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番外八

作者: 弱顏  |  更新時間:2013-12-31 14:16  |  字數:5090字

如今,雖然五郎夫妻倆不在身邊,小七也常出門,但是有小紀遠在,連守信和張氏的生活總是充實的。老兩口子將小紀遠養育的很好,而且身板也因此更硬實了。另一頭,五郎和秦若娟在任上這幾年,又添了一個小閨女。

「……說是長的跟你小時候可像了……」張氏笑著對連蔓兒道。

連枝兒和連蔓兒兩個就都笑。這就是俗話說的,外甥不出舅家門,侄女像姑的。這樣的現象,也是符合遺傳科學的。

「我哥和嫂子給我寫信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真想過去看看,就是離的太遠了。」連蔓兒就笑道。

「再等些日子,等他們回來了,咱大傢伙就都能看見了。」連枝兒也笑道,「五郎在信里還說,等再外任,要是地方好,還想帶咱爹娘一起去那。還說到時候也讓我們跟著去,讓你姐夫幫著他。說大寶也該到念書啟蒙的時候了。」

「哥信里是這麼說過。」連蔓兒點頭,「娘,你跟我爹咋想的?姐,你和姐夫商量了沒,到時候去不去?」

「我和你爹啊,」張氏就嘆了一口氣,「我們正考慮那,到時候再說吧。」

顯然,連守信和張氏是願意跟隨兒子一起過日子的,但是他們又捨不得離開故土。

「我們也沒商量出個一定來,」連枝兒也道,「大寶他爺奶倒是挺樂意我們去的,說是跟著五郎,我們也長長見識啥的,也為大寶將來著想。」

「先慢慢商量著,到時候再決定也不晚。」連蔓兒就道,五郎這麼早就將事情提出來,也是為了讓大傢伙能有個心理準備,有足夠的時間商量決定。「心裡樂意怎麼樣,就怎麼樣。不管怎麼樣,都是好事。」

「那倒是。」張氏和連枝兒都點頭。

娘兒三個又說了一會話,連蔓兒起身更衣,才又回到張氏屋裡坐下。

「你吳家大叔、嬸子、你采雲姐,你三伯娘一家……都來了,要不要現在見見?」張氏就問連蔓兒道。一眾親眷早就都來了,因為人多,再加上沈家和連蔓兒的縣主身份,有許多的規矩,因此這些人都在前頭等著傳喚。

「娘,姐,你們看著安排,趕緊請進來吧。」連蔓兒忙道。

張氏和連枝兒答應一聲,忙打發了人出去,一會的工夫,就聽見院子里腳步聲響,小丫頭打起帘子,迎了眾人進來。

先進來的是連守禮和趙氏,兩人身後還跟了一對小夫妻,正是連葉兒和連壇,連葉兒的懷裡還抱著個胖乎乎的小娃娃。

一家五口進了門來,都上前給連蔓兒行禮。連蔓兒忙站起身,一邊讓人將連守禮和趙氏扶起來,一面還禮。

連守禮和趙氏的鬢邊已經有些發白,連守禮的腰背也不像過去那樣直溜了,不過老兩口子的臉色都不錯。

將這老兩口子讓著坐下,連蔓兒又笑著受了連葉兒和連壇的禮,連葉兒還把懷裡的小胖娃放到錦墊上,按著他的頭給連蔓兒磕了一個頭。

一個還不到兩歲的小胖娃,趴在墊子上,說是磕頭,就像個糰子打了個滾一樣的,看的眾人直笑。

「小留住兒看著又胖乎了……」連蔓兒笑著讓連葉兒和連壇起來,又將小胖娃抱在懷裡,捏了捏他的小胖手。這胖娃並不認生,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好奇地打量連蔓兒。

「是啊,都快胖成一個球了。我爹娘每天還怕他吃不飽。」連葉兒就笑道。

「現在就這麼個寶貝孫子,你爹娘哪能不上心。別說吃點啥東西,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你爹娘都能架梯子上天給他摘去。」張氏在一邊也笑道。

連守禮和趙氏都眉花眼笑的,根本就沒有反駁,一屋子的人都跟著笑了。大家落座,敘起了家常。連蔓兒一邊說話,一邊忍不住又仔細打量這一家五口。

五口人,都穿著嶄新的棉綾衣裳。連守禮和趙氏或許是早年艱辛的生活,又或者天生的體質,這些年家裡的條件雖然一天比一天好,兩個人還是那麼瘦,一點都不見發福。倒是連葉兒和連壇,一個在生了孩子之後,就珠圓玉潤起來,另一個雖然個頭不高,卻虎背熊腰的,非常健壯。

連壇也是連蔓兒的熟人。當年廟裡的小和尚小罈子,最後還俗,上門給連葉兒做了招贅的女婿。說起這樁姻緣,也是出人意料,其中頗有些曲折,當年曾經轟動一時。卻是有人壞心,沒辦成壞事,最終卻讓連守禮這一家老實人成就了好事。

連壇因為沒父沒母,也就沒有俗家姓氏,乾脆就姓了連。小留住兒,是連壇和連葉兒兩人生的兒子。這孩子生下來就胖乎,比一般的孩子結實,除了一雙眼睛像極了連葉兒,那虎頭虎腦的樣子,都和連壇如同一個模子裡頭刻出來的一樣。

小留住兒,自然姓連,是連守禮一家的寶貝疙瘩,真是要星星不給月亮。老兩口子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卻什麼東西都捨得給這個大孫子置辦。不僅如此,自打有了這個孩子,連守禮幹活的勁頭更足了,即便有連壇跟他學徒,他本可以輕鬆些,他自己卻不肯。有人問起,他總是笑著說,要給孫子攢娶媳婦的錢。

小留住兒,就如同天賜的一劑仙藥,治癒了連守禮和趙氏。這些年,連守禮也成了十里八村頗有聲望的人物,竟像當年的連老爺子一樣,也能給人做來人說事情了。

而連葉兒和小罈子,也算得上青梅竹馬。連葉兒潑辣卻講道理,小罈子憨厚。一家子的老實人,鄰里之間的風評極好,說是就沒聽見他們一家有高聲說話的時候,更別說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