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三十七大將風度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賊大頭目羅天王都被俘虜了,這勝利來得如此輝煌,實在讓人意外。本來因為遭受袁術襲擊而士氣低落的隊伍頓時變得士氣高昂起來。 不等硝煙散去,穆桂英策馬進了魯家莊,見到劉伯溫的第一句話就問:「大王何在...

Ps:大早晨的送上更新,求推薦票支持,有賬號的登上賬號送個會員點擊,距離首頁只有一步之遙,最後感謝夜情殤、縱宇一朗、始皇*天下、小四④、漂亮的雪蓮幾位同學的打賞。

————————————————

晨曦初露,東方微微露出魚肚白。

魯家莊的人經過輪流休息之後,一個個煥發了精神,手持武器登上城牆,準備迎接葛陂賊即將發起的強攻。

儘管寒風凜冽,劉伯溫依然沒有忘記帶上羽扇,掐指一算,胸有成竹的道:「諸位儘管寬心,按照路途計算,大王的軍隊不超半個時辰便會抵達。到時候大家內外夾攻,必然大敗葛陂賊。」

魯肅躬身施禮:「一切便由伯溫先生全權指揮了1

為什麼不是弘農王?因為那小子正在床上睡大覺呢,昨夜勞累了大半夜,饑寒交加,年輕的大王決定任性睡個懶覺。只是對付區區幾千蛾賊而已,身為君主有必要身先士卒嗎?

寡人手底下有劉伯溫、有魯肅、有穆桂英、有甘寧、有魏延,哪個不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如果連區區幾千蛾賊都搞不定,還談什麼爭霸天下?那樣乾脆也別混了,帶著唐姬隱姓埋名,默默無聞的度過餘生算了……

大將風度是怎麼說著來的,「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外面殺得天昏地暗,老子睡得昏天黑地,這就叫大將風度!

六千蛾賊把魯家莊圍困了一夜,周圍的樹木被他們燒了個精光,在烈火的炙烤下雖然沒有挨凍,但熬了一整夜沒有入睡,難免各個精神恍惚。

羅天王看到地面上的寒冰基本上被化開了,吩咐埋鍋造飯:「弟兄們飽餐一頓,然後拚死攻下魯家莊,聽說裡面有的是糧食美酒,雞鴨牛羊,大家在莊子里享幾天清福再走,反正一時半會的官府也不會過來圍剿1

「破庄1

在羅天王的鼓動之下,精神有些蔫了的葛陂賊重新興奮了起來,一個個摩拳擦掌,活動著筋骨,準備用過早餐之後,全力攻打魯家。

雖然這個村莊的防禦足夠堅固,但畢竟是由土牆構成,高度也是有限,和青磚黑瓦砌築的郡城乃至縣城都無法相比,破庄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想到馬上即將迎來一場饕餮盛宴,蛾賊們開始大呼小叫,歡呼雀躍起來。

「不好,渠帥,西方有馬蹄聲1

一個端著飯碗正向嘴裡扒飯的屯長聽力極佳,一口粟米飯突然噎在嘴裡,緊張兮兮的向正端坐休息的羅天王報告。

「當真?」

羅天王吃了一驚。

魯家莊周遭地勢開闊平坦,最適合騎兵作戰,這種地形步兵遇上騎兵簡直就是送人頭。別看自己這邊有五六千人,真要是來一支千人以上的輕騎兵,那就只有等著挨揍的份。而自己這邊全軍上下也不過止有百十匹劣馬,屯長以下的人員想也休想!

豎起耳朵沒聽見什麼動靜,羅天王又趴在地下,把耳朵貼到了地面,這次果然聽到了隆隆的馬蹄聲。

能當上一方蛾賊的領袖,最多的時候掌管五六萬人,羅天王還是有些本事的,皺眉道:「聽這馬蹄聲,至少有五六百騎,而且還是西涼馬,十有八九是官兵來了。弄不好後面還有步兵1

但即將到手的肥肉又不想放棄,更何況昨天晚上至少死傷了兩百多名弟兄,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以後羅天王的招牌算是砸了,那些本來就對他不服的小股葛陂賊弄不好就自立門戶了。

「都他娘的別吃了,給老子打1

羅天王從地上一躍而起,順手奪過了一名軍候的飯碗摔在了地上,扯著嗓子嘶吼道:「咱們忙活了一整夜,哪個甘心無功閿泄儔來援,咱們也要把魯家莊這塊骨頭啃了。鄧泰山、彭三刀、楊長臂各自率本部攻庄,虯髯曹、朱五六率領本部人馬向西,阻擊官兵1

隨著羅天王一聲令下,悠揚的號角響起,五六千葛陂賊一聲吶喊,開始向魯家莊發起了猛烈的攻擊。而與此同時,年輕的弘農王正在魯肅的床榻上睡得正酣。

地面上的結冰已經被焚燒的樹木所融化,三四千葛陂賊端著武器,扛著梯子跨過護庄河,從四面八方的向魯家莊發起了強攻。

而庄丁們毫無畏懼,利用圍牆的優勢向蛾賊發射箭矢,投擲石塊,阻止殺傷敵人,一時間喊殺聲震耳欲聾,雙方互有死傷,場面陷入了膠著狀態。

轟隆攏

西方的馬蹄聲愈來愈近,令人聞之膽寒,捲起的塵土直衝雲霄,殺氣騰騰。

震耳欲聾的蹄聲中一道清脆的鈴聲如此的特別,讓人過耳不忘,既像天籟之音又像死神的召喚,有鈴聲的地方就有甘寧,是的,他來了!

一匹黑色的駿馬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總是將大部隊遠遠的甩在身後,而這一次也不例外。

「巴郡甘興霸在此,逆賊還不授首1

甘寧匹馬單戟,衝鋒在前,瞬間就衝進了蛾賊的人群之中,手中的長戟大砍大伐,收割著大好人頭,片刻間,就砍殺了二十幾人。

虯髯曹手提一桿長矛,騎在一匹黃驃馬上大聲指揮:「孤身一人沖陣,真是夠狂妄的,弟兄們並肩上,宰了他1

只是葛陂賊還沒有把甘寧圍攏,後面的四百多騎就席捲而來,猶如在田地中開墾的重犁一般,所過之處血肉模糊,躲避不及的葛陂賊被砍死踩死的不計其數。

甘寧匹馬當先,直撲虯髯曹,戰無三合,一戟刺於馬下,反手拔出佩刀,割了首級懸於馬上,高聲喝道:「逆賊頭目已經授首,還敢再戰?」

統率的校尉既死,又有數百同伴被踐踏在官兵的馬蹄之下,這一營葛陂賊頓時士氣崩潰,或者投降,或者潰逃,或者向羅天王的主力方向撤退,兵敗如山倒便是如此。

甘寧的騎兵在前面沖陣,穆桂英、廖化督率步卒隨後殺到,跟在後面收編俘虜,不服者亂刀砍殺,不消一盞茶的時間,虯髯曹掌管的一千葛陂賊頓時土崩瓦解。

虯髯曹部一觸即潰,朱五六的一營人馬頓時陷入苦戰,軍心渙散,且戰且退,慢慢的向主力靠攏。手底下的兄弟就是本錢,面對著兇悍的官兵,傻子才願意送人頭,朱五六此刻只想著怎麼從戰場上撤退,根本無心戀戰。

沒想到同伴如此不堪一擊,或者沒想到來的官兵如此兇悍,正在攻打魯家莊的三營葛陂賊頓時慌了手腳,再僵持下去就是內外夾攻的局面,弄不好會全軍覆沒,還是趁早逃命吧!

這些蛾賊本來就沒有什麼軍紀,慌亂之中誰也不管誰了,三營人馬各自為戰,慌不擇路的後退,鄧泰山、彭三刀、楊長臂三個校尉各自領了本部人馬,向東逃竄,也顧不得招呼羅天王,能跑一個算一個吧!

劉伯溫站在門樓上,手中羽扇一揮:「落弔橋,花榮將軍率領庄內的人馬出城助戰去吧,千萬切記,能俘虜就不要殺生,我軍正缺兵少將,這些蛾賊正好可以充實我軍兵力。」

「諾1

花榮答應一聲,綽槍上馬,帶領了跟隨而來的一百五十騎再加上庄內的兩百騎,引領著五百名庄丁,蜂擁出庄,與西面來的人馬遙相呼應,前後夾攻葛陂賊。

眼見大勢已去,羅天王嘆息一聲,只得引領了本營人馬向東倉惶逃竄。

轉過一個山坡,突然鼓聲一響,殺出數百官兵,一個個手持明晃晃的武器,身披札甲,威風凜凜的賭住了去路,為首之人正是魏延。

打不過袁術手下的正規軍,還能打不過這些面黃肌肉的葛陂賊?看到本方人馬殺的蛾賊哭爹喊娘,這些士兵頓時覺得做弘農王的士兵好幸福。難得遇上軟柿子,不逮住機會建功立業怎麼能行?因此雖然官兵的人數不如羅天王的部曲,但是卻毫無懼意。

「拚死衝過去1

沒想到撤退的時候遇到了官兵的埋伏,羅天王氣急敗壞,親自提了朴刀開路,與魏延戰有七八回合,一招不慎,被提了腰帶,生擒活捉了過去。

就連大當家的渠帥都被生擒活捉了,剩下的葛陂賊頓時軍心崩潰,這仗還打個毛線啊,乾脆投降算了!

「我等願降,還望官爺刀下留人1

千餘名葛陂賊紛紛丟下手裡的武器,跪地求饒。魏延也知道弘農王缺兵少將,自然不會濫殺無辜,帶領著士卒把俘虜全部押解回去,與大部隊會合。

戰鬥結束,官兵與魯家莊的聯軍大獲全勝,僅僅折損了兩百多人,卻斬殺了七八百蛾賊,俘虜了兩千五百多人,甚至就連縱橫淮南的葛陂賊大頭目羅天王都被俘虜了,這勝利來得如此輝煌,實在讓人意外。本來因為遭受袁術襲擊而士氣低落的隊伍頓時變得士氣高昂起來。

不等硝煙散去,穆桂英策馬進了魯家莊,見到劉伯溫的第一句話就問:「大王何在?可無恙否?」

劉伯溫指了指魯肅:「問魯子敬,」

魯肅派了親信帶領穆桂英去尋找劉辯,進屋之後才發現這個未婚夫竟然睡得昏天黑地,鼾聲大作,彷彿這場戰爭根本與他無關一樣。

「這……這真是讓我無話可說了,難道這就是大將風度?這就是宰相肚裡能撐船?」

穆桂英整個人頓時凌亂了,更要命的是……這傢伙竟然裸/睡,這大冷天的,也不怕感染了風寒,你是有多久沒睡覺了?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