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59章青龍會的算盤!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p> 「什麼跟什麼啊,詩琳你不要聽這個傢伙胡扯。」秦明月臉色微紅的說道。 「詩琳你也不用擔心我跟明月……不是有句老話嘛,床頭吵架床尾和,說的就是這個道理。」蕭雲龍施施然的說著,他拿過來一個抱...

蕭雲龍洗完了澡,他走出了浴室。

時值盛夏,他就穿了條短褲,身上則是一件背心,如此一來,他那健壯的身體顯現而出,身上的肌肉線條清晰可見,具有一股男性魅力的陽剛之感。

蕭雲龍走向了客廳,看著茶几上擺著的果盤,他坐下之後就吃了起來。

對面坐著的兩個美女看著蕭雲龍這模樣,神色顯得有些不自然。

蕭雲龍穿著一件短褲一件背心就走過來了,不可否認,蕭雲龍那充滿了力量感的肌肉線條的確是很引人注目,問題是無論是秦明月還是關詩琳極少有看到一個男人穿成這樣出現在她們的面前。

「你、你就不能穿件長褲嗎?」秦明月忍不住問著。即便蕭雲龍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她還是感到不習慣。

蕭雲龍臉色一詫,他說道:「這大熱天的,穿短褲豈非很涼快?這沒啥的吧,我又不是什麼都不穿……嫌棄我的腿毛有些長?男人嘛,要沒點腿毛那就是娘炮了。」

「噗嗤——」

關詩琳禁不住一笑,一雙杏眸看了眼蕭雲龍,她發覺眼前這個男人倒也是很有趣。

「我的意思是,有客人在,你多少注意點形象。」秦明月氣惱的說道。

蕭雲龍一笑,說道:「你忘了我說過的話?男人沒形象就是最好的形象——詩琳,你認為呢?」

關詩琳一怔,沒想到蕭雲龍把話題引到了她這兒,她淡然一笑,說道:「明月,好啦,沒什麼的。這挺正常的。」

「連你都要為這傢伙說話。」秦明月嗔了眼關詩琳。

「明月,別人這是站在公正的角度上就事論事。」蕭雲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意思是我不公正了?」秦明月瞪著蕭雲龍。

蕭雲龍撓了撓頭,笑著說道:「我怎麼感覺到一絲冷戰的火藥味了?」

「冷戰?鬼才跟你冷戰1秦明月說著,她心中真是無語了。

「既然你們在冷戰,那我還是不要參與進來好了。」關詩琳笑著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詩琳你不要聽這個傢伙胡扯。」秦明月臉色微紅的說道。

「詩琳你也不用擔心我跟明月……不是有句老話嘛,床頭吵架床尾和,說的就是這個道理。」蕭雲龍施施然的說著,他拿過來一個抱枕,靠在了沙發上,一副愜意享受的樣子。

「什麼?蕭雲龍,你、你……」

秦明月心中的氣不打一處來,床頭吵架床尾和這樣的話是用來形容夫妻之間的好吧?我、我跟你還不是夫妻呢,何來的床頭跟床尾?

「哈哈,這話我也聽到過。」關詩琳笑著。

「詩琳,你還在一旁瞎鬧和……」秦明月為之氣惱,她猛地站起身,拉著關詩琳的手,說道,「我們上樓去,看到這傢伙心中就來氣。」

「好吧,其實也差不多該休息了,今晚我就睡你這裡吧。」關詩琳笑著,也站起身,隨著秦明月走上樓。

「那我怎麼辦?我一個人在下面很寂寞的……」

蕭雲龍連忙坐起來,開口問道。

「誰管你啊1

秦明月說著,拉著關詩琳一起走上樓了。

「不會真的冷戰了吧?」

蕭雲龍呢喃自語,看向了秦明月那妙曼無比的倩影,心想著什麼時候才能打動自己這個未婚妻的芳心,抱得美人歸啊?秦老爺子如此的極力幫忙,又極力撮合他入住明月山莊,都這樣還拿不下秦明月那就太丟人了,也辜負秦老爺子的一番良苦用心不是?

……

夜已深。

青龍山莊仍舊是燈火通明,青龍會的軍師張策走了進來,臉色略顯慌忙,更是有著一絲的凝重,走進了青龍山莊的大廳,看到了王座上的陳青,他開口說道:「陳老大,根據探子的回報,蕭雲龍已經回去了明月山莊。」

王座上坐著的陳青聞言后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一旁坐著的狂虎更是忍不住站起身,他那張滿臉橫肉的臉盡顯猙獰之色,他沉聲問道:「這個消息準確?」

「應該是準確無誤1張策說道。

陳青眼中目光陰冷,他說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陳老大。」

張策開口,他退出了青龍山莊的大廳。

整個大廳中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陳青與狂虎的臉色都顯得有些鐵青。

良久,陳青才一字一頓的說道:「夜刺行動失敗了1

狂虎一雙虎目陰沉而起,渾身賁張而起的肌肉更是有著一股狂暴無邊的殺機在涌動,他冷冷說道:「看來我們此前有些低估了這個蕭雲龍,沒想到夜刺出手都失敗了。」

陳青今晚已經派出夜刺秘密行動,他吩咐過夜刺,有把握就擊殺目標,沒有把握就全身而退。

對於夜刺的能力陳青與狂虎都極為的信任,可夜刺行動至今,已經是後半夜,仍未有任何的消息傳回來。陳青聯繫夜刺,也聯繫不上,他心中開始有種不祥的預感。當即讓張策派人去打聽蕭雲龍的消息。

方才張策前來彙報,說蕭雲龍已經回到了明月山莊,那說明蕭雲龍安然無恙,夜刺卻是就此中斷了聯繫,可以推測得出夜刺今晚的行動已經失敗,被蕭雲龍反殺!

夜刺行動詭異,一般而言,即便是遇到比他強大的對手,也應該能夠全身而退才對。

夜刺卻是一去未歸,反過來成為了蕭雲龍的獵物,可見蕭雲龍自身的實力之強遠超夜刺許多,根本就是深不可測。

「大哥,我覺得這個蕭雲龍日後將會成為一個巨大的隱患,需要儘快除掉1狂虎開口說道。

陳青眼中目光一沉,他冷冷說道:「蕭雲龍的資料已經查清楚了,他不僅是蕭家家主蕭萬軍的兒子,更是與秦家的千金有著指腹為婚的婚約。如若我們明目張的動他,無形中將會招惹到蕭家跟秦家。或許蕭家已經沒落,不足為懼,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蕭家曾經可是江海市武道世家之尊!秦家卻是真正的權貴世家,秦家的威望極高,勢力極大,這是我們需要顧慮的。」

「大哥,我也心知如此。可這口氣我們青龍會不能咽下!蕭雲龍接連擊殺了我青龍會的堂主跟夜刺,這樣一個人任由其發展,必然是我們的一個大敵。理應趁著他剛回江海市,羽翼未豐之際把他給剷除掉1狂虎冷冷說道。

「不急。蕭雲龍不是還有個妹妹叫蕭靈兒嗎?我們青龍會可不是任人欺負的,需要給蕭家敲打一番。」陳青開口,他眼中目光陰冷,繼續說道,「並且據我所知,這個蕭雲龍剛回來江海市,就已經招惹到了不少仇敵。他打傷了武家家主的兒子武凌,更是在昨晚的晚會上當眾羞辱林家的林飛宇。如若我們能夠禍水東引,讓蕭雲龍與江山會、鐵狼幫也結仇,那他離死之日也不遠了。」

「這些權謀之事我不懂,可以讓張策去安排。如若按照我的想法,我只想直接殺過去,跟蕭雲龍對戰廝殺一番。看看到底誰更強,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了,這個蕭雲龍我要親手殺了他1狂虎開口,身上有股狂暴而又嗜血的殺機。

「老二,凡事不可操之過急,放心吧,你總有機會跟他交手的。」陳青說著,接著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過兩天就是喬四爺的生日了,備份好禮,去給喬四爺好好祝壽。」

「喬四爺……」

狂虎眼中精芒閃動,他狂傲無邊,可提起這個名字他語氣中不免有些敬畏之意。

喬四爺可謂是江海市中的一個傳奇人物,受到江海市地下勢力眾多人的擁戴。

五年前北方的血龍會朝著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大舉進軍,要稱霸江海市的地下勢力,當時血龍會的血龍甲衛可謂是橫掃江海市的各大勢力,眼看著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就要落入血龍會之手,這時喬四爺站出來了。

喬四爺孤身一人,挑戰血龍會老大,與血龍會老大李風雲對戰於江海市憾龍山之巔。

那一戰,喬四爺獲勝,擊敗了李風雲,迫使血龍會全面退軍,退出了江海市。

也從五年前那一場戰役之後,江海市地下勢力徹底被打亂,形成一盤散沙。孤身一人擊退血龍會的喬四爺被當時地下勢力之人都奉為心目中的老大,無數人紛紛要求喬四爺站出來,一統江海市地下勢力。

可喬四爺生性淡泊,不爭名利,因此婉拒了這個要求。

這才讓青龍會、江山會、鐵狼幫三大勢力在江海市崛起。

即便如此,江海市的這三股勢力仍舊是極為敬重喬四爺,只因喬四爺在江海市中地下勢力的威望極高,登高一呼,應者雲集。

眼看著喬四爺的生日即將到來了,陳青也打算備份好禮去拜訪一下喬四爺。

「大哥,你說喬四爺最後會不會站出來,統領江海市的地下勢力?」狂虎忽而問道。

陳青臉色一怔,他沉吟了聲,說道:「應該不會。他真要有此意,五年前他就已經能夠統領了。現在的喬四爺更多的是一個商人,已經逐漸的脫離道上,這道上之事他自然也不會再去管。只不過他的威望仍存,我們仍是需要敬重一下。」

「江山代有人才出,長江後浪推前浪。喬四爺即便再厲害也要,他也老了,如今的他只怕不復當年之勇,他的銳氣已經被磨掉。就算是他想要復出,我們也不懼。青龍會如日當空,只要擊敗江山會與鐵狼幫,這江海市的天下就是我們的。」狂虎沉聲說道。

「老二,這樣的話你在我面前說無妨,在外人面前可不要提起。」陳青說道。

「大哥,你放心,這個我還是會注意到的。」狂虎說道。

陳青點了點頭,說道:「好了,先去休息吧,犯不著讓區區一個蕭雲龍就打亂了我們的陣腳。同時去跟張策說一聲,我們從蕭雲龍的妹妹下手,敲打一下蕭家。也好讓蕭雲龍知道,在江海市,我青龍會才是真正的霸主1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