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82章衝冠一怒!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至,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再加上蕭雲龍手中那半截酒瓶銳利的玻璃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只要蕭雲龍稍稍一劃,林飛宇的咽喉將會斷裂! 林飛宇被嚇得神魂出竅,六神無主,他一張臉為之慘白,渾身都在顫...

蕭雲龍五指宛如那堅硬的鋼鐵澆鑄而成,緊緊地鉗住了這名男子的咽喉。

稍稍一用力之下,赫然將這名男子整個人直接提了起來,隨後他用力一甩,呼的一聲,這名男子的身體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頭破血流,頭暈目眩的他倒在了地上,動也不動。

至此,林家的四名護衛保鏢全都被蕭雲龍擊倒在地。

現場的氣氛頓時凝固,無形中有股難以言喻的恐怖威壓在瀰漫,蕭雲龍身上瀰漫而出的那股嗜血的殺機籠罩全場,威懾人心。

林威一張臉色直接煞白,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高薪請來的護衛高手在蕭雲龍面前就像是紙糊人一般,轉眼間就被蕭雲龍鎮壓倒地。

林飛宇一張臉更是變成了豬肝色,顯得無比的難堪,他看向蕭雲龍的目光中不由自主的多了一絲的驚懼之意。

若非親眼所見,他難以想象蕭雲龍竟然如此之強!

砰!

蕭雲龍一腳踢開前面礙路的凳椅,鐵青著臉朝著林飛宇走去。

「你、你想幹什麼?真以為仗著你有點身手就可以胡來嗎?這裡是江海市,是將法律的1林威反應過來,他喝聲說道。

「林家主這話可真是雙重標準埃你叫人上來要圍攻我,如若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只怕都要被他們打得斷手斷腳了吧?」蕭雲龍冷笑了聲,他說道,「在我眼裡,唯一的準則就是弱肉強食。既然你叫來的人不是我的對手,那你們也要承受我相應的怒火1

「蕭雲龍,你、你狂妄!你真以為你天下無敵了,這世上沒人能治得了你嗎?」林飛宇怒聲說著。

「狂妄的是你1

蕭雲龍怒喝,他猛地沖了上去,左手一伸直接鉗住了林飛宇的咽喉,將他的身體重重地按在了餐桌之上。

砰!

林飛宇痛叫出口,他那縱慾過度而顯得無比虛弱的身體哪裡經得住蕭雲龍這樣的折騰,整個身體被震得氣血翻騰,渾身骨頭都要散了。

蕭雲龍右手拿起一瓶酒,猛地敲在了餐桌上。

嚓!

酒瓶破碎,蕭雲龍手中握著半截酒瓶,那銳利的玻璃在燈光的照耀之下閃爍著森冷的光芒。

那半截酒瓶銳利的玻璃直接抵在了林飛宇的咽喉之上,甚至劃破了他的咽喉皮膚,有著殷紅的鮮血流淌而出。

這一刻,場中之人全都驚住,蕭雲龍此舉像是要直接切斷林飛宇的咽喉。

……

這間包間內的打鬥還是傳出去了,有服務員看到了這一幕,她們驚呼而起,第一時間給酒店的經理彙報此事。

秦老爺子他們所在的包間內,蕭萬軍、秦遠博等人仍是在喝酒閑談,氣氛很是融洽。

「雲龍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秦老爺子開口問著。

「說得也是,他不是說去上個洗手間嗎?已經有段時間了,怎麼還沒回來?」秦遠博也說著。

蕭萬軍忽而皺了鄒眉,他說道:「隔壁的包間中似乎有著打鬥之聲傳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話剛落音,卻是看到一個服務員走了進來,她臉色驚慌的說道:「很抱歉,隔壁有客人起了衝突,因此請你們暫時不要先出去,以免受到意外的情況。」

「難道雲龍在隔壁的包間?」蕭萬軍臉色一怔,他開口說道。

「那我們快去看看……雲龍怎麼跟別的人起衝突?」秦老爺子連忙說著。

蕭萬軍他們立即站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秦明月臉色也是一緊,她也是在擔心著蕭雲龍是不是跟別人起衝突了,否則為何去趟洗手間這麼久沒回來。她很清楚蕭雲龍的脾氣,屬於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只怕真要跟別人起衝突,蕭雲龍會大打出手。

很快,蕭萬軍、與秦老爺子、秦遠博他們快步走到了隔壁的那間豪華包間中,蕭萬軍推開包間的門口,看到裡面東倒西歪的躺著好幾道身影,而在前面的餐桌上,蕭雲龍正一手按住了林飛宇的身體,一手拿著半截破碎的酒瓶抵在了林飛宇的咽喉上。

「不、不要殺我……我不想死,我錯了,我、我想你認錯……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礙…」

林飛宇臉色驚恐萬分,從蕭雲龍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嗜血的殺機籠罩而至,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再加上蕭雲龍手中那半截酒瓶銳利的玻璃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只要蕭雲龍稍稍一劃,林飛宇的咽喉將會斷裂!

林飛宇被嚇得神魂出竅,六神無主,他一張臉為之慘白,渾身都在顫抖著,在那股死亡陰影的籠罩之下他將所為的尊嚴與臉面全都拋到一邊,祈求著蕭雲龍能夠饒他一命。

在那股驚懼無比的恐懼之下,林飛宇身體猛地一抖,他失禁了,整個褲襠一下子浸濕,一股尿騷味也瀰漫而出。

「雲龍,你住手1

蕭萬軍看到這一幕,他連忙開口,一個箭步沖了上來,止住蕭雲龍的舉動。

蕭雲龍抬起眼,他的目光泛著一層血紅的殺意,他看到了蕭萬軍、秦老爺子他們過來了,在蕭萬軍的制止之下,他心中的那股戾氣漸漸地消散。

林威也回過神來,他臉色驚恐,忍不住喝聲說道:「你、你給我住手,你、你出手傷人不說,還想殺人?」

蕭雲龍冰冷的目光盯住了林威,一字一頓的說道:「既然你的兒子能夠派人去暗殺我,為什麼我就不能殺他?」

此話一出,林威臉色一變。

走進了的秦老爺子聽到了這句話,他一張老臉一沉,說道:「雲龍,竟有此事?這是怎麼回事?你詳細說來。」

林威這時也看清了走進來的人,有蕭家家主蕭萬軍,以及秦家的主要人物,特別是秦老爺子都在常

秦老爺子德高望重,在江海市享受一定的威望,即便是他在秦老爺子面前都要客客氣氣,在家秦家產業龐大,林家要論權勢也比不上秦家。

「雲龍,你先住手。有什麼事容后再談。」蕭萬軍沉聲說著。

這件事已經鬧大了,酒店的服務員都知道,一會兒酒店經理會趕來,說不定酒店方面已經報警。因此,一旦警察過來,看到蕭雲龍拿著半截酒瓶抵在林飛宇的咽喉上,那可就影響不好了。

「雲龍,你冷靜一點。」秦明月跑了過來,伸手拉住了蕭雲龍的手臂。

柳如煙眼圈濕潤,她也跑上來拉住了蕭雲龍的手,她心知蕭雲龍發如此大火,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她。若非蕭雲龍想要為她出頭,也不至於跟林家的人對峙在了一起。

「哼1

蕭雲龍冷哼了聲,他鬆開了手。

林威見狀后連忙衝上去,把林飛宇拉到了自己的身邊,而後他怒視向了蕭萬軍,冷冷說道:「蕭萬軍,看看你生的好兒子,簡直是無法無天,我林家與柳家在這裡吃飯,他無故闖進來打打殺殺,真以為你們蕭家在江海市可以橫著走了嗎?」

「咳咳——」

柳乘風也扶著牆站了起來,他被蕭雲龍一腳踢得口中咳血,他義憤填膺,也怒聲說道:「蕭萬軍,你這個兒子對我大打出手,這筆賬你蕭家怎麼算?」

「你?」蕭雲龍看了眼柳乘風,冷笑著說道,「你說我是野種,沒殺你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1

啪!

猛然間,蕭萬軍身上湧出一股駭人無比的威勢,有著凌厲無匹的內家氣勁席捲而出,他霍然轉身,直接一巴掌扇向了柳乘風,打得柳乘風口鼻血飆射而出。

蕭萬軍的右臂青筋畢露,有著強大的氣勁之力瀰漫,他鉗住了柳乘風的咽喉,盯著柳乘風,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膽敢說我的兒子是野種?1

蕭雲龍的母親莫靈是蕭萬軍最為摯愛的女人,因為二十年前的一場變故而生離死別,對此蕭萬軍一直後悔在心。

蕭雲龍的回歸,讓他心中欣慰,更想好好地彌補一個父親的責任,在他心中莫靈的地位無可替代。柳乘風說蕭雲龍是野種,無形中自然也侮辱到了莫靈,這讓一直以來都極為穩重的蕭萬軍也動了怒火。

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每一個男人心中都會有著一處守護著的聖地,不容他人褻瀆與侵犯!

一旦侵犯,即便是血濺五尺也在所不惜!

蕭雲龍臉色一怔,看著蕭萬軍此舉,他心中泛起了一絲暖意,很感動,因為這個世上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守護著他母親的尊嚴。

柳乘風更是臉色驚駭,他哪裡想到就連蕭萬軍都不顧眾多人在場,直接對他出手?

看著蕭萬軍那張鐵青的臉色,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多年前蕭萬軍的種種強勢手段,曾經的蕭萬軍有著橫掃千軍的稱號,打得江海市各大強者紛紛折服,只不過這些年來蕭萬軍已經不再出手,不少人已經忘了蕭萬軍曾經的那股一怒殺千里的威勢。

「蕭、蕭家主,我、我之前只是無心失口,並非有意冒犯,還請手下留情。」柳乘風語氣驚恐的說道。

「蕭雲龍是我蕭某人的兒子,蕭家堂堂正正的後代與傳人,日後如若再讓我知道,誰還敢說我兒子是野種,我蕭某人拼了這條命也要讓對方血濺五尺1蕭萬軍一字一頓的說著,隨手一甩,將柳乘風震飛而出。

末了,蕭萬軍轉身看向蕭雲龍,說道:「雲龍,跟為父說說這是怎麼回事。為父在這裡,任誰也欺負不了你,我蕭家即便是沒落,也不是他人就能任意欺辱的。」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林家聯合柳乘風逼迫柳如煙嫁給林家少主,還逼著柳如煙喝下所謂的定親酒。我看不過來,就過來替柳如煙喝杯酒。林家主就打電話讓林家的護衛上來把我轟出去,然後就打起來了。」蕭雲龍輕描淡寫的說道。

「蕭叔叔,很抱歉,是因為我雲龍他才會牽連進來。」柳如煙開口,她語氣愧疚。

「你就是如煙?」秦老爺子看向柳如煙。

「秦爺爺,是我。」柳如煙說道。

秦老爺子一笑,他說道:「你還記得我這個老頭子啊?記得你小時候,那會兒你爺爺還在世。當時柳老頭來秦家找我下棋的時候,帶你來過幾次。自從你爺爺病逝之後,我已經許多年沒見過你,一轉眼已經長大了。」

「秦爺爺,這些事我也還記得。」柳如煙點頭說道。

秦老爺子點了點頭,他說道:「你是個好孩子。林家要逼著你嫁入林家?如果你不願意,秦爺爺給你做主,算是償還你爺爺的一份人情。」

此話一出,林威臉色微微一變,一旁的柳乘風也怔住了。

……

這章有些長,所以更得有點晚,請海涵。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