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四十一激辯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 他雖然只是一介書生,身材也不高大,但聲音卻極其洪亮,中氣十足,直震得滿堂所有人耳膜嗡嗡作響。 「殿下此言差矣,董卓篡權亂政,實為大逆不道,必將遺臭千古。但殿下被廢,新天子登基已經木已成舟,且...

在這個遍地狼煙的年代,地方官吏一共有三種。

第一種,野心勃勃,擁兵自重,希望能在亂世中有番作為。第二種,仰人鼻息,明哲保身,依附於實力強勁的諸侯,希望能謀個好的出路。第三種,對漢室死心塌地,不管中央政權如何更迭,我只認朝廷的詔令。

而陸康恰恰就是這第三種人,在他的眼裡只有洛陽的朝廷,所做的一切都以洛陽的詔令為準。正是因為這個信念,本來與袁術關係不錯的陸康,在不久的將來,和袁術徹底鬧翻了。

袁術在關東諸侯聯合伐董的時候缺少糧草,向陸康借糧,被陸康一口回絕。說董卓廢帝是大逆不道,但新皇帝是按照大漢的律典登基的,已經上告廟堂,下詔庶民,在百卿的見證下登基的,已經成為了事實上的新皇帝,你們伐董也是大逆之舉,我身為漢臣,怎能借給你糧草?

沒想到陸康不顧往日的交情,一粒糧食不借給自給不說,竟然還把自己污衊為逆賊,袁術頓時惱羞成怒,派遣了部將張勳、雷薄聯合長沙太守孫堅一道攻打廬江。

但陸康在廬江僅僅呆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深受百姓愛戴,僅憑手中的幾千郡兵,加上百姓的協助,竟然生生的抗住了江東猛虎的強攻,讓孫袁聯軍鎩羽而歸,不能不說是一件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

陸康能不顧多年的交情,拒絕袁術的求糧,自然也不會太給劉辯面子。

果然,聽劉辯把自己打算南下秣陵在那裡立足發展的意思委婉的說出來之後,陸康就開噴了。

他雖然只是一介書生,身材也不高大,但聲音卻極其洪亮,中氣十足,直震得滿堂所有人耳膜嗡嗡作響。

「殿下此言差矣,董卓篡權亂政,實為大逆不道,必將遺臭千古。但殿下被廢,新天子登基已經木已成舟,且符合法典,已經上告宗廟,下詔黎民,且有何太后的詔令,天子更替的事情已經無可挽回。殿下乃是弘農王,不待在封地已是大錯,跑到江東招兵買馬,卻是不該1

聽了陸康的話,劉辯心中一陣惱怒,大聲反駁道:「若按陸季寧的意思,寡人是不是應該待在弘農,讓董賊殺我的頭,用毒酒鳩殺我?難道你這位漢室忠臣就是這樣認為的嗎?不知陸太守食的是我劉家的俸祿還是董家的?」

沒想到這少年弘農王言辭竟然如此犀利,陸康額頭頓時見汗,躬身施禮道:「陸康身為漢臣,自然是食的漢家的俸祿,先帝栽培之恩,每日不敢有忘1

「那你怎麼還要求孤待在封地等死?」劉辯不依不饒的問道。

陸康思忖了片刻,搖頭道:「按照大漢律例,王侯的確是應該待在封地,不得四處走現在是非常時期,董卓心懷謀逆,再要求殿下待在封地,倒是微臣欠缺考慮。但康以為,即便殿下要到秣陵長居,也應該是以客居的身份避難,而不是喧賓奪主,把持地方政權。」

劉辯心說你這傢伙簡直是個迂腐的書獃子,口口聲聲的搬出大漢的律典來壓我,難道大漢律典就規定亂臣賊子策立的皇帝不能下台了嗎?難道規定被強行剝奪了地位的天子就不能搶回自己的權利嗎?我是先帝的嫡長子,我才是正統!

「若寡人執意要在江東開政建制呢?」

劉辯把心一橫,態度強硬的問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老子這皇帝坐定了,既然你陸康不同意,我也沒必要和你客氣。反正槍杆子里出政權,即便你們整個陸家反對寡人,我也在所不懼,大不了賺個暴君的名聲就是了,一千精兵,足以將陸家從這世上抹去!

沒想到年輕的弘農王竟然如此強硬,這有些出乎陸康的預料。雖然他的性格很固執,但不代表他缺心眼,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官場中混了二十多年而不倒。

陸康清了清嗓子,高聲道:「殿下要想在江東立足稱王,乃至重登九五之位,也並非完全不可。但至少應該遵循大漢律典,上祭宗廟,下告黎民,由重臣百卿輔佐,按天子登基禮儀執行,而不是糾結草莽,妄自尊大,如此,與亂臣賊子何異?」

陸康的這番話算是退了一大步,表示劉辯要在江東稱王甚至是稱帝,並非沒有商量的餘地。但是你至少得按照大漢的法律禮儀來執行吧,至少應該有幾個當朝的重臣來擁戴你吧?再不濟也應該有個刺史、太守之類的地方官為你壯聲勢吧?糾結了幾個江湖草莽,甚至是山賊流寇,就自稱皇帝,這和反賊有什麼區別?

聽了陸康的話,劉辯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平靜了下來。

陸康這人雖然固執迂腐,但說的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自己手下的這些人,魯肅、甘寧、魏延、李嚴等等,放在後代都算得上個人物,但這個世界上的人卻完全不認識啊,更別提召喚來的劉伯溫、穆桂英他們了,能有個戶口就已經不錯了,想要別人認可他們,不幹出一番事業來,想也別想!

「看來劉伯溫勸我登基有些急了,登基稱帝並沒有錯,但卻應該循序漸進,一步步的來,而不是一步登天。」

劉辯背負雙手,在心中暗自思忖。悄悄的打量了劉伯溫一眼,只見他閉目凝神,彷彿在反思自己的戰略是否正確。

看來,劉伯溫也覺得陸康說的話有些道理的,要當皇帝絕不是一件隨便的事情,一著不慎,弄不好就會滿盤皆輸。

當然,劉辯並不會怪罪劉伯溫,畢竟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切不要說一開始自己身邊只有劉伯溫一個智囊,就像歷史上的曹操身邊有郭嘉、賈詡、荀彧、司馬懿等一大堆牛人,還經常吃大虧,宛城折典韋、長子曹昂,赤壁被燒得元氣大傷,潼關割須棄袍,難道就說明他身邊的謀士沒用嗎?顯然不是,再聰明的人都有算計不到的地方!

「陸季寧之言,寡人銘記在心1劉辯向陸康拱了供手,「早晚有一日,寡人必將剷除董賊,重振朝綱。孤必然按照陸太守所言,上祭廟堂,下詔黎民,讓天下的臣子承認我這個皇帝。」

陸康躬身服軟:「若如此,萬民幸甚,天下幸甚!殿下終究是先帝的嫡長子,若是按照律典重登帝位,也是應該。」

僵硬的氣氛緩和了下來,在場的文武幕僚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陸康吩咐家僕準備酒筵款待弘農王一行,半個時辰過後,酒筵便已經置備完畢,劉辯帶著魯肅和劉伯溫欣然入筵。

一來為了緩和下與陸康的矛盾,畢竟只要有希望拉攏陸氏一族,就比弄得水火不容強。二來,在座的都是郡丞、都尉以上的官員,正好可以藉機賺取愉悅點,為下一步召喚猛將打下良好的基矗

酒過三巡之後,所有人都徹底放開了,一個個談笑風生。

在劉辯的褒獎恭維之下,廬江郡丞、都尉、主薄的愉悅點都被輕而易舉的收入了囊中。可惜這三個人都是廢柴,每個人僅僅只能獲得5點,全部加起來也不過才收穫了15點,加上之前剩餘的,劉辯現在擁有的愉悅點總數為37個,距離下次召喚還有不小的差距。

掃了一眼正在談話的魯肅和陸康,又看了看劉伯溫,劉辯心想,滿屋子就你們三人可以獲得較高的點數,為什麼讓你們開心愉悅就這麼難?不過仔細一想,這結果也不是沒有道理。

劉伯溫老謀深算,簡單的封官進爵不能讓他從心底愉悅再正常不過。陸康剛剛和自己吵了一架,倘若突然就身心愉悅,那才是見鬼了。至於魯肅,雖然已經接替李嚴掌管全軍的錢糧,但一下子捐出了這麼大一筆巨款,換回一張前途未卜的空頭支票,一時半會的高興不起來,也是可以理解。

「算了,看來只能溫水煮青蛙,慢慢來了。」

劉辯在心裡悻悻的念叨了一句,端起酒杯淺飲了一口,才想起這幾天自己把精力全部放在了軍隊建設上,都沒有來得及查詢一下魯肅的各項能力。

趁著無人搭話之時,劉辯悄悄的召喚出了腦海中的系統:「給我分析一下魯肅的各項能力,把陸康也順道分析一下,看看他實力如何?」

「叮咚……系統正在計算中,請宿主稍等1

「叮咚……分析完畢,巔峰魯肅——統率86,武力69,智力93,政治95.」

「當前魯肅——統率78,武力67,智力91,政治90.」

「陸康——統率76,武力51,智力84,政治82.」

分析完畢,劉辯迅速的退出了系統,對於魯肅的各項能力非常滿意,這是一個既能治國又能統兵的全才,怪不得能夠成為周瑜之後的東吳第二任都督。有他和劉伯溫做自己的左膀右臂,必然將會讓自己的爭霸之路事半功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