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74章死亡之場!

作者:梁七少  |  更新時間:2015-02-12 02:43  |  字數:3539字

江海市,皇冠大酒店。

上官天鵬帶著蕭雲龍與李漠來到了這家五星級大酒店,定了一個雅間,服務員走進來後上官天鵬開始點菜,他對於這裡極為熟悉,也知道這家五星級大酒店的特色招牌菜,他全都點了。

「蕭哥,喝點什麼酒?」上官天鵬問道。

「有什麼烈酒?」蕭雲龍看了眼菜單上的酒水。

「要說烈酒也就是二鍋頭了。」上官天鵬說道。

「那就二鍋頭吧。」蕭雲龍說著。

「行,那就二鍋頭。」上官天鵬笑著。

旁邊那名負責點菜的服務員俏臉當真是愣了一下,她倒是沒想到對方最後要喝的是最為便宜的二鍋頭。

很快,酒菜就送上來了,滿滿一桌子菜,山珍海味,應有具有。

「李漠,這杯敬你,為你接風洗塵,歡迎回來,咱可是幾年沒見了。」上官天鵬開始倒酒,舉杯對著李漠說道。

李漠端起杯,與上官天鵬碰杯之後一飲而盡。

「我也敬你一杯。」蕭雲龍笑著。

「蕭哥,你客氣了,不敢不敢,應該是我敬你。我年少時候最敬佩的人就是蕭家家主,因為他是一個具有俠義心腸的人。」李漠開口,繼而說道,「我自幼家境貧寒,父母雙雙早逝,因此小的時候經常被人欺負。那時候我發奮要變強,不讓別人欺負我。所以我要去蕭家武館學藝,當時我沒有錢交學費,我就跪在蕭家武館,懇求蕭師父收容我,我願意通過在蕭家武館打雜幹活來抵了學費。」

「後來,蕭師父看到我很有恆心與毅力,他就問我想要習武變強為的什麼。我說不讓人欺負,要把欺負我的人都打回去。蕭師父就厲聲訓斥我,說習武變強不是為了爭強好鬥,他化解了我心中的戾氣,也收留我進了蕭家武館。我在蕭家武館待了三年,那三年是我感到最珍貴與溫暖的三年。」

「三年後,小時候欺負我的那幾個人成為了混混,一次街頭與他們偶遇,他們出言不遜,侮辱到我早逝的雙親。我就出手打了他們,打得他們傷勢很重,我自然也被警察扣留了。是蕭師父賠償了那幾個被我打傷之人的醫藥費,又把我保釋了出來。」

「我自知對不住蕭師父,無顏留在蕭家武館,我就悄然離開了。後來我去了海外,身無所長,就進了黑拳訓練營,成為了一個職業黑拳選手。」

說到這,李漠深吸口氣,他眼角有些濕潤,他看著蕭雲龍,問道:「蕭哥,蕭師父他現在可還好?」

蕭雲龍還真是怔住了,沒想到李漠與蕭家還有這樣的淵源,他一笑,說道:「我父親他挺好。沒想到你跟我蕭家還有這樣的淵源,那這杯酒更該喝了。」

「該喝,我敬蕭哥三杯!」

李漠笑著,接連喝了三杯酒,而後他一抹嘴角,說道:「改日我要親自去拜見蕭師父,希望到時候他還能記得也還認我這個曾經忤逆不聽話的弟子。」

「放心吧,會認的。」蕭雲龍笑著。

「李漠,你說說你在國外打黑拳的一些經歷唄。應該很殘酷吧?」上官天鵬問道。

李漠點了點頭,他說道:「的確是很殘酷,站上黑拳賽場,等同於賭命,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了上去。因為每一場黑拳比賽,都有可能是你最後一場比賽。」

酒過三巡,李漠倒也是將他在國外參加過的一些較為重要的黑拳賽事簡短的說了一些,雖然那打鬥過程說得並不詳細,可上官天鵬還是能夠聽得出來當中那種血腥殘忍之意,完全就是以命相搏,生死之戰。

至於蕭雲龍,他根本不需要聽李漠說,他心裏面很清楚黑拳賽事意味著的是什麼。

蕭雲龍點了根煙,他問道:「李漠,世界上有三大頂級的黑拳賽場,一個是位於歐美的宙斯賽場,一個位於中東的魔王賽場,一個是位於俄羅斯的黑暗地獄賽場。這三個賽場你可曾去比賽過?」

李漠臉色一驚,他看著蕭雲龍,說道:「蕭哥,真沒想到你對黑拳竟然如此的了解。這三大頂級賽場在黑拳界是公認的死亡之場。但凡走上這三大賽場的,最終只有一個人活下來,那個人就是最終的獲勝者!我對我的實力很清楚,根本沒資格走上這樣的賽場。」

「你的力量應該不錯,可能你以前缺少的是一個好點的教官。」蕭雲龍說道。

「說到教官,我倒是想起了前些天剛在中東魔王賽場結束的一場頂級賽事。『戰斧』安格斯與『狂魔』巴克之間的對決,這兩人是黑拳界中公認的強者,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李漠開口,他語氣很興奮,他接著說道,「這場對決堪稱是曠世之戰,吸引了無數博彩巨頭的目光,堆積的獎金更是高得嚇人。」

「最終誰獲勝?」上官天鵬迫不及待的問道。

蕭雲龍眼底則是有著一縷精芒閃動,他眼中的目光也看向了李漠。

「這場對決持續了四分三十八秒鐘,最終『戰斧』安格斯憑藉更為出色的體能與強大的力量笑到了最後,將與他勢均力敵最後卻是輸在體力不支的『狂魔』巴克擊殺,取代巴克獲封了魔王賽場中新一任大魔王的稱號。」李漠說道。

「安格斯……記得杜克曾提起過這傢伙最近有場重要的比賽,想來就是這一戰了。」

蕭雲龍聞言後他暗自鬆了口氣,輕聲自語著。

「當中有個花絮,那就是安格斯捧起金腰帶的時候,他對所有人說他獲勝了,但他不是大魔王。安格斯說在他的心中真正的魔王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的教官!」李漠說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