幕後暗自點了點頭,心知這一戰李漠已經鎖定了勝局。

隨著鄭武右臂被擰斷,他自身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已經不是李漠的對手。

果然,唯有剩下一隻左臂的鄭武接下來徹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李漠乘勝追擊,一記記重拳接連攻殺而出,一式式呼嘯生風的橫掃腿轟向了鄭武。

鄭武臉色蒼白,奮力抵擋,可仍舊是抵擋不住李漠那狂風暴雨般的拳腿攻殺之勢。

砰!砰!

最終,李漠一拳轟在鄭武的胸膛之上,一腿橫掃在了鄭武的腰側之上,將他整個人直接轟飛了出去。

鄭武倒在地上,猶如一灘爛泥般,口中不斷地有著汩汩鮮血溢流而出,一張臉血肉模糊,倒在地上的他一動不動,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李漠仍舊是傲然而立,他身上也渾身是血,這種以血還血搏命式的打法也讓他受到不輕的傷勢,但他勝了,戰勝了鄭武!

「鄭武,你敗了1

李漠開口,他走到鄭武面前,看著倒在地上猶如一灘爛泥般的鄭武,語氣淡漠的說道。

「~~」

鄭武沉重的呼吸著,他眼中滿是憤怒與恥辱之色,他無法接受這樣的戰敗事實,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何會敗在李漠的手中。

砰!

李漠抬起腿,一腳踩在了鄭武的胸膛之上,冷冷說道:「以後如若你還要再找我麻煩,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1

「堂主1

這時,擂台下那些鐵狼幫的幫眾回過神來,他們驚叫出口,一個個臉上閃動著憤怒之色,他們目光不善,盯著李漠。

「李漠,先下來吧。」

蕭雲龍開口說道。

李漠點了點頭,他走下了擂台,上官天鵬迎了上去,扶住他的身體,說道:「李漠,你沒事吧?感覺怎麼樣?先送你去醫院吧。」

「受了點內傷,沒事,我還能撐著。」李漠說道。

「先離開這裡吧。」蕭雲龍說道。

「走1

上官天鵬開口,他扶著李漠,正欲離開這個廠房地下擂台常

「想走?打傷我們堂主就想走嗎?門都沒有1

一聲陰冷而又殺機濃烈的聲音傳來,對方鐵狼幫中,一個光頭的魁梧男子開口說著。

光頭男子話語剛落,十幾號鐵狼幫幫眾立即臉色不善的朝著蕭雲龍他們三人看過來,當中有些人更是抽出了長刀,拿出了鐵棍,一雙雙眼中有著瘋狂而又暴戾的殺機在閃動。

「你們的人戰敗了就想以多欺少嗎?」上官天鵬怒聲說道。

「以多欺少又怎麼了?這裡幾乎是鐵狼幫的地盤,你們在我們的地盤上打傷人就想走,哪有這麼容易?」對方一個男子冷笑。

「你們想怎樣?鄭武,你不是我對手,到最後就要用這樣的以多欺少的方式?」李漠也怒了。

鄭武已經被人扶下了擂台,他沒有說話,雙目陰沉的盯著蕭雲龍他們,那目光就像是在看著三個死人一樣。

啪!

蕭雲龍點了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而後他將手中的煙遞給了上官天鵬,說道:「幫我拿著煙,看好李漠。」

說著,蕭雲龍身形一動,宛如猛龍出擊般,朝著對方十幾號鐵狼幫幫眾沖了上去。

既然對方已經擺明了態度不讓他們離開,那多說無益,唯有靠著一雙鐵拳殺出一條血路。

那名光頭魁梧男子看著蕭雲龍衝過來,他臉色一怔,哪裡想到對方竟然率先朝著他們發起攻擊,他當即大喊出口:「衝上去,幹掉他1

當前的幾名鐵狼幫男子眼中凶芒畢露,他們手持長刀,沖了上來,持刀直接朝著蕭雲龍當頭劈下。

衝過來的蕭雲龍身形朝著左側一閃,避開當先那名男子當頭劈下的長刀,他的右手朝前一探,扣住了這名男子持刀手腕,用力一掰,這名男子的右手手腕直接被掰斷,長刀脫落,被蕭雲龍右手接祝

砰!

蕭雲龍左拳轟殺而出,一拳將這名男子的臉面轟得血肉模糊,對方整個人也飛了出去。

嗤!

接著,蕭雲龍右手持刀,一刀橫斬而出,右邊三名男子被那狂暴的刀勢所傷,一刀而過,在他們的身上劃出了深深地刀痕,鮮血飆射當空。

前面一個男子手中的鐵棍呼嘯生風的轟殺而下,蕭雲龍手中長刀抬起格擋,他的右腿同時踢了出去,一腳將這名男子踢飛。

蕭雲龍大步朝前走著,衝上來的一個個鐵狼幫幫眾接連被他放倒,不是斷手斷腳就是被他拳腳轟飛出壤在地。

「喝1

那名光頭男子口中暴喝,他手中拿著一串鐵鏈,他手中的鐵鏈甩過來,纏住了蕭雲龍手中的長刀,他接著用力一拉鐵鏈,想將蕭雲龍整個人拉過來。

蕭雲龍冷笑了聲,他手中的長刀也往回一拉。

頓時,那名光頭男子只感覺到一股巨力洶湧而至,拉著他的身體竟是不由自主的朝著蕭雲龍踉蹌而來。

蕭雲龍的左手一拳已經在等待著,一拳轟出,沒入了這名光頭男子的胸腹當中。

這名光頭男子整個身體被這一拳轟得弓起了身,他雙目睜大,滿臉的痛苦之色,他感覺到他渾身的骨頭都要被震斷了。他飛了出去,半空中的他口中鮮血狂噴,連同今晚吃下的東西也一股腦兒的全都吐了出來。

蕭雲龍持刀而立,放眼環顧,場中已經沒有任何一個還能站著的對手。

蕭雲龍一步步的走到了臉色驚駭欲絕的鄭武面前,他手起刀落,一刀而下,將鄭武整隻右臂給斬斷,接著他盯著鄭武,一字一頓的說道:「記住這個血的教訓,有些人不是你能動的1

說著,蕭雲龍扔下手中的長刀,走到上官天鵬面前,接過那支僅僅是燃了三分之一的煙,叼在口中吸了一口,說道:「我們走吧。」

上官天鵬回過神來,他嘿嘿一笑,語氣由衷的說道:「蕭哥,你真他-媽的帥1

說著,上官天鵬扶著臉色同樣震驚的李漠隨著蕭雲龍走了出去。

……

我也期待有人能說一聲——七少,你真他-媽的帥!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