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002章飛機上的美女!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克,你就放心吧。該教的我都已經教給他們。只要他們嚴格按照我的標準去訓練,實力絕對足夠強大。再則,關於訓練場的訓練方法我已經列了出來。即使我不在,其他的教官也能替代我的位置,他們的實力同樣值得信任。」蕭...

一個小時后。

身負重傷的摩斯已經被他帶來的人抬著灰溜溜的走了,那傷勢據說沒有三個月下不了床。

這時,三輛悍馬越野車呼嘯而至,訓練營外荷槍實彈站著的警衛看到車牌后直接打開了訓練營的鐵門。

當前的一輛悍馬車上,走下來一個白人男子,身形微微發福,有著一頭金髮,西方人特有的高挺鼻樑之上是一雙宛如鷹眼般銳利的目光,他身材極為高大魁梧,走下車一眼看到前面站著的蕭雲龍,他笑了聲,說道:「嗨,蕭老弟,這麼著急把我叫來,有什麼事?」

其餘的悍馬越野車上走出來一個個黑衣大漢,他們每一個面容冷峻,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一看便知是殺人不眨眼的冷血高手。

「杜克老闆,我想我要走了。」蕭雲龍走了上來,用著標準而又流利的英文說道。

眼前的這個白人男子正是地獄訓練營的老闆杜克。

能夠經營這座訓練營,杜克自身的背景之深厚難以想象。在其身後有著世界上各大勢力暗中資助的上百億的美金用來經營打造這座血腥殘忍的地獄訓練營。

杜克臉色一怔,他臉色訝然的看著蕭雲龍,說道:「我說蕭老弟,你這是跟我開玩笑吧?你要走?難不成是哪個訓練營出高價要挖你嗎?這我可是不允許的,不管別人出多少錢,我都可以給雙倍。蕭老弟,你是這裡的終極教官,你走了這個訓練營怎麼辦?」

「杜克老闆,我是準備回國。我父親給我打電話,他可能得了重病,我需要趕回去。你也知道,我跟他從未見過面。即便我表面上從不承認,但從心面不可否認的是,他就是我的父親。」蕭雲龍說道。

「原來如此。」杜克點了點頭,他伸手拍了拍蕭雲龍的肩頭,說道,「蕭老弟,聽到你父親病重的消息,我深感遺憾,希望他老人家能夠平安無事。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華國一趟,看看你父親究竟長什麼樣,居然能夠生出你這麼一個變態的兒子。」

蕭雲龍笑了笑,他問道:「杜克老闆,這麼說你同意了?」

杜克臉色一怔,他聳了聳肩,滿臉無奈的說道:「我不答應還能怎麼樣?你要走,即便是我帶來的這些人,加上訓練營上的所有學員、教官一起出手攔截你,只怕你還是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的直接殺出去吧?」

蕭雲龍淡然一笑,顯得不可置否。

「嗨,老兄,記住了,我可是把你當兄弟看待的。只有那些愚蠢到家的混賬東西才會跟你結仇,我可不愚蠢。我唯一擔心的是你離開之後從這裡走出去的學員只怕實力要大打折扣。」杜克說道。

「老杜克,你就放心吧。該教的我都已經教給他們。只要他們嚴格按照我的標準去訓練,實力絕對足夠強大。再則,關於訓練場的訓練方法我已經列了出來。即使我不在,其他的教官也能替代我的位置,他們的實力同樣值得信任。」蕭雲龍說道。

「好吧好吧,你打算什麼時候走?」杜克問著。

「今天1

「今天?可真夠倉促的。不過今晚應該會有航班,我會給你安排好。回頭我給你卡裡面打些錢過去。老弟,你也知道我最近手頭不寬,所以只怕不能打過去多少錢。你可別介意,日後缺錢了你找我都行。」

「無妨。我對金錢沒有多少興趣。」蕭雲龍笑著。

「除此之外,你還想帶什麼走?」杜克又問道。

「怪獸!回頭你派人把我的怪獸託運回去。」蕭雲龍開口。

杜克聞言后嘴角不禁抽蓄了一下——怪獸,那是一輛真正意義上的鋼鐵怪獸,一輛巨型的機車,各方面的性能足以完爆一輛作戰裝甲車!

「好吧。你走了之後,我會第一時間把你這輛怪獸託運回去。是華國的江海市對吧?你這玩意只能偷渡運過去了。我還是有辦法的,但到了港口你怎麼處理我可不管。」杜克說道。

「你只要負責幫我託運到港口就行。」蕭雲龍說道。

杜克又拍了拍蕭雲龍的肩頭,說道:「老兄,說實在的,最後我看到你能夠放下心結,回去你的故土,我還是為你高興的。你回去了也就解脫了,能夠過上平靜的生活。不至於跟我一樣,狗-娘的就打打殺殺。聽說東方的美女溫柔典雅,有機會我去找你,你可要給我介紹幾個。」

「沒問題1蕭雲龍一笑,他深吸口氣,與杜克擁抱了一番。

蕭雲龍收拾好自身的行李,僅僅是背著一個雙肩包,手中拿著一個黑色的骨灰盒,裡面是他親生母親的骨灰。

他告別了地獄訓練營,告別了他曾訓練過的學員,還有共同相處的其他教官,走出了訓練營的營門。

他回頭看向了訓練營,這裡留下他太多的回憶,讓他心中隱有不舍。

他握著手中的骨灰盒,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溫柔慈祥但卻也會嚴厲如父般的身影,她靠著自己的努力與勤奮將自己養大,即便是生活極為的貧苦,她也教會自己即便是貧苦也不能失去尊嚴而活,她教自己認識與學習華國文字,教自己華語,稍微長大點了她就教自己四書五經、唐詩宋詞。

她是一個學識淵博、博覽群書的世家女人,她用她的母愛與淵博學識教會了自己應有的知識,使得自己即便是從未上過學,卻也掌握到了相應的豐富知識。

可是,在自己十五歲那年,她卻是因為患上病毒型流感使得肺部受到感染,最終安詳離去。

也就是在十五歲那年,蕭雲龍才知道他還有個父親,是華國江海市蕭家的現任家主。

「媽,回家了——」

蕭雲龍眼角禁不住微微濕潤,他對著骨灰盒輕輕地說著,坐上了杜克的車子,就此離開。

從西伯利亞趕到莫斯科都需要大半天的時間。

因此,杜克陪著蕭雲龍來到莫斯科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八點鐘,杜克看了眼時間,說道:「嗨,老兄,你的飛機是今晚十點直達江海市。大概要飛七八個小時左右。不過莫斯科與你們那邊時差五個小時。所以,你抵達江海市應該是你們那邊時間的早上十一點左右。」

蕭雲龍點了點頭,他看著杜克,用力的拍著杜克的肩膀,沉聲說道:「杜克,非常感謝你讓我進入地獄訓練營擔任教官,否則我現在還沒離開傭兵團呢。」

「是兄弟就別說這些客氣的話。這些年來你為地獄訓練營做出的貢獻無人能及,若非有你,訓練營走出去的拳手豈能戰勝一個個強大對手,拿到豐厚的利益?」杜克開口,他說道,「老兄,你可以進去機場了。以後有空記得回來找我。」

「沒問題。那就再會了。」蕭雲龍開口,與杜克握了握手,他便是背起那簡易的行囊朝著莫斯科國際機場裡面走去。

杜克目送蕭雲龍離去,眼中有著絲絲不舍,其實他知道蕭雲龍早晚都要回去,只是或早或晚的問題。

……

蕭雲龍取了機票,走進了安檢口,通過安檢之後他來到的候機室等待著登機時間的到來。

他那雙深邃的眼中隱有一絲按耐不住的激動之意,不過卻也有些茫然。

他出生在海外,成長在海外,從未踏足過自己的國家半步,更是從未回去過自己的故鄉,沒有回去過自己那所謂的家。

不過他知道他遲早要回去,因為他曾答應過自己的母親,要將她的骨灰帶回家,將她安葬故土,更是要讓蕭家祖祠上立下她的牌位,讓她的靈魂得以安息。

他十五歲的時候自己的母親病逝,如今十年過去了,他想想也該回去了。

更何況他那個名義上的父親身染重疾,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回去一趟吧。

正想著,候機室的廣播提示,已經到了登機時間。

蕭雲龍站起身,排著隊,隨著前面排隊的人流緩緩地走去,開始登機。

由於蕭雲龍趕著時間,今天就要走,因此早已經沒有頭等艙的座位,不過卻也是買到了商務艙的座位。

這是一架俄羅斯航空公司的航班,因此清一色的俄羅斯美女空姐極為的養眼,她們高挑而又性感,肌膚雪白,面露熱情的微笑。

俄羅斯這個國度可以說是男人的天堂,男女比例嚴重失調,華國那邊是狼多肉少,這邊則是反過來,女多男少。

是以,蕭雲龍在地獄訓練營其間可是沒少嘗試過俄羅斯美女的那股奔放如火的熱情。

蕭雲龍走進了飛機裡面,看著登機牌來到了自己的座位旁,看到前面有個高挑妙曼的女人正在將她的行李箱舉起要放進行李架。

這個女人手中的箱子似乎有些沉重。她舉起來之後一時半會力竭了,因此箱子未能放上行李架,反而是順著她舉起的手勢再度垂落了下來。

如此一來,這個身姿妙曼的女人身體立即失衡,朝後退了幾步。

蕭雲龍就站在她的身後,她一退後背便是頂在在了蕭雲龍的身上,帶給她的感覺就像是撞在了一座山上,極為的踏實與沉凝,彷彿這世上沒有任何的力量能夠撼動這座「山」半分。

蕭雲龍臉色立即一怔,泛起了絲絲古怪之意——這女人的屁股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