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召喚猛將 歷史軍事

三國之召喚猛將 三十四蛾賊來襲

作者:青銅劍客

本章內容簡介: 魯肅並沒有被劉伯溫的恭維沖昏頭腦,正色問道:「不知劉先生想替弘農王借多少糧草?」 劉伯溫伸出三根手指:「兩萬石糧食,一萬石草料,如何?」 魯肅略作思考,開門見山的說道:「一個...

過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魯肅在十幾個門客的簇擁之下登上了門樓。

只見他年方十六七歲的模樣,身材魁偉,相貌厚重,言行舉止間透著豪爽幹練,向門樓下面的二人拱手施禮:「在下魯家莊莊主魯肅,敢問兩位貴姓大名?所為何來?」

劉伯溫在馬上拱手還禮:「在下劉基劉伯溫,現為弘農王殿前軍師。這位將軍名喚花榮,亦是弘農王麾下大將,此番所來乃是為了求糧。」

魯肅借著火把仔細打量二人,見俱都是儀錶堂堂,器宇不凡之人,便不復懷疑。人的外表雖然能夠化妝,但從骨子裡散發的氣質卻是無法偽裝的,想來那些飢不果腹的葛陂賊是沒有這等氣概的。

「放下弔橋,打開庄門,放二人進庄說話。」魯肅揮手吩咐道。

「就這樣放他們進來,會不會有危險?」旁邊的一名門客猶豫著提醒。

魯肅不以為然的笑道:「我魯家莊有庄丁千餘人,他們只是兩騎,有何危險?儘管開門放進來便是。」

弔橋緩緩放下,庄門打開。

劉伯溫和花榮並騎而入,魯肅在前引領,直奔議事堂說話。

命婢女看了茶水之後,魯肅拱手問話:「兩位自稱是弘農王的幕僚,因何來我魯家莊求糧?」

劉伯溫放下茶碗,搖了下羽扇,問道:「想必子敬先生知道弘農王被董卓廢除帝號的事情吧?」

「聽說過,但朝廷之事,不是我這等山野村夫可以妄論的,小人不敢亂說。」魯肅小心謹慎的說道。

雖然年輕,但執掌著魯家偌大的家業,已經把魯肅錘鍊的胸有城府,老成穩重,完全沒有十六七歲少年的輕浮氣躁。

劉伯溫呵呵一笑:「子敬儘管放心直言便是,那董卓倒行逆施引得天怒人怨,十八路諸侯結盟討伐,人盡皆知,子敬根本不用擔心隔牆有耳。弘農王被廢之後,逃到宛城,招募了一支新軍,準備南下揚州暫避鋒芒。卻不料在汝南遭到袁術伏擊,損失了上萬石糧草,軍中供應緊張。聽說東城魯子敬為人仗義豪爽,猶勝古之孟嘗君,大王故此前來借糧,待大王他日有所建樹之時,必然加倍奉還。」

看劉伯溫說的誠懇,魯肅放下心來,爽朗的一笑:「肅倒是聽說過弘農王在宛城募兵的事情,沒想到竟然從我們東城南下,實在出乎預料。既然大王缺糧,又看得起魯肅,這糧不借怎麼能說得過去?」

「哈哈……人言魯子敬豪爽,所言果然不虛1劉伯溫搖扇大笑。

魯肅並沒有被劉伯溫的恭維沖昏頭腦,正色問道:「不知劉先生想替弘農王借多少糧草?」

劉伯溫伸出三根手指:「兩萬石糧食,一萬石草料,如何?」

魯肅略作思考,開門見山的說道:「一個月前秋水泛濫,廬江多有難民,我魯家莊放賑了兩萬石糧食,現在庫存已是不多。但弘農王既然遠來,我等又是大漢子民,肅願意捐出一萬石糧食,五千石草料,另外再奉上布帛、棉花若干,略盡子民之心,至於償還那就不必了。」

劉伯溫沒有獅子大開口,魯肅給的價碼也公道大方,而且直接說明了不用償還,更是豪氣干雲。眼見一樁好事就要皆大歡喜,誰知這時候突生變故。

有五六騎快馬匆匆來到了議事堂前,馬上之乃人是魯肅派出去到壽春討債的門客,此刻剛剛回到村莊,還沒下馬就吆喝了起來:「莊主,大事不妙1

「何事驚慌?慢慢道來。」魯肅一臉鎮定的問道。

門客擦拭了下額頭的汗珠與灰塵,心急火燎的說道:「從東面來了大批蛾賊,看旗幟像是羅天王的葛陂賊,正朝著咱們魯家莊而來,距離莊子已經不足十里,我們弟兄馬快,所以超了過來。」

「有多少人?」魯肅眉頭皺起,追問了一聲。

門客囁嚅道:「有……有五六千人呢,我的娘誒,黑壓壓的一片,我活了二十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多賊人呢,看來咱們魯家莊這次要大難臨頭了,莊主趕緊想個主意。」

魯肅身旁的一個刀疤臉門客突然拔刀指向劉伯溫和花榮:「來呀,把這兩人綁了,他們還說自己不是蛾賊是官府的人?若不是幾位兄弟在返程的路上撞見了蛾賊大軍,就要被這倆個賊人欺騙了,然後裡應外合打開庄門,咱們魯家莊就有麻煩了1

花榮拔劍在手,與眾庄丁門客對峙:「我乃朝廷大將,誰敢動手?」

魯肅雖然不太相信劉伯溫和花榮是葛陂賊的內應,但事關重大,五六千的賊兵聲勢可是不小,僅憑一千多庄丁能否守住,實在不敢說,弄不好魯家莊今天會迎來滅庄之災。因此怎麼處置劉、花二人,一時之間猶豫不決。

眼看著局勢風雲突變,議事堂里劍拔弩張,劉伯溫急忙開口,示意眾庄丁和門客稍安勿躁:「諸位莫要激動,請聽我一言,我等乃是從西方而來,那些葛陂賊來自東方,怎麼能斷定我們是賊人的內應?」

刀疤臉冷笑道:「哼哼,莫非你以為我們魯家莊的人都是三歲孩童?你繞個圈從西面過來,就變成官府的人了?你也太小瞧我等了!諸位弟兄還等什麼?並肩把這二人砍了,杜絕內應。然後閉門死守,再派人到縣城求援,舍此之外,再無他法1

「且慢,且慢……」劉伯溫伸出羽扇讓眾門客不要激動,「諸位以為縣城的官兵會來救你們嗎?」

本來還摩拳擦掌的庄丁聽了劉伯溫的話語,頓時泄氣。

整個東城縣有三千多戶人口,五百多名縣兵,若是聽說來了這麼多蛾賊只怕躲避還來不及,更別提來救援了。

看到自己話起了作用,劉伯溫繼續乘熱打鐵:「面對聲勢如此浩大的蛾賊,別說縣兵救不了你們,就是廬江郡的太守,只怕也不敢貿然出兵來討伐蛾賊,非朝廷大軍,不足以鎮壓。」

「劉先生所言極是,廬江太守周昂新任,郡城之內也不過只有兩千多郡兵,還要守衛城池,只怕報到太守大人哪裡,一時半刻也搬不回救兵。」

魯肅點點頭,表示同意劉伯溫的觀點。既然劉伯溫能夠做出這樣的分析,十有八九不是蛾賊。

劉伯溫拱手道:「魯莊主所言極是,兩千多郡兵對五六千蛾賊並無勝算,況且新任太守也未必敢傾城而出。既然滅不了賊,太守很可能不發一兵一卒,讓魯家莊自生自滅。」

「我看先生氣度不凡,像個睿智之人,可有妙計助我魯家莊度此難關?」魯肅向劉伯溫深深鞠了一個躬,一臉誠懇的請教。

劉伯溫背負雙手在大堂內來回踱步,把自己的主意和盤托出:「門外有兩百精騎兵,可以開門放進來與庄丁並肩作戰,如此便可以暫時抵禦住蛾賊的進攻。此外,弘農王的人馬駐紮在西方八十里之處,派使者快馬加鞭的去求援,明日凌晨便可抵達,到時候裡應外合,可破葛陂賊。」

「這樣啊?」

魯肅一手撫摸著下巴,有些猶豫。

旁邊的刀疤臉焦急的規勸道:「莊主,千萬不要被這廝的狡辯所迷惑,若只是他們兩個內應進了莊子,尚無大礙,若是把門外的二百騎兵放進來,悔之晚矣1

形勢緊急,魯肅及門客不肯輕易相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劉伯溫知道若是不能拿出一個好主意,一時之間恐怕難以說服他們,靈機一動,頓時想到了一個妙策。

拱手笑道:「哈哈……諸位休慌,我還有一個妙計助你們守庄,且聽劉基道來。如果魯莊主認認為某這個計策是為了騙取你們的信任,那劉基便不再說一句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