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09章未婚妻!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母親在生前過得快樂嗎?」 「雖然很清貧,但很快樂,也很充實。她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她說人活著最重要的就是要過得快樂與知足。倘若有萬貫財,卻是過得不如意,那也不是人生。」蕭雲龍說道。 ...

蕭家,蕭萬軍書房。

蕭家的書房在蕭家發展的歷史中都具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蕭家的每一次決議,每一個改革,每一個大事件,都是在書房中決出的。

並且,蕭家也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除了蕭家的嫡系弟子之外,其他人不得進入書房內。

即便是蕭萬軍極為疼愛的蕭靈兒,也未能進入蕭萬軍的書房中。

因為蕭家的書房是屬於男人的,蕭家的書房承載著的是蕭家的成長史、血淚史,內蘊著厚重深沉的歷史,而這種歷史往往就是戰爭。

戰爭,從來都是男人之間的事,所以蕭家的女性自然是不得進入。

蕭雲龍隨著蕭萬軍走進了書房中,書房顯得很古老,保持著一種古老的傳統,不過書房內布置著的書桌凳椅都是紅木傢具,因此無論歷經多久這些傢具都不會壞,反而是有股沉澱著的歷史底蘊氣息散發而出。

書房內,掛著兩幅畫像,蕭雲龍走進入后一眼就看到了,他正盯著。

蕭萬軍說道:「右邊的這幅畫像是你的太爺爺,左邊的這幅畫像是你的爺爺。」

蕭雲龍點了點頭,從這兩幅畫像中他看到了一股屬於蕭家男兒特有的氣勢——堅定、沉著與冷靜!

「坐吧。」

蕭萬軍說著。

蕭雲龍在書桌前坐了下來,轉眼間便是看到了書桌上放著一個相框,相框內的照片是一對男女的合照,他一眼看得出來相片上的男人正是蕭萬軍年輕的時候,而那個女人正是他的母親。

相片上自己的母親那張端莊秀麗的容顏上綻放著柔美的笑意,正依偎在蕭萬軍的懷中,充滿了溫馨之感。

蕭萬軍稍稍沉默,他看著蕭雲龍,說道:「你母親在生前過得快樂嗎?」

「雖然很清貧,但很快樂,也很充實。她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她說人活著最重要的就是要過得快樂與知足。倘若有萬貫財,卻是過得不如意,那也不是人生。」蕭雲龍說道。

蕭萬軍點了點頭,眼中流露出了一絲緬懷之意,呢喃說著:「這的確是她的性格,她是個極好的女人,此生能夠遇到她,是我一生最大的幸運。」

蕭雲龍深吸口氣,他想起了劉梅曾對他說的那些話,不由問道:「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蕭萬軍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眼中隱有一絲悲痛與憤怒之意呈現,他緩緩說道:「二十五年前,我清楚地記得,那是大年三十,闔家團圓之際。蕭家的仇家聯合了起來,突襲蕭家。當時你的母親剛懷上你,有身孕在身。我率人護著你的母親殺了出去,到了港口,我讓身邊的人護送你母親直接離開。因為那個時候,你的爺爺仍在蕭家中陷入敵人的包圍,我只能反身殺回蕭家,解救你的爺爺。」

頓了頓,蕭萬軍繼續說道:「當時你的母親被我身邊的人護送著上了一艘輪船,可以前往海外暫避風頭。那一戰過後,我親自去尋找你母親。卻是得知那艘輪船觸礁而毀,我找到了護送你母親離開的那幾個人的屍體,可卻是找不到你母親。」

「當時我心急如焚,無數次的尋找你的母親。並沒有發現你母親的遺體,那我堅信她還活著。可我無論怎麼找,也找不到她。到最後我萬念俱灰,以為你母親已經遭遇不測。不曾想,十年前你第一次給家裡打電話,道明了你的身份,更是說你母親病逝的消息。」蕭萬軍說道。

蕭雲龍聞言后稍稍沉默,這些內幕他母親不曾跟他說過。

一直以來,蕭雲龍都覺得是蕭萬軍拋棄了他們母子,明知他們母子流亡海外卻沒有去尋找。原來事情的真相不是他所想的這樣,他一直誤解了蕭萬軍。

「這些,難道你母親沒有跟你說起過?」蕭萬軍問著。

蕭雲龍搖了搖頭,他說道:「母親臨終前才跟我說我還有一個父親,我在江海市還有一個家。」

蕭萬軍臉色一怔,半晌之後他輕嘆了聲,說道:「我明白你母親的用意了,她是希望你能夠無拘無束的生活著,不要捲入太多的是非當中。不要讓你跟我一樣,連自己的女人也無法保護。」

蕭雲龍一陣沉默,二十五年前蕭家遭遇的那一次襲擊,設身處地的想想,換做是他,他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自己的父親仍陷入敵圍,豈能一走了之?

是以,蕭萬軍當年讓身邊之人護送自己的母親離開,他在反身回去營救他的父親也就是自己的爺爺,這是一個男人應該做出的選擇。

「爺爺……他莫非就是在當年那一戰中不幸離世?」蕭雲龍問著,眼中隱有幾許殺意呈現。

「對,那一戰過後,你爺爺身負重傷,不久便離開了人世1蕭萬軍開口,他的右手緊握著,有股怒氣呈現,冷冷說道,「當年那一戰,害得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恨礙…咳咳咳1

突然間,蕭萬軍一陣劇烈的咳嗽起來,他咳得很厲害,腰身都彎了下去,恨不得把自己的肺給咳出來一般。

他掏出一張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角,仍舊是在劇烈的咳著。

慢慢地,他的情緒稍微穩定下來之後,他那劇烈的咳嗽才得到控制。他捂著嘴的手帕一擦,便是收了起來。

雖說蕭萬軍在刻意的掩飾,但憑著蕭雲龍的眼力,仍舊是看到蕭萬軍手中的手帕上染紅了一片,那是咳出來的血!

「你、你的身體……」

蕭雲龍皺了皺眉。

「沒事,沒事。」蕭萬軍豪邁的笑著,他說道,「以前一天幾包煙的抽著,落下了病根,沒事的。」

「當年,襲殺蕭家的那伙人是什麼人?他們現在可還健在?」蕭雲龍問著,語氣泛冷,眼底深處有股銳利的殺意在瀰漫。

蕭萬軍臉色一怔,他笑了笑,說道:「上一代的恩怨,你就不用去管了。你既然已經回來了,那你也有屬於自己的責任。也有屬於自己的生活。雲龍,你今年二十五歲了吧,年紀也不小了,該考慮終身大事了。」

「嗯?」蕭雲龍有些不解,感覺到蕭萬軍話中有話。

「我也就不瞞你了,其實從你出生下來,就一直有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妻。」蕭萬軍笑著說道。

「什麼?」

蕭雲龍心中一震,這個消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根本就是意想不到。

「這是你爺爺那一代決定的。二十五年前你母親懷著身孕,正好秦家現任家主秦遠博的妻子也懷著身孕。於是你爺爺跟秦家老爺子就做出了決定,倘若你母親跟秦夫人生下的是男女就結為親家。」蕭萬軍笑著,他繼而說道,「秦家千金名為秦明月,她是個極好的女孩子,為父見過她幾次,不僅容貌氣質無人能比,更是知書達理,跟你極為般配,哈哈1

秦明月?

秦家千金?

自己的未婚妻?

蕭雲龍一下子懵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