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44章紅梅山莊!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蕭雲龍的手臂轉身就走。 陳臨風臉色詫異,直接當場怔住,反應過來后看到秦明月已經挽著蕭雲龍正朝著停車方向走去,他心中一急,連忙跑了上去,說道:「明月,這是為何?為了他不至於吧?」 「他就...

紅梅山莊的入口鋪著一條紅地毯,不斷地有著客人走進去,門前站著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玉樹臨風,丰神如玉的英俊男子,他正是陳臨風,也正是舉辦今晚這個晚會的主人。

陳臨風看到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總裁駛入紅梅山莊的那一刻,他的心『咯』一跳,心頭泛起了一陣狂喜之意,臉上都按耐不住那股流露而出的激動欣喜之色。

他認得這輛車子,心知這就是秦明月的座駕。

以往秦明月鮮有出席這樣的晚會,但這一次她卻是來了,如何不讓陳臨風為之欣喜激動?

陳臨風立即讓身邊之人招待其他客人,他面帶微笑,露出了一個無可挑剔的優雅又英俊的笑容迎了上去。

陳臨風走上來后看到了瑪莎拉蒂內坐著的秦明月,還有開車的蕭雲龍,他不認識蕭雲龍,以為蕭雲龍不過是負責開車的一個司機罷了。

是以,陳臨風自然而然的朝著副駕駛座走去,想要走過去拉開車門,請秦明月走下車。

車子停好了,砰的一聲,蕭雲龍推開車門走了下來,冷不防看到一個小白臉朝著副駕駛座走來,居然還準備伸開手拉開車門,他心想著這傢伙他媽-的是誰啊?竟然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給自己未婚妻拉開車門?那自己還有什麼存在感?

蕭雲龍立即一個箭步走了過去,出手將陳臨風伸出來的右手給拍開,說道:「哪兒涼快給老子待哪兒去,這事兒不是你來做的。」

說著,蕭雲龍伸手將車門打開,接住了秦明月的右臂,讓她走下車來。

陳臨風臉色瞬間鐵青了下來,眼中滿是陰沉冰冷之意,整個江海市誰不知道他就是陳家大少?

蕭雲龍竟然出手將他的手臂拍飛,還讓他哪兒涼快待哪兒去,聽在他這個晚會主人的耳中簡直是一種侮辱!

更讓他目光為之森冷的是,蕭雲龍竟然伸手拉住了秦明月的皓腕,秦明月卻並未拒絕,這樣的待遇他可是未曾有過。

難道,這傢伙不是個司機?

陳臨風腦海中飛速轉動,看著秦明月走下來,轉眼看向他,他臉上便又再度露出那優雅英俊的笑意,原先的那股陰沉之意一掃而空。

「明月,你來了。」陳臨風笑著。

秦明月點了點頭,說道:「還要多謝陳公子的邀請。」

「明月你客氣了。這邊請,已經來了不少人,都在裡面聚著。不過對我來說,今晚你能夠過來是我最大的榮幸,我真的很高興。」陳臨風笑著,指引著秦明月朝著紅梅山莊裡面走去。

蕭雲龍眯著眼,看著陳臨風那股殷勤勁兒,看來對秦明月已經覬覦很久了。

他娘的,想給老子戴綠帽子?

蕭雲龍眯著的眼中隱有一縷寒芒閃現。

蕭雲龍拉著秦明月的皓腕不放,秦明月心中頗為不好意思,她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拉著,難免有些嬌羞之感。她曾暗中使勁想要掙脫出來,豈料蕭雲龍就是不放手。

想起蕭雲龍的厚臉皮,她也唯有作罷,放棄了掙扎。

走到了紅梅山莊,陳臨風看著蕭雲龍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居然想要跟著秦明月走進去。

他給秦明月的邀請函中僅僅是請了秦明月,可沒有請別的人。

陳臨風腳步一頓,他看了眼蕭雲龍,說道:「明月你不是沒有帶男伴過來的嗎?這位是?」

「你哪隻眼看到我沒帶JJ出門了?」蕭雲龍開口反駁的說道。

此話一出,陳臨風為之錯愕,秦明月更是石化木然,她滿臉羞紅,一雙美眸中儘是又羞又惱之色,感覺真的是太丟人了——這樣粗俗的話他怎麼就一本正經而且還心安理得的說出口了?

秦明月也明白蕭雲龍這是在反駁陳臨風方才的話,陳臨風說秦明月沒有帶男伴,那意思像是在質疑蕭雲龍不是個男人般。

所以蕭雲龍才會有剛才那句反駁出口的話。

可是,他就不能換另外一種方式來說嗎?為何要這樣粗暴?這樣粗俗?

秦明月又羞又惱,她有種預感,今晚就不該來參加這個晚會,更不該帶著蕭雲龍一起過來。

蕭雲龍的性格直來直往,敢作敢當,可不去管什麼形象不形象,是俗還是雅,用他的話來說——男人沒形象那就是最好的形象。

男兒再世理應熱血霸氣,開最快的車,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還要顧及形象那多累人埃

陳臨風從錯愕中反應過來,他已經注意到秦明月臉色的變化,他不露聲色,淡然一笑,說道:「明月,這是誰啊?這說話可是夠雅氣的。」

「雅氣?」蕭雲龍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他說道,「你能不能摘下你那層虛偽的面具跟我說話?跟你這樣的人說話真夠累人的。表面上說什麼雅氣,心裡頭想著的是這從哪兒冒出來的粗陋小子,粗俗不堪,難登大雅之堂吧?」

陳臨風臉色再度一變,難以保持臉上那副優雅之態,蕭雲龍直言不諱的話就像是一柄鋒利的刀,將他身上的那層虛偽面具給剝開,展露出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這讓他為之惱羞成怒。

「你——」陳臨風語氣未怒,想起秦明月在場,他唯有壓住心頭那股怒火,冷冷說道,「這是我個人舉辦的私人晚會,如果你沒有邀請函,那很抱歉,你不能進去。當然,你站在外面等也是可以的,你餓了我可以派人給你送來吃的。」

「陳公子,那很抱歉,這個晚會我們不參加了,謝謝你的邀請。」

秦明月開口,她竟是破天荒的主動挽起蕭雲龍的手臂轉身就走。

陳臨風臉色詫異,直接當場怔住,反應過來后看到秦明月已經挽著蕭雲龍正朝著停車方向走去,他心中一急,連忙跑了上去,說道:「明月,這是為何?為了他不至於吧?」

「他就是我的男伴,也是我的未婚夫。他不能進去,只有我進去,這像話嗎?」秦明月語氣淡然的說道。

陳臨風心中大震,他臉色震驚的看著蕭雲龍,說道:「你、你就是蕭雲龍?」

「我有這麼出名嗎?」蕭雲龍看向秦明月,臉色有些不解。

秦明月瞪了眼蕭雲龍,江海市中上層社會不少人都知道她與蕭萬軍的兒子有著指腹為婚的事實,陳臨風自然也不例外。至於他為何知道蕭雲龍的名字,只能說他曾認真的去調查過。

陳臨風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他早該想到了,若非是蕭雲龍,秦明月豈會跟他走得如此之近?

這些年來,除了蕭雲龍之外還真的是沒有別的男人能夠與秦明月走得如此之近。

「明月,這是一個誤會,我之前並不知道他的身份。既然他是你的男伴,當然可以進去。」陳臨風改口,他又一笑,說道,「裡面也有不少熟悉的朋友,明月你既然來了那就進去聚一聚吧。」

秦明月沒有回答陳臨風的話,而是看向蕭雲龍,說道:「你來決定去不去。你想參加那就一起進去,不想參加那我們就回去。」

聰明的女人都知道在一些必要的場合給足自己身邊男人面子。

這一點上秦明月做得很好。

方才陳臨風的話已經冒犯到了蕭雲龍,說得難聽一點都不將蕭雲龍放在眼裡,是以秦明月將決定權交給蕭雲龍,而不是聽著陳臨風改口之後擅自決定要進入紅梅山莊參加今晚的晚會。

蕭雲龍臉色一詫,秦明月這話讓他心中泛起一絲暖意,顯得極為的體貼人心,他暗想著難不成自己這個未婚妻平日里對自己流露出來的冰冷之感是裝出來的?這不,她心面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嘛。

蕭雲龍沉吟了聲,說道:「明月,咱們是有大氣量的人,既然來了那就給別人一個面子吧,犯不著跟他一般見識……呃,再說,我餓了。」

秦明月一陣無語,心想著這傢伙是個吃貨嗎?這話說得擺明了就是奔著吃而來的。

一旁的陳臨風心中更是鬱悶,有種羞辱之感,他是今晚晚會的主人,可到了蕭雲龍口中,過來參加這個晚會就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一般。

……

紅梅山莊內。

蕭雲龍與秦明月一齊走了進來,山莊大廳富麗堂皇,奢華氣派,盡顯高檔華貴。

裡面已經有不少人,男男女女聚在了一起,一個個臉上洋溢著微笑,卻也不知道有幾個人是發自真心的微笑。

蕭雲龍與秦明月走進來,當真是吸引住了不少人的眼光。

當然,這些眼光幾乎都聚焦在了秦明月的身上,蕭雲龍倒也是沾了點光,也被人多看了兩眼,只是看向他的目光滿是疑惑與不解——這傢伙是誰?穿成這樣也好意思來參加晚會?他為什麼能夠與江海市的明月女神走在一起?

蕭雲龍臉色很平靜,波瀾不驚,對於種種好奇、詫異、鄙夷等等目光視而不見,他看了眼場中,倒是覺得自己挺鶴立雞群的——你看,場中這些男人一個個都是西裝革履,穿著華貴的襯衫、高檔的西裝、名貴的皮鞋,而自己穿著一身地攤貨就過來了,不是鶴立雞群是什麼?

「明月,這個晚會幾點開飯來著?」蕭雲龍問道。

「我不知道。」秦明月開口,臉色有些發紅,心想著這傢伙難道真的是奔著大吃大喝來的?瞧他滿不在乎的樣子,真要大吃大喝起來估計也沒什麼形象可言。

那可怎麼辦?這會兒大聲宣布說不認識他貌似已經來不及了……

「師父,師父——」

這時,猛然間有著一聲清亮悅耳的聲音喊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驚喜與意外之感。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