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50章問罪!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p> 「隨口問問而已,沒幹嘛……」蕭雲龍笑了笑,心想著就算我想幹些什麼你只怕也不樂意吧? 走進大廳內,秦明月換下腳上穿著的高跟鞋,頓感舒坦了不少。 身上穿著這件禮服長裙也極為不方便,...

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盯著林飛宇那張充滿了羞憤的臉,他冷冷說道:「哼!像你這種只知道趴在女人肚皮上的軟骨頭也膽敢威脅我?沒事了自己活泥巴玩去,這一次,算你走運1

說著,蕭雲龍隨手一扔,將林飛宇直接扔進大廳裡面,林飛宇在地面上滾了好幾滾那股去勢才停了下來。

「走吧1

末了,蕭雲龍根本不去理會滿堂賓客驚愕萬分的目光,與著秦明月她們一塊離去。

「蕭哥,好樣的1

上官天鵬嘿嘿一笑,卻是看到他走向了山莊外停車處的那輛邁凱倫P1跑車,打開車門后坐了進去。

「我靠!原來這車是你開來的。」

蕭雲龍忍不住笑罵了聲,看來別人都說上官天鵬是個二世祖倒是所言不虛,開著一輛價值一千多萬的跑車,的確是夠張揚的。

「蕭哥,明天我找你埃帶你去看看我賽車,那可是很刺激的。」上官天鵬把車子開出來后說道。

「好。」蕭雲龍點了點頭,也開車出來,靜等秦明月坐上車。

柳如煙坐上了唐果開過來的那輛紅色的保時捷911,她搖下車窗,探頭看向緩緩開車過來的蕭雲龍,說道:「雲龍哥,你明天什麼時候去蕭家武館啊?」

「不確定。」蕭雲龍說道。

「啊?那怎麼行,你要不去蕭家武館,誰教我啊?」唐果嘟著嘴說道。

「好吧,我要是去了就聯繫你。」蕭雲龍頗為無語的說道。

「好呀,一言為定哦1唐果歡喜的笑著,便是驅車離開了紅梅山莊。

轉眼間,三輛車子相繼離開,後面則是一臉驚愕、膛目結舌的晚會賓客。

「蕭雲龍,我跟你不共戴天1

林飛宇跑了出來,他衣裝不整,滿臉鐵青,更是有股壓制不住的怒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被蕭雲龍一手拎起直接扔了出去,這簡直是他的畢生恥辱,讓他顏面掃地,丟人丟到家了。

陳臨風也寒著臉,有股無名怒火在心中滋生而起。

他身為晚會的主人,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讓他感到很丟人,真正讓他為之憤怒與嫉恨的是,秦明月對待蕭雲龍的態度,似乎已經默認了蕭雲龍就是她的未婚夫。

這讓陳臨風難以接受。

……

蕭家老宅。

夜已漸深,蕭靈兒已經去睡覺了,蕭萬軍仍在書房內看書。

劉梅走過來囑咐他早點休息,蕭萬軍應了聲,讓劉梅先去休息,他還。

就在這時,蕭家的老管家王伯卻是走了過來,說道:「老爺,武家家主來了,說要見老爺……我說老爺已經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談。可武家家主非要執意見老爺。」

「哦?武震來了?來者是客,去把他請到大廳吧。」蕭萬軍吩咐說道。

「是。」

王伯說著便是退了下去。

蕭萬軍放下手中的書,眼中的目光一沉,隱有一抹精芒閃過。

武家家主武震深夜造訪,擺明了就是來者不善。

蕭萬軍能猜得到武震今夜造訪所為何事,他站起身,走出了書房,來到了大廳中。

很快,在王伯的引領下,武震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他目光陰鷙無比,一張倒三角的臉上滿是陰冷之色,他走進了蕭家大廳,雙眼盯住了蕭萬軍,冷笑的說道:「蕭萬軍,你倒是生了個好兒子啊,簡直是目中無人,不顧法理,蕭雲龍在何處?」

蕭萬軍臉色平靜,他淡然一笑,說道:「雲龍並不在家中。武家主半夜造訪,如此氣勢洶洶而來,莫非是要找我兒子問罪?」

「你說對了!我就是來找你兒子問罪的1武震怒聲說道。

「雲龍剛回來,不知他何罪之有?」蕭萬軍問著。

「哼!今日在你們蕭家武館,蕭雲龍出手將我兒子打成重傷,暈迷不醒,直到現在才渡過了危險期1武震開口,他語氣中滿是憤怒之色,他盯著蕭萬軍,冷冷說道,「就憑此點,難道我就不該來找蕭雲龍問罪?」

蕭萬軍不緊不慢,喝了口茶后語氣淡然的說道:「此事我已經知曉。今日之事在於你的兒子武凌帶人闖入蕭家武館,要挑戰蕭家武館的弟子,雙方都是在擂台上公平一戰。武道世家都有一個共同的規矩,那就是發生在擂台上的公平一戰,別說是被打成重傷,即便是戰敗身亡也說不得什麼。」

「蕭萬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兒子被打成重傷,日後只怕成為一個廢人,這事就這樣算了嗎?」武震怒聲大喝,他心中有股怒火,一想起還躺在醫院中形如廢人的武凌,他就憋著股火氣。

「武家主想要如何?你的兒子在擂台上技不如人,就跑來我這裡鬧?武家主這是打算將武家的臉面都給丟盡了嗎?」蕭萬軍冷笑,繼而說道,「你們武氏武館挑釁在先,被打傷在後。我還沒問武家主一聲呢,蕭家難道就任由你們武家欺壓你才覺得合情合理?蕭家是隨便任由你們武家上門挑釁侮辱,甚至打不還手,你才覺得合情合理?」

武震臉色微微一變,在這件事上他的確是有些理虧。

武凌帶人直接找上蕭家武館要挑釁,後面被打飛了出去,身負重傷,這完全是武凌咎由自取,怪不得蕭雲龍。

武道世家中,擂台上公平一戰,即便是被打傷打死,警方也不方便出面調查,由武道世家自行解決。

武震自然是知道這個道理,他不過是咽不下心中那口惡氣,眼看著自己好端端的兒子被蕭雲龍打成了一個廢人,那傷勢起碼要在醫院中躺上個三個月。就算是最後傷愈出院了,武凌只怕也無法動武,形同廢人。

武凌被視為武家未來的希望,現在卻是被打成廢人了,這讓武震如何接受這樣的事實?

「擂台一戰,點到為止,蕭雲龍出這麼重的手,分明就是存心的!這是蓄謀殺人的舉動1武震冷冷說道。

「點到為止?」蕭萬軍盯著武震,語氣漸冷的說道,「今日擂台上一戰,我事後得知武凌跳上擂台對我的弟子吳翔直接下死手!若非雲龍及時上台招架,吳翔現在只怕是非死即傷。試問武家主,這就是你所謂的點到為止?」

「最後的事實是,我的兒子躺在醫院裡,而蕭雲龍跟蕭家武館的弟子都安然無恙1武震怒聲說道。

蕭萬軍語氣淡漠,說道:「看來武家主今晚是非要討個說法了是吧?」

「沒錯!我當然要討個說法1武震說著。

「那好,既然要討個說法,那我們不妨聊聊二十五年前蕭家所發生的慘案。」蕭萬軍臉色忽而變得離奇的平靜,目光也寧定了起來,他看著武震,一字一頓的說道,「二十五年前,蕭家險些遭到滅門。蕭家上下多少人被害身亡?就算是蕭家的一些無辜的僕人、傭人都難逃厄運。所幸蕭某人命大不死,活了下來,這才保住了蕭家一脈。武震,這起二十五年的慘案,我蕭某人是不是更應該討個說法?」

此話一出,武震的臉色陡然一變,但他很快就恢復了常態,只不過他那隻素來穩健的右手兀自還在輕輕地顫動著。

「蕭萬軍,我不知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武震說道。

「你總會知道的……」蕭萬軍開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簡直是莫名其妙1

武震開口冷冷說了聲,他佛袖而去,轉身朝著蕭家大廳外走去。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公道自在人心,無論多少年過去,公道二字都永遠不會褪色1

武震的身後,傳來了蕭萬軍那異常沉穩的聲音。

……

明月山莊。

蕭雲龍開著車載著秦明月回到了山莊,關於武震親自前往蕭家,上門找他問罪之事他還不知情。

車子停穩後秦明月走了下來,蕭雲龍看了眼時間,已經是夜晚十一點鐘,他說道:「挺晚了,明月你一般都是幾點休息的?」

「你問這個幹嘛?」秦明月語氣中滿是警惕意味,眼眸盯著蕭雲龍看著。

「隨口問問而已,沒幹嘛……」蕭雲龍笑了笑,心想著就算我想幹些什麼你只怕也不樂意吧?

走進大廳內,秦明月換下腳上穿著的高跟鞋,頓感舒坦了不少。

身上穿著這件禮服長裙也極為不方便,秦明月當即朝著樓上走去,準備卸妝洗臉,換上一身輕鬆的睡意,準備好好地睡個覺。

明天是周末,正好可以享受一下周末美好的時光。

只是一想起明月山莊中多出來一個蕭雲龍,這讓她立即覺得原本美好的周末時光也不再那麼美好了。

「難道,以後真的要跟這個傢伙同居嗎?」

秦明月心想著,一想到這個問題她就渾身不自在,彷彿她自身的隱私將會一點一滴的慢慢呈現在蕭雲龍面前一般。

「不行,我得要找個時間回家一趟,跟爺爺好好說說……怎麼能跟他同居?人家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呢1

秦明月暗想著,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蕭雲龍往後住在明月山莊。

……

今天出去了,第二章更新晚了些。今天第三章更新在7點鐘。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