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四十江東豪族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穿黑色王袍的少年便是曾經的皇帝,現在的弘農王,翻身下馬納頭便拜。 以後要想在江東混得好,必須要和陸氏搞好關係,劉辯急忙翻身下馬,攙扶起了陸康:「太守大人快快請起,不必多禮,咱們到太守衙門敘話。...

儘管冷風刺骨,但年輕的弘農王卻毫無懼意,與魯肅、劉伯溫並肩佇立在魯家莊的門樓上,眺望遠處正在操練的軍隊。

「子敬啊,你看寡人手下的這幾位將軍,治兵能力如何?」

劉辯任憑寒風吹拂自己的長發,背負雙手,氣吞山河的問道。來到這個世界不過才一兩個月的時間,便已經組建了一支將近萬人的隊伍,年輕的弘農王有理由為自己驕傲。

魯肅豎起了大拇指:「令行禁止,進退有據,雖然才只是幾天的功夫,便已經有了周亞夫之風1

聽魯肅說起了周亞夫,劉辯突然想起了另外一個讓自己垂涎三尺的周姓人物,面色一顫,肅聲問道:「子敬啊,你在江淮一帶經商多年,可曾通說過舒縣有個叫做周瑜的人物?」

「周瑜?」

魯肅兩道眉毛擠成一塊,努力地回憶自己認識的人之中是否有叫這個名字的?

「對、對……就是周瑜1劉辯滿臉的期待,「大約十六七歲的年齡,表字公瑾,應該生的英俊瀟洒,善於彈琴作曲。不知子敬是否認識?」

魯肅思考了片刻,最終搖了搖頭,給了劉辯一個失望的答案:「未曾聽聞此人。」

劉辯聽后大失所望,看來自己穿越的時間有些早,周瑜和魯肅現在還沒有認識,想從魯肅口中獲得周瑜的消息看來是不可能了,只能另想他法。

魯肅搓了搓有些冰冷的手,繼續說道:「軍隊已經整編完畢,庄內的百姓也把家產收拾的差不多了,再有三兩日便可啟程渡江南下秣陵。但肅以為,大王要想在江東站穩腳跟,渡江之前必須去見一個人。」

「何人?」

劉辯心中一動,難道魯子敬要給自己推薦人才嗎?真是再好不過,就算不及周瑜,只要是個可用之才,也可以壯大自己的實力。隨著軍隊人數的擴充,自己手底下的人才又開始捉襟見肘起來。

「廬江太守陸康。」

魯肅咳嗽了一聲,鄭重其事的說道。

「陸康?」

劉辯叨念了一聲這個名字,在腦海里努力搜刮著與陸康有關的信息。

說起陸康這個名字,後世知道的人寥寥無幾,但說起他的孫子,那可是大名鼎鼎,絲毫不輸美周郎。單憑一個陸字,很多人就能猜出此人便是配合呂蒙襲取荊州,火燒連營大破蜀先主劉備的陸遜陸伯言。

當然,陸遜並不是陸康的親孫子,而是陸康兄長陸紆的孫子,陸駿的兒子。在陸遜十歲的時候,陸駿死於廬江都尉的任上,妻子改嫁,年幼的陸遜便由從祖父陸康撫養,終成一代名將,威震三國。

這時候的陸遜只是個五六歲的孩童,自然不會有人知道他未來會幹出怎樣驚天動地的事情。但現在的陸康卻是聲名顯赫,身為江東四大家族之一陸家的領袖,剛剛從武陵太守的任上調到廬江來擔任太守。在歷史上留下「懷橘陸郎」故事的陸績便是陸康的幼子,作為陸遜的堂叔,這個陸績年齡竟然比陸遜小了三四歲,說起來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幸虧劉辯穿越前是個三國遊戲程序員,整天鼓搗三國人物卡,所以對於大大小小的三國人物多少都有些了解;倘若換了一般人,還真不知道這陸康是幹什麼的。但即便如此,劉辯也只能猜到這陸康和陸遜出自同一個家族,但兩人是什麼關係就不那麼清楚了,畢竟人的知識面有限。

「對,就是陸康1魯肅點頭。

劉辯鼻子抽搐了一下,問道:「可是出自吳郡頭號大族陸家?」

魯肅再次點頭:「不僅僅是出自陸家,而且這陸康現在是整個陸氏家族的領袖。」

江東的士族門閥究竟有多強大,看看孫權在江東怎麼做的,就知道江東士族的分量。在孫權的心腹幕僚之中,江東四大家族的骨幹佔據了相當重要的分量,陸遜父子、顧雍、朱桓、張溫、張紘,這些人便是朱、陸、張、顧四大家族的代表。能夠位居顯赫,除了他們能力超群之外,也與他們背後站著強大的家族不無關係。

事實上,除了朱陸張顧四大家族之外,江東的其他豪族依然不在少數,譬如以全琮父子為代表的全家,以虞翻為代表的虞氏家族,還有徐、魏兩大家族。為了拉攏這些士族門閥,孫權把自己的女兒許配到全家,娶了徐氏家族領袖徐琨的女兒,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不惜用聯姻作為交易手段。

而且,當時的孫權已經被封為吳候,手下擁兵十萬,將列百員,掌控了江東全境,尚且對士族門閥如此顧忌,更加說明了這些士族門閥絕對不能輕易招惹的道理。

不僅僅是孫權不敢輕易得罪士族門閥,其他各路諸侯要想成就一番事業,離開了士族的支持也是舉步維艱。

譬如劉表能在荊州站穩腳跟,就是靠著蔡、蒯、黃、文等地方豪族的支持。而曹操除了得到了名滿天下的荀家輔佐之外,本身自己的家族曹氏和夏后氏也是名門望族,至於四世三公的袁本初,就跟不用說了。

當然,即便你是豪門大族,也無法與出自皇室,身為高祖後裔,先帝之子的劉辯比身世。但漢朝的皇帝卻絕對不像腦殘電視劇中那樣一言九鼎,想殺誰就殺誰。姑且不要說劉辯只是一個被廢的皇帝,就算你大權在握,像漢武大帝那樣一言九鼎,仍然會受到多方牽制。外戚、太后、各地王侯、實權大臣都會時不時的給你上點眼藥,因此處在困境中的劉辯更要小心翼翼。

「既然如此,那便去一趟廬江,拜訪一下陸康。」劉辯袍袖一揮,做出了決定。

既然拿定主意,劉辯隨即動身,帶了魯肅、劉伯溫,在花榮和鄧泰山的護衛之下,領了三百騎兵,前往百里之遙的廬江郡治所舒縣拜訪太守陸康。另外再順道尋訪一下周瑜,萬一說不準巧遇了呢,命運這玩意實在是神奇,他從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走在路上的時候,劉辯把花榮喚到面前,吩咐道:「待會兒進了舒城,只留下鄧泰山護衛我與軍師即可,你寫一張告示貼滿舒城的街頭巷尾,就說寡人仰慕一個名叫周瑜,字公瑾的本地人,若是他肯來軍中歸順,寡人願以三軍統帥相授,封侯拜將,世襲罔替。若有認識此人的來太守衙門舉報,賞錢一萬。」

「這周瑜有何本事,竟然讓大王如此興師動眾?」花榮有些不服氣的問道。

劉辯臉色一沉:「不用你管,儘管照辦就是了1

花榮只好領命:「諾1

一路縱馬飛馳,一行人在午後抵達了廬江治所舒縣,早有人拿著弘農王的印信進了縣城,把劉辯來訪的消息報告給了新任的廬江太守陸康。聽說弘農王大駕光臨,陸康立即率領幕僚出迎。

陸康今年五十歲左右,已經做了二十多年的官,歷任秣陵縣令、吳郡郡丞,後來又在荊南的武陵郡做了七八年的太守,把武陵打理的井井有條。

去年冬,廬江太守陳造死於葛陂賊的叛亂之中,廬江太守空缺了大半年,直到董卓掌權,才一紙調令把陸康從廬陵調到廬江來擔任太守。

陸康是個文人,與那些擁兵自重的諸侯不一樣,心裡想的是如何報效朝廷,下安庶民,因此從來不培養自己的軍隊,身邊止有百十名隨從,這也是廬江郡兵力不足的原因。

「臣廬江太守陸康拜見弘農王1

遠遠地迎出縣城,陸康知道身穿黑色王袍的少年便是曾經的皇帝,現在的弘農王,翻身下馬納頭便拜。

以後要想在江東混得好,必須要和陸氏搞好關係,劉辯急忙翻身下馬,攙扶起了陸康:「太守大人快快請起,不必多禮,咱們到太守衙門敘話。」

「大王,請1

陸康翻身上馬,前面帶路,劉辯一行緊隨其後,一行數百人前呼後擁的進了舒縣縣城。

就在劉辯進城之後,花榮按照吩咐從店鋪里購買了紙張,從士兵中挑了十幾個會寫字的,遵照劉辯的叮囑謄寫了幾十份告示,尋找一個叫做周瑜的人。然後分作幾十撥,大街小巷的張貼去了。

————————————————

Ps:解釋下上一章重發了一次的緣故,由於稿子趕得急,裡面出現了一個能開十石弓的情節,這個錯誤比較嚴重,修改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顯示過來,所以才刪掉重發。大家理解萬歲!其實一開始我寫的是三石弓,考慮了一下覺得太小,但急著趕稿子,所以也沒查詢資料,就隨手改成了十石弓,這個錯誤就比較嚴重了,感謝糾正錯誤的同學。

Ps2::最後感謝漂亮的雪蓮同學588大紅包的打賞,感謝老實人萬歲、書友130118111829118等幾位同學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