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46章志同道合!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客客氣氣,真要撕破臉……嘿嘿,他們也不好過。」上官天鵬冷笑說道。 蕭雲龍拍了拍上官天鵬的肩頭,說道:「不錯啊,年紀不大,卻很有實力的感覺。」 「蕭哥——你比我大,我叫你蕭哥吧。我這算毛...

這名年輕男子抽出來的煙是荷花,荷花煙近兩年很火,據說還是特供煙,市面上是買不到的,需要有關係渠道才能搞到。

蕭雲龍一笑,伸手接過煙,點上火后深吸一口,他坐了下來,說道:「煙不錯,是好煙。可惜,好煙都很順口,我不太習慣。」

「抽好煙還不習慣?」年輕男子詫異的問著。

「好煙抽多了會讓人產生一種享樂感,難免會帶來一種不思進取,失去鬥志的感覺。所以我一般都抽劣質煙,這種煙味道夠烈。其實男人喝烈酒跟抽烈性煙的道理是一樣的,能夠讓你保持一種熱血沸騰之感。」蕭雲龍說道。

「妙!高論!真他媽的高論!這話我愛聽!你抽啥煙?我嘗一根。」年輕男子大感興趣的說道。

蕭雲龍一笑,將他的煙拿了出來,遞了一根給這名年輕男子。

他接過煙抽了一口,煙氣剛過喉,他便是一陣乾咳起來,這煙味果然夠辣夠嗆。

「不習慣吧?」蕭雲龍笑著。

「沒事,剛開始有點嗆口而已,不過這煙抽著的確是他媽的夠勁,夠爽!敢情老子以前抽的煙都他媽白搭了。」年輕男子開口,將桌上擺著的一瓶威士忌拿在手上,說道,「我敬你一杯。」

說著,他取過來酒杯倒上。

蕭雲龍看了眼,說道:「威士忌尊尼獲加,還是藍牌的,這酒不錯。既然要敬,當然要喝完。」

當那個年輕男子倒了一杯酒後,蕭雲龍伸手將這瓶威士忌接到手中,一仰喉嚨,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那個年輕男子還沒反應過來,蕭雲龍轉眼間赫然將這瓶酒喝了個底朝天。

「這瓶酒,也算我敬你。」蕭雲龍盡顯豪邁,將已經空著的酒瓶子放在了茶桌上。

年輕男子臉色一怔,回過神來后他猛地開口:「夠豪爽!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1

說著,他將手中酒杯倒著的酒也一口喝完。

蕭雲龍心中微微一動,他注意到對方說的是兄弟,而不是朋友。

這當中的含義是不同的。

「兄弟,我叫上官天鵬。」年輕男子放下酒杯,看向蕭雲龍,語氣熱誠的說道。

「蕭雲龍。」蕭雲龍笑著說道。

「蕭雲龍?這個名字我好像聽到別人提起過……似乎這一兩天經常有人提起這名字。」名為上官天鵬的年輕男子說著,他皺著眉,像是在回想著什麼。

蕭雲龍臉色也一陣詫異,他發覺似乎不少人都知道他這個人。

問題是他剛回來江海市沒幾天,怎麼就成為名人了?

「我剛從國外回來,你也聽說過我?什麼時候我名氣這麼大了,我一點都不知道。有點不符合我的低調原則埃」蕭雲龍打趣說道。

「我想起來了——」上官天鵬一拍大腿,說道,「你是蕭家的蕭雲龍,跟秦家的秦明月有婚約在身,對吧?」

「對,這事兒你知道?」蕭雲龍詫聲問道。

上官天鵬嘿嘿一笑,說道:「當然知道,江海市上流世家基本都知道。秦家明月貌美如仙,這些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子弟上門提親。秦家的門檻都要被踏平了。好像是一年多兩年前吧,秦家老爺子面對這種絡繹不絕的提親情況發火了,直接一拍桌子,說他的孫女秦明月已經有婚約在身,與蕭家家主的兒子指腹為婚,讓提親的人以後不要再上門打擾。從此,這事兒就在上流世家傳開了。」

蕭雲龍臉色愣住,真是沒想到還有這一回事,不過這樣的行事風格倒也很像秦老爺子的脾氣。

上官天鵬似乎又想起什麼般,他眼前一亮,盯著蕭雲龍說道:「今天武家少爺武凌在蕭家武館被人打成重傷,躺在醫院裡據說被廢了。是你出手的吧?」

「是我。」蕭雲龍無需隱瞞的說道。

「打得好!他奶奶的,老子早就看武凌那丫的不順眼了,一臉陰柔的樣子,還整天一副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臉色。還有,這個武凌一直覬覦秦明月,你出手揍他一頓再合適不過。」上官天鵬說著,他繼續說道,「此外還有今晚舉辦這場晚會的陳臨風,他公開追求秦明月在江海市是人盡皆知的。你提防這傢伙一點,這傢伙看著外表看著風度翩翩,其實一肚子壞水。」

「無妨,屬於我的,就算是天皇老子也搶不走。」蕭雲龍開口,語氣很淡然,卻又透出一股無比強大的自信之感。

「今晚認識你真的是不虛此行。我今晚原本跟別人約好了賽車,可對方事到臨頭卻又膽怯了,簡直是掃興。得知陳臨風在這裡舉辦晚會,我就順道過來蹭頓吃的,吃喝完了走人。」上官天鵬說道。

蕭雲龍一笑,問道:「天鵬,你穿這身就來參加晚會倒也是夠隨性的。」

「我原先又不知道陳臨風要舉辦這個晚會,知道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換了。再說也沒必要換。」上官天鵬滿不在乎的說道。

「莫非你沒有事先接到邀請?」蕭雲龍好奇的問道。

「沒有,我跟陳臨風他們不是一路人,他邀請我幹嘛?但我還是來了,管飽肚子再說。」上官天鵬說道。

蕭雲龍心中一陣詫異,越聊越覺得上官天鵬對自己胃口,他口中吐出口煙,說道:「沒邀請函陳臨風也讓你進來?」

「他不敢攔我,因為他還不敢跟我撕破臉。陳臨風、林飛宇那幫人自命風雅,其實一肚子的男盜女娼,整天就知道算計那算計這的。我跟他們走不到一塊,不過他們表面上也要對我客客氣氣,真要撕破臉……嘿嘿,他們也不好過。」上官天鵬冷笑說道。

蕭雲龍拍了拍上官天鵬的肩頭,說道:「不錯啊,年紀不大,卻很有實力的感覺。」

「蕭哥——你比我大,我叫你蕭哥吧。我這算毛的實力,我頂多也就是個二世祖,他們忌憚的是我老爸的威勢。」上官天鵬率性的開口說道。

蕭雲龍倒也聽得出來上官天鵬家裡人在江海市應該是極有權勢,他說道:「自身的實力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你還小,可以慢慢來。再說,你父親為你取名為天鵬,只怕意在希望你長大之後,如同那天鵬一般,展翅高空吧。」

聽到這話,上官天鵬一張臉立即垮了下來,他苦笑著說道:「蕭哥,你千萬別這麼說。天鵬不就是一種鳥嘛,所以在我看來,這上官天鵬跟上官小鳥意思都是一樣的,可把我鬱悶慘了。」

「哈哈——」

蕭雲龍禁不住大笑,今晚結識到的上官天鵬很對他胃口,讓他有種志同道合之感。

上官天鵬雖為世家子弟,卻是不做作,不附庸風雅,他有著年輕人的叛逆與桀驁,卻是率性而為,有股真性情。

蕭雲龍就是喜歡跟這種性格直來直往、豪爽大氣的人結交。

兩人聊得很投機,上官天鵬對蕭雲龍可謂是相見恨晚。

上官天鵬在江海市的世家子弟中算是一個另類的存在,他桀驁不馴,藐視俗世間的條條框框,對於世家子弟要保持所謂的優雅風度等等他都不屑一顧,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直來直往,從來都不玩虛的那套。

在上官天鵬的眼中,他看不起江海市中一些矯揉造作臉上帶著一層虛偽面具的世家子弟,事實上以著他那桀驁不馴的性格,他真沒有高看過誰,更沒有喊誰為哥過。

但他卻是稱蕭雲龍為蕭哥,因為他打心眼裡覺得蕭雲龍就如同他的一個兄長一般,無論是行事風格還是言談舉止,都讓他心生敬意。

「雲龍哥,你怎麼在這裡啊?」這時,唐果跑了過來,她看到了上官天鵬,旋即一笑,說道,「咦,上官小鳥,你也在這裡呢?跟雲龍哥聊些什麼啊?」

蕭雲龍臉色一怔,他總算是知道為何上官天鵬說自己對這個名字鬱悶了,敢情是被唐果叫出來的?

「唐果,你再說一遍,信不信我揍你?」上官天鵬一陣惱怒的說道。

「你揍啊,你揍礙…正好許久沒去看望上官叔叔跟沈姨了,正好今晚可以去看看他們。」唐果嘻嘻笑著說道。

「你——我說你像個男人點行嗎?別總是跑去我爸媽哪兒告狀。」上官天鵬氣惱的說道。

「人家本來就不是男人,人家是宇宙無敵超級美少女。」唐果笑得一臉無害。

「在我眼中你就是個假小子……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上官天鵬慢悠悠的說道。

「上官天鵬,你再給我說一遍1

這話像是戳到了唐果的致命傷,她粉臉鐵青,怒不可遏的說道。

上官天鵬正想說什麼,卻是被蕭雲龍站起來打圓場,他看出來了,上官天鵬跟唐果兩人之間只怕屬於那種一見面就會吵的類型,誰也不讓誰,倒也是很有趣。

「哼,看在雲龍哥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唐果氣呼呼的說道。

「好男不跟女爭,看在蕭哥的面子上,我也不跟你爭。」上官天鵬說著。

「那啥……果兒,你怎麼跑過來了?」蕭雲龍問著。

「晚宴開始了啊,可以吃東西了。」唐果說道。

「開吃了?還真是餓了。」蕭雲龍說著,他一笑,又說道,「走,開吃去。」

「正有此意。」上官天鵬也說著,隨著蕭雲龍、唐果一起朝前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