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80章相逢有淚!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威眼中目光一沉,他盯著蕭雲龍,身上有股威勢瀰漫,開口問著。 「我叫蕭雲龍,蕭萬軍是我的父親。」蕭雲龍說道,他看著林威,問著,「你就是林家家主?」 「原來是傳聞中蕭萬軍那名從海外歸來的兒...

柳如煙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如若不堅強她自己也無法孤身一人前往海外去打拚自己的事業,如若不堅強她也無法在海外獲得事業上的成功。

但現在,她眼中的淚水卻是忍不住滑落而出。

她哭不僅是因為來自於柳乘風與凌家的那份逼壓,還有她看到了自己父母那種無奈與被動,從這個小小的縮影中她能想象得到以往她在海外打拚,自己的父母留在柳家肯定也會處處受到壓迫。

她恨自己不夠強大,未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未能去護住自己父母應有的尊嚴。

也許這就是世家的殘酷與黑暗,充滿了利益的糾葛。

在利益的驅動之下,足以讓人變得瘋狂,變得不折手段,變得冷血無情,即便是本家之人也會變臉相逼。

比方她的大伯柳乘風。

柳如煙站在洗手間中,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深吸口氣,她知道哭不能改變什麼,只不過是用來發泄一下她內心的情緒罷了。

雖說柳乘風與林家合夥相逼,但她暗下決心,她不會就此屈服,既然站出來反抗了,就反抗到底。

……

洗手間的男衛生間內,蕭雲龍正在解手。

他先是聽到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腳步聲跑進了洗手間,接著隱約傳來一聲女人的啜泣聲,那聲音還有些熟悉,他不由得皺了皺眉,心想著外面是誰在低聲啜泣?

蕭雲龍解手完后他洗了洗手,走出了男洗手間。

外面的公共洗手台前,蕭雲龍看到了一道站著的曲線優美的倩影,這道倩影穿著一襲水墨色的長裙,曲線畢露,性感成熟,有股極為濃郁的女人味。

洗手台前有著一面大鏡子,鏡子中呈現而出的是一張美艷無雙的玉臉,柳眉如煙,鳳眸如水,硃色紅唇一點紅,不是柳如煙是誰?

「如煙?你怎麼在這裡?」

蕭雲龍詫異了聲,他開口說著,一眼認得出來正站在前面的這道倩影是柳如煙。

柳如煙聽到蕭雲龍聲音的剎那,她嬌軀禁不住輕輕一顫,她驀地轉身回頭,正看到蕭雲龍從男洗手間走了過來。

「雲龍,你、你怎麼也在這裡?你出院了?」

柳如煙怔住了,而後她猛地意識到什麼了般,她轉過身去,低頭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花。

「別背著我了,我都看到了。」蕭雲龍開口,他走了上來,雙手握住了柳如煙的香肩,把她的身體轉了過來。

柳如煙暗自咬了咬牙,她螓首微垂,目光躲閃,都不敢去直視蕭雲龍的目光。

即便如此,蕭雲龍仍是看到了柳如煙雙眼眼圈有些泛紅,明顯是哭過。

看來,剛才他所聽到的那聲啜泣聲是柳如煙在哭了。

「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誰逼你哭的?」蕭雲龍開口,眼中目光一沉,有著冷意在閃動。

「沒、沒什麼……」柳如煙一笑,她深吸口氣,抬起臉露出一個冶艷的笑容,說道,「你怎麼在這裡?該不會是約著哪位美女過來這裡燭光晚餐吧?」

「我與我家人還有秦老爺子他們在這裡吃飯。剛才來洗手間,隱約聽到你的哭聲,那聲音有些熟悉。不曾想走出來果真是你。」蕭雲龍說著,他盯著柳如煙那張如煙淡雅卻又嬌艷如花般的面容,他沉聲說道,「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雲龍,沒什麼的。既然你跟家人在這裡吃飯,那就快回塞們吧。」柳如煙說道。

「如果你還把我當成是你的男人,就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我蕭雲龍雖說無權無勢,但也不至於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哪個王八羔子敢讓你哭,我就讓他哭喪1蕭雲龍冷冷說著,心中有股怒意在湧現。

柳如煙聽著蕭雲龍的話,心中倍感溫暖,可這些事又如何讓她啟齒?

這是柳家與林家之事,她真的是不希望將蕭雲龍牽連進來。

蕭雲龍看著柳如煙,他隱約猜到了什麼,開口說道:「是不是林家的人又在逼迫你了?逼迫你嫁給林家的林飛宇,對嗎?」

「藹—」

柳如煙輕呼了聲,她抬眸看了眼蕭雲龍,不曾想蕭雲龍竟然能夠猜得出來。

「林家的人也在這裡吃飯對嗎?他們在那個包間?你帶我過去。」蕭雲龍說道。

「雲龍,你、你還是不要管了,我自己能夠解決的。其實也不算什麼事,林家今晚邀約柳家之人來這裡吃飯,席間林家家主說今晚的宴席是一個定親席,還讓我敬他一杯定親酒。我不從,我大伯就百般逼壓。」柳如煙開口說著,將事情簡短的說了出來。

「他們要逼你喝什麼定親酒?」蕭雲龍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之意,他拉著柳如煙的手臂,說道,「走,我陪你過去,那所謂的定親酒,我幫你喝。我倒,林家敢不敢跟我喝。」

「雲龍,我真不想你被捲入進來。」柳如煙連忙說著。

「從我們再度相遇的那一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存在卷不捲入。再說了,林家的人逼著你嫁入林家,這當然與我相關。我要是眼睜睜的看著你被逼得嫁入林家,那我自己成什麼了?」蕭雲龍說著,他拉著柳如煙走出了洗手間。

柳如煙咬了咬牙,也唯有帶著蕭雲龍來到了林家與柳家吃飯的那間包間前。

「就是這裡?」蕭雲龍問著。

柳如煙點了點頭。

「那我們進去。」蕭雲龍說道。

柳如煙打開了包間的門口走了進去。

「如煙,你回來了……快來跟林公子喝一杯。」柳乘風看著柳如煙走了進來,他急忙開口,可話剛落音他竟是看到一個男人跟在柳如煙身後走了進來。

柳乘風臉色一怔,他不認識走進了的蕭雲龍,不由開口問道:「你是誰?」

「蕭雲龍1

那一刻,林飛宇忍不住語氣憤恨的開口,他盯著走進了的蕭雲龍,眼中有著妒火在升騰,心中一股怒火蹭蹭冒起,整個人憤怒到了極點。

「打擾諸位雅興了。喲,林公子也在場埃」蕭雲龍笑著,他眯著眼盯著林飛宇,說道,「林公子看到我還活生生的是不是感覺到很詫異?是不是有種行動失敗的挫敗感?我這個人喜歡直來直往,有什麼仇什麼怨大可以明著來,背後放冷箭的我真不喜歡。」

「你是何人?」林威眼中目光一沉,他盯著蕭雲龍,身上有股威勢瀰漫,開口問著。

「我叫蕭雲龍,蕭萬軍是我的父親。」蕭雲龍說道,他看著林威,問著,「你就是林家家主?」

「原來是傳聞中蕭萬軍那名從海外歸來的兒子。不錯,我正是林家家主。不知你前來有什麼事?」林威問著。

「如煙是我的朋友——關係很密切的那種。我聽說有人在這裡逼著如煙喝酒,如煙不勝酒力,所以就由我來代替如煙喝吧。」蕭雲龍開口,他直接走上前,取過來一瓶酒倒滿杯子,端起杯子后他眼中目光一冷,說道,「酒已在手,誰跟我喝,放馬過來1

林威眼中有著凌厲的光芒在閃動,他看得出來,蕭雲龍是要過來為柳如煙出頭的。

「蕭雲龍?蕭萬軍之子?你有什麼身份站在這裡?還說什麼誰跟你喝,你不覺得可笑嗎?」柳乘風臉色陰沉,他開口說道。

「我沒有身份?那你又算是什麼東西?」蕭雲龍看著柳乘風,毫不客氣的問道。

柳乘文為之一怒,他說道:「我是柳家家主,這是我柳家與林家之間的宴席,你闖進來這算是什麼?」

「原來你就是那個不惜為了家族的利益而逼迫如煙加入林家的柳家家主?也正是柳如煙的大伯?」蕭雲龍開口,他冷笑著,說道,「我要是你,真的沒有臉面站在這裡,你身後就是牆,我奉勸你最好一頭撞牆死去了吧,免得丟人現眼!如煙怎麼說也是你的侄女,但為了所謂的利益,卻是不遺餘力的把她往火坑裡推,你還算是個人嗎?你還顧及到哪怕一絲半點的親情嗎?你這樣的人真不配活在世上1

「你放肆1柳乘風氣都要七竅生煙,他伸手指著蕭雲龍,說道,「你、你——」

「閉嘴!再不把你的手縮回去,老子把你手打斷1蕭雲龍喝聲說道。

同時,一股血腥而又恐怖的殺機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隱隱有股血腥之味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籠罩全場,宛如一尊大魔王復甦,殺機畢露的俯視場中之人。

柳乘風臉色一變,不知怎麼的,他竟是感覺到一絲的懼意,蕭雲龍身上那股不加掩飾的殺機宛如一柄森冷的嗜血刀鋒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柳乘風咽喉蠕動,後面的話竟是不敢再說出口。

林威盯著蕭雲龍,他語氣陰冷的說道:「年輕人,我倒是看出來了,你是存心來搗亂砸場的吧?」

「砸場?不敢!你們有勇氣逼迫一個弱女子喝狗屁不通的定親酒,難道就沒勇氣跟我喝?」蕭雲龍說道。

林飛宇忍無可忍,他心想著剛才柳如煙走出去肯定是把蕭雲龍喊過來了,否則怎麼會如此湊巧?

想到這,林飛宇騰的站起身來,他伸手指著蕭雲龍,怒聲說道:「蕭雲龍,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敢來這裡搗亂,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嘩!

蕭雲龍眼中目光一寒,手中拿著的酒杯連同裡面的白酒直接扔向了林飛宇的臉面,滿滿的酒水灑在了林飛宇的臉上,那酒杯更是砰的一聲砸中了林飛宇的臉面。

「就憑你也敢威脅我活得不耐煩?想要逼迫如煙嫁給你這個軟弱無能豬狗不如縱慾過度只會趴在添香樓那些女人肚皮上的廢物?你得要問老子我答不答應1

蕭雲龍盯著林飛宇,一字一頓的說道。

……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俺跟情人節無緣,只好默默地把祝福送給大家了,大家給點鮮花、貴賓安慰下吧。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