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37章明月之羞!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有警察上門來找自己? 他眼中有著一絲精銳的光芒一閃而逝,如果所猜不錯,應該是為了昨晚之事吧? 蕭雲龍臉色顯得極為的平靜,他笑了笑,說道:「那些警察來找我?找我有什麼事?」 「我...

蕭雲龍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這一次蘇雪再也沒有阻攔,她心知阻攔也沒有用。再則她看得出來蕭雲龍與秦明月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不過具體是什麼關係她就不得而知了。

秦明月給蕭雲龍的感覺像是一直在忙碌著的樣子,一個認真起來的女人是極為具有魅力的。

當然,對於秦明月這種女神級別的美女而言,她無論何時都是具有魅力的。

「吳小寶已經被安排到蕭家武館了?」秦明月看著坐在面前的蕭雲龍,問道。

蕭雲龍點頭,說道:「對。並且已經開始用中醫手段進行治療,傷勢的恢復要比在醫院快得多。」

「那就好。吳小寶也是公司里的一名員工,所以公司會對他受傷之事負責。同時我已經督促警方那邊儘快查明此案,嚴懲兇手。」秦明月說道。

蕭雲龍笑了笑,他說道:「明月你果然很是體恤下屬。看來我進入公司裡面還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希望以後也能夠感受得到你對我溫暖的關懷。」

「蕭雲龍,你能不能沒話找話啊?」秦明月氣惱的說道。

「有句話說交流能夠讓人拉進彼此的距離。明月,你不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應該再拉近一些嗎?」蕭雲龍一本正色的說著,他站起身,朝著秦明月走去。

「喂……你、你要幹什麼?」秦明月臉色一怔,秋水美眸中隱有一絲慌亂之意閃現。

「你怎麼這麼大的反應?我看你襯衣第三顆紐扣鬆了,我想幫你扣上。」蕭雲龍開口說道。

「什麼?1

秦明月驚呼而起,她連忙低頭一看——果然,身上穿著的襯衣第三顆紐扣果真崩開了!如此一來,襯衣衣襟大片敞開,不禁露出了大片雪白如玉的粉嫩肌膚,隱約間那一道深不可測的雪溝也若隱若現。

怎麼會這樣?

自己今早出門之前明明已經束-胸了啊,怎麼還會崩開?

她也不知道最近她是長胖了點還是胸上的肉又長了,她穿這件襯衣的時候發覺胸前一陣緊繃,為此她束了束胸,目的就是穿這件襯衣扣上扣子之後不至於太緊繃,不曾想這紐扣還是崩開了。

秦明月連忙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她滿眼警惕的看著蕭雲龍,說道:「你、你不要過來——」

「我真的是好心好意想幫你扣上。」蕭雲龍語氣誠懇的說道。

好心好意?哼,你哄三歲小孩呢,這種事能安好心嗎?

秦明月心中一陣惱羞的想著,她發覺自己真的糗大了,難怪方才這個可惡的傢伙眼中的目光一直盯著她的衣襟方向看著,原來是這一回事。

「你、你果然很可惡1秦明月忍不住說道。

蕭雲龍哭笑不得,他說道:「原本一片好心,怎麼就變成可惡了?我說明月,這樣真的好嗎?」

「你就是可惡!難怪之前你目光不對勁,你早就發現了對不對?」秦明月紅著臉,一雙美眸滿是羞意。她身邊雖說不缺乏追求者,但她從未跟別的男人接觸過,在這方面她的確是有著一顆少女般易羞的心態。

秦明月這樣的反應讓蕭雲龍有些不理解,這跟蕭雲龍一直在海外生活有關。

比方說在俄羅斯,那邊的美女熱情奔放,別說襯衣第三顆紐扣開了,就算是她們穿著極為性感的露點裝也不會有絲毫嬌羞之感,反而是對於男人那種炙熱的目光為之興奮起來。

所以,打小接受的文化不同,導致了蕭雲龍與秦明月在這方面的思想自然也不同。

「好吧——」蕭雲龍兩手一攤,說道,「看來我剛才的提醒反而是一個錯誤了。」

「你、你還有別的事嗎?」秦明月問著。

「你這是要下逐客令啊?喂,我是你的未婚夫好吧,我覺得我們很有必要溝通一下彼此的人生觀世界觀什麼的。」蕭雲龍一本正色的說道。

「不必了,我們的人生觀世界觀沒什麼好溝通的。」秦明月說著。

蕭雲龍心中苦笑,看來自己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真的是油鹽不進埃

咚咚咚!

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秦明月皺了皺眉,說道:「進來吧。」

門口推開,卻是看到蘇雪臉色有些著急的走了進來,她看到了蕭雲龍,也看到了秦明月雙手捂著自己胸口的樣子,她臉色有些愕然,不過很快平靜了下來,說道:「秦總,公司來了警察,說要找蕭雲龍。」

說著,蘇雪的目光朝著蕭雲龍看去。

蕭雲龍聽到蘇雪之言后臉色為之一怔,有警察上門來找自己?

他眼中有著一絲精銳的光芒一閃而逝,如果所猜不錯,應該是為了昨晚之事吧?

蕭雲龍臉色顯得極為的平靜,他笑了笑,說道:「那些警察來找我?找我有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這是保安部的劉部長跟我通報此事。那些警察正在保安部中。」蘇雪說道。

「那好,我去看看找我究竟有什麼事。」蕭雲龍開口,朝著門外走去。

秦明月聽到此事她臉色也為之一怔,她反應過來后說道:「你等等,我跟你過去一趟。」

說著,她站起身,襯衣上的第三顆紐扣自然是重新扣上了,扣上之後她果然是感覺有些緊繃,看來以後這件襯衣不能再穿了,類似方才的尷尬情況她可不想再發生第二次。

蕭雲龍、秦明月一齊來到了位於二樓的保安部,看到江海市警局的刑偵大隊隊長馬占山帶領著七八名警察而來,劉正正在接待他們。

馬占山看到蕭雲龍,他眼中的目光一沉,站起身冷冷問道:「你就是蕭雲龍吧?」

「原來是馬隊長啊,不知找我有何貴幹?」蕭雲龍語氣淡然的問道。

「我懷疑你跟一起謀殺案有關,需要帶你回警局接受調查。」馬占山開門見山,一字一頓的說道。

保安部中不僅有劉正,還有高雲、龍飛、陳德勝等其他保安在場,他們聽到馬占山這話后臉色為之一驚,便連跟隨而來的秦明月臉色也變色了,這樣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她都意想不到。

「謀殺案?馬隊長真是會開玩笑,不知我謀殺了誰?馬隊長可有任何的證據?」蕭雲龍笑了笑,不以為然的說道。

「今日凌晨警方接到報案,孟過江與劉毅被殺身亡,警方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你跟此次謀殺案有關,特地將你帶回去接受調查。」馬占山說道。

「孟過江死了?」

高雲臉色為之震動,不僅是他,其他的保安更是顯得難以置信,孟過江可是青龍會第六分堂的堂主,竟然被殺身亡?

青龍會在江海市權勢滔天,青龍會一個堂口的堂主那更是風雲人物,手下弟子眾多,高手如雲,怎麼會被殺身亡?

江海市誰膽敢動青龍會,而且還是青龍會中的一個堂主級人物?

蕭雲龍臉色卻是顯得極為的淡然,眼中的目光更是波瀾不驚,他好整以暇的說道:「馬隊長,孟過江跟劉毅是誰啊?我並不認識他們。說起來我剛回到江海市不過才三天時間而已,我非但不認識他們,與他們更是無冤無仇,馬隊長卻說我殺了他們。未免有點天方夜譚了?」

「我懷疑你這是在蓄意報復1馬占山喝聲說道。

「怎麼個蓄意報復?」蕭雲龍問著。

「昨晚你們公司保安部的一名保安吳小寶被打成重傷,所以你就蓄意報復,殺了孟過江與劉毅。」

「吳小寶被打與孟過江、劉毅有關係?」

「你——」

馬占山臉色一怔,驚醒過來的他發覺像是落入到了蕭雲龍的一個陷阱中。

不過孟過江已經死了,馬占山也就沒什麼可顧忌的,他說道:「經由警方查明,昨晚吳小寶的確是被孟過江派人去截住打傷。所以你懷恨在心,就去殺了孟過江跟劉毅。」

「警方什麼時候查明吳小寶是被孟過江派人截住打傷的呢?」蕭雲龍問著。

馬占山眼中目光一沉,他說道:「今天早上時分。」

「孟過江跟劉毅又是什麼時候死的?」

「昨天夜裡1

「那就奇怪了。」蕭雲龍笑著,他看白痴般的看著馬占山,冷笑著說道,「吳小寶被打傷之事在你們警方調查出結果之前,我並不知道他是何人所傷,我就算想要給吳小寶討回個公道也不知道找誰不是?方才馬隊長說是孟過江派人打傷的吳小寶,我這才知道他是幕後指使之人。」

頓了頓,蕭雲龍繼續說道:「可你又說孟過江昨晚就死了,這顯得前後矛盾埃昨天夜裡的時候,我可不知道孟過江就是背後指使打傷吳小寶之人。試問,我又怎麼會去謀殺了孟過江?再則,昨天夜裡我一直在醫院病房看護吳小寶,直到午夜時分我才會去家裡休息。我很好奇為何馬隊長一口咬定孟過江、劉毅之死與我有關呢?」

「誰能證明你昨天夜裡在醫院?」馬占山問著。

「我能證明。昨晚我與蕭教官就在吳小寶的病房裡看護著。直到半夜十二點左右,蕭教官才離開,回去休息。」

高雲猛地開口,他站了出來。

高雲臉色不動,可他內心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蕭雲龍曾離開過醫院一段時間,在離開之後還詢問了他關於過江堂的一些情況。

如今聽聞孟過江與劉毅被殺身亡之事,這讓他猜出了些什麼,可他當然不會將這些事情說出來。

孟過江、劉毅身死,他高興還來不及,過江堂的人來秦氏集團耀武揚威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們仗著青龍會的勢力作威作福,稍有與他們作對的人不是被打成重傷就是莫名其妙的失蹤,可謂囂張跋扈到了極點。

是以,孟過江死了,只會讓人拍手稱快。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