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39章青龍與狂虎!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綽號青龍。 王座下面,青龍會的師爺張策正在跟他彙報關於過江堂堂主孟過江身死之事。 「昨天,過江堂的人前往秦氏集團,要收取保護費。秦氏集團保安部新來的教官名為蕭雲龍,他出手將過江堂之人打...

江海市警局。

「局長,我百分百肯定那個蕭雲龍就是兇手。」馬占山在韓鋒的辦公室內開口說道。

韓鋒看了眼馬占山,說道:「這起案件我已經看過了,包括法醫的死亡鑒定還有刑偵人員的彙報結果,兇殺現場根本沒有第三個人留下的一絲一毫的痕,任何的蛛絲馬跡都沒有。你怎麼就隨便去懷疑別人,甚至還帶人去抓人?那個蕭雲龍我查過了,他正是蕭家蕭萬軍之子,剛回來江海市三天。此外,他更是與秦明月有著婚約在身,是秦老的孫女婿。蕭雲龍不過剛回來,與孟過江並無恩怨瓜葛,他有什麼作案動機?」

馬占山努了努嘴,正想說什麼,卻也是被韓鋒抬手打斷,他繼續說道:「這個孟過江是青龍會的人,而青龍會在江海市是一股什麼樣的勢力你很清楚。一般而言,這種幫派勢力之間的事情,警方能不管就不管。孟過江就算是他殺,也有可能是青龍會的仇家所致。我絲毫看不出來這起案件跟蕭雲龍有什麼關係。」

「局長,那個蕭雲龍肯定是想為秦氏集團的那名保安出頭,這是在蓄勢殺人報復。」馬占山說道。

「我看你是真糊塗了。蕭雲龍犯得著為一個保安鋌而走險的殺人?真要是他所為,怎麼查不出絲毫的蛛絲馬跡?警察辦案講究真憑實據,而不是你的想當然!按照你的推論,孟過江得罪過的人沒有上千也有數百,那是不是也把他們全都抓回來審問啊?」韓鋒冷冷開口,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馬占山,說道,「這件案件你從此以後不用管了,正好你臉上有傷,就先休息一段時間吧。最近有人舉報,你跟青龍會走得很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點到為止,你好自為之。」

馬占山聞言后臉色一陣慘白,他哪還敢多說什麼,灰溜溜的走出了韓鋒的辦公室。

「青龍會!哼,遲早我要讓江海市這片天恢復朗朗乾坤1

韓鋒語氣一沉,自語說著。

說起來韓鋒還是一個極有正義感的警察,他從外省調來江海市擔任這個局長之位還未到一年,來了之後他了解到江海市有著幾股地下勢力橫行霸道,極大的擾亂了江海市的治安情況。

警局中,與這些勢力暗中勾結的不在少數。

韓鋒想要改變這種局面,無奈他初來乍到,都還未真正的在江海市的官場上站穩腳跟,再則那幾股勢力特別是青龍會背後更是有著大人物暗中撐腰,他有心打擊粉碎這幾股勢力,卻又不能妄動。

是以,韓鋒打算徐徐圖之,先將警局隊伍的紀律風氣進行整頓,再慢慢的對付這幾股勢力。

當韓鋒看到青龍會過江堂孟過江、劉毅身死消息時,他心中並不為所動,倘若能夠找到什麼線索追查到犯罪嫌疑人,那當然要去抓捕;既然這起案件根本查不到任何線索,那就讓它沉下去吧。

韓鋒手裡面掌握著不少過江堂的一些犯罪事實,但孟過江每次都會推出替死鬼,一直逍遙法外。

如今孟過江死了,從心面而言,韓鋒不僅無動於衷反而還高興。

……

青龍山莊。

江海市郊外的青雲山上坐落著青龍山莊,青龍山莊依山而建,背靠青雲山,可作為一道天然的屏障,面對貫穿整個江海市的運水河,可謂是依山傍水,景色宜人。

陳青坐在青龍山莊那富麗堂皇宛如皇宮大殿般的大廳內,一張高高在上的王座,王座上鋪著一張完整的虎皮,一個猙獰的虎頭位於王座頂上,俯視而下,帶著一股無上的威嚴與氣勢。

陳青看上去還很年輕,他的年紀也不多,三十五歲左右,一張臉白白凈凈,如劍的雙眉下雙目卻是顯得深沉無比,從他的眼中根本看不出來他的喜怒哀樂,唯有偶爾間閃現而出的一縷寒芒內蘊著凌然的威勢。

他正是青龍會的老大,綽號青龍。

王座下面,青龍會的師爺張策正在跟他彙報關於過江堂堂主孟過江身死之事。

「昨天,過江堂的人前往秦氏集團,要收取保護費。秦氏集團保安部新來的教官名為蕭雲龍,他出手將過江堂之人打傷,唯有外號為小六的人安然無恙。之後,孟堂主讓小六帶著劉毅等人去截住秦氏集團保安部的一名保安吳小寶,將其打傷住院。到了第二天,便是發生了孟堂主與劉毅被殺身亡之事。」

「昨天晚上,經過調查,緋色夜總會一名青龍會的弟子被人打暈。經過詢問,這名弟子證實了有人劫持他,並且逼問他過江堂的具體地點位置。這名青龍會的弟子從頭到尾都看不清劫持他的人是誰。」

「由此推測,孟堂主與劉毅的確是被人所殺,殺他們的人就是那個暗中劫持了緋色夜總會那名青龍會弟子之人。」

張策開口,對著陳青說道。

陳青一雙細長的手在胸前交織,他的雙手細長而又沉穩,這樣一雙手無論是拿槍還是持刀想必都極為的沉穩。

「過江堂那個叫小六的人呢?」陳青開口問著。

「小六已經失蹤,人已經不見。據說今天凌晨的時候過江堂還有人看到小六,但孟堂主、劉毅身死的消息報出來后,小六就不見人了。想必是因為害怕而逃走。」張策說道。

張策所言沒錯,小六的確是逃離了,當他知道孟過江與劉毅神不知鬼不覺的被殺之後,他腦海中第一個浮現出了的就是蕭雲龍的身影。

回想起蕭雲龍那恐怖萬分的身手,小六被嚇得心膽俱裂,立即逃離了江海市,跑回老家去了。

「哼!也就是說,孟過江就是那個蕭雲龍殺的,對吧?」

一聲怒喝聲傳來,陳青所坐的王座右下方坐著一個男人,想必陳青的清秀與儒雅,他顯得魁梧而又猙獰,他濃眉大眼,獅鼻闊口,魁梧的身軀上那一根根虯結而起的肌肉宛如黑鐵打造而成,透出幾分狂暴的氣勢。

這個魁梧如山氣勢狂暴的男人叫狂虎,是陳青的結義兄弟,是青龍會的二號人物,更是青龍會的一員虎將。

「虎爺,種種跡象表面,這個蕭雲龍的嫌疑的確是最大的。」張策說道。

狂虎眼中的目光一沉,有著狂暴的殺機迸發而出,他冷冷說道:「這個蕭雲龍算什麼鳥東西?膽敢動我青龍會的人,老子去把他給殺了一了百了1

「老二,不要衝動。」陳青開口,他沉聲問道,「警方那邊有什麼消息?」

「警方在案發現場沒有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並且馬占山已經被命令不再接管此案。」張策說道。

陳青眼中有著一絲寒芒閃現,他冷笑著說道:「看來韓鋒是打算讓這起案件沉入海底了。這個韓鋒來江海市還不到一年,可卻是油鹽不進,青龍會的幾次示好都被他婉拒。看來他是鐵了心要肅清江海市的地下勢力了。到時,我青龍會必然是他第一個開刀的。」

「大哥,用不著怕這個韓鋒。既然我們能夠逼走上一任局長,他要是不長腦子,那他也別想在江海市混了。」狂虎冷冷說道。

「此事不宜著急,且看韓鋒日後是一副什麼態度再說。」陳青開口,他沉吟了聲,說道,「孟過江放在他書房中的一份絕密文件也消失了,這份文件上有關於我青龍會不少私密之事。倘若這個蕭雲龍就是兇手,那這份文件就在他的身上。」

「大哥,那就更應該儘快的將這個蕭雲龍給除掉。」狂虎說著,身上殺機盛烈。

陳青擺了擺手,說道:「眼下青龍會正處在風口浪尖,不宜再惹出別的事。江山會與鐵狼幫近期有意聯合,要針對我青龍會。這個節骨眼上,不能讓他們有機可乘。至於孟過江之事,先押后,讓這陣風聲過去了,我們再秋後算賬。」

說著,陳青眼中的目光漸漸凝聚在了一起,宛如一柄即將出鞘的利劍,他說道:「倘若兇手真是蕭雲龍,他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孟過江與劉毅,足以說明他的過人之處。先去將蕭雲龍的身份徹底查明。知此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對於一個未知的對手,不宜盲目出擊。」

「老大,我會查明蕭雲龍的身份。」張策說著。

陳青點了點頭,繼而說道:「吩咐各大堂口,讓他們這段時間安分一點,別再惹出什麼事。否則,按青龍會律法嚴懲。」

「是1

張策開口,他退了出去。

偌大的大廳內只剩下陳青與狂虎,狂虎心有不甘,問道:「大哥,難道真的就此忍下這口氣?不管這個蕭雲龍是不是兇手,他曾出手打傷過青龍會的弟兄,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1

陳青想了想,說道:「那就讓夜刺出動吧,試探一下蕭雲龍的實力。」

「夜刺?」

狂虎臉色一怔,旋即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意。

夜刺,在青龍會中除了陳青與狂虎之外,無人知曉。

顧名思義,代號為夜刺,那他只有在夜間出動,是匍匐在黑暗中的一個刺客。事實上,夜刺這些年來為青龍會也不知道秘密除掉了多少對手,但凡夜刺出手,就沒有失手過。

他就是青龍會一柄隱藏的嗜血刺刀,這柄刺刀一出動,必然會見血!

所以,狂龍聽到陳青要出動夜刺,他嘴角泛起了猙獰笑意,恍如親眼看到了蕭雲龍無聲無息的倒下直到死也不知道何人所殺的那一幕。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