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三十九孤之蕭何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發誓為弘農王賣命。 一兩日後,得了羅天王的書信,那日逃走的彭雙刀、楊長臂都將信將疑的派了使者前來探聽風聲,被劉伯溫一番哄騙,悄悄塞了幾塊碎金子,頓時哄得暈頭轉向。回去把跟著弘農王的好處添油加醋...

既然羅天王求饒,鄧泰山自然也不會討死,當即跪地請降,畢竟螻蟻尚且貪生。

劉辯悄悄的用系統分析了一下兩個蛾賊頭目的能力,驚喜的發現鄧泰山的武力竟然達到了84,雖然統率只有67,但也算是個可用之才,欣然接受了他的投降,並加封鄧泰山為校尉。

鄧泰山喜出望外,再次跪地謝恩,劉辯順手收穫了8個愉悅點,使自己的愉悅點總數達到了22個。

而羅天王的統率為75,在這方面比鄧泰山稍微強一些。武力數值為76,又比鄧泰山稍微弱了一點,總起來看這兩個人的能力在伯仲之間,因此劉辯也賞賜了他一個校尉。

在劉辯看來,本來很公道的兩件事情卻收穫了截然不同的效果,因為從羅天王身上獲得的不是愉悅點,而是7個仇恨點。

至於原因,劉辯用腳趾頭想想都能明白。

鄧泰山本來是羅天王的部曲,現在卻要和他平起平坐,羅天王心中自然不忿。但老子用人豈能按照你們的資歷?老子要的是能力!

「哼,早晚必借你的人頭一用1

劉辯在心裡冷哼了一聲,暗自打定了主意。等這廝把葛陂賊招募過來了之後,再找個機會過河拆橋。

處理完了羅天王的事情,劉辯又吩咐眾將,軍事大權交由穆桂英全權處置,你們幾個商量著把俘獲的葛陂賊整編一下,全部擴充進隊伍。在魯家莊安營紮寨,休整三五日再啟程南下。

「諾1

諸將答應一聲,簇擁著穆桂英出了議事堂,到庄外整編俘虜去了。

搞定瑣事之後,劉辯把重心轉移到魯肅的頭上,拱手道:「魯子敬經營著偌大的家業,必有非凡才能。寡人正是用人之際,何不加入孤的麾下共創一番基業,如何?」

劉伯溫搖著羽扇在旁邊煽風點火:「不僅僅要魯子敬一個人加入,更應該帶著你的庄丁和村民跟著大王去秣陵,這次雖然俘虜了羅天王,但還是逃走了不少蛾賊,過些日子,必然再來尋仇,魯家莊已然是不能待下去了。」

劉伯溫說的話擊中了魯肅的軟肋,他也知道淮南一帶的葛陂賊可不僅僅只有羅天王一個部落,其他各部加起來至少還有兩三萬人。這些部落雖然不是一家,但在對外上還是比較一致的,尤其痛恨和官府有來往的村莊,若是讓他們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哪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說不定就殺了過來,到時候無人救援的話,魯家莊恐怕就會迎來屠庄的劫難。

但魯家之所以富可敵國,除了一半是經商所得之外,另外一半就是魯家莊周圍肥沃的田地,就這樣捨棄了,魯肅又感到肉疼。猶豫不決之下,決定去徵求祖母的意見。

「肅心中彷徨,容我去詢問一下祖母之意。」

劉辯拱手:「既然有長輩在堂,自然該如此,孤陪你一道去探望老夫人。」

魯肅今年只有十八歲,就算他是經商奇才,想要在這般年紀創下這樣的家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只有一個解釋,魯家的產業是祖傳的,只是在魯肅的手中發揚光大而已。

魯家的發達始於魯肅的祖父,除了種田墾地之外,魯家開始涉獵各種商業,販魚、販馬、販鐵,甚至就連朝廷嚴管的私鹽也偷偷販賣。就在魯家的經濟開始騰飛的時候,魯肅的祖父因病去世,由魯肅之父魯滌開始接管魯家的產業。

但魯肅的父親也是一個短命鬼,剛剛過了三十歲便犯了魯肅祖父一樣的毛病,兩腿一蹬就翹了辮子。那一年,魯肅只有八歲。

而魯肅的祖父只有一個兒子,魯肅的父親也只有一個兒子,因此魯肅也就成了魯家唯一的男叮在祖母的拉扯之下,魯肅逐漸長大成人,祖孫二人齊心協力,把魯家的生意經營的風生水起,逐漸成為了聞名江淮的富商。

這裡面魯肅祖母的功勞不可磨滅,甚至可以稱得上居功至偉,只是老夫人在外人面前總是把金貼在孫子的臉上而已。因此魯肅平時最聽祖母的吩咐,此刻遇到了難題,自然首先想到了祖母。

劉辯心細如髮,略一思忖,便知道能否收服魯肅,甚至是否能「騙到」魯家的財產,這關鍵都在魯肅祖母身上,因此見面之後恭敬有加,持之以禮,哄得魯夫人心花怒放。

魯夫人聽了孫子的為難之後,以手中拐杖拄地,朗聲道:「大丈夫當帶三尺劍,建不世之功,勝過經商種田千百倍也!既有出將入相的機會,焉能再做守田之奴?區區一個魯家莊,丟棄了便是,有何心疼?若是能輔佐大王得了天下,自然不會虧待於你!我魯家的財產只留下少許供家族開支便可,其他的全部獻給殿下充作起事之資。」

「哎呀……老夫人如此慷慨,大恩不敢言謝,待劉辯重振漢室之時,必然以一品誥命相授,魯家子孫封侯,世襲罔替。」

劉辯被魯夫人的慷慨所震驚,彎腰稱謝,同樣開出了不菲的砝碼。

既然祖母都這樣說了,本來就動了心的魯肅自然不會再說什麼,當即向弘農王施禮:「肅願意追隨大王左右,以供驅使。雖殫精竭慮,必無怨言。魯家莊現有錢幣五千萬株,黃金七千金,糧食八萬石,布帛一萬一千匹,願意全部充作軍資,助大王重登九五1

劉辯嚇了一大跳,這魯家果然是富可敵國啊,何氏家族拼死拼活才給自己湊了一千萬錢,這魯肅一張嘴就吐出了這麼多貨,寡人簡直要跪了!

發動起所有的腦細胞,劉辯在心底悄悄的計算這筆錢財的價值。衡量各種因素在內,換算成穿越之前的貨幣,魯肅捐出來的這筆財產價值大約在數百億以上,絕對的大手筆,對於自己的興漢大業,簡直是下了一場痛快淋漓的甘霖。

有了這筆錢,至少能讓劉辯招募到十萬軍隊,並且足夠維持一年的俸祿開支,在諸侯剛剛起步的階段,這筆巨資絕對堪稱天文數字。

雙手緊緊的握住魯肅的肩膀,劉辯激動的道:「子敬傾囊相助,寡人此生必不負你,待我君臨天下之時,你便是孤之蕭何。」

有了魯肅的巨資注入,所有的難題全都迎刃而解,每個俘虜發下一串銅錢,再恩威並施,一個個頓時把大賢良師的教規教條拋在了腦後,笑逐顏開的發誓為弘農王賣命。

一兩日後,得了羅天王的書信,那日逃走的彭雙刀、楊長臂都將信將疑的派了使者前來探聽風聲,被劉伯溫一番哄騙,悄悄塞了幾塊碎金子,頓時哄得暈頭轉向。回去把跟著弘農王的好處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被俘虜的兄弟都穿上了嶄新的官兵服,餐餐有酒有肉,還有可觀的軍餉拿著,頓時讓這些飢餓了許久的葛陂賊紅了眼睛,紛紛前來魯家莊投靠。

穆桂英來者不拒,統統收編,不幾日便招攬了三千多葛陂賊來降,這也讓提心弔膽的羅天王鬆了一口氣,人數過了三千,小命總算保住了。

葛陂賊的幾個校尉俱都人如其名,身上有些武藝。就像這鄧泰山,生的膀大腰圓,體格雄偉,身高在九尺之上,竟然比全軍最高的魏延還要高出一些。

正所謂身大力不虧,生得一副好身板,鄧泰山天生神力,手中一雙鑌鐵雙戟,更是使得嫻熟,打遍數萬葛陂賊未逢敵手。在和廖化、李嚴的切磋中勝出一籌,便是和花榮較武,也是在伯仲之間,互有勝負。

鄧泰山武勇過人,統兵能力卻是一般,穆桂英便撥給他五百精壯,充作弘農王的禁衛軍,貼身保護。劉辯看著憨厚的鄧泰山也挺順眼,欣然同意由他給自己做保鏢。

其他的幾個也都各有特色,譬如楊長臂,生的一雙碩長的胳膊,雙臂過膝,孔武有力,能開三石強弓,單論射術在葛陂賊中無人可及。楊長臂自恃其才,向花榮討教,輸了個體無完膚,方才知道人外有人,不由得心悅誠服。

其他兩個校尉彭雙刀擅使雙刀,一身刀術根基紮實;齊飛猿長得人如猿猴,但身手矯健,騎術了得。看著都有些本事,穆桂英便讓他們仍舊擔任校尉,分配在幾位將軍麾下聽令。

經過一番招降,來投的三千葛陂賊加上被俘的兩千五百人,再加上魯家莊的壯丁亦被收編,再加上從南陽過來的兩千五百人,劉辯手中的兵力一下子擴充到了九千人。全都穿上了新縫製的官兵服,分配到了新鍛造的兵器,在獵獵招展的旌旗之下,一個個精神抖擻,與之前面黃肌瘦,精神萎靡的山賊判若雲泥。

眾將商量一番之後,做出如下劃分:穆桂英總督全軍,另外麾下直屬兩千人;魏延分得千人,負責練習刀盾,臨陣衝鋒,肉搏在前。花榮分得兩千人,平日里練習弓箭,作戰時負責遠程阻擊。廖化和李嚴各分得一千人,廖化部充當的是開路先鋒的角色,逢山開路遇水填橋;李嚴部負責看護糧草,運送輜重,各部分工明確,各司其職。

除了以上的八千步卒之外,剩下的一千精銳就是劉辯手中的王牌軍——騎兵。

自南陽來的時候帶了六百騎,從魯家莊收編了兩百多騎,又從周遭的馬販手裡購買了一白多匹戰馬,硬是湊夠了一千的整數,最後從全軍優先挑選精銳充足騎卒,由猛將甘寧負責統率。

站在魯家莊的門樓上,看到近萬名軍卒秩序井然,士氣昂揚,劉辯的嘴角忍不住就笑彎了。

第一步已經邁出,征程已經開始,大漢江山在寡人的手中必將重振雄風,定要讓那萬邦來朝,揚我大漢天子之威名!

Ps:感謝赤血戰神1888大紅包的打賞,感謝秦皇天下、攝走他鄉、荔枝荔枝幾位同學的打賞,最後求推薦票啊!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