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39章青龍與狂虎!

作者:梁七少  |  更新時間:2015-01-27 05:26  |  字數:3551字

江海市警局。

「局長,我百分百肯定那個蕭雲龍就是兇手。」馬占山在韓鋒的辦公室內開口說道。

韓鋒看了眼馬占山,說道:「這起案件我已經看過了,包括法醫的死亡鑒定還有刑偵人員的彙報結果,兇殺現場根本沒有第三個人留下的一絲一毫的痕迹,任何的蛛絲馬跡都沒有。你怎麼就隨便去懷疑別人,甚至還帶人去抓人?那個蕭雲龍我查過了,他正是蕭家蕭萬軍之子,剛回來江海市三天。此外,他更是與秦明月有著婚約在身,是秦老的孫女婿。蕭雲龍不過剛回來,與孟過江並無恩怨瓜葛,他有什麼作案動機?」

馬占山努了努嘴,正想說什麼,卻也是被韓鋒抬手打斷,他繼續說道:「這個孟過江是青龍會的人,而青龍會在江海市是一股什麼樣的勢力你很清楚。一般而言,這種幫派勢力之間的事情,警方能不管就不管。孟過江就算是他殺,也有可能是青龍會的仇家所致。我絲毫看不出來這起案件跟蕭雲龍有什麼關係。」

「局長,那個蕭雲龍肯定是想為秦氏集團的那名保安出頭,這是在蓄勢殺人報復。」馬占山說道。

「我看你是真糊塗了。蕭雲龍犯得著為一個保安鋌而走險的殺人?真要是他所為,怎麼查不出絲毫的蛛絲馬跡?警察辦案講究真憑實據,而不是你的想當然!按照你的推論,孟過江得罪過的人沒有上千也有數百,那是不是也把他們全都抓回來審問啊?」韓鋒冷冷開口,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馬占山,說道,「這件案件你從此以後不用管了,正好你臉上有傷,就先休息一段時間吧。最近有人舉報,你跟青龍會走得很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點到為止,你好自為之。」

馬占山聞言後臉色一陣慘白,他哪還敢多說什麼,灰溜溜的走出了韓鋒的辦公室。

「青龍會!哼,遲早我要讓江海市這片天恢復朗朗乾坤!」

韓鋒語氣一沉,自語說著。

說起來韓鋒還是一個極有正義感的警察,他從外省調來江海市擔任這個局長之位還未到一年,來了之後他了解到江海市有著幾股地下勢力橫行霸道,極大的擾亂了江海市的治安情況。

警局中,與這些勢力暗中勾結的不在少數。

韓鋒想要改變這種局面,無奈他初來乍到,都還未真正的在江海市的官場上站穩腳跟,再則那幾股勢力特別是青龍會背後更是有著大人物暗中撐腰,他有心打擊粉碎這幾股勢力,卻又不能妄動。

是以,韓鋒打算徐徐圖之,先將警局隊伍的紀律風氣進行整頓,再慢慢的對付這幾股勢力。

當韓鋒看到青龍會過江堂孟過江、劉毅身死消息時,他心中並不為所動,倘若能夠找到什麼線索追查到犯罪嫌疑人,那當然要去抓捕;既然這起案件根本查不到任何線索,那就讓它沉下去吧。

韓鋒手裡面掌握著不少過江堂的一些犯罪事實,但孟過江每次都會推出替死鬼,一直逍遙法外。

如今孟過江死了,從心裏面而言,韓鋒不僅無動於衷反而還高興。

……

青龍山莊。

江海市郊外的青雲山上坐落著青龍山莊,青龍山莊依山而建,背靠青雲山,可作為一道天然的屏障,面對貫穿整個江海市的運水河,可謂是依山傍水,景色宜人。

陳青坐在青龍山莊那富麗堂皇宛如皇宮大殿般的大廳內,一張高高在上的王座,王座上鋪著一張完整的虎皮,一個猙獰的虎頭位於王座頂上,俯視而下,帶著一股無上的威嚴與氣勢。

陳青看上去還很年輕,他的年紀也不多,三十五歲左右,一張臉白白凈凈,如劍的雙眉下雙目卻是顯得深沉無比,從他的眼中根本看不出來他的喜怒哀樂,唯有偶爾間閃現而出的一縷寒芒內蘊著凌然的威勢。

他正是青龍會的老大,綽號青龍。

王座下面,青龍會的師爺張策正在跟他彙報關於過江堂堂主孟過江身死之事。

「昨天,過江堂的人前往秦氏集團,要收取保護費。秦氏集團保安部新來的教官名為蕭雲龍,他出手將過江堂之人打傷,唯有外號為小六的人安然無恙。之後,孟堂主讓小六帶著劉毅等人去截住秦氏集團保安部的一名保安吳小寶,將其打傷住院。到了第二天,便是發生了孟堂主與劉毅被殺身亡之事。」

「昨天晚上,經過調查,緋色夜總會一名青龍會的弟子被人打暈。經過詢問,這名弟子證實了有人劫持他,並且逼問他過江堂的具體地點位置。這名青龍會的弟子從頭到尾都看不清劫持他的人是誰。」

「由此推測,孟堂主與劉毅的確是被人所殺,殺他們的人就是那個暗中劫持了緋色夜總會那名青龍會弟子之人。」

張策開口,對著陳青說道。

陳青一雙細長的手在胸前交織,他的雙手細長而又沉穩,這樣一雙手無論是拿槍還是持刀想必都極為的沉穩。

「過江堂那個叫小六的人呢?」陳青開口問著。

「小六已經失蹤,人已經不見。據說今天凌晨的時候過江堂還有人看到小六,但孟堂主、劉毅身死的消息報出來後,小六就不見人了。想必是因為害怕而逃走。」張策說道。

張策所言沒錯,小六的確是逃離了,當他知道孟過江與劉毅神不知鬼不覺的被殺之後,他腦海中第一個浮現出了的就是蕭雲龍的身影。

回想起蕭雲龍那恐怖萬分的身手,小六被嚇得心膽俱裂,立即逃離了江海市,跑回老家去了。

「哼!也就是說,孟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