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36章殺人案!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隊長,整個別墅範圍內都查過了,沒有查到任何可疑的痕。」 「別墅區範圍內的監控錄像呢?調查了嗎?」馬占山問著。 「已經調查過,也沒有任何的疑點。」 「這不可能!就算對方是一個幽...

柳如煙與唐果的關係形如姐妹,她比唐果大三歲,當初曾在同一個中學上學,可以說自小就認識了。

後來柳如煙出國,雖說她在國外幾年沒回來,可她與唐果之間的那份姐妹情不減反增,已經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柳如煙回來之後煩悶無聊了就會找唐果一塊逛街購物看電影。

「那你成為蕭家武館的弟子了,該不會現在開始就習武吧?」柳如煙問著。

「不用啊,反正我師父不在。等他來的時候我讓他教我。」唐果開口,她眼眸一轉,說道,「如煙姐,要不我們出去逛吧。」

「也好。」

柳如煙笑著。

唐果便是告別了蕭家武館的吳翔等人,準備要走的時候她想起了什麼般,又跑去找吳翔要了蕭雲龍的手機號,這才跟柳如煙走出了蕭家武館。

剛走出去,柳如煙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眼手機,柳眉微顰,臉上隱隱流露出一抹極不耐煩之意,可她還是接了電話:

「什麼事?」

「如煙,今晚有個晚會,在紅梅山莊舉行。陳家大少舉辦的,邀請了江海市不少年輕俊傑,希望今晚你也能來參加。」

「我沒空1

「如煙,陳家、柳家跟我林家算是世交盟友,陳公子舉辦這次晚會,你不來參加只怕有些不妥吧?我們幾家年輕一代有必要進行多交流,這對彼此的家族特別是柳家是有益無害的。」電話中,一聲年輕的聲音不緊不慢的說道。

柳如煙臉色一沉,她稍稍沉默,半晌之後說道:「好,我知道了。」

說著,柳如煙直接掛斷了電話。

「誰打來的電話?」唐果問著,她看著柳如煙臉色變得不太好,隱約猜出些什麼。

「除了他還能有誰?」柳如煙語氣微冷的說道。

「林飛宇?」唐果說著,她看著柳如煙,說道,「如煙姐,我知道你並不喜歡林飛宇,可你真的要跟他在一起嗎?既然不喜歡,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

是啊,不喜歡為何還要在一起?

可是,有時候自己的命運能夠自己掌控嗎?一旦被銬上家族的枷鎖,又如何掙扎與解脫?

柳如煙深吸口氣,讓心頭的那片陰霾散去,她一笑,說道:「算了,不說我的事。這武道街我許久沒來過了,你陪我逛逛吧。」

「好1

唐果笑著點了點頭。

對於柳如煙被迫與林家大少聯姻之事唐果是知道的,她本身就不喜歡林飛宇這種紈子弟,她更是知道柳如煙同樣也不喜歡林飛宇。

但有時候人的命運還真的是無法自主掌控,特別是世家子女。

柳如煙不喜歡也很反對這門聯姻,她還是無可奈何的被迫從國外回來了。

……

富春山別墅。

這裡已經被警方的警戒線拉上,一個個警察在富春山別墅中進進出出,他們臉色凝重,愁眉不展。

富春山別墅原本是青龍會第六分堂所在之地,可現在,這裡已經成為了一個兇殺案發生的地點。

第六分堂過江堂堂主孟過江以及他身邊的二號人物劉毅慘死,最先發現這個情況的是過江堂的一個弟子,他在凌晨六點左右看著後院那棟三層小樓一樓燈光一直開著,而孟過江與劉毅不見人影,他壯著膽子推門進去,一進去便看到了慘死的孟過江與劉毅。

這個弟子臉色大驚,立即跟青龍會高層取得了聯繫,彙報此事。

這件事驚動到了青龍會老大陳青,他當即決定,派人先將過江堂堂口中的一切私密文件、資料、物資全都轉移,然後讓人報警,讓警方介入調查。

刑偵大隊隊長馬占山一張臉極度陰沉與鐵青,他看著孟過江與劉毅的屍體,他覺得難以置信。

昨晚的時候,孟過江還給他打電話談了些事情,怎麼剛過一晚上,他就死了?

現場有著法醫在鑒定兩人的死因,更是有刑偵人員在現場進行偵查,可到現在為止,任何的蛛絲馬跡都查不到。

「馬隊長,從死者情況來看,孟過江死前曾與人打鬥過。劉毅則是被人直接擰斷咽喉斷氣身亡。從孟過江的死況來看,他手中的刀刺入自己的脖子,像是自刎而亡。」一個法醫對著馬占山說著,他分析了下,說道,「從現場情況來看,並沒有看到有第三人存在的痕。那就只有一種情況,就是孟過江與劉毅發生爭執打鬥,孟過江殺死了劉毅,他自己則拿刀自刎。」

「這不可能1

馬占山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他意識到了什麼般,補充了句,說道:「孟劉二人並無恩怨,倘若孟想要除掉劉,他最後為何要自殺?這根本不是孟劉兩人之間的內鬥,他們肯定屬於他殺1

馬占山如此肯定,因為他知道孟過江與劉毅之間的關係,劉毅對孟過江忠心耿耿別無二心,孟過江豈會殺了劉毅?最後孟過江還要自刎身亡?他很清楚,孟過江將自己的命看得比什麼都重,這樣的人豈會自殺?

可是,倘若這兩人是他殺,為何沒有絲毫的痕留下?

這時,負責調查的幾個刑偵人員走過來跟馬占山彙報結果,當中一人說道:「馬隊長,整個別墅範圍內都查過了,沒有查到任何可疑的痕。」

「別墅區範圍內的監控錄像呢?調查了嗎?」馬占山問著。

「已經調查過,也沒有任何的疑點。」

「這不可能!就算對方是一個幽靈,也會留下一個黑影,怎麼可能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馬占山冷冷說著。

「別墅內的所有人已經接受調查詢問,事發之時他們並沒有看到任何異常的情況。甚至他們都聽不到這裡發生過打鬥或者爭執的情況。此外,案發之地,也就是這棟三層樓內我們一分一寸都查過了,沒有第三者任何的指紋、鞋英痕等等留下。」一個刑偵人員說道。

馬占山臉色一怔,他辦案多年,類似這樣毫無痕留下的案發現場他是第一次遇到。

對方是誰?是孟過江的仇敵嗎?對方到底用了什麼辦法,竟然殺人之後將一切痕都抹掉?

難道孟過江與劉毅真的是起了內鬥?

不!絕不會是這樣!

馬占山臉色極度陰沉,他認真的回想著昨晚之事,冷不防的,他想起了昨晚秦氏集團一個保安被孟過江派去的人手打傷之事,而昨晚豈非就是劉毅親自帶人動手的嗎?

這件事,昨晚的時候孟過江已經給他打電話事先通了氣。

到了今天,孟過江與劉毅就被殺身亡,兩者之間存在著什麼關聯?

馬占山腦海中回放著昨晚的一幕幕,冷不防的,他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張剛毅而又淡漠的臉,也想起了昨晚他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心中泛起的那一絲不安之感。

「是他?1

馬占山眼中目光一沉,憑著辦案多年養成的一種直覺,他幾乎肯殺了孟過江與劉毅。

「原來是你,你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這次我看你如何逃過我的手掌心1馬占山心想著,臉上的神色顯得極為的陰沉與冰冷。

而後,馬占山收隊,現場只留下幾個偵探人員在查探著,他率人先離開了富春山別墅區。

……

秦氏集團。

蕭雲龍與高雲回到了公司,保安部的人看到蕭雲龍與高雲紛紛圍了上來,陳德勝、龍飛他們紛紛開口詢問吳小寶的傷勢情況。

他們已經得知吳小寶被青龍會的人打傷之事,他們曾去市人民醫院,卻是看到吳小寶已經辦理出院手續了。

「放心吧,小寶目前的情況很好,傷勢已經穩定。我把他轉移到蕭家武館中養傷了,很快他的傷勢就能夠恢復。」蕭雲龍對著龍飛等人說道。

「小寶沒事就好。」陳德勝開口,他那張沉穩的臉上滿是怒容,他說道,「打傷小寶的就是青龍會的人?那青龍會也太過於囂張了,簡直是目中無人!昨天派人來收取所謂的保護費不成,就把小寶打傷,他們簡直是無法無天1

「何止目中無人,簡直是欺人太甚1

龍飛開口,他年輕氣盛,血氣方剛,聽到這樣的事情他極為的憤慨。

秦氏集團的保安部在高雲的帶領之下本就極為的團結一致,平日里都以兄弟相稱,因此吳小寶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感同身受般,都有種為之憤懣之感。

「這樣的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1

蕭雲龍開口,平靜的語氣中卻是流露出了一股難以言喻的自信威壓。

「蕭教官,今天可曾有什麼訓練項目?」高雲問著。

高雲在蕭家武館可是親眼目睹了蕭雲龍那恐怖無邊的實力,著實讓他心中為之震撼。雖說他在部隊期間曾練過軍體拳,但跟蕭雲龍比較起來那簡直就是雲壤之別。

他想要變強,唯有變強了類似於吳小寶發生的事件才不會重演。

「會有的。你們先做好自身的本職工作。我先去見見秦總,隨後我會開始擬定你們的訓練計劃。」蕭雲龍說道。

高雲他們點了點頭,心中有些激動,更是有著無盡的期待之感。

……

萬請收藏、鮮花支持,貴賓蓋章一二,謝謝。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