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三十六神箭手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但由於獨龍徐選擇的位置極佳,普通弓箭的射程難以到達,在距離這幫葛陂賊尚有十幾步的時候便成了強弩之末,紛紛墜落到地面。 獨龍徐得意不已,仰天大笑:「你們射呀,繼續射呀?怎麼沒有把老子射死?」<...

葛陂賊於去年崛起,在淮南葛陂一帶發展壯大,故此被稱作「葛陂賊」。

是張角三兄弟死後最強大的三股地方蛾賊,與黑山賊、白波賊並稱「地方三大害」,以壽春人羅天王為首,最多之時嘯聚了五六萬人,攻掠地方官府,誅殺豪紳,聲勢浩大。就連前任廬江太守陳造也死在葛陂賊的刀下,朝廷震驚,遂派遣車騎將軍朱率軍鎮壓。

朱統領兩萬精兵出武關進入淮南,聯合袁術、孔、劉表等地方諸侯,實行堅壁清野,各個擊破的策略,耗時三個月將葛陂賊的主力擊破。羅天王見大勢已去,遂採取化整為零的對策,讓部下分散進入深山老林,與官兵進行游擊戰。

羅天王的策略果然有效,靈帝在今年夏天駕崩,以十常侍為首的宦官與以何進為首的外戚內鬥不休,最後被董卓趁機篡權,朱被罷職下野,天子被廢,各路諸侯義憤填膺,紛紛誓師討董,突然就沒人管他們這些蛾賊了。

躲在深山老林裡面,幾乎就要被餓死了的葛陂賊突然迎來了絕地逢生的機會!

在經過多次打探之後,羅天王把劫掠的目標鎖定在了富得流油的魯家莊身上,聚集了五六千名信徒,浩浩蕩蕩的殺下山來,誓要將魯家莊搶個雞犬不留。

正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葛陂賊之所以盯上魯家莊,完全由於魯肅的名氣太大,整個淮南一帶幾乎人盡皆知「東城魯子敬」賽過孟嘗君的美名,有這等肥羊擺在眼前,**了大半年的葛陂賊怎能不垂涎三尺?

火把照耀之下,羅天王胯下五花馬,頭裹黃巾,手提大砍刀,高聲下令:「給我沖,攻破庄門,雞犬不留,全部搶上山去!男人若敢反抗,格殺勿論,女人統統帶走1

「殺呀,搶糧食,搶女人1

面有飢色的蛾賊彷彿看到了肥羊的餓狼,齊齊發一聲吶喊,揮舞著手裡的矛叉棍棒,從四面八方沖向了魯家莊。

里啪啦,滑倒在地的聲音頓時絡繹不絕,慘叫聲此起彼伏。

「哎呦,地上這麼滑……要死了1

「好痛……腳被扎透了1

「不好……啊呀,眼睛被刺瞎了1

氣勢洶洶的葛陂賊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地上的陷阱,一輪衝鋒之後,跑在隊伍最前面的人紛紛倒地,片刻功夫至少死傷了近百人。

最慘的一個在滑倒后直接趴在了荊棘上面,被鋒利的荊刺一下子刺穿了咽喉,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其他的滑倒之後摔在鐵蒺藜之上,不小心踩到鐵骨多之上,撞到鹿角之上,被扎傷四肢,戳破五官的數不勝數。

「有陷阱,暫停進攻1

羅天王到底是打過仗的人,見勢不妙,急忙阻止手下的蛾賊暫停進攻。

帶了心腹策馬到前面來查看原因:「原來是庄民在地面上潑了水,造成結冰傷害我軍,真是可惡!折損了如此埽實在是罪不可恕!攻破此庄,誓要殺他個雞犬不留1

旁邊一個大鬍子校尉扯著喉嚨問道:「這些刁民姦猾的緊,不僅在地面潑了水,還埋藏了暗器。渠帥,你看該如何應對?」

「怕個球1

羅天王惡狠狠的罵了一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有寒冰我有烈火,他會潑水造冰我會伐木為薪。我等可是和朝廷精兵打過仗的聖卒,咱們是大賢良師的徒子徒孫,天公將軍的在天之靈會保佑我等!區區村莊怎能擋得住我葛陂軍?」

鼓舞完士氣之後,羅天王對大鬍子校尉下令:「虯髯曹,你帶本部人馬去周圍伐樹砍柴,回來生起大火,把寒冰慢慢融化。這些雕蟲小技能阻擋的了我葛陂大軍一時,又豈能阻擋一世?早晚必破此庄1

姓曹的大鬍子校尉大喜:「哈哈……還是渠帥足智多謀,我這就率本部人馬去砍樹伐柴,一把大火把寒冰融化掉。」

虯髯曹率領本部人馬走後,羅天王又對一個姓徐的獨眼龍校尉吩咐道:「獨龍徐,你帶領幾個精幹的兄弟慢慢靠近到庄門前罵陣,施展攻心之策。就說趁著破庄之前開門投降,可饒村民一死,待我融化了寒冰,攻破莊子之後,定然殺他個雞犬不留1

「諾1

獨龍徐答應一聲,招呼了百十個精悍的士卒,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冰面上,來到一片弓箭的射程之外但又能搭話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揮舞著手裡的朴刀,耀武揚威的喊道:「莊裡的人給我聽好了,我是羅天王渠帥手下的校尉獨龍徐,我大軍前來你魯家莊求糧,是你們魯家莊天大的榮幸,怎敢閉門拒絕?爾等若是識相,速速打開庄門,獻上糧草女人,加入我葛陂大軍,可饒爾等不死!待我大軍攻破庄門之時,悔之晚矣,必然殺你個雞犬不留,老幼不存……」

「放箭射他1

魯肅大怒,揮手下令圍牆上的庄丁放箭。

「嗖、嗖、嗖……」

一陣箭矢如同雨點般灑落,但由於獨龍徐選擇的位置極佳,普通弓箭的射程難以到達,在距離這幫葛陂賊尚有十幾步的時候便成了強弩之末,紛紛墜落到地面。

獨龍徐得意不已,仰天大笑:「你們射呀,繼續射呀?怎麼沒有把老子射死?」

看到獨龍徐囂張的表情,幾個門客明知道弓箭難以射到他,但心中不忿,彎弓搭箭,又射出了十幾枚箭矢,卻也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哈哈……真他娘的弱智,白白的浪費弓箭1

獨龍徐幾乎笑彎了腰,前仰後合,用手裡的朴刀拄在地上方才站穩,「真是笑死老子了,一大群白痴,你們這些劣等貨就不配擁有這片富饒的田地。」

笑罷之後,獨龍徐突然提起手裡的朴刀,朝著門樓上挨著指了一圈:「你、你、你……還有你,老子記住你們的模樣了,都他娘的給老子等著!老子好心勸你們投降,反而用弓箭射我,簡直是恩將仇報。等攻破了庄門,老子非把爾等捆在樹上,亂箭射成馬蜂窩1

門樓上人聲嘈雜,劉辯悄悄的推了下身邊的花榮:「射瞎他的另一隻眼睛。」

「某正有此意1

花榮微微頷首,借著人群的掩護,悄悄從背上摘下強弓,彎弓搭箭,瞄準了囂張跋扈的獨龍徐,「自今日起,世上便再無獨龍徐1

「噗」的一聲,一支利箭帶著風聲,正中獨龍徐的另一隻眼睛。

「啊呀……痛死我也,我的眼睛1

尋常弓箭的射程只有一百丈左右的距離,而獨龍徐選擇的位置距離城牆少說也有一百二十丈左右,這一箭是怎麼射過來的?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此刻他的獨眼已經看不見了,從今日起獨眼徐就變成了瞎眼徐!

「不好,莊裡有神箭手,快扶老子離開……」

眼睛雖然疼得要命,但獨龍徐還不想死,好死不如賴活著,就算當個瞎子也比就此送命強。明白了這個道理,獨龍徐嚇得哇哇大叫,轉身逃跑的同時,大聲命令手下保護自己。

「還想走嗎?」

花榮冷笑一聲,繼續拈箭控弦,彎弓射出。

「嗖、嗖、嗖……」

連射三箭,每一箭都例無虛發,瞬間就有三個蛾賊被射倒在地。

其他蛾賊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也顧不得攙扶獨龍徐了,忙不迭的抱頭逃竄。慌亂之中自相踩踏,再加上腳下滑不溜足,如同下鍋的餃子一般紛紛跌倒在地,片刻間就傷亡了幾十人,剩下僥倖逃走的也無不挂彩。

身邊的隨從死的死逃的逃,獨龍徐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又怕身後射來冷箭,摸索著向前逃命。腳下一個不慎滑倒在地,正好仰面跌倒在鹿角之上,整個人瞬間就被銳利的鹿角刺穿,自後背入前胸出,登時斃命。

「嘖嘖……好厲害的箭法,便是李廣在世,想來也不過如此。大王麾下有如此良將,何愁天下不定1

魯肅對花榮的箭法欽佩不已,豎起了大拇指。眾門客也紛紛交口稱讚,對花榮的箭術佩服的五體投地。

劉辯笑道:「花將軍的箭法的確出神入化,他的綽號便是『小李廣』,縱然李廣在世,也難言必勝。」

「大王過獎了,末將怎敢與李廣將軍相提並論。」花榮心中雖然得意,但也沒有忘形,拱手謙虛了一句。

劉伯溫觀看了一陣葛陂賊的舉動,胸有成竹的道:「賊兵伐樹木去了,一時半刻的不會發動強攻。只需留下一半庄丁守護即可,其他人下半夜再來替換,養足了精神,明日才能更好的殺敵。」

劉辯一揮手,按照劉伯溫的建議作出了部署,讓花榮帶領一半庄丁在城牆上守護,其他人回去睡覺,等到下半夜再來替換。待天亮援兵到來之時,便可以打開庄門殺出去,兩面夾擊這些葛陂賊,收割大好人頭。

Ps:二更送上,距離首頁榜單就差一個名次了,有推薦票的兄弟別藏著了,使勁砸過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